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慢熟中成长

  五行缺刻

        柳小刻的双手握着一把尖锹,用力向眼前的田地刺了进去,而后扬起锹奋力把土扬到了后面的大坑里边。望着里边的大木匣子被土一点点的掩上,慢慢的堆垒成一个大大的土丘。柳小刻则发着呆地看完了这一切,柳小刻现在才明白那一捧黄土同样也掩埋了自己的十三岁。而他却成了别人口中的单亲小孩。多年以后这一幕是柳小刻挥之不去的记忆。直到现在柳小刻是一个自尊心极强的一个人,这该死的自尊以至于让他的性格存在着致命的缺陷。这一点他深深明白着,可又改变不了任何实质性的缺陷。

小油菜花开时

        一个小伙子的二十岁至三十岁的大好时光是人生中最重要的分水岭,这个阶段正是人生大起大落的时候。柳小刻对此有着别样的体验。他一个血气方刚的大小伙子也曾有着自己暗恋着的姑娘,也曾被人当过所谓的备胎。柳小刻印象里只记得暗恋的姑娘。高中期间看着暗恋的姑娘落泪的同时他内心发誓一定要娶她为妻。而在这之后来了一个从Z市学校转来我们学校的插班生,一个落落大方的城市姑娘。柳小刻当时看见她的一眼,刹那间想起了小时候和他一起玩过家家的小姑娘(他现在还大概记着那个小姑娘叫韩丽丽)。柳小刻神使鬼差的写下了一大段感想小文章,还和周遭的同学炫耀半天。当时的柳小刻太天真了完全意识不到人性的好奇因素在作祟人间。而后一个男同学兴致盎然的在他写的感想小文章里边圈圈划划的评论着。柳小刻的同桌还郑重其事的用手机拍摄了图片。结果可想而知柳小刻当时成了众人哗众取宠的乐子。班里边的同学自编自导自演的恋爱剧就此上映着。“你看柳小刻又给贾小文捣鼓啥呢!”“唉,柳小刻你看贾小文穿的衣服漏着皮肤了,你去提醒她一下。”柳小刻无奈的看了看提醒自己的同学。过了一段时间,班里边悄无声息的来了这么一句。“咦,柳小刻是不是碰了贾小文的钉子了。”“嗨,就柳小刻那副德行配得上贾小文吗?”以至于柳小刻内心就在质疑自己“难道我真的追了贾小文?后来又被人无情拒绝了吗?”柳小刻高中最后的时光深受被恋爱的折磨当中。

        对于绝大多数的男女生而言没有谁天生就会谈恋爱,也没有谁天生不想去谈恋爱。当然我上一句话指的是大多数的异性恋(柳小刻本人是异性恋)。本来每个人在大学期间要不好好学习,要不谈一场甜甜的爱情是大多数人的梦想。柳小刻家里边没有所谓的大学生,两个姐姐当中一个小学毕业,一个初中肄业的学历。两个姐姐对于柳小刻怎么读好大学没有任何好的建议。因此柳小刻在大学里边一边规划着自己的学习目标,一边又学习本专业的专业知识。他在大学期间甚至不知道路遥先生写的《平凡的世界》是高居各大高校图书馆借阅量的榜首。在大学里边第一次听到哲学选修课的吕小兰老师说“哲学就是‘爱智慧’”。以至于柳小刻在网上结交了一个北师的研究生请教一些哲学问题,并且疯狂的够买了五本哲学亦或是政治类的书并疯狂的沉迷于其中。在外人看来是极度用功的表现,其实他看的书都和专业书籍风马牛不相及。

