怀念在蓝田的日子

悄悄的我别离了这里,

落花也不会随我而去;

那曾经梦游过的土地,

只在心田留下过追忆。

1

梦过后,才知挽留;人犹在,心已如海。这是我在高三课堂上挥笔成篇的《康桥遗梦》的句末。当初只为纪念逝去岁月里那些写诗的日子,曾经梦游过的青春,后来寻梦到了一中,便改为《一中寻梦》,献给揭东一中,并放在空间里让朋友去观阅。阿昊迅速批驳我为何不多写些关于蓝田中学的诗,毕竟我在那生活了三年,而在一中,我只是寄居篱下,渡过了一个春秋。老陈说我成为蓝田的“汉奸”,投入一中的怀抱,蓝田的花儿揽括不了我游子般的心。是么?难道我对于它竟没有丝毫的留恋么?

无法割舍的中学时代,朝气勃发的脸庞在那一刻开始憔悴,苍白下去。一中紧闭的大门,我只能远远伫望,黯然返身,落寞地将步伐移向蓝田的田径小道,步履蹒跚,开始在人生旅途中沉沦。

此刻,身处三亚。漂洋过海,读书在外,依旧遥望夜空,无边的遐思倏忽间涌上心头。那时的我难免年少轻狂,不知愁滋味在何方,陪着明月等天亮,漫长的高中生涯,一路寂寞为伴。

我将眼光移向那段迷惘的岁月,当初进入蓝田,自己极不情愿,一向自诩的我在中考摔了个大跤。面对人生首次挫折,后悔不已,一时让我无可适从。遥望梦寐以求的学府最终离我而去,我只能说不怨自己怨何人,只怨自己不如人。这是我在那时的话。

中考前,对着文学梦狂热的爱,使我学习上不能集中,每天为那绮丽多彩的文学梦痴狂不已。总在不经间,抽空看一下表,却发现时间已走远,又为功课未遂而惋惜不已,不得已搁到明天。如此下去,初三那年,竟在两个月间将金庸的小说看了12部,只有《书》和《碧》因故在中考后才去看,而且还有无以数计的外国名著。那时的我,文学梦已在心目中占据我心灵上的主宰,迫在眉睫的中考只在别人的朗朗读书声中颤动一下。

后来,加之一场不期而至的爱的冲动,迅速摧跨我的信心。在中考前半个月背水一战,抱憾与旧友洒泪而别,也许那时只有天上的白云才知我的心,而毕业那天濛濛细雨正在为我的青春年华哭泣,我在落寞之际一个人跨进人生的分水岭,从此改变。

2

人们喜欢用缤纷、炫丽等等异常鲜丽的词语来描绘青春。而此去经年,曾经年少太轻狂,愿意蛰伏在偌小的房间里过上远离尘嚣的居家生活,原该斑斓的青春却在自己崩溃的心中是一片死水般的安静,做着虚无缥缈的文学梦,幻想着曾经失去的人会重新回到我身旁,发现自己的好。

尽管高一的语文老师曾多次劝勉我要以学习为重,过去的我没有浪费青春,渊博的知识已让自己在同龄中颇显突出。她欣赏我的叛逆,欣赏我有一颗异常的心,当我一次又一次将那些拙劣的诗篇作为周记给她评阅时,她总深情地作了详细的解说,不忘加一些劝慰我上进的话。

当我在高中生涯陷入低潮时,每天昏睡般地过,仅有在语文课上,方觉得自己是个学生,像个学生。在她眼里,我与老陈旗鼓相当。记得有一次她在课堂上说过:“如果她教过的学生有一两个在文学上有所建树,已无悔。”也许她已淡忘,但我仍在文学的海洋里漂泊,驾一叶扁舟,寻找归岸的港湾。抑或那一天,自己已在文坛上有了一席之地,第一个该回访的便是她,是她让我人生在最为脆弱中,仿佛是黑夜里的一曙霞光,不至于泯灭了方向。即使不少人认为是文学害了我,让我不再像从前。我也只能含泪承受,我已深陷其中,如果我放弃了,我将一无所有,心中的支柱失去了,人生没有定向,没有让自己自傲的资本仅是一个平凡得不能再平凡的学生。我只能默默等待,耕耘自己的一方寸土,等到那一天春暖花开,我的梦如樱花般灿烂。

3

漫长的高中生涯,此起彼伏的青春,曾经多少泪水的挥洒,夜里不能入睡。面对日益憔悴的自己,等到那一天,老陈在空间里写了高中版的自己,我才明白。自己与他是患难之交,至今不明白是我拖累了他,还是他带坏了自己。文学是我们的话题,至今一年多未见的他,已在社会跃荡了两年,曾经豪情四射的他,早已淡却了文学梦,甘愿自娱一番,而不敢往高处攀登。

