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禁锢的灵魂

文|女钢铁侠

××点××分。

房间里很静,墙壁上的时钟,嘀嗒嘀嗒地响着,听起来像在催眠。

其实,现在是几时几刻,对于他来说已经不那么重要了,此时,时钟带给他的意义,就是他还活着。

但是,在别人的眼里,他已经死了,或者说和死了没有什么不同。

他不知道已经躺了多久,为什么躺在这里,大脑里有一段空白,期间所有的信息似乎都被删除了。那段空白就像一片无垠的沙漠,不,沙漠里还有高低起伏的沙丘,有天边的落日,可是他那里一无所有,连海市蜃楼般的幻像也没有。

有时,他甚至觉得自己生下来就躺在这里,空白前的所有回忆,都是他自己杜撰出来的。

可是,一切又不是这样。早晨,通过鼻饲给他喂食的分明就是他的妻子,虽然他无法睁眼看到她的容貌。但是,他可以听到她的声音。他的世界里只有声音作伴,仅此而已。

每次在喂食的时候,妻子总是像和小孩子说话那样,告诉今天给他做了什么,五谷、牛奶、鸡蛋,还有他喜欢吃的蔬菜,还不厌其烦地问他好吃不好吃。鼻饲直通食道,他是无法尝出味道的。

不过,那天妻子坐在床边,拉着他的手,和他说话的时候,有东西滴到他的唇缝间,流到他的嘴里,味道有点咸。如果猜得没错,那应该是妻子的眼泪。

“还记得,那年咱俩去爬山吗?”

“爬到半山腰,我说什么也爬不动了,你说要背我。”

“可是,我那时很胖,比你还重,你怎么背得动?”

“我说咱们不爬了,回去吧。”

“你说不行,一定要爬到山顶,去挂同心锁,还说我是想临阵脱逃。”

“那天我们终于在太阳快下山的时候,把那把同心锁挂在了山顶的相思树上,从此再也没有分开。”

“可是你现在算什么?算不算临阵脱逃?”

那滴眼泪就是那时掉下来的,这要是平时,妻子伤心流泪的时候,他总会帮她拭去眼泪,然后把她搂在怀里。如果他可以流泪就好了,那样,妻子就会知道他听得见,就会知道他还“活着”。

可是他无论怎么伤心,怎么感动,都没有眼泪流出来,哪怕一滴也好。他的眼泪像是干涸了,或者是他的感情与身体无法链接,就像被切断了电源。

妻子经常把耳朵贴在他的胸膛上,不知道她是在做什么,她也许是在听他的心跳,如果他的心在跳动,就证明他还活着。

最近,妻子变得很忙,和他说话的时间少了。

从周围的声音可以听得出来,她在屋子里翻箱倒柜,脚步声变得很急促。经常有电话打进来,接电话的时候,妻子都是跑到阳台上去,关上阳台的门。她的内心似乎相信他是听得见的。

可是他很想知道妻子在和谁讲话,对方是男人还是女人,那个人究竟是谁。

打完电话,妻子走进来,再次坐到他的身边。这次她没有握着他的手,但他能感觉到她就在身边,离他很近,他能感觉到她的呼吸已不那么平静。她一定是在看着他,看着他的脸,他似乎可以感觉到妻子的目光,那种忧怨的、悲伤的目光。

好长时间,妻子就那样坐着,一动不动,叹着长长的气。

妻子最近回来得很晚,虽然他不知道是什么时间,但他能从窗外传来的声音判断,已是深夜了。因为外面的车声越来越少,远处公园里传来的音乐声也已经消失了很久。

他开始担心妻子的安全。他仔细地听着房门的动静,呼吸都变得很轻,直到听见钥匙插入锁孔的声音,他才松了一口气。妻子从来不这么晚回来,这几天是怎么了?他开始胡思乱想,脑补各种可能发生的画面。

那天,家里有人来了,妻子去开门,听声音是一个男人。

两人说着话,声音很轻,应该是怕他听见。他想知道这个人是谁,但是进了门,两个人就一直在客厅里。门关着,听不清在说什么。

过了很长时间,从客厅里传来了异样的声响,好像是什么东西碰到了地上,继而传来两人推搡扭打的声音。接着听到妻子的一声咆哮,这次他听清了,是“滚!”随后接踵而来的是一声脆响,像是玻璃杯落地碎掉的声音。

男人跑了出去,随后重重地关上了门。妻子哭了,哭得很伤心。

很久,妻子进来了,趴在他的身上,哭得肝肠寸断。此刻,他不能拿肩膀给她靠,只有他的胸膛。

妻子很无助,他听得出来。他开始恨自己,恨自己无能为力,只能像个活死人躺在这里。妻子还年轻,如果没有他这个累赘,或许还可以再嫁,找一个可以依靠的人。

记得在医院的时候,他刚恢复意识。他听到医生和妻子说的话。

妻子问:“他还会醒来吗?”

