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花倾国两相欢,长得君王带笑看

长门尽日无梳洗,何必珍珠慰藉廖。

“这是谁写的诗?”

“娘娘,你忘了吗?这是你自己写的呀!”

是我自己写的吗?我心里嘀咕却已忘了这是何时写的了。

那日,逃难至成都的太上皇被迎回长安。

回来的第一天便是寻我。

而我,听说是曾经太上皇最宠爱的妃子。

可这一切,从我坐上那香车宝马,入了那金碧辉煌的宫殿之后才有了记忆。

太上皇叫李隆基,我喜欢这个名字,打心底喜欢,说不上什么来由。

他的宫殿上挂着一幅美人画,画上的美人不是我。

就妆容来说算不上漂亮,只是有些丰满,看起来雍容华贵的样子。

看到画的那一刻,我的心咯噔一声,有些慌又有些痛。

我问身边的宫女,“她是谁?”            

“娘娘,你忘了吗?她是太上皇最宠爱的妃子!”     

我的心里泛起疑问,坊间传说我才是太上皇最宠爱的妃子,可画像上的人明明不是我。

我没有再追问,只是常来看这幅画。

是背着他偷偷来看,他不准我来看这幅画。

大概是怕我玷污了他心中的那位美人吧!

他叫我梅卿,而我却不记得自己有过这个名字。

他虽是太上皇,却已是一位迟暮的老人,头发早已是花白一片,每次叫我的声音发着沙哑,同样透着磁力,吸引着我注视他浑浊的双眼。

人说痴情的人眼里泛着柔情,果真不假。

不管他的心里住着谁,可此刻的眼里却是我。

我容他那长满皱纹的手轻轻的伸进我的纱裙之中,去触摸我光滑的身体,去拥抱我的灵魂。

没有我想象的那般难以忍受,相反一切全都顺理成章。

那个叫高力士的老太监就在门外,注视这一切,露出欣慰的目光,我看得到,因为吹来的风时常会将门给刮开。

高力士便是负责给太上皇关门的,听说他以前可嚣张了,连皇上的妃子见了他都得绕着走。

可谁曾想随着这太上皇来到这兴庆宫,上百间房子没有一扇门关的上。

人人都知道,这是皇上做得好事,一山不容二虎,何况这天下呢?

太上皇好像知道这一切,却又好像漠不关心的样子。

是呀,他有何法?当他被尊为太上皇的那一刻,一切就再也不是从前了。

住进这冰冷的兴庆宫,他好像只有一个兴趣,那便是盯着那副画笑。

有时门被刮开了,他上前护住画,还对着画中人痴痴的笑。

“玉环,别怕,朕来保护你”

玉环,是画中美人的名字,真好听。

我让伺候我的丫鬟讲过她的故事。

说她雍容华贵,肤如凝脂,身带异香,是天底下第一美人。

说她是太上皇最爱的一位妃子,因为宠幸她,而失去了天下。

说她被赐死在马嵬驿,天空下着大雨,连老天爷都在落泪。

说她......

可我呢?我扮演的究竟是怎样一个角色,为何他会召我入宫。

我记得我叫江采萍,于以采苹?南涧之滨 。

父亲说我的名字取自《诗经召南篇》,我打记事起便开始读它。

于以采苹?南涧之滨。

.......

再后来 ,十五岁那年,我好像遇见一个人,他是那么的懂我,知道我喜欢什么花?知道我爱读谁的诗?

他好像拿了全世界来宠爱我,可后来这种爱却被人夺走了。

对,被夺走了。

可我想不起是被谁夺走了。

记忆是从五年前才开始的。

有人在大明宫中的枯井中救的我,我全身被白绫紧紧裹住,头上受了伤。

救我的那个人从来也没有说过我是谁,我问了无数遍?

到头来却只是一句:“你是太上皇曾经最爱的那个人”

可我不是杨玉环,只有杨玉环才是太上皇最爱的那个人。

我长得也并不像她,要不然他也不用时常盯着那副画。

终于他做了最过分的一件事,将那副画带到了我的寝室之中,他缓缓褪去我身上的纱裙,抱着我,眼里盯着画中人,手却在不停的在我身上游走。

我分明感觉他在笑,自从被尊称为太上皇以来,他已经很少笑了。

他一定很爱她,可我却觉得很恶心,就像身后爬了一堆蛆虫不停在蠕动。

我想烧掉那副画,尽管那是他的心爱之物。

“你可真美啊!”

我盯着画,发着呆,怪不得连诗仙李白都臣服在你的脚下。

名花倾国两相欢,长得君王带笑看。

“你好像是在笑,是在笑我吗?”

