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书对话创作大赛〕嫉妒的河,悲情的伤

前言:

天色愈暗,黑色愈浓,在车水马龙的城市里,所有的霓虹灯都次第亮了起来,灯光璀璨、熙熙攘攘;

每个行色匆匆的人都在各自的生活里上演着属于自己的人生故事。

事件:

两年前程琳房间人为的大火、万媛的参赛设计稿被偷卖给gks、风伯母遭遇车祸。

主要人物:

程琳(程雨)、浩庭、万媛、连希、王弗、风伯母、董事长


第一幕

地点:某家餐馆内

人物:程琳、万媛

程琳:(欢喜)媛,你来啦,快请坐,我还以为你不会来了呢,你来了我真的很高兴。

万媛:换作别人我是不会来的,但谁叫是你呢;

这么多年来我最讨厌的就是你这张看起来单纯善良的脸了!

专门用来勾引别人的男人!

程琳:媛媛,你听我解释好吗?

万媛:(激动)解释?

你还有什么好解释的?

我都看的清清楚楚!

程琳:不是你看到的那样,那天下班回家连希叫住我,说想跟我聊聊你的事,我想他是你男朋友,就答应了;

当我们走到步行街的时候,一辆汽车飞速地从我旁边驶过,连希怕我受伤,就一把将我拉在了他怀里;

而这一幕刚好被你看到了,你就以为我们有什么关系,我们真的什么关系都没有,请你相信我。

万媛:叫我相信你?

你叫我怎么相信你?

当初我要不是听了你的话转学到H高中,也不至于上了一所这么普通的大学!

程琳:媛媛,你说什么?我怎么听不懂呢?

万媛:你听不懂是吧,那我来告诉你,就是因为转学后我适应不了H高中太激烈的竞争环境,这才没考上名牌大学的。

程琳:媛媛,你怎么能这样说呢?

任何地方都是有竞争的,竞争激烈的环境怎么就成了你考不上名牌大学的根本原因呢?

万媛:你敢说你没在我面前说H高中有多好吗?

程琳:我是在写给你的信中说了H高中的种种好,但那只是我的感受,要不要转学过来还得由你自己决定啊;

你现在怎么能说是因为听了我的话,才没考上名牌大学的呢?

况且学习成绩的好坏一般都是与努力程度、学习方法、基础知识是否牢固等相关系的,虽然环境的适应性也有重要的影响,但不是最根本的原因啊。

万媛:你的意思是说我没人家聪明,没人家刻苦,基础知识没人家牢固,所以才与名牌大学无缘?

程琳:媛媛,我没有这个意思,你误解我的意思了。

万媛:不要叫我媛媛!我早已不是你认识的媛媛了。

程琳:媛媛,我们到底是怎么了?

为什么我们的友情会走到今天这步呢?

万媛:为什么?

你难道还不知道为什么吗?

从小到大你什么都比我好,认识的朋友都喜欢你,即使你从不主动联系她们,她们也依旧在意你,关心你;

而我呢?她们何曾像关心你一样关心过我?

程琳:媛媛,你胡说什么呢,大家不是也很关心你吗?

记得上大学时,有一次你生病了王弗为了给你买药,没有去上课,被老师直接记了挂科,为此你很自责,最后还是她扮鬼脸逗你开心的呢;

还有一次,你去看你表妹,回来时错过了末班车,我和王弗、蓝婷大晚上骑着单车去找你;

每年你过生日,蓝婷都会提前为你策划生日晚会,虽然年年都是一样的创意,参加晚会的也只有我们四个人,但并不影响我们的好心情。

这些你都忘记了吗?

万媛:我没有忘记,可那都是以前的事情了,现在的我们再也回不去了。

程琳:媛媛,请你不要这样说,你这样说会伤了我们的心的!

万媛:伤了你们的心?你有没有想过伤了我的心?

当年我们一起去面试,王弗为什么要在陈容面前说我的缺点?

程琳:她也是无心的,而且那也并没有影响你进入‘一江春水’工作,事后她还特意向你道了谦呢;

你不是也原谅了她吗?

万媛:我怎么可能就这么轻易原谅她!

你知道吗,她的无心让我失去了我的爱情!

程琳:你是说浩庭吗?

万媛:是的,要不是因为她在陈容面前说了我的缺点,浩庭怎么会对我不闻不问,你又怎么可能会成为浩庭的女朋友?

程琳:万媛,我真没想到你会这样说,我真的对你很失望!

