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很喜欢你,你也是吗?

你是我认识的最可爱的女生

她是我见过的最可爱最最与众不同的女生。长这么大,第一个让我心动的女生。可是我总觉得将女生这两个字连到她的身上,有种很奇怪的感觉。

她的行为举止很少像一个女生。但是我并不认为她是一个假小子。我难以了解她,至今。

初见她的时候,我以为她是一个尚未长开小男生,她的头发比有些男生还要短,很短的毛寸,在炎热的夏天穿着宽大的又有些古老陈旧的蓝黑色运动服,身材瘦小,有些单薄病态的模样。但是眉眼之间却隐隐透露出一股英气。绝不能用漂亮,甚至可爱清纯这样的形容词形容她,怎么说呢,这种感觉让我十分着迷。她的眼睛大,眼睫毛特别长,忽闪忽闪的,让人担心会不小心揉进到眼睛里。走起路来,有点一摇一摆地的,说起话来就像小公鸭子的声音,下意识的用手捂一捂嘴巴,偶尔咧嘴笑笑,又像一个小猴子,有点腼腆的样子。看不出紧张和一点张扬。她的声音其实很明净很纯粹,毫无矫揉造作之感。

高中三年,我何其有幸,两次和她坐同桌。

第一次是高一刚入学的时候我们在一起,

最后一次是高三将要毕业的时候,我和她分开。

高一。她一个人坐在第一排,课桌紧贴着讲台的一边,桌子上的书乱成一团。上课经常缩着脑袋,东张西望和几个关系好的“兄弟”隔着空气挤眼睛交接语言,不时发出哧哧的笑声,我知道她不是故意的,她是真的憋不住了,哪怕是在课上,她略微抬抬头瞅瞅老师,又把脸埋起来偷笑。和讲台另一侧的一个男生在晚自习隔着一条窄窄的过道下五子棋。棋盘是讲台的前部,棋子是从讲台上顺下来的粉笔头子。还有什么上课看鬼谷子啊,觉得封皮不太雅观又用了一节课给书包书皮啊,用白纸粘桌子啊等等。那个地方安全,她知道。嬉皮笑脸,她似乎很是享受这种在老师眼皮子底下耍手段的把戏。哪怕是被中年的化学老师罚,叹着气说她一个女生怎么不知羞耻呢。和男生一起在后面站着的时候她一副淡然的样子。她瘦小的身躯撑着大大的暗红色冬季校服,伸出纤细的脖颈,支起一颗秀气的有很灵光的头颅。还有一次,将头发剪成了几乎秃顶,不知道他是怎么想的,连老师都把他拉出去批评,不让他出门了。要知道,我们学校在所谓奇装异服上可是抓的特别严。

后来,我来到了她的身边,像是妨碍了她的自由,我们的关系一般。她和一些男生的关系很近,嬉皮笑脸,称兄道弟。扯着鸭子嗓子“老霍,你能不能行啊”“你们看焦通那傻样,哈哈哈。”那,绝对是一种从内心里向外涌动的豪爽的本性,她从不像有的女生那样撒娇。她从不搞什么暧昧。她的做派长相很难让人往这方面联想……

她和很多的女生的关系也非常好,不管是所谓的黑道还是白道。大姐级别的人,还是换对象像换衣服一样勤的人,是学霸,还是学渣,圆滑世故还是安分守己。幽默搞笑还是沉默少言……她们像是勾肩搭背一样的存在。

她有多可爱。那个时候尽管她从不会主动问你什么,不会和你长谈什么,你哭的时候,不会凑上去询问你,安慰你。你笑的时候,不会主动理会你。是的,她并不世故,她并不热情。你给他什么吃的东西,她从来不会说谢谢。要么接受,要么直接拒绝,推开你的手“你留着吃吧”加上一个腼腆的微笑,她的坦率真诚,我懂。

在去水池边洗干净苹果递到我的手上的时候,当我在讲台上跌倒,她拎着大拖布直接冲上来,扶起我轻轻问我,没事吧。的时候。在我略微褪下一副露出肩膀的一侧,她专注的选角度替我贴膏药的时候,在闲散的英语晚自习,他歪着小脑袋将它轻轻的搁在我的肩膀上的时候,在那一刻我感受到自己的内心怦怦得跳个不停的时候……太多的时候,我开始主动追她,开始懂她。

我写给她的第一封“情书”就叫《庆幸能够认识你》。否则对于三年前发生的事我可能不会记得这样清楚。上面的内容很多选自那封情书,也就是因为我的这封情书,我觉得我们才开始无知不觉的成为朋友。然而,不久后,我们就分开了。只是不再是同桌。

