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妻书

0.562字数 972阅读 8289

吾妻阿暖,见信如面。

昨夜入梦的时候啊,

梦见娘子幼时怀抱着“滚滚”对着为夫嚎啕大哭,

好像是因为为夫拿了白颜料要给滚滚染白?

啊,这为夫心下愧疚,

特写信给娘子赔个不是,望娘子原谅。

依家法,随信已附 :

“亲亲娘子温柔贤惠” 五十遍小字以表诚心。

可细想之下,定是为夫小看了亲亲娘子心胸,

吾妻阿暖何许人也?

唐门小金花,

蜀中一奇葩呀。

不知娘子可还记得你我夫妻二人之间的甜蜜往事?

妾发初覆额,折花门前剧。郎骑竹马来,绕床弄青梅。

娘子虽然年幼多疾,

然而性情却是极其凶悍,

十二岁便以手持菜刀插腰之姿打遍唐家堡无敌手,

想来为夫也是因为娘子那时的英姿而倾倒,

从此江湖追随,形影相伴,

侠肝义胆,只羡鸳鸯不羡仙呐,

可娘子哪知道,那些敢惹你气你的小混蛋们,

为夫私下里早已经替你恶狠狠地教训过好多次啦。

时隔多年,每当为夫想到娘子那气鼓鼓的脸颊,和那瞪得圆圆的眼睛,仍是觉得十分可爱。

还记得十四岁的时候,

娘子将数次登门求婚的为夫,

揍得鼻青脸肿后才终于答应这门亲事。

娘子当时插腰甩着千机匣,

怒瞪为夫暗送秋波的娇羞姿态,

为夫是至今难忘呐,哦对了!

为夫还曾经作《亲亲娘子媚眼图》以为纪念。

唉,为夫一介凡夫俗子,

既无千金家财,亦无胜人之貌,

而娘子却能许己一生,

与为夫举案齐眉,比翼成双,

为夫感激不尽。

细细想,定当来生来世,生生世世,

再娶娘子答以报恩。

唉,读至此处,娘子不必涕零泪下,

娘子这等女中豪杰,想来寻常郎君定是受用不起,

唯有祸害为夫才是正理。

如今想来你我成亲,已是十六年了。

而娘子独去某地至今三年整…

记得那时娘子总是与为夫说…

早已自知时日无多,待我去后…

你替我看看巴陵的油菜田,

万花谷的花海,

还有那昆仑的风雪……

虽自你我相识之日,

便知此生余下时光,

日日都可算作向上天偷来一般,

但即使吾妻阿暖命薄,

即使吾妻阿暖…

在为夫一生之中,仅相伴十三年。

然,凭此十三年,为夫一生无悔。

成年阿暖:十四为君妇,

羞颜未尝开。

低头向暗壁,

千唤不一回。

十五始展眉,

誓同尘与灰。

门前迟行迹,一一生绿苔。

苔深不能扫,落叶秋风早。

三月前不负吾心,

为夫终染顽疾…

想到不久…

想到不久就可与娘子团聚,

望娘子到时,万万莫要嫌弃为夫老态…

啊…天色已晚,

明日为夫便启程去往昆仑行最后一旅,

便在此结信向娘子问晚安吧。

这是给娘子的第一百零四封书信,

想来也是,

不得回复之信。

黄土之下,不过一碑一棺相隔 。

生死早晚,

团聚之日想来不远矣。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