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生命被捧起

把出生婴儿的重量捧起,

这才顿知它活一世的艰难。

是热情的歌,是浓烈的酒,

让我们不知疲惫的去选择赞美。

仿佛生就是幸运儿,死就是一名不值。

在每个生命起舞的日子里,

不止有花团锦簇,还时要苟且偷生。

我们蜷缩活在嚷嚷的闹市中,

在虚伪人情中面对着冷冷坟墓。

一瞬间又到了再也经不起折腾的年纪,

生活的意义还剩下什么。

是欣喜还是悲痛?是恐惧还是乐然?

若能懂的珠穆拉玛峰也会有不在高的时候,

平凡与伟大在光阴的隧道里,

都会褪去华丽的外衣。

那时就会懂得平凡、伟大又有何意义?


图片发自简书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