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广告

青年记者的奇幻漂流

96
萧木心
2018.03.18 13:00 字数 3929
图片发自简书App

君莫笑

2018-03-18

来源:一点资讯 地产风云

01、

试想,一个出身底层,相貌和资质都普通的女孩子,大学毕业三五年,怎么才能在权力和财富编织的网出入自由?这对绝大多数人来说,不要说在出入权贵圈,就是能在单位里把位子坐稳也不是一件易事。

一位带着几分风尘色彩的所谓女记者给出了她的答案。

1981年,她出生于唐山普通人家,中学时代就表现出不安于现状的特点。可惜那会儿乡下还没有快手,也没有微信公众号,她只能通过参加电视台海选比赛的形式向外界展现自己的才艺。她当年的偶像是赵丽蓉。她多么渴望像老乡赵丽蓉一样走红荧屏。热衷表演的她,学习成绩没有好 到哪里去。2001年,她进入河北大学工商学院读新闻。这是一家本科三批的学校,但日后她绝口不提工商学院这四个字。这对她来说是一种羞辱。

在她为自己建立的百度百科中,她将自己的毕业院校修正为中国传媒大学。虽然她只是在那里认识几个老师,跟着蹭了几节课而已。

保定四年,给她的生活打开了一扇窗。她把精力都用在参加比赛上,甚至连选美比赛也不放过。她穿着比基尼在色眯眯的男面人前走来走去,或者在水里湿身让人拍照。

镜头里的她,笑靥如花。她感觉名气离自己只有一尺之遥。

多年以后,她跟一位名叫秦嘉豪的男子在美国注册了一家电视台。而这个秦嘉豪便是发迹于主办各种名头的选美比赛。我们不清楚她与秦是否相识于大学时代的选美活动,但她与选美界的渊源颇深则是事实。此后,她还在网上主动发布她在船上、甚至私密的KTV包房里的性感照片。

大学毕业后,她和同学们都离开保定,到大城市的新闻媒体谋生。她也在央视的几个不入流的小栏目里来回跑龙套。她把每一段龙套都记下来写进自己的履历里,虽然大家对这些节目根本毫无印象。这段央视跑龙套的生涯,给了她很多近距离接近名人的机会。

她不放过任何一个和名人合影的机会。赵忠祥、韩乔生、陈铎(她搞的百度百科上将此人名字写为“陈锋”)、董浩等等等等。在年轻嘴甜又喜欢涂脂抹粉的年轻女人面前,这些老爷子们都成了任其摆布的羔羊。和她合影的老男人中,当然也少不了那个最喜欢十八线女演员、没有一部相声作品的相声大师侯耀华。她和侯耀华十指相扣在众人面前亲密拍照。我们不清楚合影之后两人是否互留了QQ或者微信号。

与她热情合影的人中,还包括卷入多次舆论风波的杨澜和胖得没了样子的倪萍。在她今年以一种匪夷所思地形式走红之后,杨澜不得不在微博上发声明否认与她相识。甚至杨澜老公吴征,也在微博停更三年之后忽然冒泡,否认与她相识。

杨澜和吴征都否认是她的幕后推手。

但是她显然也没有将推手的希望寄托在像杨澜和吴征这样的人身上。她不停地在各种节目里走穴时,她的朋友也在以几何级数的速度增长,虽然多数也许都是一面之缘。

02、

早在2005年的12月,她这样一个普通人家孩子,忽然拿出了70万与人合伙开了一家传媒公司,并自任总经理。这家公司名称巧妙地嵌进了她的名字:北京君太慧嘉文化传媒有限公司。这是她后来走上一系列媒体运作之路的开始。外界对这笔出资的来源并不清楚。游人说,以她的家境来看,她家并不像一个拿得出70万在北京开公司的样子。当然也许是老张家过分低调吧。