万媛:这还不是拜你们所赐,当年在我们四个人里我是最活泼开朗的一个,而且浩庭也有意让我做他的助理;

可就因为陈容的几句话,浩庭就点名让你过去做他的助理。

程琳:万媛,为什么到现在你还是不肯承认浩庭从一开始就没有喜欢过你的事实呢?

万媛:你怎么知道他没喜欢过我?

如果他不喜欢我那他为什么一开始要我去做他的助理呢?

程琳:那是因为他把你认成了我,他以为你是学的汉语专业,后来他不是跟你把事情说清楚了吗?

而且他也是向你道了谦的。

万媛:道歉有什么用?我不需要他的道歉,我需要他爱我!

程琳:你……你简直不可理喻!

万媛:不可理喻?

哈哈,你说我不可理喻?

对,我就是不可理喻,怎么啦?

程琳:我简直无法跟你再继续交谈下去!

万媛:程琳,你就不要再装着一副毫不知情的样子了。

你知道这几年来我是有多么嫉妒你吗?

看着浩庭每天对着你温柔地笑,看着你们牵着的手十指紧扣,看着他的心里眼里处处都是你;

我的心都快要碎了,你能理解我的这种感受吗?

你永远都不会理解这种感受,因为你爱的人更爱你,所以你理解不了;

不理解也就罢了,你还每天在我面前秀幸福!

好不容易我才渐渐地放下了浩庭,可你为什么又要来跟我抢连希呢?难道你有浩庭还不够吗?

程琳:对不起,我真的不知道我的幸福伤害了你,我只是单纯的想跟你分享下快乐,没想到会伤你的心;

我也没有跟你抢连希,你要相信我,我跟连希真的什么都没有,连希他只爱你一个人!

万媛:你不要再说了,我是不会再相信你的,再也不会!

程琳:就算你不相信我,你也应该相信蓝婷吧。

万媛:我谁也不相信了。

程琳:万媛,以前你最相信的就是她了,现在怎么连她也不信了呢?

万媛:以前我那么相信她,可她一直站在你这边,她从来都是向着你的,你叫我如何再相信她?

还有王弗,她整天像只鸟儿似的围着你叽叽喳喳地说个不停;

正是因为她,我才没有接近浩庭的机会;

正是因为她,你才可以近水楼台先得月;

是你和她,毁了我的爱情!

我当然得让你们付出相应的代价。

程琳:是你出卖了王弗的设计稿?

也是你制造了浩庭母亲的车祸?

万媛:没错,但你只说对了一半,

是她自己让我把设计稿卖给gks的,然后叫我再嫁祸给别人,让那人得个抄袭的罪名;

也正是我在风伯母的车上动的手脚,本来她不在我的计划之内,

可偏偏老天爷眷顾我,我才能借此机会接近她,从而获得她的欢心,再从中挑拨离间,让她记恨于你。

程琳:你说是王弗让你卖了她自己的参赛稿然后再嫁祸给别人?

万媛:没错,就是这样的。

程琳:那她为什么要这样做?

她又是想嫁祸给谁?

万媛:这你得自己去问她了。

程琳:这不可能,王弗不可能这样做!

她不可能自己毁了自己的前程!

肯定是你乱说的,我不相信。

万媛:你信也好,不信也罢,反正事情都已经是这样了,无所谓啦。

程琳:(看向门口)王弗,你怎么来了?

王弗:琳琳,你别听万媛胡说,不是我让她卖了参赛稿的;

我也没有让她再嫁祸给别人,你一定要相信我啊。

程琳:我相信你不会自己毁了自己的前程。

万媛:(冷笑)我就知道你最终相信的还是她,不过我早已习惯了你的这种偏心;

好吧,参赛稿确实是我卖给的gks的。

程琳:你……你为什么要这样做?

你知不知道你这样做毁了王弗的前程,她以后再也不能在设计界立足了!

万媛:我说过会让她付出代价的,这就是。

程琳:那你为什么要害风伯母呢?

万媛:我不是说过了吗?她本不在我的计划之内,

我也从没想过要害那个老巫婆,只是她自己倒霉碰上了而已。

程琳:万媛,风伯母对你也不错,你却视她为老巫婆,我真为风伯母难过。

万媛:你为她难过是应该的,也不枉她只认定你为她的儿媳妇。

程琳:万媛,没想到你竟是心机如此重的女人。

万媛:哈哈,你现在才知道呀,你没想到的事还多着呢!

王弗:(怪里怪气)对呀,程琳,你看我和万媛的脸好看吗?

