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中诗

在季节里转身,遥看到夏日里的晴空,明亮亮的嵌在四季腰间。蓝天白云有诗情,随意扯下一片当被褥,便可做个忧郁的梦。

大二暑假去山区支教,午饭过后,去附近村民家洗衣服。还没进去,便迎来几声犬吠,狗的主人是对年迈的夫妻,老奶奶拄扙开门,笑容可掬。

在合欢树下洗衣服,水清凉凉的,浸润着手上每一寸肌肤。合欢花撑着降落伞落在水里,落在衣服上,声音很轻,很轻,没有惊扰一丝风,风也含蓄,他收敛着,不忍把花的容颜吹皱。这种恰到好处的互不干扰,多好,多美!

抬头望远处的天空,有一群身着白衣的鸟儿与之温暖相拥,它们从容的拍打着翅膀,一拍一拍,节奏缓慢。究竟是谁在歌唱,让这群白衣鸟儿打节拍?

内心翻涌着一阵阵欢喜,奶奶快看,好漂亮的鸟儿!哦,天上飞的是白鹭。老奶奶眯着眼睛边望边说。

白鹭?一行白鹭上青天。是活在绝句里的那群白鹭吗?天是这样蓝,那片天是否也从七绝中来。是哪位好心的画家,把杜甫当初欣赏的美景临摹出来,供我欣赏陶醉?

夏日的一个午后,带着零星的梦醒来,听一首班得瑞,顿时带有清风气息的音符落满房间,残梦随之消散。走向阳台,厚厚的蝉鸣被玻璃窗稀释得只剩下薄薄的一层,真是好呀,恰能覆盖住内心欲起的烦躁。抬头,望见了白云,还有流动在白云间清澈的蓝。

云的轮廓不清晰,相互之间藕断丝连,于是梭罗在日记里说到,凭借想象,可以在那里找到任何城市和岛屿。

那云里一定有诗,是蓝天写给大地的情诗。具有忧郁气质的蓝天羞赧的遮住了脸,把诗句藏在白云里了。风真是好媒妁,她从摇动的树中来,速速赶到了白云边,不一会儿,云便散开了。我想,大地看到情诗了,因为满地阳光,他肯定笑了。

坐在阳台上,班得瑞音乐换到了下一首《蓝色天际》,音乐缓缓流淌,有一种沁入骨子里的清凉,更多的是感动,仿佛和自己的灵魂相遇,相拥而泣。

一直很喜欢这个乐团,感觉他们在为大自然发声――他们的音符跳跃在月光里,闪烁在星星里,盛开在春天的第一朵玫瑰里。当然你看不见这些活泼的音符,因为它们来自大自然,一旦又落入其中,便会隐身。

听完一曲享受,我睁开眼,看到一只鸟儿隔着玻璃门望着我,小家伙看到我在看它,朝墙边蹦跳了几下,又朝我探头。谁能懂得我心里的欢喜?我赶紧起身,往前走了几步,鸟儿有节奏的蹦跳了几下,随后扑棱着翅膀冲向蓝天。

那几下蹦跳里有韵脚,肯定可以拼出诗行,是五言还是七律?我望向蓝天,几片白云聚拢,我知道,蓝天害羞的捂着脸笑了。

跌宕起伏的故事在空中上演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