波光粼粼(23)

图片来自网络

目录

上一章

第二十三章    无法自拔


这天午后王晓宁坐在电脑前打瞌睡,收到了沈萱的一条短信:“困了吧,呵呵,我就不困。”

他抬头一看,只见沈萱正坐在库管区柜台旁看着自己笑呢。他知道沈萱今天上的是下午班,于是就发短信道:“你肯定早晨起得很晚吧?”

“嗯,嘻嘻。”沈萱回复道。

两人相视一笑。

王晓宁五点下班后正在回家的路上,收到了沈萱的短信:“你走也不打声招呼。算了,我以后也不需要理你了,对吗?要别人尊重自己,首先要自己尊重别人。”

他看后感到很奇怪,心说我前几天下班也没和你打招呼啊,你也没说啥,为何今天就埋怨开了呢?他回复道:“你既然不爱我还在乎这干啥?你受了委屈还有男友安慰你,可我受了委屈谁来安慰呢?”

很快他就收到了沈萱的回复:“我不是一直在你的生活里真实存在吗?我难道没有安慰你吗?我不打算理你了,哼!”

王晓宁看后心想:她这么在乎我没打招呼,难道是真的喜欢我?我得试探一下。于是他回复道:“可是你越安慰我我越难受,因为你的安慰并不是出于爱啊!”

他发完后就等着沈萱的回复,可是直到回了家都没收到。他心想可能是因为沈萱正忙着卖手机吧,再耐心等一会儿。等到六点半他还没收到回复,这下可心慌了。心想现在已经下班了,她还不回复,难道是真的不理我了?于是发了一条短信:“都是我不对,我不应该走时不跟你打招呼。那时说的都是气话。你别生气了,给我回短信好吗?”

过了几分钟仍不见回复,他越发不安了,就急忙给沈萱打电话,可连打了好几个沈萱都不接。他草草地吃完晚饭后又给沈萱打,见还是不接,就给发短信,又是恳求原谅又是说自己现在都快难受死了。可等了半个多小时仍不见回复,一看时间都已经八点了。他心想:不能在家等了,现在就去找沈萱,无论如何也得见着她和她当面道歉。这样才能显出我的痴心,或许她因此就接受了我呢。

想到这儿他急忙来到楼下,骑上车子朝沈萱家飞奔而去。此时是六月初,青城的昼夜温差还挺大,所以他现在穿夹克仍觉得有些凉。夜里街上的汽车不算多,自行车道上的人更是寥寥无几。这样他就可以像比赛似的狂蹬自行车,本来四十多分钟的路程只用了二十多分钟就到了。

他在胸科医院门口停下来,然后就立即给沈萱发了一条短信:“我现在在胸科医院门口,我想见你一面。”

发完后他怕沈萱已经关机,于是又打了一个电话,一听没关机,只是不接。很快他就收到了回复:“你快回去吧!我不会去的,好好照顾自己,不然我真的不理你了,好吗?”

他一看沈萱终于理自己了,这才放下心来。但觉得现在是关键时刻,应该再努力一把,一定要见着沈萱,或许这次就能用自己的执着打动沈萱呢。于是他又发了一条短信:“我还在胸科医院门口,你要不出来我就不回去。”

很快沈萱回复道:“好吧,随你,我不想让你深陷。明天我会早点去的。我求你回去吧,别逼我,我可以说从不求人的,天冷回去吧。”

王晓宁看到这样的话失望极了,没想到沈萱这么铁石心肠,就回复道:“你的心太硬了,我都没话说了。”

发完后他呆立在那儿,茫然地盯着西面看。因为西面路北一百多米处有几栋居民楼,那是离胸科医院最近的居民楼。他认为沈萱很可能就住在那里,所以出来也肯定从西面出来。可是看了一会儿,西面却没有一个人影。这里正在修路,晚上几乎没有行人,只有汽车不时地驶过一辆。橘黄色的路灯照着冷清而杂乱的路面,灯光外是一片漆黑沉寂。王晓宁看看时间已经过了九点,心想既然沈萱已经那样说了就肯定不会出来了,我还是回家吧。

他无精打采地骑上车子,路上又收到沈萱的一条短信:“我是真的不想再伤你,但我宁愿你一时的痛,而不是一直痛下去。爱得越深你会伤得越重。回去吧,你说我什么我都不在乎,就算你骂我甚至恨我都没什么,我认了。”

王晓宁看完后也不知该说什么,虽然理解沈萱的心,但仍很难受,所以就没回复。不一会儿又收到了沈萱的短信:“到家了吗?路上小心。你是否开始恨我了,我并不像你想的那么好。”

王晓宁心想我怎么会恨你呢?只是怨你心太硬了。他本想把心里话都发过去,可此时还在路上,就只能简单地回复道:“我还在路上,刚走了一半。”

发完后紧接着又收到了沈萱的短信:“爱情是一种心动的感觉,而且不能强求的。”

王晓宁不完全同意这种观点,心想为什么女孩儿总是提感觉呢?爱情也可以慢慢培养呀,日久生情的例子也很多啊。他此时没时间把自己想说的都写在短信上,就只回复了一句:“你根本不理解我的心啊!”

之后他在路上又收到了几条沈萱的短信,都是一些关心的话语。比如:“冷吗?回家喝点热水,别着凉感冒。”“那你小心,别发了。到了家告诉我一声,别让我担心好吗?”

他看完后虽然感到很温暖,可心里还是有一些怨气。心想:你刚才要是见我才是给我最大的安慰呢。这会儿说一些关心的话有什么用?