        在大学期间柳小刻在恋爱方面也不是一个榆木脑袋。上哲学选修课的时候认识了在大学期间有过交集的江西姑娘江小华(柳小刻曾骗过家里边的人说是湖南人其实人小姑娘是江西的),在试探性接触了两个学期后柳小刻才意识到高中时被恋爱的阴影始终挥之不去,柳小刻渐渐的放弃了这段看似没有结果的感情。在结束大学生涯的时候江小华一本正经的跑过来跟柳小刻说那个男生打算追求她。柳小刻当时实名羡慕那个能够去追求江小华的男生。另一个是柳小刻选修体育课的时候认识的一个小女生叫林小婷。林小婷和柳小刻的家庭背景一样也是一个单亲家庭。最终因为各种原因他没有继续去追求林小婷。毕业的时候甚至想出了一个拙劣的手段,狂喝海鲜汤大口喝啤酒以至于手臂的皮肤上现出紫黑色的过敏症状。只是为了向林小婷证明一个事实,柳家的男人有一个难以言说的病痛(与肝有关,这个我后面会讲)。大学期间为了提升自己的身体素质积极的选修各种武术类的体育课。甚至拜名师门下(师讳郑师师承师爷讳冯师爷师承太师爷讳李师)柳小刻拜入郑师门下伊始,郑师先教授柳小刻为人处世的道理。前期郑师磨了柳小刻两三个月的性子才认定他是一个想练武的小伙子。才教他盘一些拳架子和一些其它辅助的引导功法。直到现在柳小刻依然忘不了练拳时嘀嗒下来的汗水,正是练拳锻炼了柳小刻的毅力。大学期间的班主任任正(也叫导员)是业界内某个学术大牛的博士生,柳小刻大学期间听到这个确定的事实消息后很是惊讶。柳小刻在大学期间上过一些任正老师讲授的专业课。柳小刻储备的这些专业理论知识在当时只是处于中等水平。柳小刻曾听说自己本科期间的科研导师靳东(此非明星)是某个学会的会员。柳小刻的科研导师靳东曾评价柳小刻“柳小刻在专业课的理论与实践学习上有着“许三多”一样的拼劲儿。”直到现在他工作了以后才明白,在大学期间各种经历犹同《百年孤独》里边的“何塞•阿尔卡蒂奥•布恩迪亚”,一个狂躁着想要改变自身命运的小丑。

        大学毕业以后,联系了暗恋的高中女生王菲(此非明星)。柳小刻和她兜兜转转后,柳小刻才发现他高中时期真正意义上的恋情才算结束。柳小刻明明可以高中毕业就继续追求她的。可是他却没有,因为柳小刻觊觎她父亲有种想打断打断他双腿的眼神。大学期间他只联系了她一次。就这样匆匆一别数年甚至以后不再会有见面的机会了。柳小刻经历了这些以后才渐渐看淡所谓的恋爱,柳小刻不认为自己有多少资本去谈恋爱。柳小刻现在的公司里面有几十个女性同事,其中经常打交道的是小京和小小两个姑娘。柳小刻其实对这两个姑娘没有任何想法,最多是以欣赏的态度来看待这两个姑娘。柳小刻无意识且不间断的和小小制造矛盾的时候。小京姐貌似巧妙的提了一下。“柳小刻你看小小多么好的一个小姑娘,你不妨和小小谈个恋爱。”柳小刻心里边很明白吃晚饭的时候刻意的去与小小姑娘制造矛盾,小小姑娘巧妙的与暧昧的男生通着视频电话。一切事情的发展都是那么的不可思议又都是那样的顺水推舟。柳小刻想要的目的也达到了。   

        一个男生这么极力躲避女生是有啥不可告人的秘密。其实在《欢乐颂》安迪不想结婚的桥段里边会找到一些答案,没错是家族中的一些病患。其实柳小刻是刻意去胡乱搭理女生话茬的,甚至不惜和女生去拌嘴。柳小刻刻意的做法不是矫情而是有自己的想法。即柳小刻不想让别人认为自己喜欢这个姑娘。假使柳小刻恋爱的话必须满足这三点:一、柳小刻父亲是因为肝病离去的,柳小刻父亲生前的餐具都是单独使用。这个肝病的隐患会导致家族中成年男子在四十岁的时候患上肝病的几率增大;二、柳小刻样子长的不咋地、家境平平、家庭背景没啥可比的。这一些个条条框框他是最清楚不过的;三、柳小刻是一个晚熟的小伙子,女生最不适宜和这样的小伙子谈恋爱。

          (完)

      于2021年1月17日晚十点三十三分校正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