她早期参加的一系列活动,大多反响平平,名头大多不响。到了2009年,她初次与外交部主管的“中国国际问题研究基金会”接上了头,从此一发不可收拾。掌舵这个组织的主要是一位外交部退休的张姓高官。

跟着这个组织,她开启了真正的奇幻漂流生涯,漂向柬埔寨、希腊、俄罗斯等地。

图片发自简书App

到了2012年,她已经不再满足于单纯参加中国国际问题研究基金会的活动。这一年,她个人与百泰投资有限公司和中国国际问题研究基金会三家豪掷5000万元,成立了国智天道文化咨询有限公司。其中,她个人认缴出资额达1900万(实缴380万),占股38%,中国国际问题研究基金会认缴出资资1000万(实缴200万),占股20%,百泰投资有限公司认缴出资额2100万(实缴420万),持股42%。这家公司由她来担任董事长。

一直以走穴为生的她,在短短几年内聚敛起1900万的资金的可能性微乎其微。但她背后的势力似乎认可她的为人。

国智天道运营平台,便是国际网。她曾数次以国际网总裁身份在江湖游走。目前没有看到国际网在商业化方面有什么积极作为。那么,为什么百泰投资愿意出资2100万给没有什么商业前景的网站?这明显吃力不讨好。百泰投资看中的究竟是什么呢?

出资之后,百泰投资的控制人林学荣担任了中国国际问题研究基金会副理事长。一切真相大白。

百泰投资有限公司,注册资本1亿元,控制人为林学荣、林学飞兄弟。两兄弟是温州平阳人。传媒业是百泰投资的一个重要板块,除了国际网外,林学荣还控股大公盛世(北京)文化发展有限公司。该公司运营的是香港大公报在大陆的网上传播平台大公网。林学荣任大公网总裁。

除了媒体行业,她的这个资本搭档林学荣还广泛投资石油、煤炭、医药等领域。2010年,林学荣通过北京联众博通科技中心与另外两家民营企业公司成功拿下陕西三个煤矿的探矿权。次年,这三家公司的两家将探矿权转让,获利百亿。联众博通拿下的黄蒿界煤田的探矿权,转让给了陕西远胜煤业。至于林学荣从该笔交易中获利几何,外界不知。

2014年《新京报》的报道称,帮助林学荣等三家公司拿下探矿权的,是一位周姓商人。彼时康师傅落马消息未定,媒体报道未直呼周滨其名。后来虽然有人向媒体表达不满,称此事与周姓商人并无关系,但并未打消外界疑虑。

倒是《21世纪经济报道》则点出了这桩交易中另外一个关键人物、原国土资源部矿产开发司司长贾其海。贾多年任职地矿部和后来的国土部,与康师傅家的确交集不少。2012年,退休后的贾其海没有闲着。除了继续鼓捣国土部那点子事儿之外,他还以“上海合作组织(中国)传统医学促进会”执行主席的头衔游走全国,还被省部级高官频频接见。

上文讲到,中国国际问题研究基金会由外交部退休部级高官掌舵,该掌舵者曾任上海合作组织首任秘书长。而贾其海能拿下上海合作组织的头衔,与该掌舵者不无关系。

将关系捋下来,她→中国国际问题研究基金会→林学荣→贾其海等人,构成了一个密不透风的关系网。2014年,贾其海被调查。而关于林学荣被调查的传闻,也见诸报端。

那个掌舵者的消息,也渐渐少了。倒是她,跳得一天比一天欢了。

03、

被这帮高官和富商吹捧的她,终于从不入流节目的主持人,走上了2会的台前。2013年,她在两会上首次亮相,使用的头衔便是外交系统刊物《世界知识》杂志记者。此后,她的身份还有香港有线旅游与经济电视台执行台长等等,甚至是同一年的2会,她以两个头衔同时活动。

