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庭陪育课程第二课作业

听课感想

上陈妍老师的第二节课,再一次被她幽默风趣的语言打动,课堂里笑声不断。

课堂里,老师说的内容,我也总是不停地点头:

嗯,好有道理。

嗯,原来可以这样啊,让我有了新的见识。

嗯,这个反面教材就是我啊,听了老师的课,我要好好改一改。

……

然后一堂课下来,感觉自己重新注满了能量,全身的血液都活了起来。感觉自己接下来可以改头换面,大干一场了。

然后出校门,等待接孩子。

看到孩子,我就兴奋地和他说:妈妈今天来你们学校上课啦,学了一些新的东西啊。一路上聊着去搭公交。

在车上坐下来时,在Q群里看到老师发的信息:今天数学小练习,表扬下面这些同学……

今天语文作业,订正小练习……

我打开孩子的书包,想看看他做得怎么样。那时内心里有个观点:这段时间孩子的状态都不错,应该做的挺好的吧。

看到测验卷的时候,失落如潮水般涌来:怎么还是良好?内心的想法一步步地升级:怎么一点都没进步?怎么这次又没在优秀的名单里?那么多同学都做得很好,为什么你一次都没有优秀过?

心情立马晴转阴。

孩子似乎也感觉到了妈妈在看练习卷时脸上的表情变了,朝我这边看来。

我开始心虚,想要掩盖:平时说的不关注成绩,只看他的进步呢?又暴露了吧。

刚上完陈老师的课,内容全都抛到九霄云外去了吧。

然后内心开始充满沮丧,挫败,无力感。

回到家,孩子就开始吃东西,很欢乐啊,我心里恨恨地想:测验做成这个鬼样子,他倒是有心情吃啊。

陈老师今天课上自导自演的情景剧还没在我眼前消失,我马上回家上演了一出。

当时的自己好讽刺啊,立马打脸的感觉。

自己心里有个执念:不管是对孩子还是我,学了就要会用啊。

尤其是当自己觉得这个东西很有用的时候,自己以前做错了,现在有人教你用正确的,还不会的话真是孺子不可教也。

我不能接受自己的孺子不可教也,也不能接受孩子也这样。

陈妍老师说:越是没用的东西越有用。

我想并不是这个东西本身没有用,而是当你没有带着目的心,功利心去看待这个东西,去做这件事,放下这样那样的期待,只是沉浸其中,投入其中,结果反而意想不到。

反过来,越是有用的东西越没用,因为“有”,就有了期待,比如上了一堂自己认为很有用的课,然后就会期待自己有一个“有”的结果,有不一样,有改变,有进步……

事实是,并没有,然后失落,失望,怀疑,否定。

就会掉落进情绪低层。

接纳自己就是很平凡也很普通,我的孩子也是如此,我们不是学霸,学什么就会什么,学了就会用,学了就会做。

当我写完,在犹豫:这能不能作为一篇作业交呢?没有正能量,和大家的作业很不和谐啊。

但是,能写出来,诚实地面对自己吧,这就是那个时刻的我呀。但同时也知道,我是动态的,不会一直停在某一个时刻,从混乱走向秩序有时,从秩序走向混乱有时。如潮涨潮落,生机勃勃地变化着,这是鲜活的。

觉察日记

第二课1

夜深人静,孩子们都睡了,老母亲又开始忏悔了:刚才怎么又忍不住发火了?内心的观点是:我不应该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我不可以冲孩子发火。

当我这样想的时候,懊恼,悔恨,沮丧,对自己失望……

转换:

我允许自己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当我很着急的时候;

我可以冲孩子发火,当我情绪失控的时候;

当我这样想的时候,似乎有一种力量,让我慢慢平静下来,我不责怪自己,这种力量告诉我:没关系,你是被接纳的,被允许的,无论你做了什么。

我感受自己被爱着,被自己爱着,心里又充满了希望和能量。

明天又是新的一天,有新的挑战,继续向前。

第二课2

孩子今天拿了语文测试的小练习回来。

孩子:妈妈,我们今天做了小练习。

我:是吗?给我看看。

打开看着

“这个题怎么会做错了?”

“还有这个,四个都错了,照着写都不会吗?”

