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拉松跑腻了,咱们去越野吧

奔跑在山间

1

人的天性不乏追求新奇和刺激的基因。对一个跑者来说,跑向那些未知的领域总是有着巨大的吸引力。

我从十公里、半马、全马,一路跑过来。城市马拉松,除了举办地的风土差异,似乎没有了太大的差别。平坦的柏油路、尽职的志愿者、热情的观众是标配,更别说42.195这个固定不变的数字。刚开始跑马时的激动和热情随着参与次数的增加逐渐呈递减趋势。

是时候改变了。跑友@老周邀请我参加幽州古道100超级越野赛。于是,和很多跑者一样,我从公路马拉松跑向有着更多未知的越野赛。

起点

第一次参加越野赛不敢贸然,选了30公里项目。本次赛事30公里组关门时间是8个小时。已经跑过几个全马了,30公里也就小菜一碟吧,即使全程快走也可以完成。

事实是,我太小看它了。30不仅仅是个数字。它的定语“越野”二字,才是关键。

2

6月11日早上,阳光灿烂而不热烈。一群越野者的到来,搅动了官厅艺术小镇原本的静谧晨光,让它变得活泼起来。起点处人不多。相比城市马拉松赛事动辄几万人的拥挤场面,越野还是一个小众项目。即使30公里和15公里两个项目放在一起,气氛依然是轻松的。(70公里组于前一天下午两点起跑。)在这样的氛围里,遇到跑友@曲哥夫妻俩,也是一桩幸事!

和@曲哥夫妇的合影

起跑后下坡,拐个弯,就进入山谷的林间小路。几百米后,上坡,穿过马路,进入大山。此时仅一公里的样子。

进山就是山路,而且是一路上坡的山路。山路很窄,仅容一人通过。此时,参赛者们大都还聚集在一起,其中很多都是首次参加越野赛事。两公里时,我已经听到有人说累了。

理论上说,跑步时随身携带的东西越少,跑得会越快。赛前我担心这次带东西太多了。一个水壶腰包,两个300ml的水壶灌满水,这是平时跑长距离用的。另外一个腰包,装着手机、备用电池、能量棒、零钱等等。起跑时手里还另外拿着一瓶水。但上山的路,使我完全忽略了这些额外的负担。因为狭窄的上坡路,没法跑,只能走。

越野者在山中踩出了路

“山上本没有路,是越野者们踩出了路。”一路上,我都在默念这句话。赛前就听说,这次越野的路线,是组织者们拿着镰刀剪刀“砍杀”出来的。初夏的山上已是郁郁葱葱,从脚下到头顶,不时就会有枝枝杈杈钩绊牵连。所以,很幸庆第一次参加越野的我,选择长裤长袖帽子的齐全装扮,绝对没错。

主办方赛前发布的宣传文案,极力渲染了这次比赛所经之处,特别是山巅处不可多得的美景。但实话实说,欣赏美景的时间真的很有限啊。一边要关注脚下。旁边就是悬崖,虽然树木葱茏,不至于一脚踩空就滚落下去,可各种刮伤擦伤是免不了的。一边还要抬头找路。路标就是系在某处树枝上的彩带。途中经常会遇到没有路的状况,要注意找到路标,才知道前进的方向。

山上风景真的很美。偶尔停下极目远眺,青山连绵不绝,起起伏伏。但来不及细赏,前方远处另外一个山头蜿蜒的人影,又会促使我加快脚步。跑步软件的计时播报不时提醒,如果全程保持这样的配速,我是无法完成比赛的。

老虎背

终于来到那个有着红色箭头标识的大石块旁边——30公里的最高点:老虎背。此时距离起点8公里左右,累计爬升约1200米。

3

从老虎背下来的方式,不是跑也不是走,而是急速下降的“连滚带爬”。前方一个稍微平坦的空地就是第一个补给站了。(据说这些补给都是用驴驮上来的)此时,无穷尽的上坡已经让人筋疲力尽了。可当志愿者们说接下来的路不用上坡时,除了长舒一口气之外,我又担心起来,没有了上下坡,接下来的路程会不会很无聊。

事实证明,我这个越野小白又错了。从补给站出发右拐,进入幽州大峡谷。“峡谷”意味着什么,以前还真没仔细想过。这次我知道了,“峡谷”就是“石头路”的别称。

从这跳下去

山谷里就一条路,跟山上动辄会迷路略有不同。但更大的不同是路况。山路大部分是狭窄的土路,山谷里的路宽窄不一,却都是石块!那些石块大的可以一块就挡住去路,只能翻过它才可继续前行。小的就像通常建筑用砂石模样。这些大小不一的石块组成的路,足足有10公里!对于越野新手,面对这种路况,跑起来很累,走着似乎更累。漫长的峡谷,艰难得好像永远也出不去的样子。用“欲哭无泪”“生无可恋”这样的词儿来形容此时的心情是最恰当不过了。

4

不知道过了多久,空荡荡的山谷中,远远地出现了一个女人的身影。看样子她绝对不是参赛选手。

待走近了,她站起身来,冲我们几个人说:“累了吧,来喝点绿豆汤吧!”尽管距离下一个补给点已经不远了,可几个人还是随她上坡,来到一个建在半山腰的简陋但干净的小院儿里。女人从保温桶里给我们一行五人每人盛了碗绿豆汤。一饮而尽之后,看到旁边还有翠绿的黄瓜、鲜嫩的小葱和蘸酱。我拿了根黄瓜,同行的一个女孩儿拿了根小葱,蘸着酱,边吃边连声说:“好吃好吃!”