以她与能源大亨林学荣的交情,她其实还可以用用大公网或者大公报记者的身份。毕竟林学荣已经是大公网总裁了,借用个大公网头衔也不在话下。

当别的记者问她是哪家媒体的记者时,她内心应该是惶惑的,也对采访她的记者充满鄙视。因为她哪里是什么记者,一定程度上,她是媒体资本家,只要她愿意,很多媒体都愿意为她敞开大门。

她一边在媒体投资领域悄无声息地投资布局,一边又亲自冲锋陷阵,拼命炒作自己,让一干名人做自己的陪衬。一篇登在央广网文娱频道的报道写道:“韩乔生与名嘴张某某同台主持 妙语连珠被观众点赞”,给人的感觉是韩乔生在蹭她的知名度。心机可鉴。

时间一晃到了2018年。虽然她和她的她的团队还在网上炒作关于她的离奇经历,但是始终无人关心。哪怕被炒作的对象还包括印尼总统的孙子,软文发出去,毫无声响。“气 质 姐”的头衔,仍然只是她的自封。

一个37岁的女人,已经到了人老色衰的边缘,虽然认识那么多的名人,但是她自己始终不是名人。虽然她有不少于1900万的投资在传媒业,但是依然靠四处走穴挣点辛苦钱。虽然她口口声声关注那些高大上的所谓外交或者经济话题,但她也应该知道自己走不上专家记者这条路。虽然她挂着董事长、总经理的头衔,但是这些机构似乎看不到商业化的希望。

当然,也许她只是想借助这些吓人的名头编织一个人际关系网。君不见,搞定一个探矿权,就是多大的油水。只是,随着贾其海的销声匿迹,昔日的关系网正在走向溃败。

她内心的焦灼可想而知。

她从未对外公布她的婚恋状况。只是起劲地向外界传达自己的性感和睿智。

外交部媒体和香港媒体的名头都已满足不了她日益膨胀的虚荣心。她必须要使用一个更响亮、更国际化的名头来彰显自己的传媒江湖地位。这一次,她冒冒失失地用了全美电视台的名头,这是靠搞选美起家的商人秦嘉豪注册的。这家电视台真实的地址实际上只是一个不足0.1立方米的信箱。不过,这不影响她一口气申请到5张采访证。

要知道,大陆一家有数百记者的机构,得到的采访证也不过两三张,很多市级媒体甚至一张都申请不到。她在朋友圈里向洛杉矶总领馆连连表示感谢。显然,洛杉矶总领馆为她做了信用背书。

她很自然地想起自己在河北大学的那帮同学,他们大多数人可能仍然在新闻机构里吭哧吭哧写稿,没有谋到一官半职,没有一个能出人头地,即便可以通过百度搜索到他们的名字,也只是一些无关痛痒的豆腐块。而她,已然可以用全美电视台的名义行走中国,与高官贵人在装饰得金碧辉煌的大厅里畅谈国际局势。想到这里,她认为今年,她将大放异彩,彻底实现中学时的梦想。

这一次,她本以为自己站上了媒体鄙视链的最顶端,可以傲视一众官方和市场化媒体。

鄙视链无处不在,媒体圈也不能免俗。或以行政级别鄙视,或以影响力、点击量大小鄙视,或以新闻作品好坏鄙视,层出不穷。但是如果真有全美影响力的媒体,则可能鄙视所有媒体。而所谓全美电视台,和《围城》里的克莱登大学一样,有名无实。名字再响亮,也处于整个鄙视链的最底端。她对此一无所知。

她仍然沉浸在美利坚高大上媒体的幻梦里。哪怕在向部长提问时,也是一副自信满满的样子。仿佛通过她的报道,中国的声音将传遍美利坚。

如果没有那个惊天动地的白眼,也许,她仍将在名利场里无休止地漂流。明年,也许我们仍然可以看到她穿着一袭红衣,用一口带着唐山味的普通话向部长发问:我是联合国卫视执行台长……

一个白眼,让一切漂流静止。

日记本
Web note ad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