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看,远去的那个落寞的少年

三年前的今天,我坐在小武的婚宴上,感叹小武终于走到今天,终于有了属于自己的生活了。

小武和我从小就是邻居,我们的年龄差距也不是很大。可是不一样的是,他在八岁的时候父母就离婚了。妈妈红杏出墙,被老公扫地出门。抚养权被判给了爸爸,而妈妈也没有去争抚养权。妈妈自知理亏,也不好意思再去过多的要求什么。

可是小武的妈妈不像是那种水性杨花的女人,她应该也会后悔当年犯下的错吧。总之,小武的妈妈放心不下小武,但是身上又被打上这样一种烙印,也无可奈何。临走前,她送给爱看棒球比赛的小武一支球棒。

小武喜欢打棒球,可是他从不用他妈妈送给他的那支球棒。我去他家玩的时候,看见过那只球棒,规规矩矩的放在柜子里。

小武的爸爸在离婚半年后,又结婚了。也是从那时起,小武开始从一个活泼开朗的孩子变成了一个郁郁寡欢的人,我也亲眼所见笑容从他的脸上一天天消失,直至殆尽。

继母对小武不怎么好。小武犯错的时候,他爸在气头上,他继母就在旁边扇风点火,本来说服教育就能解决的问题最后却变成了皮肉之痛。后来这种事情也就越来越多,而且经常能听到他的继母对他破口大骂。

每当这种时候,我和妈妈在家就能听到,妈妈急的直跺脚:“何苦糟践孩子!”但是也无可奈何。

我经常看到小武脸上挂着泪痕,而每当这种时候我们都会去不远处的小河边,那里有柳树,两个小孩子在那里一坐就是一个傍晚。那次小武突然对我说:

   “我想我妈妈了。”

听到他这么说,我心里特别难受。可是我感觉很无能为力。我们两个就静静的趴在柳树枝干上,什么话也不说。

以前,每当这种傍晚时分,这里充满了欢声笑语。而现在,是那么的安静,那样的冷。那个脸上洋溢着笑脸的小武再也不见了。

我和小武一起上学,一起回家。等我们各自走到家门口时,我看着他,他笑了笑,脸上的表情有种说不出的凉。

学校要收课本费。小武没有和继母说。等他爸爸回来后,他悄悄的跟他爸爸说,

   “爸, 学校收书费,一百六。”

他爸从钱包里拿出三百,只说了一句“好好看书。”

几天之后,小武的继母知道了这件事,开始泼妇似的发疯:

   “这日子你们过吧,我是没法过了。一个没什么本事还穷大方,另一个还是个无底洞,你们爷俩自己过吧--”

话还没说完,小武的爸爸一巴掌拍在了她脸上。

小武把兜里剩下的一百四十块钱掏出来,一下扔在了她脸上。他继母先是一愣,抬手就给了小武一巴掌。

小武爸爸踹了小武一脚,又打了他继母一巴掌。

小武还是一如既往的喜欢棒球,技术越来越好,体格越来越硬朗。只是,我从没见过他用过他妈妈送他的那支球棒。

我知道那几年小武是怎么过来的,可我不知道小武有一颗怎样强大的心,才能忍受下来。

我始终觉得,像小武这样的孩子,在这样的环境下,早晚会有爆发的一天。

小武爆发的那天是高中毕业后不久,我和另一个小伙伴在小武家玩,玩得正兴起,他继母回来了,看了我们一眼,冷声冷气的说:

   “只花不挣,还一天到晚往家领人,乱成什么样子了?”

