乱世·英豪(十二)

炎炎夏日风似火,六月闲蝉阵阵聒。
烟云过往匆匆去,默默无言叹蹉跎。
(一)赵氏求情

经过连日来的频繁交往后,董卓与曹袁二人之间的关系是更加紧密了。

九月二十九日,颖川书院刚好放月假,曹袁二人提前就与董卓约好了去处。

这日,正是秋高气爽,董卓一如往常又想早早出门,却不料被其父亲硬生生堵在了府中。

“孽子,你回来已有二十多日了,还整日的往外跑,成何体统!”

董君雅满面怒容地站在那门口处挡住了董卓的去路。

“爹,孩儿……孩儿约了……”

董卓又想故技重演,却被其父亲给打断了。

“住口!孽子!你还想诓骗为父?你前些日说是那袁公子和曹公子约你,为父倒是信了你。可就在昨日,司农曹大人专门来找我说了,说你们三人整日的花天酒地无所事事,太不像话!曹大人还说了,让我好好管教管教你,让你别再跟着他们俩一起胡作非为了,不然可就耽误了前程!从今往后,有我在家,你哪儿都不许去了!在家好生读书习武,以待朝廷诏令!”

董君雅狠狠地将董卓数落了一番后下令道。

“爹!就最后三天,孩儿真的有要紧事。三日后,孩儿便收心在家,安心读书习武,再也不去鬼混了。请爹相信孩儿最后一次!”

董卓说着便想直接过去,可董君雅似乎看穿了儿子的心思,他一把拉住了董卓,就是不让他走。

“爹!孩儿说到做到,就这最后一次,孩儿是真的有事!求求爹了!”

董卓说着便给父亲跪了下去。

“哼!你当爹老糊涂了吗?你这些日都是去那醉红楼鬼混了!说什么会朋友,奔前程,你一直在哄骗为父!今日,说什么都没用,为父不再相信你的鬼话了!给我滚回房去!”

董君雅气愤不已地对着儿子斥责道。

就在这时,赵氏竟然从房中走了出来,只见她快步地走上前来,然后也跪在了公公面前。

“爹爹,夫君向来重信守诺,还请爹爹再信他一次!”

赵氏跪在公公面前替董卓求情道。

“爹,孩儿是真有事,就这三天!三天后,孩儿便收心在家,然后好好读书习武,再也不去了。请爹相信孩儿!”

董卓依然跪在父亲面前请求道。

“爹爹,再相信我夫君这次吧!若夫君言而无信,我愿替他受罚!”

赵氏也紧随其后地央求道。

“孽子!你听听,这才是你的贤妻!你倒好,整日出去花天酒地,你……唉!孽子!今日,为父看在静茹为你求情的份上,姑且再信你一回。三天,就这最后三天,希望你说到做到,莫再辜负了这个家!都起来吧!”

董君雅说罢便余怒未消地离去了。

董卓站起身后看了看赵氏,然后便转身而去。此时,他心中已是五味杂陈了。

(二)酒楼再聚

董卓出府后,他没有直接去醉红楼,而是直奔有间酒楼而去,因为曹袁二人正在那里等他。

当董卓迈进有间酒楼时,那店小二便早早的在门口处候着了。

“爷,楼上请!”

店小二满脸笑容地给董卓带路。

上了二楼,来到左边第二间包厢内,只见曹袁二人早已坐在里面喝茶了。

“哟!董兄来了!快,快来坐。”

曹袁二人一见董卓进来便都站了起来,然后一同对董卓邀请道。

“坐,坐,都坐吧!”

董卓随即对二人回应道。

此时,那店小二依然站在门口处一脸笑意地看着他们。

“小二,上酒菜吧!”

待董卓坐下后,袁绍便对那店小二吩咐道。

“好咧!小的马上奉上!”

店小二说罢赶紧欢喜的退了下去。

“董卓,你今日怎这般神情?莫非……”

曹操从董卓进来后便看出了其神情不对,只见董卓独自喝了几杯茶水后,他这才开口问道。

“唉!还不是因为这前程之事!为兄回来二十多天了,可朝廷那里一点音讯都没有,虽说我是一气之下自己跑回来的,可,可怎么说,我也是有功之人!这朝廷怎可以如此不闻不问了?一想到这,为兄头疼!偏偏家父又十分在意此事,一天到晚的催我去京城看看。京城虽好去,但我又能去找谁呢?思来想去,除了烦闷,心中是有苦难言!”

董卓趁机将自己路上想好的话语说了出来。

“哦!原来如此!”

曹袁二人随即异口同声的回应道。

就在这时,店小二端着托盘进来了。一大壶烧酒,一只烧鸡,一条红烧鲤鱼,一碟花生米,再加一份莲藕排骨汤,瞬间便摆上桌来。

“三位爷,请慢用!还有几个小菜,小的再去端来。”

店小二摆好酒菜后,边说边笑着退下了。

“来,董兄,先喝口汤。”

袁绍说着便站起来给董卓添了一碗排骨汤,

“本初兄,给我也来碗!”