后来可能是又有一次自己在外面站队排座位,相当于可以自己选同桌的机会。我们没有在一起,为什么呢,只是因为我们太像了,都是内向的人。都是不知道,该怎样表达自己的人,都是,很孤独很悲伤的人……我们很难走到一起。因为我们都不愿意正视自己,有时候。和对方相处,还是太累了吧。

于是我们花了整整三年的时间,才开始走进对方的心里。

高三。一次很偶然的机会,我们再一次坐在了一起。尽管在此之前,我们的关系一直都是在发展的。但是,这一次,还是有很大的不一样,我们更了解对方了。她成熟了,长成了一个小男子汉。(我更愿意这样称呼)她的头发变得长,也厚了很多,剪了一个特别帅气内敛的刘海。尽管她的性情还是那样直爽可爱,但是我却觉得她更让我心疼了。她的身体总是很虚弱,那张脸很苍白,嘴唇破了皮,有的时候竟会渗出血迹。总是喝各种的口服液还有药物。她和那些男生来往的少了。她的衣着,不再是那样夸大夸大的了,裤子瘦多了,衣服还是那样男性化。确实帅多了。她有的时候语气变得很犀利,无缘无故的和身边的同学发脾气。她的书桌越来越乱,字写得越来越草。有人要她讲题,她有的时候会很不耐烦。理综考试时只因为不想答卷,就趴在桌子上,愣是一个字也不写,我提醒他,他从来没有搭理过我的意思。想想那时候,和他在一起我是小心翼翼的,就像有的时候他她和我在一起一样。高三后半期,寝室分单间的时候,她和唯一的同寝室友不知道为什么已经形同陌路。那是冷到零下的温度。她开始在周末的下午出去喝同学喝酒,几个人醉得摇摇摆摆踱到教室,趴在桌子上就开睡,哪怕是在上课,哪怕生物老师冷眼以对,哪怕在寒冷的冬天,被班主任叫到走廊冷嘲热讽加上叫骂,哪怕是学校出面批评记处分。她还是那样一副无所谓的模样,好像天不怕,地也不怕。我坐在一身酒气的她的身边,从来没有唤过她,从来,没有说过什么。我知道,她还是那个她,她从来没有改变过,不管是那时还是曾经。

她还是呼朋唤友,她还是嘻嘻哈哈,她还是那样,不以物喜,不以己悲的模样。

她还是在下了二晚自习在和三晚自习的间隙中,上各个寝室窜来窜去。尤其是我们寝室,上这个的床上坐一会,那个的床上躺一会,逗逗这个,骗骗那个,大家一起开玩笑,打打闹闹。然后手忙脚乱的下楼继续奋战到十一点半……那段日子,至今仍不敢想,有点怕会忽然哭出来。

我还是喜欢向她撒娇。“这题咋算的啊,你又干啥去了,哎,对付活呗”,过着今天我推给她一袋奶,明天她他递给我一根香蕉的“幸福生活”。她也会把她的一些药丸或是口服液塞给我,这个补血,那个保证睡眠。只是,大多数的时候,我们是不说话的,那时候,我确实也是因为一些问题,意志非常之消沉,整天呆在座位上,不是算题学习,就是趴着睡觉……她终究是比我活泼,她很少“打扰”我。

我们之间身体接触很少,仿佛牵手是那么自然,(当然,这和我性格有关……)。我至今仍记得,寒冷的冬天,我们一起去食堂吃晚饭,空旷的操场小路上,纷纷扬扬的大雪花在昏暗的路灯下跳舞,我将手缩在宽大的棉校服的袖子,走着走着,她主动拉起我的手,把它从袖子里拽出来,嘿嘿一笑。握着她的小手,感觉好温暖,好开心。

后来,我因为一些原因,不得不离开第二排,离开她,将桌子搬到了最后一排的一个角落里,那是一个,洒满阳光近乎与世隔绝的地方。事先短信告诉过他,她问我为啥啊,我只是说了两个字,不好。他就一副格外理解又好像无所谓的样子的样子。这就是他,从不会过多的干涉你,反对你,苦口婆心的劝导你,只是把她想到的,感受到的,轻轻的像美好的额音乐一样诉说给你。在那期间有不少人,走到我的身边来说,干嘛去后边啊,后边特乱……还能学什么习啊。她呢,也是一摇一摆的走来,有那么一点扭捏的将几只黄色的香蕉或是淡粉色的桃子放在我的桌子上。