到家后他给沈萱发短信告诉了一声。很快就收到了回复:“对不起,让你跑这么远。你也早点休息吧,晚安,好梦。”

第二天早晨王晓宁早早地就来到店里,因为昨天沈萱说过今天会早来。他见沈萱还没来,就站在店外等着。此时正是上班高峰期,街上骑自行车的人比较多。他朝沈萱来的方向望去,希望能快点儿看到沈萱。

他正看着,突然发现沈萱从远处朝这里步行走来。他感到很纳闷,心想沈萱没骑车子?就是坐公交也不是从那个方向过来啊。他连忙迎上前去,问道:“你怎么从那儿过来了?”

“我今天有点儿不舒服,是我男友打的送我来的。”沈萱说话有些无力。

“你怎么不舒服?”

“肚子难受。没事,一会儿就好啦。”

两人进了店里,王晓宁见此时只有他们两个人,很想多说点儿话,可又不知道说什么,只好回到自己的座位上。上午他看到沈萱又恢复了精神,便放下心来。想到沈萱昨天那么铁石心肠,就又装出不理的样子。

中午他正吃饭时收到沈萱的短信:“我算记住你了,威胁我。我来了和你说话,又不愿意理我,你狠。”

他回复道:“谁让你昨天不出来见我呢。”

“你啊,快吃饭吧。”

回到店后王晓宁看到沈萱,就与她相视一笑,心里的忧伤也少了一半。快到两点时,他一想到沈萱马上就要下班了,心里十分不舍,就发了条短信:“我看不到你的时候就像丢了魂似的。你又快下班了,下午我可咋度过啊!”

等了一会儿不见回复,就又发了一条:“每天我的心都很受折磨,见不到你时盼着见你,见到你后心里又难受!”

发完后他就抬头看沈萱,见沈萱正和库管说话。这时有个顾客来下载,他就顾不上看沈萱了。等下载完他再找沈萱,已经不见了。他估计沈萱已经下班走了,心里十分着急,连忙发了条短信:“你怎么不回短信啊!急死我了。”

等了十几分钟仍不见回复,就又发一条:“你折磨死我吧,折磨死我就不会有人烦你了!”

这回他终于等来了回复:“不能啊,我折磨你干嘛。”

“那你刚才不给我回短信,我还以为你又不理我了呢。”

“那谁让你早晨那么对我,昨晚还逼我。”

“我以后再也不敢了。”

“嗯,这样才对嘛,呵呵。”

王晓宁现在越来越喜欢沈萱了,觉得沈萱这么可爱,而且又愿意和自己说话,以前从没有过女孩儿和自己说过这么多话。他认为沈萱肯定对自己有意思,否则怎会对自己这么好呢?

可是几天后他就又陷入了绝望,因为有一次他在短信里问:“我们之间就没有一点儿可能吗?”沈萱回复道:“没有。我不想伤你,但我必须说实话。”

王晓宁心如刀绞,回复道:“你不要说得这么绝对嘛,就不能给我留一点儿希望吗?”

沈萱回复道:“我控制不了我的心。”

“你怎么就能控制不了自己的心呢?每个人都能控制自己的心啊!”

“我只能报以一笑了,有些事是有必然结局的。我无话可说了。”

王晓宁觉得沈萱太固执了,自己很难改变她的想法。有一次他请沈萱吃饭,又谈到了这个话题。他说:“世界上怎么会有绝对的事呢?任何事都会有变化的。你为什么偏要这么固执啊。”

沈萱说:“可是感情上的事就有绝对的。”

“我觉得没有,事情都是有变化的。你现在不喜欢我,怎能确定以后也不喜欢我呢?”

“我喜欢什么样的人我自己还不知道吗?”

王晓宁怎么也说服不了沈萱,心里很郁闷。吃完饭回店的路上,他看着沈萱落落大方的样子,不禁赞美道:“我觉得你现在就是世界上最美的女孩儿。”

“是吗?”沈萱举起右手,原地转了一圈,说道,“是不是像仙女下凡?”

“嗯,就是很像。”

在离店不远的时候,王晓宁又问道:“你既然不喜欢我,为什么还总跟我聊天?”

沈萱说:“我不想把关系弄得太僵,做不了恋人也可以做朋友呀。和谐一些多好,现在不是提倡和谐社会吗?”

王晓宁心想:你把和谐用到这儿了,但我可不想和你做朋友啊。要么做恋人,要么就彻底不要交往,否则我心里难受。

下一章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目录 上一章 第二十四章 约沈萱 六月份发工资后,王晓宁要请下载的同事们吃饭,因为这回该轮他请了。现在他们下载人...
    自由的风灵阅读 90评论 12 14
  • 目录 上一章 第二十一章 甜蜜的感觉 第二天王晓宁上晚班,也就是从上午十点到下午六点半。他仍是步行上班,一进店就...
    自由的风灵阅读 60评论 4 10
  • 目录 上一章 第二十二章 痛苦与执着 第二天是端午节,正好王晓宁休息。中午他收到了沈萱的短信:“我看懂又怎样啊?...
    自由的风灵阅读 51评论 8 10
  • 目录 上一章 第二十八章 开始写诗 王晓宁在讯达的最后一天下班时,心里有些伤感,但一想到从今晚就开始写自己的长诗...
    自由的风灵阅读 78评论 3 14
  • 2016年12月14日,星期三 The superior man blames himself. The infe...
    奈奈安阅读 23评论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