镜·你

你来了呀,我等了你好久。我们可以在一起了吧。

周瑾在一个清晨醒来,光着脚,站在窗前,看着天地昏蒙,是的,很早,5点13分。

昨天,她从二手市场里买了一个很古老的铜镜,甚至还有一些铜绿在触不到的缝隙,有岁月流过的痕迹。

说不清为什么要买,看到的第一眼,就觉得这个镜子得买下来,周瑾抚摸着镜子的繁复的花纹,看着镜中并不清晰的自己,眉毛昨天刚修过,是最近比较流行的那一款,眼眶有些发青,是昨天没睡好的痕迹,眼神还是清澈明亮的,一如孩童时的自己。

然后,瑾想到了昨晚做了一个很奇怪的梦,梦中,她看到了他,那个陪伴了她21岁之前所有人生的他。这并不奇怪,奇怪的是,他穿着的是古代的衣服,瑾对于古代服饰并不了解,但从她在电视和一些历史的知觉中,他穿的是汉服。他在梦里,也叫林子扬。

而瑾在梦里是什么样的定位呢?她不在梦中,她在看着林子扬的一切,就像看电视一样,他的吃喝拉撒,风花雪月,诗词歌赋,骑马射箭都展现在瑾的眼前,他的每一个表情,瑾都看得一清二楚:这个表情和子扬一模一样,他每次看到不喜欢的菜的时候,都是这样,嘴角微微向下,眼神无辜的看着他妈妈。 这个动作和子扬一样,他每次背书的时候,都会微微仰起头,睫毛微微地抖动,是的,子扬的睫毛是不属于男孩子的纤长。还有,他对那个女孩摸头的动作,也和曾经他对我的一样,一样的无可奈何又包容的抚上我的从毛毛躁躁到顺滑黑亮的头发,甚至连眼神里的温柔,都是一样的。

不过,那个女孩是谁,周瑾仔细想了想,脑海里从未有过记忆啊,肯定不是15岁时候的自己,因为自己可不是那般的美女。可子扬却是16岁时的子扬,少年的美好都在他身上体现出来了,那个年纪的男孩特有的瘦长却灵活的身材,已经初具男人棱角的下颌,高挺的鼻梁,以及闪闪亮的眼睛,笑起来的时候,好像有星星溢出来一般。

想到这里,瑾不禁笑了,是啊,自己对子扬的迷恋还是那么深,可是,子扬呢,他已经离开自己多久了呢?也没有人记得自己的生日了吧,前两天,是自己的23岁生日,可是,没有人记得,包括瑾自己,也是今天才想起来。

昨天的那个梦境,到底是什么意思?自从子扬从生活中消失了之后,她从来都没有梦到过他,周瑾一直拒绝承认丢失了子扬的事实。

瑾没有办法多想了,她得收拾收拾,去上班了 。

晚上,周瑾又梦到了林子扬,这次不同的是,梦中的林子扬望着一片虚无,说,小瑾,是你么?

眼中有着害怕得不到的惶恐与惊喜。

周瑾看着林子扬,拼命的想要发出声音,想要叫哥哥,也想要叫子扬,可是,她却完全不能发出任何的声音,然后周瑾醒了,一身冷汗,然后她哭了,躲在被子里,无声的哭泣。

“小瑾,哥哥刚买的棉花糖,快来吃”

“小瑾,快来,家里煮了你最爱吃的鸡翅”

“你是不是笨蛋啊!这么简单都错了,来来来,我再给你讲一遍”

“小瑾,今天我们老师叫我们做的一个口哨笛,送给你”

“小瑾,看到这个文具盒觉得好像你哦,就买来送给你咯” “林子扬,你从哪里看出这只猪像我了?!!”

……

林子扬是从周瑾还没出生,就已经陪着她的楼上的小哥哥啊。

两个人一起走过了穿开裆裤的时候,幼儿园,小学,中学,甚至大学,都是在同一个城市,只要想见面,搭40分钟的车,就可以见到。

可是在瑾21岁那年,瑾即将大四,林子扬已经在实习,准备着毕业的时候,林子扬忽然杳无音讯,住在他楼上的林叔叔,林阿姨也无影无踪,问自己的爸爸妈妈,他们也支支吾吾,说不出个所以然来。

去到林子扬的学校,他们竟然说,没有这个人。

瑾那一段时间恨死了林子扬,就算离开,也该和自己打个招呼啊

她一面想着到时如果林子扬这小子一不小心被自己逮住了,看她怎么削他!一面,她也不得不投入到实习和毕业中。

不知不觉,周瑾也毕业了,甚至她在公司和客户的眼里,是一个干练而有趣的女人。

可是,她却再也没有遇到林子扬 。

瑾躲在被子里,哭泣,无声的。如果林子扬知道,一定会把她从被子拉出来,说,小笨蛋,不是很早就告诉过你,不要躲在被子里哭吗,谁欺负你,哥哥去削他。 或者说,有子扬在的时光,周瑾是很少哭的。

可惜,林子扬呢?他去哪了?为什么在周瑾已经可以独挡一面的时候,他又出现在梦境中,那么温柔而绝望的说着,小瑾,是你么?

所以,林子扬,子扬哥哥,你去哪了?

又是一个疲惫的夜晚,瑾为了让客户签单,红的白的,各种色的酒都喝了,最终也拿下了这个单,同事把她送回家之前,她的神志一直清明,直到同事走了之后,她才开始晕眩,恶心,跪在马桶前,吐的不成样子 。

接着,她看到了很奇怪的一幕,她的铜镜,里面出现了子扬,他穿着他在她梦里的那件飘然出尘的汉服,说着,小瑾,我不在,你怎么就不懂好好照顾自己呢,你这样,我怎么放心……

“子扬!!子扬哥哥!!你别走,小瑾很想你,很想你很想你,你不要走好不好!”

“小瑾,你愿意只在梦中和我相逢,还是和我一起,待在这个镜中的世界呢?我不想看到你再哭泣了”林子扬对着周瑾说,眼里有着他一如既往的宠溺与温暖。

“我要和你在一起”周瑾抹掉了自己的泪。

第二天早晨,在解放路的单身公寓里,一名年轻女性由于醉酒死亡,死者有精神病史。死者手里抱着一面铜镜,据考察,该铜镜的年代,是西汉。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