程琳看了一眼王弗,发现她变了一张脸,虽然陌生却又有些熟悉;当她转过去看万媛的脸时,不经发出一声‘啊’的尖叫,因为她看到了一张面目狰狞的脸。

(程琳从梦中惊醒,不停地喘着气,她想:这还是她第一次同时梦见王弗和万媛,而且她们两个都与最近发生的事有牵连,这个梦难道是在暗示着什么?

沉思了一会儿后,她拿起床头的手机,拨通了万媛的电话。)


第二幕

地点:室内

人物:万媛、程琳

万媛:琳,这么晚打电话给我有什么事吗?

程琳:你怎么知道是我的电话呢?

万媛:这个点还能打电话给我的,也只有你了。

程琳:怎么只有我,你不是说连希经常这个点打电话过来跟你说甜言蜜语的吗?

万媛:哎呀,人家不好意思说嘛,你之前从来没在这个点打过电话给我,

今天可是有什么事?

程琳:也没什么事,就是想问问你现在心情好多了吗?

之前我一直不敢问你,怕你伤心。

万媛:嗯,好多了,我也想通了,做不了设计师,我还可以做其他的事呀,不是有句话叫做‘条条大路通罗马’嘛……

程琳:媛,你能这样想我就放心了,之前我还担心你想不开呢;

没想到你这么快就想通了,真是太好了。

万媛:除了想通还能怎么办呢?

(沉默)其实,设计师一直是我的梦想,我这么多年的努力就是为了有一天能看见满大街的人都穿着我设计的衣服,想着就觉得开心!

可是如今再也不可能了,说不难过是假的,说不在意也是假的。

程琳:媛,你要是想哭就哭吧,我不会笑你的。

(万媛开始在电话里低声哭了起来,良久,电话那端停止了哭泣。)

万媛:琳,你会不会觉得我特别没用?

程琳:不会的,在我心里你一直都是最棒的,我也永远不会嘲笑你。

万媛:谢谢你,琳。

谢谢你在我最不堪的时候鼓励我、支持我。

程琳:这是我应该做的,换作是你,你也会这样对我的,不是吗?

万媛:是的。

程琳:所以呀,你就不用说那么客气的话了,有件事我不知道要不要跟你说。

万媛:什么事?说吧,我想知道。

程琳:白天我好像看到王弗了,我知道我不该在你面前说她的,但她毕竟是我们多年的闺蜜。

万媛:你在哪里看见的她?她不是出国了吗?

程琳:当时百货大楼里的人实在太多了,我一转眼她就不见了;

其实我也不确定到底是不是她,如果真的是她,你会原谅她吗?

万媛:我不原谅她还能做什么呢?

自古以来,恨人的人都是最痛苦的,我已经分不出精力去恨她了,只能选择原谅。

程琳:真是苦了你了。

万媛:说真的,琳,谢谢你和浩庭这段时间对我的关心和照顾;

浩庭是个好男人,你可要好好珍惜呀,可千万别让别的女人抢了去。

程琳:我知道啦,你家连希也不错啊,既会做饭,又会疼人,你可不要再干傻事把他拱手让与他人了。

万媛:放心吧,我再也不会将他拱手让人了;

经过这些事,我知道他的心在我这,他不会轻易离开我的,除非是我自己不想要他了。

程琳:媛,你能这样想我就放心了,做不成设计师还可以做别的,我相信只要信心在,梦想还是会实现的;

让我们一起加油!

万媛:好,一起加油!

程琳:媛,刚才我做了个梦,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会做这样的梦,太吓人了。

万媛:什么梦啊?说来给我听听。

程琳:也没什么,就是一个奇怪的梦。

万媛:这个梦奇怪在哪里呢?

程琳:我梦见你说你讨厌我,讨厌我那张看起来单纯善良的脸。

万媛:(一惊)不会的,我怎么会讨厌你呢,我爱你还来不及呢。

程琳:真的吗?

那我为什么会做这样的梦呢?

万媛:可能是你在潜意识里想起了那医生的话,所以才会做关于你脸的梦。

程琳:可能吧,也许跟我最近太累了也有关系。

好困啊,我要去睡觉了,你也应该困了吧,那我挂了。

万媛:好的,晚安。

程琳:晚安。


第三幕

地点:咖啡厅内

人物:程琳、万媛

程琳:媛,上次真的谢谢你在风伯母面前为我解围,不然风伯母又该生气了。

万媛:这有何谢的,你也不要怪风伯母对你太尖酸刻薄了;

她现在只是心情还没有平复,等她心情好了,就会像之前一样待你了。

程琳:你也看到了,风伯母现在很讨厌我,她认为是我害她出的车祸;

其实这也不能怪她,因为在她车祸之前只有我到她的车上拿过东西,

那天你跟我说风伯母的包落在车里了叫我去拿,我就去拿了,

可我真的什么都没有做啊。

万媛:琳,我相信你。

程琳:谢谢你,媛。

可是风伯母不会相信我了,她再也不会相信我了。

万媛:那浩庭呢?他对你的态度怎样?

