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线温暖和百感交集的雨》

1.缝缝写了一首《向阳之诗》,阳字有一横没有写好,看起来像是《向阴之诗》。

2.缝缝沉沦的比我想象中的要快。

我去看他的时候,缝缝妈告诉我如今他谁也不见,终日把自己关在病房里,我站在门前透过玻璃向里面看去,窗帘只拉开了一半,房间里一半是黑色,一半是白色。缝缝正好被隔在了黑色的一边。

他发现了我,冲我努力挤出了一个微笑,朝我摆了摆手示意我进去。我点了点头,推门走了进去,随手便将整个窗帘都拉开了。但是我坐下后,不知是因为房间背光还是别的什么,发现缝缝依旧躺在阴影里。

下着秋雨的午后,我们两个人就面对面坐着,久久没有言语。一直坐了很久很久,久到可以回忆里经历完整个人生。

离开前,缝缝问我“你会再来看我么?”

我心里五味杂陈,回答她“会的”

她高兴的说“那你要赶在阳光明媚的天气里来,至少你会感觉温暖一些。”

我看着坐在阴影里的缝缝,艰难的点了点头。

她拿出两张纸,“张古,互相再写点什么好么?”

我想了想,接过了纸,写下:

“她是无望之人手中的最后一丝希望,

那些被困在悲惨困苦命运之中的人,

透过窗台却能够沐浴在明媚的阳光之中。

她忍隐在暗中无法哭泣,噤声沉默,泪水却自顾滑落。

假如坠落时也有星光,她将以最美的姿势轻触它,并且带给那些无望之人。

而我会摒弃信仰,放逐自己,去接受最闪亮和珍奇的光明——

她终将穿破命运,向我们展示生命的宽容。”

不知是雨中的命,还是命中的雨。我和缝缝没有等到阳光明媚的到来。

很久之后一个偶然的机会,我从缝缝妈的手中看过一张缝缝的照片。她穿着一件白衣,头戴花环,站在阳光明媚中温暖的笑着。我想起了她那一天留给我的那首泰戈尔的诗——

“在我动身的时光,祝我一路福星罢,我的朋友们,天空里晨光辉煌,我的前途是美丽的。

不要问我带些什么到那边去,我只带着空空匠手和企望的心。

我要带上我婚礼的花冠,我穿的不是红褐色的行装,虽然间关险阻,我心里也没有惧怕。

旅途尽处,晚星将生,从王宫的门口交弹出黄昏的凄乐。”

如今,我总会在秋雨的悲凉中感到温暖。

因为穿破命运,时间总会向我们展示生命的宽容。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