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间再无温庭筠 | 用尽一生光华凝成一段璀璨词章

【诗词背景】

无论在诗史上,还是在词史上,温庭筠的地位都极为重要。生于晚唐又死于晚唐的他,向上结束了唐诗的残局,向下开启了词学的篇章。在他辞世半个世纪之后,五代十国时期的蜀地,出现了一大批花间词人,上至宰相,下至布衣,都深深迷恋温庭筠词风,竞相效仿,从而产生一本极美的词集《花间集》。镂玉雕琼,拟化工而迥巧;裁花剪叶,夺春艳以争鲜,此为《花间》之美。

韦煜尤爱《花间集》,尤爱温庭筠。在我眼里,温庭筠是一个有使命的才子:他的出现,就是为了词的繁荣而生。抛开音律与情感哲学不论,如果单论意象的丰富和画面的美感,在唐宋诸多词家中,韦煜认为,温庭筠的词,应该无人可以超越。

然而,一生留下诸多美词的温庭筠,其人却是其貌不扬:《旧唐书》介绍说,温庭筠相貌比较引人注目,有“温钟馗”之称。以丑闻名的才子,却留下很美的词章,让人感觉意外,也让人对他的词有了新的感触。

文学艺术有一种功能叫做补偿:艺术以幻想补充现实世界,以虚拟唤起完全真实的体验,从而弥补生活的缺憾。所以,温庭筠的词里,那些侬丽香软的美人美景,都是词人极具生命力的深切渴望和向往。

本篇文章,选择温庭筠的三首《更漏子》一起欣赏:

【词境还原】

《更漏子》温庭筠

柳丝长,春雨细,花外漏声迢递。惊塞雁,起城乌,画屏金鹧鸪。

香雾薄,透帘幕,惆怅谢家池阁。红烛背,绣帘垂,梦长君不知。

凄清的夜色,我(词人自比为女子)久久难眠,心里不断温习你离别时候的样子。屋外是寒意料峭的春天,柳树发芽,新绿点枝头,随着清风和雨,飘扬悠悠。细雨如丝,润物无声,锦簇的花团之外,有雨滴落在叶片上,声声不停,像是夜晚的滴漏一样,绵延不绝。

夜色静谧,更衬得滴答之音不绝于耳。屋外的大雁,或者城头的乌鹊,也许都会被惊醒。可我羡慕它们是自由的,想飞就可以飞走,想爱就可以逐爱。不像这美丽画屏上的金线鹧鸪,想要自由,却也只是一个难以成全的梦。

屋内有淡淡香雾弥漫开来,透着熟悉的香气,帘幕独自低垂,和我一样惆怅无力。这美好的庭院,富丽而又堂皇,处处充满精致的妆饰,可是却安放不了我内心的忧伤。

红烛在夜色中摇晃,灯影幢幢,床头的绣帘已经放下,本想入睡,却被你的影子捉弄着双眼,辗转反侧难以成寐。这悠悠夜色,漫长的思念,可惜你也许根本不会知道。

【词境还原】

《更漏子》温庭筠

相见稀,相忆久,眉浅淡烟如柳。垂翠幕,结同心,侍郎熏绣衾。

城上月,白如雪,蝉鬓美人愁绝。宫树暗,鹊桥横,玉签初报明。

与你别离日久,内心思念越多,尤其是这段时间,越来越少与你相见,内心里的思念和记忆也堆积的越来越久。如今,我(词人自比为女子)连梳洗画眉就显得没有心情了。看着眉黛已经淡薄,虚无缥缈仿佛烟中细柳,让我如何不心生自怜。

夜色慢慢降临,气温也逐渐变凉,我看着当初我们定情的同心结,心里涌起更多的思念。熏香的绣被,散发着迷人的香气,心里好期待你可以早日回来与我相会。

我独立楼头,痴痴地遥望,可是天地广阔,城头上的月亮,也显得如此孤单。夜凉如水,无边的月色,一片白茫茫,像是一层薄薄的霜雪,透着凄冷的含义。我蝉鬓横斜,面容憔悴,内心仿佛充满了忧愁的决绝。

就这样伫立到半夜,月亮都慢慢落下了,宫里的树影渐渐地暗淡,天上的银河也变得横斜。不远处,竟然传来司晨人玉签报晓的声音,原来天就要亮了,可怜我才知道,自己又孤单地遥望了整夜。

【词境还原】

《更漏子》温庭筠

玉炉香,红蜡泪,偏照画堂秋思。眉翠薄,鬓云残,夜长衾枕寒。

梧桐树,三更雨,不道离情正苦。一叶叶,一声声,空阶滴到明。

玉炉里的香气,丝丝袅袅,在空气里自由的盘旋,像是我的思念,剪不断,理还乱。红烛也在这样凄苦的夜晚默默流泪。偏偏红烛一边泪,一边又照亮了这孤单的画堂。好多和你相关的地方,总是一遍遍加深我心里的愁思和离殇。