程琳:浩庭是相信我的,但光相信是没有用的,风伯母毕竟是他的母亲,只要风伯母不接受我,我们就不会幸福。

万媛:只要浩庭站在你这一边就够了。

程琳:可是媛,我真的没有在车上做手脚,我没有做为什么要去背这个锅呢?

万媛:琳,我们相信你,可是别人不相信你啊。

程琳:正因为如此,浩庭才决定要将这件事彻查到底,还我清白。

万媛:你是说浩庭还在调查这件事?

程琳:是的。

万媛:那他有没有查到什么呢?

程琳:应该还没有吧,他没有跟我说。

万媛:没事的,你要相信浩庭,相信他会把事情调查清楚的。

程琳:嗯。

唉,不说这件事了,听说连希向你求婚了?

万媛:嗯,但被我拒绝了。

程琳:你为什么要拒绝他呢?他是多么地爱你啊。

万媛:我知道他很爱我,可是我现在还不想结婚,我们还这么年轻,我还想再奋斗几年呢。

程琳:那倒也是,只要彼此相爱,什么时候结婚都无所谓。

(程琳的手机响了,万媛瞄了一眼她的手机,看到来电显示的是浩庭的名字。)

程琳:不好意思,我接下电话哈。

万媛:你尽管接吧,等会你的风公子可就要着急了。

(几分钟后,程琳挂了电话。)

万媛:你家风公子跟你说什么啦?是不是说他想你了?

程琳:哪有,他从来不会跟我说这些的,他问我在哪里,和谁在一起。

万媛:那你是怎么说的呢?

程琳:我说我和你在咖啡厅里喝咖啡,他说知道了,叫我们慢慢喝,晚上再打给我。

万媛:噢,我还以为他要跟你说情话呢,在这点上浩庭确实没有我家连希这么会哄人。

程琳:媛,你也是知道的,我也不是那种听得了情话的人;

浩庭虽然不会说情话,但他却用行动告诉了我他对我的情谊,

这也正是他吸引我的地方。

万媛:确实,我也很喜欢浩庭的这点,从来不会说情话,但却会用行动来给你安全感。

琳,你不要误会啊,我说的喜欢不是那种喜欢,你可不要乱想啊。

程琳:(笑)我当然知道你不是这个意思,是你自己想多了。

(万媛看着程琳,也跟着笑了起来。)

程琳:哦,对了,你工作的事怎么样了?

万媛:你不说我还忘了呢,我跟你说我又可以在‘一江春水’工作了!

程琳:真的?

那太好了,我们又可以在一起工作了。

我之前听浩庭说董事会不允许你再呆在公司,我还请求他去为你说情你呢,

看来他把各位股东都说服了!

万媛:浩庭是为我在董事会上求了情,可是董事长没有同意,最后还是风伯母出面,董事长才同意让我继续留在公司,不过不能再呆在设计部了。

程琳:那真是要谢谢风伯母了,她出院之后心情好多了吗?

不知道她是否还在生我的气?

你去看望她时多为我说说好话好吗?

她现在最喜欢的就是你了。

万媛:琳,你放心吧,我一定会在风伯母面前为你说好话的,相信她很快就不会生你的气了。

程琳:好,那先谢谢你了。

万媛:跟我你还客气啥?等我的好消息吧。

程琳:好!


第四幕

地点:程琳的家里

人物:万媛、程琳

万媛:琳,你怎么啦?是不是浩庭欺负你了?

程琳:浩庭没有欺负我。

万媛:那你怎么哭的这样伤心?

快告诉我到底怎么回事?

程琳:刚才风伯母打电话来,说我的心好狠毒,那次车祸没有害死她,现在又要来气死她,她说她绝对不会让浩庭跟我在一起的。

万媛:这到底怎么回事?你跟风伯母说了什么吗?

程琳:没有啊,自从她出院后她就没让我进过她家的门;

我连她的人都没见到,怎么可能对她说了什么呢?

万媛:那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程琳:我也不知道,我还没来得急向她解释她就挂了,等我打过去,她又不接我的电话;

媛媛,你昨天去看望风伯母时,有没有跟她说我真的什么都没做啊?

