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殊:此生一诺,来世必践

江山如画,是我心言。碧血长枪,昨日少年。

当一个人心怀天下家国的时候 ,无论他是不是帝王,都注定了,要有所舍弃,都注定了,必要负了她。

十三年前,金陵城内,林殊是名声赫赫的天才少年,是身份显贵的将军之子,是赤焰军队的少将军,可对霓凰而言,他只是陪她长大的男孩,是会等她长大娶她过门的林殊哥哥。

十三年后,江湖之远,梅长苏是赫赫有名的江左梅郎,是得之可得天下的麒麟才子,是可搅动风云的琅琊榜首,可在霓凰眼中,他只是终于回来了的少年。是答应她再也不分离的偕老者。

可是霓凰不知道,又或者她知道只是不愿承认,无论是当年的林殊还是现在的梅长苏,只要他心中从未改那份护家卫国的志气,从未改赤焰男儿的那份傲骨,她和他从来都不可能像普通情侣那样,游山踏水,携手归老。

只是如果他一直是林殊,梅长苏从未出现过,她和他或许会更好,会有更多美好的时光,她会在最美的时光披上嫁衣,他会牵起她的手,许下今生的承诺。

可惜,一场梅岭的大火焚烧了林殊的一切,一场大雪掩埋了所有的过往,林殊走了,那个骄傲张扬,在战场上银袍长枪,呼啸往来,从不知风雪为何物的少年永远地离开了。

怀揣秘密背负使命走向金陵的是梅长苏,是一个低眉浅笑算计人心,拥裘围炉,没有一丝鲜活之气的阴诡谋士。

可他们有多不像,那些时光沉淀的痛苦就有多深,那些没有被公之于众的冤情就有多大。

梅长苏没有办法再变成林殊,没有办法再执子之手,照顾那个青梅竹马的女子,对于林殊那么顺理成章的事情,于梅长苏来说,却是一场奢望的梦。

他心里装了太多,他肩上背负了太多,有他和父亲理想中清明的大梁朝局,有七万赤焰军的冤魂,有祁王,有父帅,有林府,有宸妃,有冤死的战友,每每梦中,都是那场雪地里惨烈的大火,惊醒的时候,我们都知道,昔日坦荡和张扬不再,同是那个人,可也不再是他了。

霓凰等到的那个人,没有时间留给她了。

梅花树下,他替她捡掉落在身上的花瓣,她回眸看他,看见他低眉恭谨地错开。

如果我有什么后悔的,就是没能多爱她一点。

认出他的时候,她泪流满面,他隐忍克制。

“林殊哥哥,你别再离开我了”

“可我已经不是当年的林殊了,我以为我可以照顾你的,我本以为我可以一直照顾你的。”

一句我本以为,那些感情在心里翻滚,可林殊没有办法许下任何承诺。

答应我,别再离开我了。

知道他中了火寒毒的时候,她只问了一句“你还有多久”。你之前的那些事情我都不问,我只想知道,我还能陪你多久?

“十年”林殊撒了慌。

霓凰眼泪就掉了下来,可是够了。“答应我,再也不要离开我”

“好”

一句谎言,我只愿你现实安稳。

大渝来犯,林殊为了做回林殊,终结了梅长苏,他言辞激昂,希望能够做回林殊,回到战场。

我已经做了整整十三年的梅长苏了,如果最后我可以回到林殊的结局,回到北境回到战场,那对我来说是一件幸事,梅长苏的职责已经完成了,可林殊还有他的使命,我要回去,回到赤焰军当年的战场。
你总是说你不认识林殊,可我相信,你再认识他以后,一定不会失望的。

他说服了蔺晨,可是看着从帘外走来的霓凰,他只能悲伤愧疚地看着,却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他终究还是负了她。

军队出城之时,林殊一身铠甲,手握缰绳,傲然于战马之上。

“都说缘许三生,希望来世我们都生长于普通人家,可以平淡安稳地携手终老。”

“兄长此言,来世也必要记得。”

“此生一诺,来世必践。”

这一别,是死别。

林殊死亡的消息传来的时候,霓凰看着跪在自己面前的宫羽,看着她颤抖着递上那封“吾妹霓凰亲启”,她便知道,那个金陵城内的最耀眼的少年,她的林殊哥哥再也不会回来了。这一次,他们是永别了。

吾妹霓凰亲启,为什么不是吾妻呢?林殊哥哥!

他没有负天下,没有负七万冤魂,没有负情义,可他负了她。

那句“此生一诺,来世必践”也只是他无可奈何的谎言了。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