孩子无语……

我(很不耐烦):赶紧订正吧。

孩子:……

我:动手啊,做错了还不想改啊。

孩子(磨磨蹭蹭),拿出笔,蔫不拉几的。

等等。

我停了下来。

我:嗯,妈妈发现好几道很难的题目你都做对了。

孩子(有些来劲了):哪一道?

我:你看,这些连句的,你都做对了。

孩子(眼里有光):还有吗?

我:这一道分类的,妈妈可能都做不出来,但是你做出来了。

孩子:妈妈,我也是很厉害的。

我:妈妈看到了你的进步哦。

孩子(开心):妈妈,我把那些错误的订正一下。

先给正面积极的反馈,指出孩子做的好的地方。让孩子感受到:我能行,我可以的。孩子有了信心和能量,便有了动力去改善需要提高的地方。


第二课3

下午放学的时候,我们去取了个快递,是哥哥的篮球,要带去学校练习。弟弟看到后,就不开心了,开始哼唧起来。

弟弟:我也要个篮球

我:家里不是有一个吗?

弟弟:我要一个新的。

内心开始冒出一个声音:怎么每次都是这样,哥哥买什么,你也要买什么。

我(开始解释和讲道理):哥哥买篮球是因为学校要求,你的幼儿园不需要用到篮球,所以妈妈没有买给你,你用家里那个,也可以玩。

弟弟:家里那个太脏了,我不喜欢。

内心的声音:现在说脏,那不是你们自己搞的吗?

此时的哥哥,又补了一刀:小果,我的球是新的,很干净。

弟弟听了更不开心了,拉住我,不让我走,要去给他取个球。

我:那里没有你的快递,妈妈去了也没有用。

心里越来越烦,为了终止他的哭闹,我说:妈妈也给你买个新的,但是要过几天才能收到。

缓兵之计,过几天,说不定他就忘了这事。

可他还是不依不饶,现在就要一个新球。

想到了同理心,便和说:你现在很不开心,是吗?你看到哥哥有了一个新球,你也想像哥哥一样,是吧。

他点点头。情绪没那么激烈了。

就这样说着到了家,哥哥把球拆开了,他俩一起玩,我去厨房准备晚饭。

隐隐约约听见他们在说着什么话,接着弟弟大哭,来找我,一边哭一边说:哥哥说我不会拍球,哥哥在一旁说:他先说我的。

我问弟弟:哥哥这样说你,你是不是感觉很生气?弟弟哭着点点头。

我:那你觉得,如果你也这样说哥哥,哥哥会是什么感觉。

哥哥在一旁回答:我也很生气。

我:那你们有没有什么办法让大家都比较开心?

哥哥:我觉得有个办法是给他买个球。

怎么又回到买球的事情上了……

弟弟又哭的更厉害了。

我:你是不是觉得妈妈给哥哥买了球,没有给你买,妈妈爱哥哥,不爱你?

弟弟停下来不哭了,点点头。

我(抱住他):妈妈给哥哥买球,没有给你买,但是妈妈还是一样的爱你。你和哥哥都是妈妈最爱的宝贝。

确认过妈妈的爱,这一回彻底不哭了。

后来,我们用哥哥买篮球送的打气筒,给家里的旧篮球打足了气,他开心地玩了起来。

解决了球的问题背后的爱的问题,就没问题了。


第二课4

周末的时候,孩子做拼读练习打卡,我想他读的熟练一下,连贯一些,录了两遍后,我还是不满意,要求他再多读一遍,孩子就开始噘着嘴,眼眶泛泪。身体的某个机关一下子被触到了:怎么动不动就哭,有什么话你可以讲出来啊,一点小事就哭。

小时候,最讨厌弟弟妹妹哭了,尤其是妹妹,哭功了得,她一哭,妈妈就要说我,是我惹的,是我没做好一个姐姐。

为什么我见不得自己的孩子哭?