万媛:我跟她说了,可是她怎么也不相信,她就一口认定是你动了她的刹车。

程琳:看来我和风伯母的这个误会是怎么也化解不了了。

万媛:不会的,你要相信浩庭,他不是正在调查此事吗?

程琳:可是已经过去这么长时间了,还是一点线索都没有。

万媛:浩庭一点点线索都没有找到吗?

程琳:没有,不过浩庭怀疑风伯母出车祸的事可能跟王弗偷你设计稿的事有关联,

但他又不是十分肯定,所以他最近烦恼的很呢。

万媛:风伯母出车祸怎么可能跟王弗偷我的设计稿有什么关系呢?

程琳:你怎么知道没有关系呢?

万媛:你想啊,王弗偷我的设计稿是为了钱,这王弗要钱跟风伯母能有什么关系啊?

再说了,王弗拿了gks的钱之后就去国外了,风伯母的车祸是在她出国后才发生的,这怎么可能呢?

程琳:这正是浩庭不敢肯定的地方,现在最重要的一点就是找到王弗,王弗一定知道点什么。

万媛:你是说浩庭要去国外找王弗?

程琳:难道不可以吗?媛媛,你怎么这么激动?

万媛:不好意思,琳,我只是听到你说浩庭要去找王弗,想着如果找到了她,我们见面时该是怎样的场景。

程琳:如果找到了王弗,你应该高兴才对,虽然我们是多年的闺蜜,但毕竟是她对不起你在先,

所以你心里不要觉得有什么负担,而且只要找到王弗当面澄清,你就可以重新回到设计界了。

媛,和我们一起去找王弗吧。

万媛:你要我和你们一起去找王弗?

程琳:是的,你……你不愿意吗?

万媛:不是的,我的意思是我们不知道王弗在哪里,怎么找呢?

而且现在公司这么忙,浩庭能抽出时间去国外吗?还有,你我也要上班啊。

程琳:我们不一定要去国外找王弗,她也许根本就没有出国。

万媛:不可能,王弗不可能还在国内。

程琳:你怎么知道她不在国内?难道……你跟她有联系?或者说你知道她在哪?

万媛:怎么可能,我怎么可能和她会有联系,要是我知道她在哪,我早就去找她还我的清白了。

程琳:那你那么激动干啥?

(立刻明白过来)对不起,媛媛,我忘了你对王弗的名字很敏感,请你原谅我。

万媛:没事,是我太激动了。

程琳:(猜不透的笑)媛媛,要是你真的知道她在哪里你可千万别瞒着我呀。

万媛:琳,我真的不知道她在哪里!

程琳:可我怎么感觉你好像知道她在哪里的样子呢?

万媛:琳琳,你要我说多少遍呢,我是真的不知道她在哪里!

程琳:哈哈,我只是开个玩笑而已,你何必较真呢;

来,喝杯柠檬汁吧,早上刚榨的。

万媛:(悬着的心放下一半)我没有较真,我只是怕你会误解我的意思,然后以为我故意隐瞒了你什么。

程琳:(笑)你放心吧,我还不了解你嘛,

就算你瞒着所有人,也不会瞒着我的。

万媛:嗯,还是你了解我。

程琳:怎么样,这柠檬汁好喝吗?

万媛:还行吧。

哎,琳,你什么时候喜欢喝柠檬汁了?你之前不是一直都不喜欢喝吗?你说柠檬汁太酸了。

程琳:人是会变的,当然口味也会变,你说是吗?

万媛:那倒是真理,人都会变,更何况是口味呢。

(程琳没有说话,只是一直微笑地看着万媛,万媛觉得此刻的程琳好陌生,一种害怕的感觉涌上她的心头,她小心翼翼地试探着程琳。)

万媛:琳,我发现自从两年前那场大火之后,你好像跟以前有点不一样了,

有时候我都觉得你特别陌生,是你还没从那场大火的阴影里走出来吗?

程琳:可能是吧,我永远都忘记不了那场大火,我真不明白怎么好端端地就着火了呢?

直到现在我都没有想明白这个问题。

(盯着万媛)媛,你说为什么好端端地会起火呢?

万媛:你问我,我也不知道啊,你别这样盯着我看好吗?看的我心里发毛。

程琳:我有这么可怕吗?莫非是你做了亏心事?

万媛:琳,你胡说什么呀,我能做什么亏心事啊?你可不要吓我。

程琳:瞧你,你这心理素质也太差了吧,我只不过借你的心理素质开个玩笑而已,看把你急的,好像真做了亏心事一样。

万媛:你说你开什么玩笑不好,偏要开这种玩笑,吓死我了!

