荒凉之地的生活

96
MarkNote
2017.04.23 18:06* 字数 1189

今天看到一篇简单的文字,大赞冰岛的音乐,称其关注内心的感受,领先世界一百年。

我上去回了一句,“领先世界一百年,也可以说被世界遗忘一千年。冷而荒凉,没人来污染,自己玩,玩high了挺好”。

我没到过冰岛,只能在头脑中组织极光/北风/火山和冰雪混在一起的情形。

说起来我到过的最冷的地方是一个北美小镇。那个地方十月底就会下雪。平原,农业州。别的地方都在谈禁止酒驾,那里却允许在冬天酒后驾车。车和酒是寒冷的世界里人们生活不可或缺的组成吧。

那个地方给我最深的映象就是干净。地广人稀,人很少,车也很少。空气里没有灰尘也没有雾霾。抬头看天,天总是如蓝宝石一般,蓝的透彻,蓝得沁人心脾。云朵很白,大朵大朵的铺在天上。

住的地方周围都是农田。那里的农民不象国内的这么辛劳,貌似都是机械化作业。客户中一个哥们提过,说那里谁家没有几千英亩土地,都不好意思说自己是种田的。有一大块地里稀稀朗朗的黄豆。已经是冬天了,也不知是不是收成不好,豆子都快都脱落到土里了却无人收割。

下午下班后,我经常在那周围溜达,手里拿着一个入门的单反。周围的灌木丛中,野兔啊,野鸡啊很多。我用套头,拍下了很多动物。那段时间可能是我摄影史上出片最多的一段时间了。空气通透,镜头里的一切都鲜亮。用最普通的套头,也可以达到那种切割空气的感觉。

那个镇上基本都是白人。在购物中心还有小孩为看到了活的中国人而感到兴奋。

天气渐渐的冷起来。拍照都有点冻手了。听说镇上的卡拉OK不错,我和同事也想去试试。进去之后才发现,卡拉OK和卡拉OK真的不一样。在那里唱过卡拉OK后,会发现国内的卡拉OK是多么的豪华。那家卡拉OK,没有点歌机,也没有包厢,所有的客人在一个大厅里唱歌。我们进去之后才发现歌曲都是清一色的英文。绝大部分的歌我们都没听过。但是既然已经花了钱,不唱唱还真对不去自己。找了半天才找到几首自己会唱的,只好当着大家的面勉强了一把。和当地人的差异太大,唱了几把就无比失望的撤离了。自尊心备受打击。

另外一件很受打击的事就是想体验搬家未遂。有一天吃饭的时候,同事问一个客户女经理周末都忙什么。人家说周末要搬家。于是我同事非常友好的表示周末无事可干,对本地居民的生活无比好奇,希望领略领略。两边于是一起讨论了周末如何如何。周五的晚上,同事还挺兴奋,挺期望第二天的搬家。可惜周六从上午等电话等到晚上,什么事情也没发生。等到周一的时候,碰到那个客户女经理,她却好像啥约定都没有。我同事也备受打击,都没好意思问。

这件事也给我那时蠢蠢欲动的移民念头一个巨大的打击。是的,那个地方很冷,很美,人也很少。但是我们只是匆匆过客,很难融入人家的生活。

几个月的出差终于完毕。我们又飞了很长时间的飞机,回国。一脚蹋上浦东的土地,让人觉得踏实;呼吸着上海潮湿的空气,让人觉得温暖;听着机场里嘈杂的声音,无比亲切;看着密密麻麻的人群,顿感生机勃勃。

我心里忽然明白了:妈的,我还是属于这个世界。

日记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