看到别人的孩子哭,我没有这个心理反应,心里会想这个孩子可能是用哭发泄情绪而已,不会触发我的机关。

而面对自己的孩子哭,我会不安,就像妹妹哭一样,我要承担责任,我要为他的情绪负责。

尤其是在公众场合,孩子哭的时候,感觉人人都在看着我,在指指点点:这个人是怎么当妈的?脑海中也浮现小时候自己当众哭,妈妈的那句话:真丢人,在这么多人面前哭。

哭是一件羞耻的事。

慢慢地,开始压抑自己的情绪,看书或看电影,遇到触动落泪的时候,偷偷地哭,生怕被人看到了。

冷漠,假装坚强,不敢打开自己,成了一件盔甲,似乎这样才不会被嘲笑,自己很安全。

现在看到孩子自然流动的情绪,我恐慌,难受。自己一直抗拒隐藏起来的东西,被孩子一点点揭开。

哭过后,孩子一脸的轻松自在,如果不是脸上还残留着未干的眼泪,看不出刚才他曾哭过。

悲从心来,我竟是好久没有痛快哭过,上一次哭是什么时候,我已不记得了。不是因为没有经历让自己可以哭的事情,而是哭不出来。

我想抱抱那个小时候的自己,告诉她:哭是一个人的权利,妹妹哭是她的情绪表达,我不需要负责,我害怕妈妈骂我,但是我没有做错什么。哭不是一件羞耻的事情,它不代表懦弱无能,也不丢人,它是正常的。

现在再重新看孩子的哭,我竟有种喜悦,孩子多好啊,他这种想哭就哭的能力还有,还没有消失,多么珍贵。

第二课5

昨晚辅导哥哥写作业时,弟弟在一旁玩,一会拿走哥哥一只笔,一会弄出很大的响声。我虽然知道他这是在寻求关注,但那时心里好烦他,我只想赶快把哥哥的作业弄完。

为了哥哥能安静的洗完作业,我把弟弟推到房间里,说:你玩一下玩具或者画个画吧。

他果然没有来打扰我们,自己在房间画画。过了一会,我听见旁边的洗手池里一直有开着水的声音。就脱口而出:果儿,你又在玩水,快点关掉。孩子回我:我没有玩水,我在洗东西。

哥哥作业写完后,我叫他们准备洗澡,这时去看弟弟在洗什么,一条洗脸毛巾成了五颜六色。我一下子来气了,一把拽过孩子,就差没在屁股上拍一巴掌。他看我这幅模样,哇的一声哭起来。

我把毛巾洗了一下,颜料的残渍洗不干净了。心里开始平静下来,弟弟停止了哭,但是嘟着嘴,哥哥在一旁说:小果,你好萌啊,萌萌哒。我看了一下,弟弟现在的样子可怜又可爱,老母亲的心柔软起来。

我自知刚才的冲动吓到了孩子,蹲下来,亲了亲孩子,向他道歉。并温柔地指给他看:这个是抹布,你可以用她擦颜料,洗脸的毛巾擦了颜料,就不能洗脸了。

以后要怎么做呢?

在辅导哥哥写作业时,要告诉弟弟,妈妈很爱他,不要让他觉得被冷落了,妈妈只在意哥哥。安排一些事情给弟弟做,比如画画涂色,玩积木或者轻声在一旁给他讲故事。弟弟看见妈妈的心思都在哥哥身上,家里没有人理他,没有人和他一起玩,他就会做出各种捣蛋动作,希望我和哥哥可以看见他的存在,哪怕是被妈妈批评,至少引起了妈妈的注意啊。


第二课6

今天读书时看到一句话:产生问题的真正原因并不是生活本身,而是对生活进行思考得出的混乱想法造成了问题。

想起昨天接老二放学的时候经历了一件事,很有感触。

老大和老二放学的时间相差15分钟,距离1.5公里,所以每次都是踩着点搭公交。先接老大放学,再坐公交接老二。白天的时候,我就和自己说:今天要早点接老二,不能每次都是最后一个接,让他神情落寞地等着妈妈。

还有一个原因是这一天老二幼儿园组织去秋游,我们去不了,没去的孩子不多,幼儿园统一到一个班级,由别的老师带,早上送孩子时,看到他们班一个人都没有,才知道这样的安排。心里担心着老二会不会不适应,同时因为没办法带他去秋游,对老二有亏欠,放学时早点接他,算是弥补。

老大几乎是最后一个班级出来,我心里开始着急,有一个声音说:怎么又是在最后面出来了。然后拉着老大飞奔去公交站台,远远看到一辆公交车开来,但不是我们平时搭的那辆,这趟车不到幼儿园,我们需要走一站路,还是再等一下。5分钟过去了,该来的车还没来,焦急:这车怎么回事啊,难道已经开走了,还是晚发车了?此时,已经到了老二放学的时间。内心冒出很多声音:

真应该搭前面那趟车。

现在走过去更来不及了。

这趟车不按点来,真是讨厌。

打车吧,可是就1.5公里,不划算。

老二肯定一个人在等我,别的小朋友都回家了。

都是他爸,总是出差,不能帮我忙。

早和他说买个电瓶车应急,说我骑车不安全。

老师一定很烦,这么晚还不去接。

然后开始看老大不顺眼

干嘛软塌塌的蹲在那里,没长骨头吗?

