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该你单身

小宽,性别男,86年生人,从事销售工作,陕西咸阳人。小宽是我之前的同事,为人低调,不善言谈,内心世界却很丰富。身边的女同事总是“欺负”或“调戏”他,但他从来不生气,异性缘特别好,却没有跟任何女同事搞过暧昧,我们都觉得这不应该是一个正常男性应该有的态度…

我两年前从那家公司离开后跟小宽就再没联系过,分别躺在对方的微信好友和通讯录里,时不时的给对方朋友圈的状态互相点个赞、评个论,仅此而已。

前几天去曲江办点事情,事情办完等公交车的时候被拍了一下肩膀:“嗨,胖子!”

我扭头楞了两秒钟才想起来是谁:“唉!小宽!你怎么在这儿?”

“我在这儿上班儿呢,老远就看着像你,还真是你呀…”

“哦呵呵呵,我来这里办点事儿,这不刚办完等公交车呢…你可比以前胖多了啊…”

“嘿嘿,是胖了点儿,话说我们有两年没见了吧,你看起来可瘦了不少啊…”

一阵寒暄后小宽问我:“刚办完事儿饭还没吃呢吧?你要没安排的话我们去喝点儿…”

我们就一起去了那家他说味道特好的火锅店。这顿饭我们从下午6点吃到夜里10点多,我们喝了不少酒,他给我讲了他的一个故事:

“胖子你知道吗?那年你走了之后没多久我也离开了。当时想着应该像你一样折腾着做点大事儿,总觉着我们之前的公司庙太小,容不下像你我这样的大佛。不过现在看看我们的德行,都是皮皮虾,还是风干的哈哈哈哈…”

我给了他一个惭愧的苦笑。

“哥们儿谈恋爱了,去年夏天公交车上认识的,牛逼吧?刚遇到的时候没怎么在意,看她长得漂亮就顺手让了个座儿…”

“然后你们就好上了?”我磕着花生米一脸兴趣看着他。

“别打岔,听我说完。这才只是个开始,然后第二天我又在同一辆公交车上遇到她了,第三天又遇到了…,只要我按时下班,几乎都能遇到。然后我用旁光发现她在看我,我转过头去她就避开我的眼睛看车窗外。我当时就断定,这姑娘看上我了!”

“然后你们就好上了?”我不甘心的继续问。

“还没有,这辆公交车每天人特别多,她在我前面两站上车,所以我们差不多一直是一个在车尾,一个在车头。终于有一天车上人没那么多,她在最后一排坐着,我就挤呀挤的挤到了她旁边站着,几站后她身边的人下车我就坐在她旁边了…”

“然后你们就好上了?”我开始觉得前戏有点儿长。

“你怎么比我还急?”小宽用鄙视的眼神看着我:“她靠窗坐,一直看着窗外,我当时心噗通通跳的厉害,想问她要个联系方式,又怕在公交车上被当众拒绝被见义勇为的同志揍一顿,就假装玩儿手机。然后过了几站就听见她说‘麻烦让一下,谢谢’,她就下车了…”

“……”我们干了杯里的啤酒。

“你怎么不打岔了?”

“不想打了,静静的听你说”我开始觉着这应该是个有趣的故事。

“之后连着加了几天班,这几天就再没碰到过她。再之后我就索性不加班了,一到下班时间就逃,又能看到她了…”小宽脸上带着浅浅自豪的微笑:“我们经常会对视超过三秒钟,不过总是她先避开视线的。我住的比她近在她之前下车,终于有一天我鼓足勇气跟着她到了她下车的地方,跟她一起下去了,我问她要联系方式,她当时开心的把自己的微信二维码找出来让我扫…”

“然后呢…”我觉着下文应该还有曲折。

“我约她吃了几次饭,看了几次电影,然后我,们,就,好,上,了…”他一脸幸福的看的我心里毛毛的。

“艹,我还以为是一个悲情故事,正在酝酿用什么词安慰你呢,整半天你他妈是在秀恩爱啊!”我假装摔筷子。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小宽端起酒杯跟我碰了一个继续说:“不过中间也确实出现过一些悲情的桥段,她父母知道我离过婚以后就死活不同意…”