我对着画自言自语,分明见到了画中人的嘴唇上撇,她笑了。

她笑得得意洋洋,笑得鲜花怒放。

我忽然改变了主意,将它卷了起来。

让身边的宫女拿上画,跟着我去把它藏起来。

兴庆宫只有不到大概一百间房子,有一些房子是空置的,无人住的。

这是一间空置许久的屋子,门上枷锁上的落灰在向世人诉说着它无人问津的凄凉。

我让侍女开了锁,门一开,太阳的光先进来了。

每踩一步便会溅起不少尘土,阳光穿过尘土,变得更为清晰可见。

屋子内只挂了一副书画,上面有两句诗。

长门尽日无梳洗,何必珍珠慰藉廖。

“这是谁写的诗?”

“娘娘,你忘了吗?这是你自己写的呀!”

是我自己写的吗?我心里嘀咕却已忘了这是何时写的了。

“是谁将这首诗挂在这里的?”

“禀娘娘,奴婢也不知。”

仿佛冥冥之中必有天意,让我来到这里,见到了这两句诗。

屋子内还有一面铜镜,上面蒙了厚厚的一层灰。

我轻轻的用手拭去,拭去灰尘的铜镜重新闪现出暗淡的光泽 。

镜子里的这个人又陌生又熟悉。

发髻已经泛白,脸上的粉黛再多却也掩盖不住眼角上的皱纹。

我从未如此近距离的观察自己的容颜,这张旧日里曾倾国倾城的脸蛋如今已成了一个糟老婆子。

杨玉环的画在铜镜面前被我徐徐展开,我盯着画中的美人似笑非笑的说道 。

“怪不得,他爱的是你”

我自心底升起了一丝嫉妒和伤感,双手在不经意间失去力气,画随之从我的手上脱落,落在地上,溅起不少灰尘。

风又将门吹开了,满屋的灰尘在屋子里飘着,飘到铜镜上,飘到那两句诗上,飘到那副被遗落在地上的美人画上。

太上皇像疯了一样找那副画,他告诉高力士。

“要是找不回玉环 ,你就不要来见朕了。”

这比让他失去皇位还痛苦,可他为何执迷于一幅画呢?

长安城里的坊间都在流传着这样一句话。

杨花已逐东风散,梅萼偏能留晚香。

我知道他们是在谈论我,可他们都错了。

杨玉环死了,但她却在太上皇的心里,而我还活着,却只是他聊以慰藉的妃子。

他知道了是我藏起的美人画,毫不留情的将我推到。

我的头触碰到了冰冷的地板,也触碰开了尘封已久的记忆。

我叫江采萍,是李隆基的妃子,最喜爱梅花,最喜跳《惊鸿舞》。

杨玉环出现之前,我还是他最宠爱的那个人。

我记起曾经的他了。那个愿意为我亲手植下梅花的帝王,与我朝夕之间跳舞的皇上。

可一切却都在杨玉环出现之后发生改变,她并没有我美,可她比我年轻,比我娇媚万千。

她缠着皇上为她弹琴,缠着皇上夜夜与她笙歌燕舞。

而我呢?只能凄凉的在冷宫中翘首以盼。

或许是念念不忘我吧!皇上在宠幸杨玉环的时候,不忘来送我一斛珍珠。

我写下的那句诗,长门尽日无梳洗,何必珍珠慰藉廖。

他肯定见到了。

原来直到最后我也只不过是杨玉环的替代品。

待我死后,他会让人来画我吗?

我想大概不会吧!

像曼陀罗花开一般,红色的鲜血喷溅在那副画上,一朵朵染透了画中人。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我死了,成了野鬼。 熙熙攘攘的道路,数不尽的脸路过,也许我曾经来过这里,只是我已经不记得了。记忆像沙子一样散落,只...
    零号故事阅读 119评论 0 10
  • 她是名动京城的舞姬,一舞万金,一舞倾城。 一曲终了,一身皇袍的他沉醉在轻裳白裙的她的曼妙舞姿之中。 满眼繁华,抵不...
    暮炎阅读 25评论 0 2
  • 刀戟声共丝竹沙哑,谁带你看城外厮杀,七重纱衣血溅了白纱,兵临城下六军不发,谁知再见已是生死无话,当时缠过红线千匝,...
    潘三十四阅读 111评论 0 8
  • 将军出生于冬日,是京都下雪最大的一天,嘹亮的哭声响彻整个将军府,那晚白雪映着月光亮透了天。 将军是女孩,可最得老将...
    晏綏阅读 102评论 0 4
  • 秋风清,秋月明,落叶聚还散,寒鸦栖复惊。相亲相见知何日,此时此夜难为情;入我相思门,知我相思苦,长相思兮长相忆,短...
    软软超奈思阅读 67评论 0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