快点走呀,本来已经晚了,还慢腾腾的。

不要跑到草那边,车来了,我可不等你。

感觉好无助好绝望啊,好像一点办法都没有。

我怎么这么难啊。

头脑里的声音快把自己逼疯了。

打车吧,我的目的是快点接老二,这就是最快的方法。做了决定和行动后,那些在头脑里闹哄哄的想法渐渐淡下去。

有人接单了,焦急地盯着手机看车到哪了,要等两分钟,真是煎熬。

车来了,急匆匆上车,但愿一路畅行。

前面是红灯,怎么不要什么来什么。

2分钟后下车,催老大快下车,老大看到幼儿园门口,说了一句:怎么一个人都没有。我心里恨恨地想:还不是因为你。

飞奔到教室,完全不顾及后面跟着老大。

老二开心地跑向我,拍手,还把一本书塞给我,让我讲故事给她听。老师并没有不快,还说孩子好可爱,旁边有两个小朋友还没回家。

这巨大的反差,让我立刻高兴起来。刚才一直紧绷着的神经一下子松懈下来,整个人都觉得轻松了。

自己心里觉得很可笑,多么小的事,我竟上演了一场这么热闹的戏。

头脑里那么多混乱的想法,它们是谁的,是我的吗?或许下一次,事情发生的时候,我可以倾听一下,她们都在说什么。就像陈妍老师课上说的,分裂出另一个自己,站在一旁,听听她在说什么。从深陷其中,变成一个旁观者。


第二课7

今天早上因为孩子的磨蹭又闹不愉快了。

早上他其实6点就醒了,躺在床上玩,7点喊他吃早饭,才开始穿衣服。

现在是7点25,我提醒他,他赶紧扒拉起碗里的粥。

7点35的时候,他一边刷牙,一边玩。

我坐在一旁看书,假装镇定,内心翻江倒海的:还没收拾好书包,穿外套,换鞋。

穿外套的时候,拉链拉不上,要我帮忙,我不理他,看自己的书。他自己尝试了,还是拉不上,又叫我,这时时间越来越晚了,我心里焦躁无比:你自己拉,我已经给你拉过好几次了,难道每次都要妈妈帮忙吗?

后来他偷偷去找爸爸帮忙。

以往,我会帮他背沉重的书包,今天我不想这样做了,内心里想:今天早上我对你很不满意,你不值得我对你好。

出门后,我没有因为时间晚了怕他迟到,加速赶路,反而故意放慢了脚步:我希望他迟到,老师批评他,这样他下次就知道快一点了。穿过马路后,我就和他说,剩下的路自己走,妈妈就送到这。不像以往,一直送到校门口。

孩子挥手和我说拜拜,然后立马飞奔,跑起来,那刚才不疾不徐地走着,不是他不着急,而是为了配合妈妈的脚步。你说他没有时间观念,为什么现在又跑得那么快?

我在后面看着他,等他跑到尽头,转弯消失不见了,我偷偷地追上去,在转弯处看到那个小身影跑进学校,上课的铃声还没响,我有种复杂的情绪,为他努力赶上没迟到而感动,又有一种报复计划没有实现的担忧:这次没给他长记性,下一次他又会磨蹭。

回家的路上,开始在头脑里回放刚才的一幕幕。我希望孩子可以独立,有时间观念,早上可以安排好自己的时间,那我是怎么做的?

该起床了,快点来吃早饭,刷牙洗脸吧,没时间了……

每一步,都是我在安排,在催促,我传递给孩子的信息是:等妈妈叫我了,我才需要去做。

我根本没有给孩子练习的机会。

再回看自己为孩子做的这些事,不是出于对孩子好,而是为了自己的掌控感和存在感,仿佛这样照顾他,替他安排好,我就尽到了一个妈妈的责任,日子按照我的意愿风平浪静地在往前走,可是突然有一天,例如今天早上一样,平静被打破,我才如梦初醒:什么地方不对。

我用一种什么方式和行为在看待和对待孩子?