他继母依然把我们当成孩子看,并没有觉得这样说有何不可,我和小伙伴尴尬的笑了笑,小武说,今天就先到这儿吧,我送送你们。我们求之不得,连连答应。

小武陪我俩走到了门口,我们前脚刚出门,小武就说,我就送到这儿吧。说完,把门砰的一声就关上了,然后反锁。

我和那个小伙伴对视一眼,还没有想明白是什么意思的时候,里面突然传来了女人的哭喊,紧接着是漫长的嘈杂声。

小武把我们送出门后,紧接着就把门关上了,然后反锁,在他继母诧异的眼神中回到自己屋子,拿出他那从没用过的球棒,来到他继母面前,二话不说就开打。继母被他打掉一颗牙,折了三根肋骨,面目全非,惨不忍睹,家里的家具无一幸免,一片狼藉。

我们在门外听到女人的哭喊声,心里有种痛快的感觉,但慢慢的就不这么觉得了,因为那哭声太惨了,从哭声里仿佛看到了血淋淋的场面。现在想想,电视剧里的哭喊声跟真实的比起来,太小儿科了!

我们两人一个留下敲门,一个去找小武的爸爸。出人命似乎是有很可能的事。小武爸爸急急忙忙跑回来,一脚把门踹开,大喝一声:“小武,你他妈住手!”

小武停下来了,拎着球棒走过来,一把抓住他爸的领口,说:“小心我连你也打!”

语气里的阴冷和表情上的愤怒让我不寒而栗。

我们拉着小武走了出来。小武来到了我家。我妈跑过来,问小武:“他们又打你了?”

   小武说:“我把她打了。”

我妈惊讶了一下,随后又恢复平静。

   小武说:“婶儿,你借我点钱吧,我想出去待几天。”

我妈转身回屋,出来的时候手里拿着钱还有几件我的衣服。

   婚礼上,我和我妈坐在一桌,小武挽着新娘走向我们。小武跟我妈碰了一下酒杯,说:“婶儿,从小到大,您没少疼我,我敬您这杯。”

我妈喜笑颜开。可是眉头皱了一下,说了一句:“好孩子,千万别走错路啊。”

从小武把他继母打了离家以后,我和小武就几乎没有联系了。我开始在外地上学,在上学期间听到小武要结婚的消息,便匆匆赶回来。

婚宴上,我看到了几个混黑社会的人也坐在酒桌上。这几年风言风语也听说到,我们当地有个叫小武的人以打人凶狠极为出名。

我妈跟小武说的那句话应该是指这个吧。


我妈真的挺疼爱小武的。我很小的时候,妈妈做了一次手术,在家休养,小武跑过来奶声奶气的说:“婶婶,我来看你了,我给你带的鸡蛋…”说完往上衣口袋里一摸,脸色就变了,摸出来一把黏糊糊的东西,蛋壳,蛋黄,没成型的蛋清。

小武很失落的说:“碎了……还没熟…”

我妈笑着问:“你还煮过?”

小武信誓旦旦的说:“是啊,我妈妈做完饭,我就把这两个鸡蛋放在锅里了,我还烧火了呢,唉…可是没熟…”

小武来找我玩的时候,看到我妈做好吃的,就去洗手了,然后和我一起乖乖的坐在饭桌前面等。我妈从厨房出来看到小武,就忍不住乐了,然后就给他准备好碗筷。

回想起这些,再想想小武后来受的苦,心里真不是滋味。

希望小武不再受年少时的那些苦。希望小武不会走错路。

坏消息还是传来了。小武结婚后不到两年,就发现了妻子的外遇。

小武被警察带走了。小武的爸爸头发已经全白了。多么熟悉的一幕,二十多年以前的那场外遇,小武的妈妈被扫地出门。如今,小武却把妻子捉奸在床,将那一对男女活活打死。

当我妈把这个消息告诉我时,我仿佛早有心理准备了一般,这可能在小武的童年里就已经注定了这样的结局。

我想起婚礼上我妈跟小武说别走错路的时候,他是这样回答的,

“呵呵,哪还有正确的路啊。”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六月, 毕业季, 告别象牙塔, 背起行囊,与剑为伴, 从此迈进江湖! 江湖水深,人心亦冷也暖! 唯有经历, 一次次...
    阿栋clt阅读 172评论 2 2
  • 麻吉刘阅读 138评论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