那段温馨的日子仿佛在眼前一幕幕闪过,每周六必到的我是他家的常客,海阔天空的闲聊成为一周烦闷读书生活的减压剂,面对日益堆积的功课,我们选择了逃避,而当月考一次又一次降临,又为羞得难以见人的成绩私下叹息。我们像被牢固的大雁,幻想那一天真能摆脱枷锁,在属于自己的蓝天里翱翔万里,当那脆弱的梦想便如泡沫般一戳而破,直到他转身离开的那一天,我才明白,逝去的落英流水,只能叹息而不能挽回。

周六的深夜在高中时是一个永恒的存在,心事在那一刻坦白无疑。每次深夜面对已颇有疲惫的他,还要忍受自己的喋喋不休,强抬眼皮听自己把过去的鸡毛蒜事添油加醋重述了一次又一次。我们面对着自己心爱的女孩,都不敢说出那衷心的话,直到那一次,天蓝海清的湖水边,才向茫茫的湖水吐纳心中的款款深情,让那悠悠的山谷间回荡着我们的余音,让那一份深情随流水远去,落叶般的我们飘荡在纳尽秋色的小河边。

当那一天,突发壮志的自己,强求他与自己共演一场戏,让单调的高中生涯增多一抹色彩,以免将来回首时,竟没有怀念的余地,苦口婆心,“连劝带诱”地劝他把深藏的才华发掘出来,经过一个多月拖沓的彩排,终于在校文艺演出初露头角,效果是我们预料不到的,一时成为校内的名人。面对高一语文老师那赞许的目光,我们仿佛觉得那是我们的舞台,只是平日把自己束缚得太紧,在城堡里永远不可能知道外面的世界多么辽阔。

高潮过去,我们恢复平静的生活,豪言要完成的长篇最终不了了之,直到高三那一刻,我们才明白,已挽回不了高中两年的空缺,在功课巨人面前,我们是毫无强势的侏儒,也无法彰显往日的卓尔不群,难以割舍的文学梦让我们在繁杂的功课面前寻到心灵的空隙,急于找文学的殿堂来遮蔽,以求一时的安宁。

至于他的半途退学,后来说是承受不了功课的压力,与他哥姗姗毕业,不再挤往高考的独木桥,进社会大学接受更多的风雨,至今已一年多不见他的音容笑貌,仅有上网,手机联系时,那逝去的青春岁月仍是我们不断的话题。

4

那些真情告白存在于那个遥远的季节,那课桌下写情书的青春在远去。在理想的王国里,没有放飞的爱情鸟。在一次又一次的面前,我选择了逃避。我的心灵一直有人占据着,即使她可能永远不再回来,但那时的我,一直在她过去的只言片语中活着,直到那一天,我在网上遇到曾经的她,说自己这些年历尽坎坷,她以一个憨笑的表情,我不知屏幕对面的她是否淡然一笑。当我说失去过,才懂得珍惜和拥有,她劝我说珍惜了,就不会再失去,我不知她是让自己回头,还是让我重新去寻找自己的幸福。

蓝田三年,仅有欣是值得我难以忘怀的唯一女生,也不知是失去了,不见音讯,还是那一份深情当时已经有了,只是在春天的土壤里滋长,没有破土,直到她消失在人海茫茫,那份感觉方欲破土而出,茁壮生长。

当高二遥遥无期的日子刚拉开序幕,自己呆坐在座位上耽发奇想,如何打发漫长的读书生涯,与同桌几句毫无意义的闲谈,竟引起前桌的她的注意。面对她的蓦然回首,微笑着赞我说话风趣,很乐意与我做个朋友。我受宠若惊,在旁人眼里,欣是高高在上,她有着娇美的容貌和身材。如果稍加打扮,回头率绝对百分百,我那时也是轻轻的点头。

之后感情如风般迅速,但我始终没有跨越那一道鸿沟,因为我心中一直藏着那过去的女孩,即使她不可能再回来。当一次次由于玩笑惹起身旁人的眼红和老师的关注,我们大都一笑慨之。

我没想到和她的感情一直保持纯洁,直到那一晚夜自修停电,自己送她到她家门口,也没有深情拥别,只是彼此微微一笑,说声珍重,以至于次日班里的好事者闻风向她和我追问昨夕所去何方。我们只是说其实没什么,然后眼见他们带着疑惑的回去。

欣是那种在城里长大的女孩,有着独生女孩所需的依赖,除了那个曾经的她,她也把自己的心事摊给自己分享,说她有一个男友,一年半前去参军,当他一见到她,便爱上了她,从而顺理成章的成为他的女友。我说你不怕他变心吗?她摇摇头,一脸迷茫的望着我。直到后来,当兵回来的他已有了新女友,让欣另找一个可以依靠的人。我看着她,她说那晚她喝了酒,坐在酒吧上看她的旧男友和新女友已经麻木。我只是极力做好一个倾听者的本分,听她娓娓道来,她没有哭,但我隐隐看到她眼含红丝,自己也没“乘虚”掠走她的心。那一刻我只是一个劲儿地安慰她,她也没有趴在我的肩头上痛哭,因为我们不是情侣,在好朋友的天平上保持着一定的距离。

后来的我写小说怀念初中的生活,在毕业的那一幕我哭了4次,第二天当我轻轻向她诉说时,她殷切地问我,有打电话告知初中的她么?我哑口无言,也许那时远方的她早已忘了我,我仍在无尽的夜里静默地想起那段逝去的岁月,像个孩子,生怕别人扯破他童年心中那个脆弱的梦。

毕业那刻,她说她要去深圳,也许从此不再回来,她跟我所说的地址早已丢失。我要去送她,她拒绝了,我想她是怕月台边送别时的那一份尴尬吧!