后来,他也离开了那个地方,不过他的离开更像是她的风格。他没来我这里,直接搬去与垃圾桶作伴,以他的话讲方便啦,上课吃个什么东西,垃圾直接扔。不过他的另一侧却是,,班主任。。那段日子他经常是莫名其妙神不知鬼不觉的从后门溜进来,一大沓子的卷子上堆着乱七八遭的各种书,一地的箱子,放着乱七八糟的东西。灰色的麻布书包垂头丧气的挂在座位上,她却精神了不少,轻松了不少。带着个老头眼镜,简直要垂到鼻梁上,上课的时候,大摇大摆在后面散步,小眼睛却一直瞄着黑板,时不时跑到我这边来商量题,(大多是和其他人。)然后又嘻嘻的开始聊……

我们常谈书,互相推荐。也许就是在书的世界里,我才开始有点了解她的吧。说实话,我是喜欢看故事的,对其思想精华钻研不深。她却总是在思考一些哲学问题,是有还是无。她仿佛总是想要在书中解决自己的困惑。她似乎有太多的悲伤积蓄在心底。尽管她什么都不曾说,她骨子里云淡风轻的性格,也是面对不幸,面对不公,面对苦难时她的态度。“现在的我算不上幸福,也算不上不幸”这是日本作家太宰治《人间失格》中一句话。想到了她的时候,我不知怎的也想到了它。我愿意相信,他是另一个坚强的极端,而不是像太宰治一样。

有时,我向他说我的事的时候,他总会直接问我,你为啥啊?她好像总把我想的是应该很幸福快乐的样子。正如我曾经也是那样看她的一样。他也会给传给我一张字条什么的,是书中的话,他可能改过的,挺深刻的。我总会积极动脑,好好体味。

她太真了。不肯弯曲,不肯逢迎,不愿强求。面上的工作一样也不想做。可是她真的是比我成熟,成熟告诉他,有些什么事情是必须做的。

他太倔强了,她不太肯相信别人。能真正帮的了自己的只有自己。也许他的意思没什么错。

毕业的那天宴会上,最后全班的同学都哭的稀里哗啦的。我俩在一旁吃着一盘没人懂得烤鸡。一人一个鸡腿。我说;“你有啥感觉没,都毕业了“。她说,“没啥,我在想毕业以后怎么样呢。”我俩相视一笑。就像刚刚我在这一边,他在那一边,透过无数的人影,我从她的眼泪里看见我,她从我的眼泪里看见她,傻傻得相视一笑。这就是我们,很少有人能听懂我们的语言。我们甚至不像是朋友,是啊,看起来我们是完全不同的两种人,不可能成为朋友的两种人。可是,我们珍惜彼此,欣赏彼此,她成了我为数不多的一辈子都绝不可能忘记的朋友。

尽管,我们有时候离得很近,有时候又似乎离得很远。我不能说,我有多了解他。我也不敢说,我是他在心灵上的挚友。可是,自卑的我,却又十分的把握,懂得她,在人群中沉默却又迷茫的身影,就像一个找不到家的孩子。在她的嬉皮笑脸背后,有时候莫名浮现的空虚的恐惧感。她时常表演,主角是他自己,观众只有她一人。谁,都走不进去。

毕业的那天,她的那个室友喝得大醉,拉着她止不住的哭。她扶着她,那个时候她值得她的依靠。他也是我的依靠。其实,一直都是。

成绩下来了,他考的并不好。没有过分悲观,像是意料之中,又或是她早已经将一切参透,她去了长春理工。

我升学宴的时候,她是我唯一请回家的朋友。夜晚,我俩一起挤在我的小屋里看着天花板上的粘贴的星星在黑暗中发出浪漫的荧光,听着火车呼啸而过,凉爽的夏夜小虫子叫的声音,安安静静的睡去。那种感觉很踏实,很幸福。

她升学宴的时候,我是他唯一带回家的朋友,我才知道,家是他寄住的老叔家,爸爸,后妈,同父异母的妹妹。早已经在长春安家。她妹妹很活泼,女孩模样的男孩子气。在另一个城市,接受着很优良的教育。他从来没叫过一声妈,也从来没叫过一声爸。她对他爸爸说,就算以后我放假的时候,也没必要老回你的家。她的语气,平和而又淡漠。

我走的时候,她将我送到车站,等了好久的车(其实离我家并不远,只有十多分钟的车距),她要去办点事,却还是陪着我一直等,我俩蹲在马路边,他穿着一个黑色的衬衫,那帅气的姿势,要是抽支烟就更“完美”了。我偷偷的想。她说,在车上睡觉啊,可千万别睡过站有一次她和老霍去网吧包宿,在他俩回家的客车上,他俩睡着了,谁都没醒来,过了站,又倒车回去的。白白搭了车费,还麻烦。

假期的时候,她去了一趟长春,给我发了很多伪满皇宫的照片,我说真好玩,我也一定要去看!