医生说:“不好说,也许几个月,也许几年,也许永远也不会醒来。”

其实,他一直醒着,只是感觉整个人被什么东西所禁锢,把他的灵魂锁在了里面,就像梦魇,无论你怎么挣扎都动弹不得。

妻子说话的态度变得越来越不好,她时常发火,冲着他发脾气。

一天早晨,妻子用手摸了摸他的头,突然惊叫了起来:“怎么这么烫?发烧了!”

“怎么办,怎么办?”妻子显得很慌张,不知所措。

接着她打电话给医生,医生告诉她怎么处理。妻子给他量完体温,准备喂药的时候,一不小心把药洒在了他的脸上。药很烫,她慌张给他擦拭的时候,不小心碰掉了氧气罩和鼻饲管。

好不容易把氧气罩戴上,把鼻饲管插进去后,妻子开始变得非常烦躁。

她冲着他喊道:“你就准备这样躺一辈子吗?”

“你给我起来!听到没有!”

“我恨你!恨你!恨你!”

“你以前说好的要保护我一辈子,可是你的勇气到哪去了,你这个懦夫,你这个混蛋!”

妻子越说越怒,用两个拳头用力地捶打他的胸膛。捶累了,头枕着他的胸膛,慢慢地睡着了。妻子安静了,他也跟着安静下来。他不怪妻子,她说得对,他现在就是个选择逃避的懦夫,一个彻头彻尾的混蛋。

他想找到一个突破口,他想从这个禁锢他的牢笼里出去,哪怕是片刻。可是这只是一个奢望,牢笼坚不可破。

几天后,他的岳母来了。

母女俩当着他的面在对话。

“孩子,放弃吧。”

妻子没出声,过了一会传来了她的抽泣声。

“难道你想这样过一辈子?医生都说没希望了。”

“万一出现奇迹呢?”

“哪有什么奇迹,都是骗人的。”

“可是,我总觉得他什么都能听见,总有一天会醒过来的。”

“孩子,我知道你舍不得他,可是你还年轻,以后的日子还长,你也得为自己想想。”

“我明白。”

“你明白就好。”

“再给他一点时间,然后我再做决定。”

他的心有点乱,他不知道现在是希望死去,还是活着,虽然生与死对于他来说,没有什么区别。他一遍一遍地问自己,他会在妻子做决定前醒来吗?他真想大声地对妻子说:“我还活着,我还活着!”

岳母走后,妻子来到他的身旁,用手抚摸着他的脸。

“如果你不醒来,我们就在结婚纪念日那天,一起离开这个世界。”妻子的声音有些颤抖。

“看,药我都准备好了。”

“到了那天,你可别后悔。”

“如果你害怕了,就早点醒来。”

“还有105天。”

“我只等你105天。”

妻子的话刺痛了他,他的心仿佛在流血,他不能让妻子和他一起死,不能。

他开始害怕墙上的那个挂钟,那个声音好像突然变得很快,不再是从前的那个节奏,嘀嗒嘀嗒。不再像催眠,而是像在催命。时间开始倒计时。

他还不能醒过来,还是不能。

妻子对他越来越关心,像对待一个孩子一样,他有些不适应。以前,他宠她像个孩子,现在反过来了。为他刮胡子,剪头发,擦身子,剪指甲,每天晚上吃完饭,还讲故事给他听。

慢慢地,他开始不再担心,即使不醒来,就这样陪在妻子的身边,也是很幸福的。他开始享受每一天,享受这最后的时光。

可是突然有一天,他好像想起了什么。

那片空白里开始有模糊的影像,开始有断断续续的声音。

那天他和妻子好像吵架了。两人看完电影回来,妻子接到了一个电话。他问她是谁打来的,她吞吞吐吐地说是一个同事。

晚上快睡觉的时候,妻子的手机又响个不停,是微信的提示音,一条接着一条。妻子很尴尬,说是公司的事。但是妻子的表情像在隐瞒什么。趁妻子睡着了,他偷看了妻子的手机。之前的信息都删掉了,但恰好有一条新的未读消息,是这样写的:“明天晚上下班,你公司门口,不见不散。”