“你先等会儿!你还结过婚?!什么时候的事儿?”从来没听他说起过,甚至微信朋友圈都没有过痕迹。

“那是我们认识以前的事儿了,刚离完婚我们就做同事了,我不可能见谁跟谁说我离过婚吧!”又是那个熟悉的眼神看着我。

“好吧,你继续…”我好像知道他之前为什么不和身边献殷勤的女孩儿搞暧昧了。

“结婚的借口可能只有一个,但是离婚的借口千千万,我就不说为啥离了…”他独自喝光了杯里的啤酒:“我是真心喜欢她的,所以就觉得不应该对她和她的家人隐藏自己这段‘不光彩’的历史。”

我没说话,看着他点了点头表示认同他的做法。

“在一起没多久我就跟她说了,她当时问我‘离过几次’,我回答‘一次’,她说‘离过一次婚的男人是宝,离过两次婚的男人是草,这么说我捡到宝了?’听完这句话我臊的脸都红了。当时我们沉默了很长时间,后来是她先开的口,用下了很大决心的表情看着我说‘没事,我不在乎你离过婚,但是以后你必须要对我好’,我当时就下定决心,一定要一辈子宠着她,对她好…”

“一个女孩儿话说道这份儿上,哥们儿你赚着了”我们又走了一杯啤酒。

“第一次见她父母是在我们交往八个月左右的时候,在她家,她父母做了一桌子菜。未来岳父岳母吃饭的时候按照国际惯例开始问东问西,话题自然就扯到了感情史,我招供了,然后整个房间的空气就尴尬住了你知道吗?静的害怕。吃饭进行不下去了,她妈妈跟她说‘刚吃完饭,你带你朋友下楼活动活动吧’…”

“赶你走了…”

“我又不傻,下楼后我就让她回去接受她父母的质问和批评了,当天晚上她给我发微信说‘我是家里的独生女,父母很疼我,我也一直是家里的乖乖女什么都听父母的,不过这件事情上我会坚持自己的立场,无论父母什么看法,我认定你了!’我看完觉得自己在破坏她们的家庭和睦你知道吗?我当时甚至不知道应该怎么回复她…”

“……”

“那段时间真的很痛苦,但是痛苦的好像只有我和她的父母,我担心自己的出现会破坏她的家庭和睦,她的父母担心她跟我在一起以后生活的不好。她自己倒像是没事儿人似的,嘻嘻哈哈的两边安慰。她父母不了解我,但是很了解自己的女儿,他们慢慢的尝试去相信自己女儿的选择和眼光…”说到这里小宽自豪的看着我:“过了不到两个月,她告诉我说她爸爸想和我聊聊,我去了。她爸爸打开了那瓶我第一次去送的茅台,关上门爷儿俩边喝边聊,喝完酒老爷子拍着我的肩膀跟我说的那句话我这辈子都忘不了…”

“说啥了?”

“不告诉你!反正从那儿开始她父母就不干预我们的交往了,只是她妈妈到现在对我的态度还不是特别好。不过也能理解啦,如果是我的女儿我也不能同意她和一个‘有前科’的人交往…”

“是我我也不能同意…”我似笑非笑的看着他。

“哈哈哈哈…”小宽拿起酒杯和我又碰了一个:“我们准备明年结婚了…”

我很严肃的打断了他的话:“结婚给我发一个请帖,我一定要去看看你媳妇,这绝对是位豪杰…”

“好,就这么说定了!”小宽说完和我干了最后一杯酒。

各回各家…

帮他打了个车,临别他冲我喊:“那天我岳父跟我说‘你小子要是以后对我女儿不好,我让你下辈子就剩两条腿过日子’,哈哈哈哈哈哈哈…”

“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