我给他发了我出去玩照的一些相片,我说,没伪满皇宫好哦。

后来,他还送我一本书,我俩一起去了书店,在一趟周国平的作品中,他让我选一个相中的。我问他;干嘛啊。她说,送给我啊,他花钱……

那是,《善良,丰富,高贵》。

从那以后,我把这六个字写在我房间里,红色车轮钟表的下方。想了半天,实验了好多次,却还是把花花绿绿的彩色的纸收了起来,选了一张很普通的白纸,用绿色的荧光笔,很认真,很认真的写好。旁边粘贴了一些我自己折的蝴蝶,千纸鹤,和小花朵……

每每抬头,我都能看见它们。看见这简简单单的六个字,就好像你的笑脸,你桀骜不逊又羞涩可爱,冷漠沉思又顽皮迷人的那张脸。好像听见你对我说:”你有事啊,赶紧去做吧,别拖,拖延,懒惰真的会使自己陷入到不必要的痛苦之中。” 还有你引用的王小波的话“人的一切痛苦,本质上都是对自己无能的愤怒”……

可是,所谓的痛苦悲观都是你浪漫洒脱的副产品,你的豁达让我想到一句话;“走自己的路,让别人说去吧!”

不管是什么时候,其实我都没有见你真的退缩,害怕过。啥事都难不倒你,打不垮你。你有你的主见,你也有你的软弱。只不过,它被你藏得很深……当触及的时候,那个真性情的你更是让人爱。

看你,就像是一眼就能望尽的澄澈和纯粹。

看你,更像是面对着一汪深不见底的清泉,又像是一片透明的,充满玄机的海域。

我知道,这个时候,你准会抿嘴耷拉着小脑袋对我说;“我哪有你说的那么好!……”

你一直把自己当成一个很平凡的人,身上的傲气里,有那么一点点的小自卑。

你总对我说,其实做好自己就行了。别人,其实也没什么……

可是我们其实都那么仰慕过别人,学霸,全才,旅行者,作家,艺术家,……

其实只要是快乐的人,并且他的快乐也满足我们的视角对快乐的认同,

我们都渴望过活成那样该多好

可是,你偏偏不喜欢,

非要把什么事情都赋予上一层特殊的意义。

(所以,你看到我的这篇文,肯定又会觉得我,矫情……)

生活没有一个定义,与绝对的好与坏。

有很多东西,其实并不可说,又或者是所有的伟大,所有的智慧,

都蕴含在每一个琐碎与未知的日子里。同样,

你,怀着最最终极,未知的悲观,向往着最最值得期待的美好未来。

那么未来再见,你一定会实现诺言,给自己充足了电,

或许你还会觉得自己不完美,理所应当是这样。

可是在别人的眼中,其实你,已经很棒很棒

在我的心里,你一直都是个青春无敌的英雄战士,活泼搞笑的小精灵。

你绝对与众不同的单纯,明亮,是我青春的一道光。

散发着温暖又凌历的气息。

知世故,而不世故。

你认为那样平凡的你,让我重新觉得,

有一种单纯,并不是傻白甜,也不是一味的善意与温暖。

更不会,那么快的实现蜕变……

你的成长,我们的成长,也许要,好久好久……

我也相信,其实那一天会来的。

不再碌碌无为,却,就是平凡可贵!

过上自己觉得快活的日子,

欣然的接受,生活中所必须的沉重与痛苦。

就像,你说的,这,真的是一场修行……

其实从本质上来讲,

是自己一个人的,孤独的修行……

亲爱的,真的期待,很多很多年后的你,是什么样子,

你是否已经留起了长发,

你是否满意自己的生活,

你修行好了吗?你快乐吗?

我曾经,是那样的喜欢过你。现在,还是喜欢着你。

亲爱的,你也是这样吗?

我们还,将会那样吗?

不怕距离,只要还是那样,

彼此尊重,彼此珍惜。

那么,我就,有你。

ps:咱俩都要留长发,我都能梳起来了,谁知道,你又剪了。其实也是意料之中,你其实想要自己看起来“正常”一点,起码像个正常的女生。可是,你发现就算,你不“正常”还是有那么多的人,喜欢你呀。我们大家喜欢的你,其实就是不正常的你。自己觉得好,咱先别改变了呗。真的,其实真的不希望你改变……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