程琳:(笑着)这玩笑有什么可怕的,你什么时候变得这样胆小了?

万媛:琳琳,我知道你走不出那场大火的阴影,可是人不能总活在过去的痛苦中,你何不放下过去,勇敢地走出来呢?

程琳:你知道吗?当我听医生说我的脸有可能很难恢复到以前的样子时,我有多害怕吗?

我害怕失去浩庭,我害怕他不再爱我了,我也害怕走在街上别人异样的眼光。

那真是一段煎熬的日子,现在想来都觉得心酸,

虽然后来经过治疗我的脸恢复到了以前的样子,浩庭也比以前更爱我;

可那时的痛苦和心酸依旧盘踞在我的心里,迟迟不肯散去,那是你永远都无法体会的悲伤。

万媛:琳,对不起,我不知道这两年你的心里有这么苦。

程琳:你当真不知道我这两年的苦吗?

万媛:琳,你在说什么?你不说我怎么知道你心里的苦呢?

程琳:对,我不说你怎么知道呢;对,你是不知道,你看,我都糊涂了。

(从程琳家里出来,万媛越想越觉得程琳不对劲,她想:难道程琳开始怀疑自己了?)


第五幕

地点:浩庭家的花园里

人物:程琳、浩庭

程琳:调查的事可有什么进展?

浩庭:还是没什么重大突破,王弗依旧一点消息都没有。

程琳:也许王弗真的还在国内,她藏在一个我们不知道的地方。

浩庭:这只是你的猜测吗?

程琳:也不完全是,我试探过万媛,当时她的情绪很激动,我怀疑她是不是知道王弗在什么地方。

浩庭:你是说当你把王弗还在国内的猜测有意透露给万媛时她很激动?

程琳:是的,依我对万媛的了解,她很少这样失控过。

浩庭:照你这样说,如果万媛真的知道王弗在哪,那她为什么不拉王弗出来对质还她的清白呢?

程琳:这也是我弄不明白的地方,但我觉得事情一定没有我们所看到的那样简单。

浩庭:琳琳,我发现这两年来你好像变了个人似的,跟你之前的性格和脾性一点都不像。

程琳:是吗?那你是喜欢两年前的我呢还是现在的我?

浩庭:这个嘛,两年前的你呢,温柔善良;现在的你呢,在原来的基础上多了点智慧和锋芒。

程琳:那你到底是喜欢哪个我?

浩庭:我爱你,不论哪个时期的你!

程琳:(笑)你怎么也会说这么肉麻的情话?

浩庭:对不起,原谅我不太会说情话。

程琳:好啦,这句我爱听。

浩庭:你爱听就好,这可是我想了好久才想到的情话呢!

噢,对了,我忽然想到一件事忘了跟你说。

程琳:什么事?

浩庭:我昨天开车经过遥山酒店时看到连希和一个女人勾肩搭背的进去了,但那女人不像是万媛。

程琳:连希和一个女人?那女人会是谁呢?

浩庭:你不是说连希向万媛求婚了吗?那他为什么还带别的女人去开房呢?

程琳:这里面一定有问题,浩庭,你能帮我一个忙吗?

浩庭:什么忙?

程琳:你帮我去查一下连希的通话记录,看看他最近跟谁通话最频繁。

浩庭:好,要不要查一下万媛的通话记录?

程琳:不用了,我看了她手机没发现什么异常。

伯母现在怎么样了?自从她出院后就一直不肯见我,不知是否还在生我的气?

浩庭:你放心吧,她恢复的挺好的。

琳琳,对不起,我明知是我妈错怪了你,却只能看着她无数次用语言来伤害你。

程琳:没事,毕竟是我最后一个上过她的车,她认为是我也是很正常的。

浩庭:委屈你了,琳琳。我一定会把这件事调查清楚,还你一个清白的。

程琳:谢谢你,浩庭,很高兴能与你相遇,我会永远记住与你在一起的每一天。

浩庭:我也是,等这件事调查清楚了,我们就结婚吧。

程琳:结婚的事以后再说吧,只要我们相爱,什么时候结婚都是一样的。

浩庭:好,都依你。

程琳:浩庭,你还记得我跟你说过的那个梦吗?

浩庭:记得,怎么啦?

程琳:我觉得这个梦好真实,你说它是不是在暗示着什么呢?