1.我不相信你可以做好(安排好时间),所以我必须时时提醒你,告诉你该做什么,甚至直接代劳。

2.我已经为你做了这么多,你怎么还是这个样子,一点长进都没有,我的付出没有得到应有的回报。

3.所以我要惩罚你,收回我对你的“爱”,让你知道没有我的“帮忙”,你会得到什么后果。

孩子的感受是什么?

1.妈妈觉得我不行,我做不好,她会为我做。

2.是我不好,惹妈妈生气了,我只有让妈妈高兴了,才能得到她的爱。

3.我遇到困难的时候,妈妈不会帮助我。

这里有很多自己童年经历的影子,过去已经过去,把原因归咎于过去没有任何意义,重要的是,现在的我,可以做什么?

1.能意识到问题在哪里,就是在斩断原生家庭的轮回链条,我的父母也有来自他们家庭的影响,我可以从自己这里开始改变。

2.不去指责自己,陷入内疚中,这样只会让自己继续以前的模式,继续向前,跨出一步,也是进步。

3.孩子放学后,向他道歉,聊一聊,一起讨论,如何帮助他进步。


第二课8

早上我正在厨房准备早餐,老大起床了,睡眼惺忪走到厨房门口,我对他说:早上好!孩子就离开了,没一会,就看到他换下了睡衣,整齐地穿上了衣服,连外套也穿好了。接着听到他整理书包的声音,拿水壶装水。我的鱼还没煎好,孩子说:我先喝粥了。等我的菜上桌,他已经喝完粥,在刷牙。一切井然有序,我心里真是欢欣雀跃,看吧,他自己主动安排,有条理地安排着。在等我吃早餐的时候,孩子玩着自己喜欢的乐高,我们都吃好了,还讲了十几分钟他喜欢的故事才出门上学。路上,我们慢悠悠地走着,说着话。

我:你觉得早点起床有什么好处呢?

孩子:不会迟到,不担心被老师批评。有时间玩玩具,听自己喜欢的故事,很开心。

孩子一一列举着。

我:那晚起床呢?

孩子:很着急,会迟到,没有时间玩玩具,也不能听故事,不开心。

我:像昨天一天着急地飞奔着跑去学校,还是像今天一样,慢慢地从容地走着去学校,你会选哪一个?

孩子:当然是后面一个。

我:其实你昨天比今天醒的还早,你发现有什么区别吗?

孩子:昨天我醒了但是在床上玩。

我:起床后你做了什么呢?

孩子:我不记得了。

我:那我们来回忆一下,起床后,你先玩玩具,然后一边吃早餐一边玩,刷牙的时候也在玩,然后出门就晚了,出门时又发现书包还没整理,我们都开始着急了。今天衣服的拉链是你自己拉的吗?

孩子:是的。

我:那你其实是能自己拉上的,昨天拉不上,妈妈感觉是你当时很着急很紧张,所以做不好。就像你平时背诵课文,不紧张的时候很熟练,一紧张就背不出了。

孩子:我今天先把事情都做好了,这样我就很轻松了。

我:是的了,妈妈看见你醒来后就起了床,然后自己去阳台取衣服穿好,整理书包,装水,吃早餐,刷牙,结果还剩下一些时间,你还可以安心做你喜欢的事情。你有没有感觉很开心,很有成就感?

孩子(欢快地)说:嗯嗯。

我:妈妈为你今天的进步感到自豪,虽然我们今天做得很好,但是我们有时候还会回到以前做不好的时候,没关系,我们可以再调整。

就这样愉悦地聊着天,孩子背起书包和我说再见,走进校园。

生活不会天天像今天早上这般和谐,正因为这样和谐的日子难得,越发觉得开心珍贵。而这难得的时刻不是凭空而来,是我们一起努力改变的结果。改变很难,但是改变带来的幸福,让我们值得全力以赴。

这觉察的记录不是为了告诉自己,以后都要这样做,用这个标准来捆绑自己。而是鼓励自己:在自己很糟糕的状态下不要全盘否定自己,责备自己,觉得自己怎么这么差。没有,其实我也有做得好的时候啊。当我可以接纳这样的自己,我就能对孩子产生同理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