夜深了,我却依然无法入睡,翠黛画的眉毛,颜色已经慢慢变薄,还有鬓发也变得散乱。可惜你不在身边,我的修眉云鬓有谁看?没有你在的夜,如此漫长,被子和枕头,都显得这么寒冷凄凉。

听着窗外梧桐雨声,三更半夜,丝毫没有停歇,可是这冷雨怎么会懂得人间最苦是离别。

这无法停歇的潇潇雨声,是我又一个彻夜不眠的长夜。梧桐不舍飘零,夜雨像是离人泪,点点滴滴,在阶前空洞作响。我心头一片空茫,木然看着夜色褪去,天空渐渐明朗。

【故事后续】

在《花间集》中,词人一共有六首《更漏子》,内容全部描写的是夜晚难免的思妇。虽然主题接近,但是每首词的表现方法和所呈现的资貌,却各有侧重,让读者玩索不尽。

《花间集》之前,纵观中国文学,从诗经楚辞到汉赋唐诗,基本都是政教的意义偏多一些,而风花雪月的男女恋情相对较少,即便有爱情主题,也是比较含蓄。以温庭筠为代表的《花间集》,是一本特别接近人性的文学。这本词集直言不讳地描写很多香软绮靡的儿女之情,虽有时被人批评格调不高、题材狭窄,但是却对后世影响甚大,尤其为宋词的繁荣拉开了序幕。

【韦煜观点】

韦煜认为韵词之美在于,合于音律,工于意境,臻于情感。

温庭筠的词大概有以下几个特点:其一,意象极为丰富,并且多以富贵女子闺房相关元素为主;其二,极少用典,内容比较直白易懂;其三,情感基调比较单一,思怨离愁居多;其四:词内容独立,场景化强,情节性弱,如同一组独立的画作。

所以要想体会温庭筠词的美感,有两个特殊媒介,分别是想象和共情。

先说想象:

在想象的过程中,我们可以结合词的内容,将那些意象具体化,用心去感受那些意象构成的意境。具体可以运用视觉、听觉,有时候还可以运用味觉、嗅觉、触觉。也就是“眼耳鼻舌身意”去全息体验。

以本篇第一首词为例,比如:“柳丝长、春雨细,花外漏声迢递”一句,我们闭上眼睛可以勾勒这样一幅画面:柳丝绵长,随风轻轻飞舞,枝条上的绿叶还很嫩,那是让人怦然心动的新绿。春雨细密,润物无声,落在肌肤上,带来一点早春的寒凉。这幅画面,既有绿柳如烟的视觉,还有细雨寒凉的触觉;此外,“花外漏声迢递”又使我们想到有春天花团锦簇,姹紫嫣红开遍,伴随着滴漏滴滴答答的声响。

当我们乘着想象的翅膀,将这些唯美的意境进行加工组合之后,我们立刻就处在无限的诗意之中:粉的花,绿的柳,细雨如绸,这是浪漫的视觉;雨声沙沙、滴漏声声,这是动人的听觉;细雨落在掌心的清凉,是真切的触觉;沐浴花海,花香袭人,那是迷人的嗅觉。

如此,在诗词的催化,和我们自己创新的加工之下,词的诗境就会更加充盈饱满,而且,通过自身创造得来的感受愈发深刻真切,令人历久难忘。

然后是共情:

共情就是把我们自己作为词中人,去体会词中人的情感,当他悲伤的时候,和他一起悲伤,当他快乐的时候,和他一起快乐。让自己的内心感受和词人同频共振。

依然以本篇第一首词为例,词中有“惊”、“惆怅”、“梦长君不知”等字眼,基本就可以断定词的情感基调是:惆怅、思念、失眠。

相信我们每个人的一生中,肯定都会有类似的情绪。比如“此情无处可消除”的惆怅,比如长夜漫漫辗转反侧的凄凉,都可能随着词人的文字,一一浮上心头。我们唤醒这些情绪体验,然后带着这种情愫,再度感受通过想象力营造的诗境,会产生一种与词人心心相通的知己感。在倍感欣慰的同时,内心情绪也会得到释放或者澄清,

文学的欣赏也是一种二度创作的心理过程。在动人的诗词面前,我们通过想象和共情,一边感受着词人的诗情画意,一边将过往人生体验和词人链接,那些淡淡的哀愁,那些悠悠的思念,此起彼伏,萦绕心间。于是,我们在词中,与真实的自己相遇。

也许这就是品读诗词最美妙的感受吧。

词人温庭筠,用他生命的光华,凝成一段段璀璨的词章。他用细腻的情感,体现着对人生温情的关照,想必这也是词人一直被人热爱的原因吧。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