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天从黄昏开始

96
胡八毛
2.4 2019.05.23 21:57 字数 1043
黄昏悠长

今天的黄昏格外悠长,也许夏天就是从这样一个黄昏开始的,半边天空都被染成了橙黄色,只天际还残留了一抹淡蓝。余晖肆无忌惮撒在车顶、树梢、矗立的电线杆以及来往的行人身上。

迎着光向前走,一伙飞虫在夕阳下起舞,两个穿着裙子的女人绕过它们背着光走来,手里拿着的几支茉莉花秧正青翠着。这几天总看见挑着担子卖茉莉花的小贩,果不其然,等我拐一个弯,就看见前面樟树底下一个男人在卖茉莉花。竹扁担靠着树干,他蹲着给几个女人介绍筐里的茉莉花树苗。

“有五块钱一根的,也有10块钱一根的,这边是15两根的,你挑挑。”

趁着他说话的空档,我蹲了下来盯着筐里。大多树苗上才结了小小的白色花苞,紧实、圆润,有几朵花苞悄然开了,变成了小朵的白色花瓣,还不够盛大,鼻子凑过去,也只有淡淡的清香。

沿着河一直往前走,一对父子靠着栏杆看底下的河水,那个男孩子兴冲冲的指着河中央的刚溅起的水花让他父亲看,大概是有一尾鱼跃出水面又快速钻进水里了吧。

沿河

傍晚十分,下班的人陆陆续续涌向菜市场,沿河开始热闹起来。自行车、电瓶车混进熙熙攘攘的人潮里,一点余光涂抹着各色各样的脸。顺着河过桥拐进一条胡同,一直觉得隐匿在高楼深处或裸露在城市边缘的胡同巷子在某种程度上更能让我内心深处涌出对家庭的美好向往。从一溜儿的水果摊和卤菜店前走过,钻进了一家小炒店。

靠门的边上坐着一个男人,我走进店里的时候,他正起身盛饭,桌上的那条红烧鲫鱼立刻勾起了我的食欲。我抬眼看向墙上的菜单时,店老板冲着我笑了一下,点了一份爆炒猪肝后立刻坐了下来。察觉到邻桌的人一边吃饭一边看电视,撇过眼去,电视里放着某部抗日剧。

后来,菜上桌了,我边扒着碗里的饭,边扭过头看电视。大概是暂时没生意,老板和老板娘也从里间走了出来,不约而同看起了电视,时不时和旁边两个人讨论剧情。等我放下筷子,才意识到一大半碗饭已经下了肚子。巷子里的炒菜店总是深得我心,走出店的时候笑着跟老板说了句“很好吃”。她笑了,我也笑了。

突然想起去年一个人在绍兴的那段日子,总是在傍晚时分,在巷子里寻个人多的炒菜店,点个土豆丝或者辣椒炒肉,配一大碗米饭,然后慢悠悠的吃完。走出店时,夜色就开始深了,巷子里红红绿绿的招牌闪烁不停。人在异常快乐的时候总爱回忆往事,不管是好的事还是坏的事,在回忆起来的那一刻总是幸福的。

顺着来时的路往回走,太阳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下山了,连带着最后一抹夕阳一起彻底消失在天际。天空渐渐变成深蓝色,电线杆上站着几只麻雀,沿街的人潮开始散了,只留下的一地散落的菜叶。

夏日的夜就这样来了,从一个黄昏开始。

夜深了
日记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