这会是谁呢?头像是个男人,他不认识。他想偷看对方的朋友圈,却发现只显示三天的内容。他决定第二天去妻子的公司,看个究竟。

赶在下班的时间,他在妻子公司门口的一棵大树后面藏了起来,他看到妻子从大门走出来,站在公司门口四下张望,不时地看着手表。等了大约二十分钟,一个陌生的男人从对面走了过来,笑着冲妻子招手。

“你怎么才来?”妻子有点生气,可以看得出两人应该很熟。

“路上堵车。东西带来了吗?”男人嘻皮笑脸。

“带来了。”

妻子从包里拿出来一个牛皮纸信封递给他,那人接过信封之后,匆忙放到包内,说了几句客气的话后,和妻子肩并肩向远处走去。

他想跟上去,可是恰巧遇上了红灯,他不得不站在原地等候。红灯大约有一分半钟,接连有两辆大客车从他眼前经过,挡住了他的视线,等他可以过马路的时候,发现两人早已不见了。

追踪不成,他只得作罢,坐车回家。晚上吃完饭,他想到柜子的抽屉里拿点钱,准备第二天去交房贷,可是发现里面的钱少了五千。平时,两人每月的工资都存在工资卡里,但是年底的时候,公司发了两万元的奖金,给的是现金。钱拿回来后,就一直放在抽屉里,随用随取。难道妻子的信封里装的是钱?

晚上,等妻子回来,他旁敲侧击地问妻子:“下班你去哪了?”

“在公司加班。”妻子的表情有点不太自然。

“吃饭了吗?”

“吃过了。”

“和谁吃的?”

“和,和同事呗。”

“问你点事。”

“什么事?怎么表情这么严肃?”

“你是不是有事瞒着我?”

“没有啊!”妻子的眼神有些躲闪。

“今天,我发现抽屉里的钱好像少了五千。”

“哦,早晨走得急,忘和你说了,我同学玉玉向我借点钱,我借给她了。”

“玉玉?”

“对,她母亲病了,要做手术,钱不够。”

看来她在撒谎,分明是个男人,却说是玉玉。她为什么要说谎呢?他突然有一种不祥的预感。

第二天是周五,晚上下班的时候,几个同事提议去放松放松,说要出去喝几杯。这在往常,如果不回去吃饭,他都会给妻子打个电话,但是那天不知为什么,他没有告诉她的妻子。

不胜酒力,再加上心里有事,那天他喝醉了。也不知道是怎么回的家,他拿出钥匙开门,可是却怎么也打不开,钥匙都要扭断了。过了一会儿,不知道是钥匙打开了房门,还是里面的人把门打开了,他准备走进屋内,可是,还没等迈出一步,就感觉一个重物打在他的头上,他直觉得眼前一黑,接下来就什么也不知道了。

他明白了,一定是那重重的一击,让他变成了今天这个样子。可是究竟是什么打在了他的头上,又是谁打的呢?是妻子,还是家里有其他的人,是那个男人吗?他继续胡思乱想,越想越乱。

不知过了多少天,他感觉天气变暖了。因为妻子每天都打开窗户透气,还能听到燕子在屋檐下叽叽喳喳的叫声。

不好,结婚纪念日就在春天,这个日子已经临近了,越来越近。

他不想带着问题死去,他想知道答案。

一个清晨,他感觉哪里不太一样,他觉得有点冷,他已经好久没有这种感觉了,接着他好像看到了一束光,在他的床前,但是他还不能睁开双眼,眼皮似乎已经粘在了一起。

妻子走了进来,脚步听起来有些沉重。

她坐到他的身旁,拉着他的手,放在她的脸颊上轻轻地磨擦。她的手很凉,凉得刺骨。

妻子说:“你还记得今天是什么日子吗?”

“你是不是已经忘了?”

