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10-06

楔子

昏暗的地牢里,烧掉一半灯油的烛火不断摇曳,仿佛随时都会灭去。地牢深处,一只硕大的酒瓮放置在牢房正中,瓮口被杂草般的黑丝遮住,就像是从里面长出来的头发一样,那黑色层层叠叠的攀附在翁口附近,隐约露出一小截尖细的下颚。那其中的人就那么凭借着下巴吊在瓮边,垂着头,气息微弱,仿佛早已经死去。李锦悠不记得自己在这里呆了多久,更不知道外面如今是怎样的岁月。她眼不能视,口不能言,只剩下一双耳能偶尔听到牢中鼠虫窜走的声音,她仿佛破烂的人偶一样被置于这瓮中,日日被人灌下续命的汤药,想要解脱都不能。终有一日,那紧锁的牢房门再次打开,隐隐约约间传来个稚嫩的声音。“母后,你带儿臣来这里做什么?”“来看看母后的故人。”旁边有人轻笑着回道。李锦悠听到这声音时犹如被雷电击中,猛地抬头望向牢房门口的方向,眼前却黑乎乎的一片什么都看不到。她只听到一阵轻浅的脚步声朝着自己这边靠了过来,片刻后,仿佛有人低垂着头靠近了翁边,附在她耳边轻声道:“妹妹,本宫带着睿儿来看你了……”睿儿!她的孩子!李锦悠猛地抬头,张大着早已经被拔了舌头只剩空洞的嘴巴,喉间发出恐怖的嘶嘶声。她身前站着的宫装丽人见状却是笑得开心,她声音极低却异常清晰道:“妹妹这般激动做什么,本宫将睿儿照顾的很好,他对本宫也孝顺有加,只可惜啊,他完全记不得你。为了让睿儿只记得我这个母后,陛下处置了所有和妹妹有关之人,他还说了,就是将来史书工笔之上,也不会有你只字半语,这世上无人知道你李锦悠是何人,后人只会记得本宫这个皇后。妹妹,你听了可还开心?”李锦悠心猛地钝痛,虽然早就知道那个男人有多狠毒,可是当听到李映月口中的话时,她却还是陷入癫狂。那是她的睿儿啊!那是她的儿子!慕容峥好狠的心,他居然要抹掉她在世上所有的痕迹。她好恨!她好恨!李锦悠如坠疯狂,她拼命扭动着光秃秃的身子不断撞击着酒瓮,被剜了双眼和鼻子的脸庞也露了出来,仿佛恶鬼一般想要朝着身前那人扑去。整个瓮被她撞的翻在了地上,而她也从瓮里面滚落了出来。惨白的人身,没有手足,仰起嘶吼的眼内没有眼珠,没有鼻子,只剩了几个血肉模糊的窟窿,那皮包骨头的身子不断在地上蠕动,一张嘴开得甚大,却听不见什么声音,也看不见舌头。牢内传来又惊又怕的尖叫声,之前出声的那少年紧紧搂着华服宫装女子的腿惊惧嘶叫:“母后,怪物,怪物,她是怪物,她是怪物!”“睿儿别怕,母后在这里。”