怦然心动

        这是一个阳光正好,微风不燥的日子,如同所有有着好天气的日子那般,香樟小道上布满行人。怦然一个人慢慢悠悠的走在小道上,其实这条小道她从小走到大,并且似乎永远一个样。小道上时不时有欢声笑语,怦然并不留意,只是一对相互依偎的情侣与她迎面相撞,倒是令她有几分尴尬。待情侣走远,空气中残余的暧昧因子渐散,怦然回忆着自己的第一次心动,该是何时呢?

图片发自简书App

        从小到大,怦然一直是个毫不起眼的角色。读书时能得闲处且得闲,做练习时从不多加点料,也不敢少些烦恼;工作时,不会加额外的工作时间,也从不偷工减料;结婚后,相夫教子,从不涉及任何外事。也正是因为如此,怦然如果不吭声,大概也就跟透明人相差无几吧。

        话说怦然第一次心动,还得从高中谈起。怦然所就读的学校是她们镇上唯一一所中学,因而同学们也是相熟的了,偶尔转来个把新面孔,倒是个新鲜话题了。

        那是一个皮肤细致,眉清目秀,从县城里转来的插班生,有个很奇怪的名字,叫韦一。可能是不太熟悉城里的一切,大家都对这个难得的城里孩子抱有莫名的好奇感。日子一天又一天的推进着,大家对这个城里孩子还是不甚了解,甚至连转学的原因都不清楚。大家都泄气了,这个外乡人很是沉默,什么也不向外透露,更不热情主动地与人交往。生活渐渐的恢复了一个月前的平静,同学们开始对这个外来者不再抱有任何探索的欲望。

图片发自简书App

        然而还是有一块石子打破了这一滩死水——某一天怦然的抽屉里多了一封书信,信封上却并未留下只言片语,还附加一个旋转八音盒,那个年代这该是一个多么新奇而又奢侈的东西啊。怦然的心“砰砰砰”地在胸腔里捣腾着,她有一种即刻拆开信封的冲动,但又怯于同学们知晓,先左右张望着发现并没有人,便像做贼一般把这两件物品匆匆塞进那个粉红色的书包里。一到家,怦然冲进房间一把反锁,如狼似虎地拿出书包里的那封信,一个字又一个字细细的看着,生怕错过了什么。看到了结尾“让我成为你的韦一”那行时,怦然的心狂野的跳动着,红透了耳根“不,不可能,怎么可能是他……”。

        片刻冷静后,怦然恢复了理智。她内心记得父母和老师的忠告,其实在她内心也是不认可早恋的。除了些许的愧疚,她毫不犹豫地选择了拒绝。她小心翼翼地拿出那个旋转八音盒,轻轻地擦拭着,她是多么喜欢这个音乐盒啊!两个小人儿依偎在一起,甜蜜而又温馨。她内心又深刻的明白既然拒绝了,就不可以接受她的任何东西。但至于那封情书,是她收到的第一封情书,她是绝不会返还的,她就直接跟他说自己怕爸妈发现已经毁尸灭迹了。想到这里,她心跳不自觉地加快……

        如今学校里,韦一总是围着怦然转,替她忙活,教她习题,同学们中开始有些谣言,之所以说是谣言,那是确实没有确凿的证据。怦然只对好友方欣透露了这件事,同时她也一直找机会去拒绝韦一,可总是到最后却又不忍,她并不明白韦一是如何看待她的回应的,但她铁了心要拒绝的。

        一日课堂上,怦然正在思考数学习题,一张纸条准确无误地砸在她的笔端,她带有愠色地环顾四周,想找出凶手,却看到韦一的鬼脸。她不好意思再火了,便打开纸条,原来韦一约她周六去县城,请她看电影。她不知所措,甚至有些郁闷了,于是放学后向好友方欣询问意见。方欣大嘴一张,一脸羡慕的表情,从头到尾只说一句“要是我,我一定会去”。怦然知道得不到她想要的答案,便丢下方欣,独自大跑回家,不顾方欣带着一脸惊奇的追赶与喊叫。其实在大跑途中,怦然早已打定主意,趁着这次机会把事情说清楚,她如释重负。

        周六很快到了,怦然穿着一条淡蓝色的棉裙,配着一双高跟小皮鞋,甚是好看。韦一如同往日一般穿戴整齐,也是十分帅气,不知道的真觉着他们是天造地设的一对。怦然把旋转八音盒放在后面的背包里,正在心中模拟着将其还给韦一的场景。韦一与怦然并排走着,时不时望望她的侧脸,微微一笑,这令怦然心跳加速。

图片发自简书App

        不得不说韦一很贴心,一路上嘘寒问暖。到了县城车站,韦一伸出手想拉住怦然的手,但怦然把手甩开了,韦一也很识趣,不再冒犯。待其下车,韦一大叫一声“亦铭”,怦然才注意到那个向他们打招呼的男生。说不上很帅,却给人看上去很舒服,深邃的眼眸,让人无法自拔。怦然定定地立在哪里,直到韦一喊她,她才回神。原来这是韦一以前的同学,刚好准备去乡下度个周末,不想在这里遇到了老同学。两个老同学多年未见,自是很多话要讲,怦然不好意思靠近,就寻思个空地自己站在一旁。她的心,感觉要喷出喉咙,全身烫的吓人,她发现她对这个刚出现的男孩子有一种特别的感觉,她很想多去了解他一些。她来回踱步将近有十分钟,谈话期间两个男孩时不时面带笑意地转向她,她很清楚。终于两个男孩朝她走来,那个叫“亦铭”的男孩向她点头示意就径自离开了,她又呆呆地望着他离开的方向。韦一大笑一声“你比关公的脸还红。”她才把脸转向韦一。

图片发自简书App

        整场电影的细节,怦然完全不记得了。不断浮现在她脑海里的是那张脸和那双眼,她的心再也腾不出其他的地方去关注电影了。心在胸腔持续四处乱撞,全身的血液沸腾着,她不知道自己怎么了,对一个陌生人做出这么大的反应。韦一似乎有跟他说话,但她不知道他在说些什么,只好微笑着点头。

        她始终没能忍心拒绝韦一,电影散场后,韦一再次想牵起她的手,她却没做任何反抗。此后,韦一把她当做手中的宝,做万事只为博得她一笑。可奇怪的是每每见到韦一或是韦一的礼物,她都只会想起那个男孩,那个令她头晕目眩,血压升高,心跳加速的男孩,毕竟这些是她生命中唯一和他有联系的事物。

      此后与韦一分手,上大学,相亲以及种种,怦然还是会想起那个车站出现的男孩,还是会心跳加速,毕竟这是她少女时期深深迷恋过的一个迷。

      怦然一路回忆着,终于到了家,也走进了现实。刚进门,就听见儿子嚷嚷饿了。她走进厨房,又开始日复一日的动作。

图片发自简书App

        真的好久好久,怦然没有动过心了。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