“三年前的今天,是咱俩结婚的日子。”

“你还记不记得我穿婚纱的样子?”

“记得那天我承诺过,不论你生病或是健康、富有或是贫穷,都不会离开你。”

“可是今天,我要背弃我的诺言了,对不起。”

说完,妻子哭了起来,她的眼泪滴到了他的手上,是温热的。他的心里很难过,喉咙发紧,眼角开始有东西流了出来,是眼泪,他终于流出了眼泪,他哭了!他不能让眼泪停下来,他要让妻子看到他在流泪。

终于,妻子看到了,叫了出来:“你哭了?你真的哭了?你能听见我说的话,是吗?”

“我就知道你听得见!我就知道你听得见!”妻子开心得跳了起来。

也许是眼泪使眼皮变得湿润,他的眼睛可以转动了,一丝光亮照了进来,他的眼睛慢慢地睁开!他醒了,终于醒了!他看到了妻子的脸,她还是那么美,只是憔悴了许多。

他想说点什么,但是气力微弱,只能发出很小的声音。

“雪儿。”

“我是雪儿,我在这儿。”

“我为什么躺在这里?发生了什么?”

“哎,你那天喝醉了,走错了楼层,去开别人家的房门,人家以为你是入室抢劫,防卫过当。”

“原来是这样。”他恍然大悟。

“那天为什么喝了那么多酒,你很少喝酒的。”

“因为……”

“因为什么?”

“我想不起来了。”他敷衍道。

“我躺了多长时间了?”

“两年。”

难以想像,他已经在床上睡了两年了。“久别重逢”,妻子对他有说不完的话,恨不得把这两年来所发生的事情,一口气都告诉他。从家里人到同事,再到同学,直到谈起了玉玉。

“你知道玉玉吧?”

“知道啊,你的大学同学。”

“去年离婚了。”

“为什么?”

“她出轨了,傍了一个大款,六十多岁,和她爸年龄差不多。说了不怕你笑话,当初我的前男友,就是被她抢去的。”

“她前夫是你前男友?怎么没听你说过?”

“怕你不高兴。”

“你还爱他吗?”

“都是过去的事了,早就不爱了,不过……”

“不过什么?”

“有件事要对你说,在你出事前,他向我借两万块钱,我知道他经常赌博,不想借他,但是他说玉玉的母亲要做手术,钱不够。我当时也是半信半疑,但我给玉玉打电话,她母亲还真的病了,我就把钱借给了她。但我留了一手,只借给他五千,果不其然,到现在也没还给我。应该都被他输光了。你不会怪我吧?”

“是去你公司门口和你见面的那个男人吗?”

“你怎么知道?”

“对不起,我看了你的微信。”

“其实,我俩好多年不联系了,可能是赌博输光了钱,想起我来了。”

“好了,不说别人了,说说你自己。我生病的这段日子,是不是过得很艰难?”

妻子没有说话,眼圈开始发红,泪光一闪一闪。

“一切都过去了,你醒了就好。”

“本想你要是一直这么躺下去,我就把房子卖了,换个小房子住,这样能省下点钱。可是房证找不到了,我找了好几天才找到,后来才想起,被你放到书架上的一个文件袋里了。”

“房子已经卖了?”

“还没来得及卖,你就醒了。”妻子开始咯咯地笑。

“你把工作辞了?”

“是的,没办法全天工作,我只能晚上到麦当劳打小时工。因为这样,既可以挣到钱,还可以照顾你。”

“这段时间有没有人欺负你。那天我听到有人来咱们家,你好像把他打跑了。”

“原来你真的能听见。我想卖房,就约了一个中介来看房子,听我说了卖房的原因,又看我一个人在家,那人就对我动手动脚,我一杯子打在了他的脑门上,流了好多血,我还要去取菜刀,他吓跑了!你媳妇不是好欺负的。”说完,妻子哈哈大笑,随后又哭了起来。

“不过,这下好了,你醒了。”

是的,他终于醒了,慢慢地,他身体的各个部位都开始醒了过来,他的手能动了,脚也能动了,整个身体都从牢笼里挣脱出来了。

他望着妻子的脸,妻子脸上的笑容,她就像一个天使,拯救他的天使。

他欠她两年的爱,两年的陪伴,他一定要加倍还给她。

禁止转载,如需转载请通过简信或评论联系作者。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