当好事者开玩笑说以后欣将来就跟了我吧,我那时偷偷的看她的脸,只见她羞赧地低下头,但那一句话,我一直守口如瓶,我不想为这段感情再如以往般添加伤口,尽管有一天它会远去,她会消失,但彼此心中存留过那一段回忆,有个曾经熟悉的她与我在枯燥乏味的中学生涯里演绎过一段纯真的友情。

5

蓝田三年是我青春里不可缺失的一部分,尽管在那儿,我没有安守学生的本分,循规蹈矩的听课,我的心一直为不能进重点高中而惋惜,把它当成落魄的避难所,对它毫无感情而言。当我上大学前夕,回校拿档案。那时烟雨蒙蒙,与我毕业那天一样,当柯主任把我的团员档案交给我时,问我是高二时演过小品的许小东么?我惊地一愣,自己以往与柯主任几乎没有接触,想不到他这一年未见自己,还记得自己。我曾经以为这个学校与自己毫无瓜葛,但我错了,我无法否认自己在此生活了三年,即使我曾经不爱它,甚至讨厌它,但就如根与土地般不可割舍。

在一中,我只是过客,尽管自己爱它,但它不一定容纳自己,自己只是权当养子在它的庇护下生活了一年,然后拍案收拾东西上大学,自己更多是个蓝田的学生,当越来越多人考不上一中而奔向蓝田时,父亲不无感慨地说:“你当初老说蓝田不好,但外地人却一直向往到此读书。”

我想,理想与现实的差距抑或在此,当我执意要上揭东一中,以为那是天堂,当进去后才知不过尔尔,城里的人想逃出来,城外的人想挤进来。对于向往中的人生,也许便如此。

往事只堪回忆,回首在蓝田的日子,心中总不免一份酸痛,蓝田三年,留给我什么回忆最可贵呢?高一语文老师,老陈,欣……,还是那三年里写出的诗集《爱,也是一道风景》,《忧郁少年行》的原稿,再之是那“失去过,才能真正懂得珍惜和拥有。”让我在后来的日子不会如同以往般单纯的想法。

面对无法挽回的青春,在那里,图书馆是我常去的地方。当在日益频繁的借书生涯中,图书馆的老师早已与我熟悉。有一天,当她苦口婆心地问我:“像我这般日以继夜看课外书的学生,功课行么?”我只是默默无言地面对她,心中不由打了个问号!

值得庆幸的是那时高中三年的语文老师都“慧眼识才”。当我那一篇《不以物喜,不以己悲》在高三的作文本让老师批阅时,他说是他教过的学生中最深刻的文章。我当时的安慰可想而知,在班里成绩毫不起眼的自己,是诗文让自己不至于一无是处。并留下“观乎全文,洋洋洒洒,非庸者能书,陋者能识。”

6

当我撰写这篇文章时,已在那遥远的三亚,高中的生涯已远去,曾经的回忆只能在记忆的抽屉里深藏着。不管将来如何,我必须承认我是蓝田这颗大树的一片叶子,是它让自己明白得与失,悲和喜,让我的青春有过诗意的历程。在人生的旅途上涂上鲜丽的一笔,即使当初到一中读书,抑或自己能上更好的大学,但结交不了那些人,不可能与老陈在同一条船任雨打风吹,一直挺立在人生的航海里。

面对这所千年学府,我瞻仰着历史上残留的斑驳围墙,在风吹雨蚀里,一群意气风发的少年涌了进来,一批踌躇满志的青少年踏出门去,三年总是这么悄悄流逝。他们将来抑或成功,或许失败,它都像一个慈祥的老者,微笑地望着它怀里成长的孩子在自己的人生画纸上涂抹不同颜色的青春。

在最后,我只想说:

在云光水影的记忆里

校园黄昏的湖边

寂寥之音

总是孤独而忧伤地响起

有如柳絮轻飞,见白衣胜雪。

也许失去的

不会再来了

别了,蓝田,我曾经的梦。

(谨以此文献给我在蓝田中学三年熟悉的人,以及我曾经的母校!)

——07年国庆期间作

作者简介

——————————

苏伦,85后作者,新媒体人。

爱情诗集《别了,我曾经梦过的女孩》已温情上市。

写诗是我年少时不谙世事的梦。

始终坚信人间美好,拨云见日终有时。

不忘初心,方得始终。

————————————————————————————————

如果你看到这里,请给我点个赞吧,你的喜欢是我坚持原创的不竭动力。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