曹操见此也把碗递上前去,笑脸说道。

“你小子,真不懂礼节!我们三人之中,你年龄最小,理应你来!”

袁绍说罢还是给曹操添了一碗,但多是莲藕和汤,没啥排骨。

“本初兄可真是偏心啊!也罢,这莲藕可是好东西,生津止渴、健脾开胃,有利消食。本初兄也多吃点!”

曹操说罢便对袁绍嘿嘿一笑。此时的董卓依然是一副闷闷不乐的表情。

不一会那店小二便又端上了几碟下酒菜来:一份爆炒猪肚,一份农家小炒肉,还有一份家常豆腐,再加一份时令蔬菜。

“三位爷,菜齐了,慢慢吃!小的告退!”

小二说罢便自觉退下了,出门的时候他顺手把房门也给带好了。

(三)孟德解惑

酒菜既已上全,接下来便是正式开吃了。

“来,董兄,我兄弟二人先敬董兄一杯。”

曹操喝了一碗汤水后,随即站起来对着董卓举杯道。袁绍见此也紧随其后的端起酒杯站了起来。话音刚落,他二人便一口干了。

“坐,坐,都坐下喝吧!谢谢二位贤弟!”

董卓随即对他二人示意道,然后也将杯中酒一饮而尽。

“二位贤弟,你们可有办法助兄长一臂之力?自古道三十而立,为兄如今已是而立之年,若就此下去,为兄实在是心有不甘!还请二位贤弟帮帮我。”

董卓说着便给曹袁二人都倒满了酒,然后也给自己也满上了。接着,他便端起酒杯来回敬他二人。

“此事……”

袁绍正欲开口婉拒,却不料那曹操竟顺着接了下去。

“此事董兄大可放心,谁说咱们朝中无人?我爹不就是大司农吗?还有,本初兄的父亲不正司空大人吗?此外,本初兄之叔父也还是司徒大人!董兄之事就包在我们兄弟身上!”

曹操竟满口答应了下来。一旁的袁绍顿时心生不快,但他又不便表露心迹,只能是一脸笑意的应和着。

“好,好!那为兄就先多谢二位贤弟了!来,为兄再敬二位贤弟一杯。干!”

董卓说着便再次举杯敬曹袁二人。

很快,他们便酒过三巡了。

今日,向来酒量过人的董卓,他此次竟有些上头了。曹袁见此便也不再继续行酒了,而是劝他多喝汤多吃菜。

“二位贤弟,为兄已有些醉意了。今日这顿酒菜算我请二位的,二位接着吃好喝好。为兄想去趟醉红楼了!二位继续慢用,我下去先把账给结了。”

董卓又喝了一碗汤水后,便站起来要走。

袁绍见此正要劝阻,却被一旁的曹操给拦住了。

“董兄今日是酒不醉人人自醉!本初兄,我们做老弟的就遂了兄长心意,随他去吧!男人心里的苦,有时候还真得找个合适的人说一说!去吧,董兄,我们就不陪同了。嘿嘿!”

曹操拉了拉袁绍后背一脸憨笑道。

“哈哈!孟德老弟高见!好了,二位贤弟接着喝,为兄先行一步!”

董卓笑着拍了拍曹操的肩膀,然后便头也不回的离去了。袁绍站在那里竟不知如何是好。

“本初兄,坐下吧!这好酒好菜的,咱们可不能浪费!”

见董卓下楼后,曹操便去把房门关上了,然后拉着袁绍一起坐下。

“孟德,适才你怎可满口大话?这朝廷之事,岂是你我所能左右的?”

袁绍坐下后一脸严肃地看着曹操质问道。

“哈哈!原来本初兄还在为此事不快!孟德适才所言句句属实,我怎敢说大话!虽说这朝廷之事自有当朝者来决断,可董兄之事也着实是令人寒心!你我口口声声敬他为兄长,难道兄长有难我们做兄弟的却袖手旁观?再说了,董兄为人还算不错,若我们能助其飞黄腾达,将来,你我兄弟也便有个好去处!此外,本初兄不是一心惦念着上官姑娘吗?若董兄前途渺茫于此终老,那上官姑娘保不准就会成了董兄之小妾,介时,本初兄又有何理由再惦记着她?若董兄能就此青云直上,时间一久,他哪还有心思惦记上官姑娘呢?因此,我适才也是在替兄长考虑!本初兄若全力助他,既做了顺水人情,不失兄弟情谊,又能抱得美人归以遂初愿。如此,可谓是一举多得,何乐不为?”

曹操随即详细回答道。

“妙哉,妙哉!还是孟德考虑周全!为兄适才竟错怪了贤弟!来,为兄敬你一杯!”

袁绍经曹操一番点拨后,不由得茅塞顿开了,他顿时举起酒杯来敬曹操。

“哈哈!好!干!”

曹操随即笑着举起了酒杯,然后与袁绍一同干了。

就在曹袁二人推杯换盏之际,董卓正加快步子往那醉红楼走去。

(未完待续)

(图片来自网络,侵权必删。)

禁止转载,如需转载请通过简信或评论联系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