李映月轻柔的拉着抱着自己大腿的少年,见他簌簌发抖躲在自己身后,眼底全是寒光和狠毒,她仿佛魔鬼一样声音中带着诱惑般捧着少年的脸庞说道:“睿儿可还记得母后告诉过你的话,这世间的妖魔鬼怪一点都不可怕,睿儿是慕容家的人,更是这大晋未来的天子,你不用怕任何人任何事情,若是怕她,就杀了她……”慕容睿傻傻的抬头看着身旁温柔的女子,就见到她将一把短匕放在他手中,对着他蛊惑道:“去吧,杀了这怪物,只要杀了她,睿儿就不必怕了。”“去吧…杀了她……”慕容睿握着短匕,脸上全是惊惧,可就在这这时却被身后之人推了一把,踉跄跌入了牢中。他一低头便看到了身前不断蠕动着的“怪物”,那血肉模糊的脸颊让得他再次惊叫起来,他看着那怪物”张大着嘴想要靠近他,吓得连忙站起来,想也不想就疯狂的拿着匕首朝着李锦悠身上扎了过去。“怪物,你滚开,你这个怪物,我杀了你!我杀了你!”李锦悠只觉得身上一阵刺痛,却远不及心底的悲凉,这是她的亲儿子,是她十月怀胎、险死还生才生下来的儿子,如今她却死在他手上!她胸口鲜血潺潺,身上很快便被染的通红,那颜色刺目的绚烂,仿佛荆棘之花盛开。李锦悠张大着嘴仰着头想要嘶嚎出声,那早已经被剜掉了眼珠的血窟窿里突然流下两道血泪,顺着恐怖的脸颊滚落之时,惊得慕容睿丢了手中匕首,连滚带爬的尖叫着跑出了地牢。李映月看着慕容睿离开,嘴里突然发出竭斯底里的笑声。李锦悠,你看看你多失败,你喜欢的男人爱的是我,你费尽心力得来的后位如今也是我的,你九死一生生下的儿子叫我母后,而你只是个被夫君唾弃,被儿子亲手杀死的怪物!”李锦悠扭动着身子恨不得朝着李映月扑过去,恨不得大叫着问她为什么,为什么她要如此害她,为什么她到现在还不肯放过她,可是她却只能在地上蠕动,就连半个字也说不出来。“李锦悠,你可知道,慕容峥从来就没爱过你,他爱的一直是我,他要娶的也是我,而你,不过是他用来掩人耳目的工具,是他想要登上皇位,为我的后位之路扫除的踏脚石!”“你可知道你第一个孩子是怎么死的?那是慕容峥亲手掐死的,若不是我不能生育,而苏家也被他除去,父亲又根本就不在乎你,慕容峥就连慕容睿也不会留。”李映月看着地上如一团烂泥般的李锦悠,狠狠一脚踩在李锦悠身上,使劲碾了碾,见李锦悠奄奄一息的模样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当年你多高傲,相府嫡女,苏家嫡孙,可你看看你如今的样子,就像是蛆虫一样苟延残喘,你有什么资格跟我斗?”“这天下是我的,慕容峥也是我的,我的好妹妹,我会守着你的后位,守着你的孩子,守着你的丈夫,守着你的荣华富贵过完一生……而你,永远都只是个被亲儿子杀死的怪物!”李锦悠死死仰着头,身上的鲜血染满了地牢,那眼眶之中鲜红的血泪不断流淌,她气息微弱,整个人逐渐陷入黑暗之时却仍在拼命的张大嘴无声呐喊她好恨!她好恨!李映月!慕容峥!若有来世,我必定噬其血,吞其肉,让你们不得好死!