虽然我和万媛从小就是闺蜜,和王弗关系也算得上要好,可我从来没在梦里同时梦见过她们,即使在大学同宿舍的时候也没有过;

还有梦的结尾那张面目狰狞的脸,会不会跟那场大火有关呢?

浩庭:你是说两年前可能是有人想害你毁容?

程琳:这个还不是很确定,但害命是明摆着的,只是我想不通为什么凶手要这样做;

我从小到大没得罪过什么人,理应不会有人要害我,但那场大火又是有人故意所为,这不得不让我有所怀疑。

浩庭:你的意思是可能是熟人所为,而且这个熟人有可能是万媛?

程琳:对,我正是这样猜测的。

你还记得有一回万媛喝醉了酒向你表白的事吗?

浩庭:记得,她不是说她当时喝的太醉把我错看成连希了吗?

程琳:我当时也是这样认为的,因为她和连希很相爱,但我现在不这么认为了,

如果他们真如外人所看到的那样恩爱的话,那连希为什么还会去找别的女人呢?

浩庭:有道理,那你多留心下万媛,你自己也多加小心,不要让她起疑心。

程琳:放心吧,她暂时不会对我起疑心的。

浩庭:就算她暂时不会对你起疑心,你也要自己小心点。

程琳:我会的,你也是。

浩庭:好,那你继续留意万媛的一举一动,我去调查连希。

程琳:好,有什么情况再联系。

浩庭:嗯!


第六幕

地点:某酒吧里

人物:连希、浩庭、小张

连希:总经理怎么今天有空请我喝酒呢?

浩庭:难得今天有空,何不来喝喝酒呢?

连希:既然是难得有空,总经理不要去陪程琳吗?

浩庭:我跟琳琳天天呆在一起,总得需要自己的自由空间啊,你说是不是?

连希:总经理说的很有道理。

浩庭:现在是下班时间,还是叫我浩庭吧。

连希:好,就叫你浩庭,要我说这酒真是好东西,一杯喝下去顿时神清气爽,烦恼全无。

浩庭:既然酒是如此好的东西,那今天我们不醉不罢休怎么样?

连希:好,浩庭,这可是你说的啊,不醉不罢休!

浩庭:不醉不罢休,来,干杯。

连希:杯子太小了,我们就直接用瓶子喝吧。

浩庭 :没问题,来,再碰一个。

哎,连希,听说你前段时间向万媛求婚被拒了?

连希:看来这事传的挺广啊,连你都知道了。

浩庭:那是当然,公司里的一些八卦事情都会传到我的耳朵里,看来公司里有些人确实得重新考核下业绩了。

连希:(有点醉了)是啊,这些人尽爱说闲话,不过万媛确实是拒绝了我的求婚,他们说的也是实话。

浩庭:万媛为什么要拒绝你呢?难道是她觉得你不够爱她?或者是她不够爱你?

我觉得我的这两个假设都不成立,因为你们是多相爱啊。

连希:(完全醉了)哈哈,你真聪明,你的两个假设都成立!

浩庭:你是说你不够爱她,她也不够爱你?

连希:(傻笑)错!是我们两个都不爱对方!

浩庭:连希,你喝多了吧?这话你可不能乱说,要是被万媛听到了可是要伤心的,以后不许再说了哈。

连希:我没有喝多,我真的不爱万媛,万媛也不爱我,而且就算她听到也不会伤心的,她的心可硬了。

浩庭:既然你们都不爱对方,为什么还要在一起呢?

连希:因为我知道了万媛的几个秘密。

浩庭:几个秘密?几个什么秘密?

连希:既然……既然是秘密,我怎么可能这么轻易告诉你呢,你要是……要是陪我把这啤酒都喝完,我就……就……告诉你。

浩庭:好,一言为定。来,干了。

连希:干了,嘿嘿,酒真是个好东西。

浩庭:酒也喝完了,你现在应该告诉我那两个秘密了吧。

连希:我跟你说,两年前程琳房间的那场大火就是万媛放的,还有她的设计稿也是她自己让王弗卖给gks的。

浩庭:你又是怎么知道的呢?

连希:她自己做梦时说的,被我无意听到后,她承认了。

浩庭:连希,这话可不能乱说啊。

连希:我绝对没有半点虚言。

浩庭:那她为什么要这样做呢?

连希:这我就不清楚了。

浩庭:你没有问她为什么?

连希:我没有兴趣知道她为什么要这样做,我只要知道这些事就行了,其他的我不管。

浩庭:那你为什么不揭穿她呢?

连希:我为什么要揭穿她?