吃完问多少钱,不料女人说:“不要钱!听说这儿有跑步比赛,我和老公大清早就熬了绿豆汤。你们如果不喝,都不知该拿它怎么办了!”吃完了东西不付钱,总不能抹抹嘴就走吧。要不就跟她聊几句吧。

山谷中悠闲散落的山羊

从她口中得知,这里已经是山谷出口了。我们需要在此上山,翻过一个小山包,就出山了。而她家是这个山谷中唯一的一户人家,靠养羊为生。这时我才发现,山谷周围有许多山羊散落其间,悠闲自在。旁边有一个干净整齐的羊圈。出了山谷有条河,对岸就有一个村子。他们平时就是过河出入山谷和外部世界联系的。

5

如偶遇的女人所说,接下来翻过一个小山包,就出了山。准确地说,是告别了羊肠山道和碎石山谷。绿豆汤和聊天让我在补给点被告知,我已超时。下一个补给点距离4.7公里,是打卡点。我最多只有45分钟。如果还是这样无视时间慢慢悠悠的话,我就有可能被关门了。

如果是平时路跑,45分钟我可以完成7到8公里。此时虽体力还好,但由于选鞋不当,脚部特别是脚趾部分已经开始持续疼痛。一直结伴着跑的几位跑友,此时已经在前面不见了踪影。

跑步终究是孤独的。

在茫茫大山里我没有迷路,在路况更好的盘山公路上我却第一次跑错了。还好,没有错太多。及时到达下一个补给点并完成打卡。

吃饱喝足再合个影

这个补给点明显热闹很多。一位戏称王爷的男士特地为我的到来“清水洒地”以示迎接,一位大姐忙不迭地给我盛粥喝。补给食物牛肉、葡萄干、腰果、榨菜、西瓜甜瓜等水果大量供应。我还是第一次见到有这么多东西的补给站。和里程标识合影拍照也毫无压力——这个补给点似乎专为我一人设立,也是开心得不得了。

6

下一个补给点依然在8公里之外。这段路是窄窄的盘山公路,不时有机动车轰然而过。我一个人跑着。没有道旁围观加油的观众,没有来回穿梭的医疗救援车和收容车,没有连续的补给站,没有时时的里程标识。只有飘在正午阳光里的彩带,不时提醒我正在参加一场比赛。

路况大都属于是有些简陋的公路,如果真有意外的话,就是连续几个山洞了。一个人穿过原始的山洞,还是会有点瘆得慌,希望会有人或车经过。但行走的人是不会遇到的,有车经过时,则会掀起漫天的尘土,整个人都会长时间被尘土包围,似乎瞬间遭遇一场沙尘暴。如果说在山里是“连滚带爬”,到此就完全是“灰头土脸”了。

令人心悸的山洞

越野鞋在山里优势明显,此时则显得愈加笨拙。我终于明白,为什么有人会说跑越野时要准备两双鞋了。

距离终点还有5公里,即29公里处是最后一个补给点。这之后,就是环绕官厅水库的大坝路段。这是全程路况最好的一段。柏油路平坦而宽阔,路边有绿树夹道,野花摇曳。一旁就是水波荡漾的官厅湖。看着湖水,似乎身上的尘土和疲劳已不复存在。

但就是良好的路况让我迷失了方向,我再次跑错了路。最后一公里应该是回到起点的那段林中小道,但我一直顺着去往艺术小镇的大路走。来回几次没有找到返回的小道,只好沿着大路边走边跑。起码不会找不到终点。

7

就在我来回找路的时候,天空飘起了小雨。冒雨到达终点,工作人员都诧异我怎么从相反的方向过来。但他们随之也都释然。见怪不怪了——越野中迷路的不在少数。70公里组中最后一位选手,就是因为迷路,在我之前不久刚刚到达终点。她跑了整整25个小时。

雨越下越大。但等在终点的摄影师依然为我留下了手举完赛奖牌的完美照片。全程34公里,由于走错了两次,我的悦跑圈轨迹显示为36.28公里,用时7:48:28。还有不到12分钟,比赛就结束了。

完赛

如果说跑步是孤独的,那越野就是孤绝的。跑过了幽州100超级越野赛,城市马拉松还有什么意思?变化多端、颇有难度的赛道设计;山清水秀、树石奇崛的周边风景;补给丰富、考虑周到的赛事服务是这次我参赛的最大感受。不足之处就是,赛道指示标识下次一定要更完备啊。因为下次要参加更长距离比赛的话,我可不要在夜跑中迷路啊!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