东华凤九同人之九心九结,靡不思君(48)

“东华哥哥?”东华诧异的望着凤九,似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凤九乍听得东华口中重复的称呼,又见得他萦绕脸上的吃惊表情,这才意识到自己头先竟然无意的喊了声“东华哥哥”。

其实这也不能怪凤九,这几天原芹日日在凤九面前喊帝君“东华哥哥”,虽然帝君从未应承过,可凤九这心里却实在嫉妒得很,连自己都没有这样称呼过帝君呢。

凤九自以为将泛酸的情绪掩饰得很好,哪知道竟然在逗弄小黑时却喊出了这个一直耿耿于怀、不忘于心的称呼。凤九被帝君撞破内心的小心思后都有些傻了,不知道该如何解释。

东华意外道:“你不是最不喜欢听到原芹如此称呼本君吗?怎么反倒如此教这一团黑?”见凤九一脸痴傻的样子又补充道,“更何况,这一团黑如何能做本君的平辈,岂不是要折煞它?”

凤九被帝君问得哑口无言。

东华面有疑色,又道:“难道你的心里是想如此称呼本君?”

凤九的脸瞬时红起来,强辩道:“帝君切勿乱揣测……”正想着要如何自圆其说,突然灵机一动,“凤九是想着,帝君你比小黑大,小黑当然要尊重你。不叫东华哥哥的话,总不能称呼你为东华叔叔、东华伯伯、东华爷爷吧?”

凤九一边胡说八道转移帝君的注意力一边暗赞自己的机智。

东华闻言脸一黑:“东华爷爷?”

“是啊,”凤九尚不知自己正在老虎头上拔须,还在那里滔滔不绝:“帝君你不是曾与我说过,你做天地共主的时候,我爷爷甚至尚未成亲,如此看来,小黑叫你一声“东华爷爷”也没什么出奇。”

东华的脸色沉得更加厉害:“它如何唤你?”

凤九说得更加带劲:“我这么喜欢它,自然要做它的姐姐。”

东华忍不住握紧了拳头,怒极反笑:“你做它的姐姐,让本君做它的爷爷,那本君跟你成什么辈分了?”

凤九装作想一想的样子:“所以我一开始就让你做它的哥哥啊,谁让你头先不情愿。”

东华哼道:“如此说来,倒怪本君了?”

凤九嘟囔:“本来就是。”

说着抱起小黑打算出去避一避,免得帝君逮着自己问“东华哥哥”的来历,因此嘴里故意念叨:“小黑,我们不理东华爷爷了,上了年纪的人都喜怒无常,姐姐带你出去玩。”

“你说什么?”东华闻言简直觉得头快炸了。

“我说,我们不理东华爷爷了!”凤九微提高音量重复道。

“你……”东华刚气得说了一个“你”字,然后就晕过去了。

凤九见状以为东华又同她闹着玩,便抱着小黑不为所动,嘴上还对小黑道:“你看东华爷爷又装晕了,姐姐才不要信他呢!他就会诓姐姐!”

看东华仍然装晕,凤九心想我还不信我治不了你,就算我治不了你,小黑肯定也能制住你。于是便抱着小黑又走到帝君榻前,故意道:“小黑,东华爷爷现在同你闹着玩呢,你要是再扑到他怀里,他肯定会特别高兴的!”边说边拿眼神示意小黑动作。

小黑也是极聪慧,果然依言扑上了帝君。凤九正待帝君装晕破功,却发现帝君仍然纹丝不动。

凤九心里觉得有些奇怪,便伸手拍了拍帝君的脸颊:“别装了,快醒醒啊。”

帝君仍旧动也不动。

凤九觉得有些不对,这才发现今日东华的脸色好像比昨日看起来还要差,而且额头上又开始冒虚汗了,凤九紧张道:“东华,东华,你别吓我啊,你快醒醒!”

东华仍然半点反应也无,凤九便急忙遣侍从去请太医过来。

太医很快就到了,承吞也一同来了。

凤九一见太医进来就即刻抓住他,道:“太医你快来看看,帝君突然晕过去了……”凤九显然是被吓坏了的模样,一脸慌张。

承吞见状安慰道:“你不要着急,先放开太医,让他好好替帝君瞧瞧。帝君他吉人自有天相,一定会没事的。”

凤九这才意识到自己还拉着太医,便急忙松手让出一条道路来。

太医替东华搭了搭脉,然后又扶着东华在榻上躺好方道:“帝君这是昨夜受了风寒再加上一时的气急攻心才会晕过去。”

说完又略带谴责的看向凤九:“昨日跟你交代的都白交代了么?说了这几日帝君夜里不能受风寒,你是怎么照顾的?”

太医昨日对凤九还是很客气的,想着这小殿下虽然位高权重,但也是个能真心待人的,尤其紧张帝君的模样一点也不作假,因此猜测她必定会好好照顾帝君。岂知才过了一夜,她就把人给照顾成这副模样了,因此太医对凤九说话也不再那么客气,批评得也毫不含糊。

凤九见太医对自己失望透顶的表情更加难过,愧疚道:“我昨夜回房休息了,不知帝君是如何染上风寒的……”

太医摇摇头:“你就是这样照顾病人的?倒不如让小仙唤个药童来恐怕也比你尽心……”

承吞见太医对凤九说话不留情面,又见凤九自责得不得了,便出言维护凤九:“凤九虽然是出于好心,可男女到底有别,再说夜里确实不太方便……”

太医却道:“在医者的眼里,哪有什么男女之别,既然有别又不方便,那小仙认为殿下还是不要再照顾帝君了。”说着又写了副方子递给小药童:“照这个房子熬药给帝君服用。”太医交代完所有的注意事项之后便告退了。

小药童正要跟着太医出去,承吞却喊住了他,吩咐道:“以后就由你日夜照顾帝君。”

小药童正要领命,凤九却阻道:“还是由凤九照顾帝君吧,小仙君只需每日将汤药熬好即可,其他的事就由凤九代劳。”

“这……”小药童踟蹰不定,不知究竟该听谁的。

承吞劝道:“凤九,有小药童尽心照料着你不是更为放心,何必要自己亲自来呢?容易出纰漏不说,你也累得慌。”

凤九坚持道:“我当然知道小药童会尽心尽力,可是如果自己不做点什么,我始终放不下心来。更何况,帝君伤情加重也算是凤九导致的疏忽,哪有闯了祸却不去弥补的道理?这样我只会更加不安,倒不如一心一意的照顾帝君。”

承吞见凤九执意如此,再联想到她曾说帝君救过她的命,因此很自然把凤九的满腔真情理解为报恩的迫切,便道:“凤九,你果然非常想报答帝君的救命之恩,是吗?”

凤九没有承认也没有否认,但承吞却自以为懂了,遂对小药童道:“就听凤九的吧。”

小药童遵命而去。

承吞见凤九自小药童走后便一直坐于帝君榻上,不时帮帝君掖掖被子或是拭拭汗,料定自己再劝说也是无用,便也离去了。

图片发自简书App


九心九结,靡不思君目录

——————

文末搞个小征集,亲们想不想在正文里看到东华凤九的儿子啊,也就是滚滚,当然或许会换个名字,就是在正文里可以说话沟通的程度。原来的设想里正文没有他们的下一代,但这两天又冒出了一个新的思路,也许可以把下一代插进来,还让他可以有点剧情对白。不过具体的细节还没有想清楚,亲们先说想不想看到下一代,想的话我就快一点开车,不想的话我就照原计划慢一点~~~但是我要善意提醒,儿子先生了后面的剧情肯定是要虐一些的啊~~~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