瞎话2周年

感觉上,我来到简书,已经是上个世纪的事情。万万没想到,才区区两年。为什么会出现这种 “严重偏差”?

如果不是简书系统的提示,我不知道今天是我在简书写作的二周年纪念日。

我对纪念日一直“非常白痴”——白痴到连结婚纪念日是哪一天都不记得。应该不能说“不记得”,而应该说“不晓得”——因为连刻意去记这个念头,也不曾有。

唉,真是非常白痴呀。

所以说,在“纪念日”这一天,如何谈论几句,佩得上“纪念”这两个字的应景话,都没有过类似的经验。如果有类似的经验,我昨晚应该加班加点准备一篇,至少是洋洋洒洒数万言的长文——对我这种偏好短话长说的“尤利西斯”型写手来说——上万言是起码要求。

(【“尤利西斯”型写手】——这个封号是临时信手编的,经不起认真追究。)

感觉上,我来到简书,已经是上个世纪的事情。万万没想到,才区区两年。为什么会出现这种 “严重偏差”?这得好好反省。

自我反思结果:

1.我很久没有投入简书的创作了(记忆空白导致记忆偏差?);

2.我根本记不起这两年中我究竟在简书写了多少东西(记忆缺失导致记忆偏差?);

3.我感觉有很多简友好像是认识了几十年的老友了(记忆参照导致记忆偏差?);

4.我参与简书集体活动太少,我一直把简书当作自己的“菜园子”,而不是“创作超市”。 (自我遮蔽导致记忆偏差?);

第4条多说几句。

我很少从“菜园子”逛到“创作超市”,所以呢,对简书这个地盘上,所有曾经发生过的大、超大、超级大事件一概不知。哎,真是一个狭隘、固步自封、没有开放精神的“特朗普式”的写手——我承认这都是我的错。不能因此怪罪到另外一个大陆的总统身上。

但刚来的时候,其实也不是这样。我是非常投入地找圈子,找简友,找好文,建文集,也为此得以认识了至今仍有一定联系的简友。后来,严格地说,从今年3月以来,我开始收缩了,变成了自家菜园子的“地主”,自给自足的意识越来越重,重到我连意识新简友的兴致都变淡了,淡到了一杯白开水的地步。

不好意思,我被自己打断思路之后,原本还有5,6,7,8,9,10……100条的,这下好,大脑断路,数据彻底丢失,想不起来了。

当然,即便想起来,也可能是废话连篇。

关于101条。

献给简书曾经的头牌——我心目中的旗手。两年之前,因为他的存在,激起我无数次熬夜码字的热情,甚至产生想赶超他的强烈欲望;两年之后,因为他被某种不为人知又为人所知的原因扳倒之后,我码字的热情也为之一落千丈,江河日下。

但现在,这一切都已经彻底翻篇了,于他而言,于我而言,于简书而言,均是如此。

世事无常。

我只能期待,期待两年前那个自己能够卷土重来。以一个简书新人的姿态,重新投入简书创作的大熔炉。

(这一句,有点像“心灵鸡汤”,千万别喝。唉,这些年广告文案没当好。)

因为2,所以2。

 以上瞎话,权当来简书写作二周年的纪念。


【Written by : 唐  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