第1章 重生归来第1章 重生归来——怪物,怪物,她是怪物,她是怪物!——你这个怪物,我杀了你!我杀了你!……浅青色的月綄纱内,脸色苍白如纸的少女紧闭着双眼躺在床上,额上全是细密的汗珠。她使劲张大着嘴,像是喘息,又像是在说话,可是嘴里却没有发出半点声音,而那张小脸上却满是痛苦之色。锦儿,锦儿,娘的锦儿……”苏氏红着眼眶看着床上的娇小人儿,她颤抖着手刚一靠近床上的人儿,手掌就被那小小的手死死抓住。那仿佛用尽了全部力气一般的小手仿佛攥紧的是她的心肉,让她疼的喘不过气来。她猛地回头瞪着旁边跪了一地的下人,怒声道:“你们几个到底是怎干什么吃的,小姐好端端的怎么会从廊楼上跌了下来,那么高的地方摔下来若是出了事情,你们担当的起吗?”“夫人饶命,夫人饶命。”一群丫鬟婆子连忙磕头,那领头的丫头哆嗦着身子趴着地上,带着哭腔道:“夫人,是青黛不好,是青黛没有照顾好小姐,才伤了小姐,求夫人责罚。”苏氏紧皱着眉头刚想开口命人把这丫头拖出去,就感觉到手心一紧,她急忙回过头去,就见到床上原本紧闭着眼的少女猛地惊呼一声弹坐了起来,另一只手紧紧攥着心脏的位置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锦儿,锦儿你醒了?”苏氏伸手一把将少女揽入怀中,急声道:“你吓死娘了你知不知道,你吓死娘了……”李锦悠僵硬着身子抬头看着周围,还没从乍然的黑暗重归光明之中回过神来,就被苏氏抱了满怀。她听着耳边那熟悉又陌生的声音,只觉得恍如梦中。她还记得在那幽暗的地牢里,她被自己的亲生儿子叫着怪物一刀刀捅死,她还记得她临死前李映月得意的笑声,她还记得那时候她心中悔恨和不甘……她本以为自己会坠入无间地狱,在生生怨恨之中不得超脱,却没想到再睁眼时,眼前居然是她记忆深处少女时的闺房。“娘……”李锦悠轻声唤道,当听到自己口中虽然虚弱却清晰无比的声音时,顿时眼泪直流。苏氏见李锦悠直哭,连忙伸手搂着她摸着她的长发轻声道:“锦儿乖,不哭,娘在这,娘在这……”李锦悠听着幼时母亲常在耳边说的话哭的更厉害,眼泪跟珍珠似得扑簌簌的直落。苏氏吓了一跳,连忙急声说道:“锦儿这是怎么了,告诉娘,可是哪里不舒服,还是谁欺负了锦儿?”李锦悠只是埋在苏氏怀里直哭,就在这时,旁边突然伸出只纤细白皙的手来。那手背上带着些细小伤口,而那人却仿佛不觉得疼一般柔声说道:“夫人别急,三妹妹准是被吓着了,她还年幼,突然间出了这种事情一时间回不过神来也是正常,那廊楼那般高,别说是三妹妹了,就是映月当时也吓傻了。”听到耳边如春风拂柳的温柔声音,李锦悠却是猛地打了个寒颤,一股寒意顺着她脊背攀沿而上。她猛地抬头朝着苏氏身后看去,就见到一个身穿素色云绣罗裙的女子立在苏氏身后。那女子容颜清艳,脂粉未施,如星月般的眸子中闪着一丝淡淡的烟岚。那嫣红的樱唇微微上翘着,带着惑人却又淡雅的美丽,而腰间盈盈一束的云带衬得她身形越发颀长。此时她长发轻挽,发间只插了一支淡粉色的金珠桃花簪,长长的缨络垂在发侧,微微一动时便迎风而荡,别有一番自然之美。李映月!

哈哈,有可以看下去的书啦,啦啦啦

点赞哟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朕是一国之君,朕现在很慌。 有人说朕的三千后宫搞在一起了,你完全可以想象朕当时被雷的外焦里嫩的心境。哦谢特妈惹法克...
    小姜拒绝香菜O阅读 93评论 0 1
  • 嫁给我不喜欢的公子 作者:慎独少女 先婚后爱的甜甜故事。有车车!!! 完结了!完结了!完结了!(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慎独少女阅读 1,270评论 0 11
  • 文|三叶草青青 陛下最疼爱的九公主兰戈为了逃避赐婚,居然和人私奔了,对象还是个才入宫三月的太监。 初闻此变故,陛下...
    三叶草青青阅读 40评论 0 3
  • 壹 启天四十三年,先帝驾崩,遗诏中立三皇子为新帝。 同年,三皇子陈煌澈退敌有功,得众臣拥戴,大军凯旋之日便是登基之...
    怂小瓜阅读 171评论 0 8
  • 我叫姜河,家住岭南的一座比较偏僻的小村庄,是我们村迄今为止第一个大学生。 暑假的时候,本想在城里打短工减轻一下家里...
    冰岛中阅读 315评论 1 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