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6
陈灰
0.2 2018.02.21 02:03 字数 667

他是个盲人,至少,在大家看来是这样,毕竟,我们能看到的,他看不到。

事实上,某个阳光没那么明媚的下午,他向我仔细地陈述了有关他眼睛的真相。

啊,嗯。这件事我不知道该怎么说,但我想,说出来,总是没错的,其实我的眼睛,看得见,只不过我看到的,是另一个世界的景象。啊……嗯……介意我点支香烟吗,我需要,慢慢讲,这……挺难讲的。

我并不理解他的意思,所以我疑惑的看着他。

啊……怎么说呢,事实上,我眼睛里,看到的是,一分钟前的景象。这很奇怪,这使我的身体做出的反应和我现在所处的环境不甚搭配。我在我十八岁之前都是个正常人,可就在十八岁生日那天,我的父母吵了场架,那是我听到过他们吵得最凶的一次。我也是后来才知道,他们那天陪我吃得那顿饭,就是最后一顿了,但问题,就出现在那顿饭上。饭桌上挺沉默的,一家三口沉默地夹着碗里的饭,在吃饭的时候,我就意识到接下来会发生的景象,在吃完最后一口后,我闭眼数了60秒,这60秒里,我听到母亲提包的声音,以及推门而出的声音,很多种声音,以及父亲轻微啜泣的声音。60秒后,我睁开眼,一切都没变,母亲还坐在那里,这和我听到的不一样,我不由得叫出声:妈?但我父亲的啜泣还在耳边响着,我看向父亲,却发现父亲只是低头扒着碗里最后一口饭。表情虽然很阴沉,但还不至于流了泪。我很聪明的,到这里就明白了这一切。从那以后,我的眼睛里,就只有一分钟前的世界。

他讲完这些,掐灭烟头,告诉我说,不过他再也没有选择所看到的景象的机会,他有时会欺骗自己,其实他的眼睛看到的,才是当下的世界。

我不知道该说什么,其实,我和他一样,是个只想活在一分钟前的人。

日记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