你也知道她是我们设计部的名牌设计师,我们设计部的业绩还全靠她呢;

还有,像万媛这样前凸后翘的女人,哪个男人会不想占她的便宜呢。

浩庭:看来这万媛的心还真是又硬又毒,连自己最好的闺蜜都要害。

连希:是啊,不过好在程琳没什么事,不然你就要痛苦死了。

浩庭:是啊,幸好我的琳琳没事,不然的话我真不敢想象以后的生活会怎样。

连希:浩庭,你可不能告诉程琳啊,要是程琳知道火是万媛放的,她肯定会去找万媛的。

浩庭:我为什么不能告诉程琳,她是受害者,她有权利知道是谁伤害了她。

连希:虽然火是万媛放的,但也许是她不小心造成的呢?

再说了,程琳在那场大火中虽然差点毁了容,但最后不是完全恢复了嘛;

而且还比以前更漂亮了呢。

浩庭,你这个人这么不厚道,谁以后还会跟你说……说秘密了啊?

浩庭:好,我答应你,这些事只有你知我知。

连希:这就对了嘛,以后你要……你要经常……请我喝酒呀。

浩庭:好,有酒喝我一定请你。

(浩庭把连希的话一字不差地录了下来。)

浩庭:连希,你喝多了,我叫人送你回去吧。

连希:不,我没有喝多,我还要喝,来,干杯。

浩庭:小张,开车把他送去医院醒酒,他喝的太多了,叫医生安排给他住几天院。

还有把他的手机给我,他要是问起,你就说在我这,让他出院后自己到我这来拿。

小张:好的。

(看着小张的车走后,浩庭拨通了程琳的电话)

程琳:你说两年前的大火确实是万媛放的?

浩庭:是的,你的怀疑是正确的,刚才连希和我一起喝酒亲口告诉我的,我已经把他的话录下来了。

程琳:那她为什么要这样做呢?

浩庭:这个连希也不知道,只能问万媛自己了。

程琳:那风伯母的事也是她吗?

浩庭:这个连希倒没有说,不过设计稿的事却是她自己所为,我想这也应该跟她脱不了干系吧。

程琳:在那场大火之后我就觉得万媛有点不太对劲,但我也只是怀疑;

现在听说真的是她,我还真不知道该用什么词语来形容我的心情。

浩庭:琳琳,我知道万媛是你多年的闺蜜,你可能一下子难以接受这个事实,但现在的你必须接受;

你不是经常说人都是会变的吗?

而万媛就是那个已经变了的人,她早已不是我们认识的万媛了。

琳琳,这些事情马上就要真相大白了,我们赶紧去找万媛吧。

程琳:好!怎么你的身边还有手机在响?

浩庭:连希的手机在我这,万媛已经打了好通电话了,我一直没接,不知道这样一直响着会不会引起她的怀疑;

你现在赶快打电话拖住她,我这就打电话给我爸妈,让他俩随我们一起去万媛家,这样我妈才能更好地了解她出车祸的真相,从而更有利于你们澄清误解。

程琳:好,我这就打电话给她。

浩庭:嗯,一定要想办法拖住她。

程琳:好的,我一定会尽量拖住她的,你快去接伯父伯母吧。

浩庭:好,我挂了。

程琳:嗯。

(五分钟后。)

浩庭:琳琳,我们已经出发了,你在哪?

程琳:我还在步行街,我打万媛的电话她一直不接,不知道她是不是发现什么了。

浩庭:琳琳,你先别急,先不要打了,站在那里不要动,我去接你。

程琳:好,那你开车当心点。

浩庭:知道了。


第七幕

地点:万媛的家中

人物:程琳(程雨)、浩庭、风伯母、董事长、万媛

(万媛正在慌里慌张地收拾东西,突然门铃响了,她本不想理会的,但铃声一直响着,并没有要停的意思,万媛只好跑去开门。)

万媛:(程雨)琳琳、浩庭、风伯母、董事长,你们怎么来了?

程琳:我们来看看你,你这是要出远门吗?

万媛:不是呢,我看房间挺乱的,就收拾一下,这不正好在收拾衣服,你们就来了,我去给你们倒点水喝吧。

浩庭:不用麻烦了,今天我们来是想听你给我们一个答案的。

万媛:答案?什么答案?

浩庭:万媛,你不用再装了,两年前琳琳房间的那场大火就是你放的!

万媛:你说当年琳琳房间的那场大火是我放的?

浩庭:对,就是你放的!

万媛:你们没有证据凭什么说火是我放的?

浩庭:我手里有连希醉酒后的录音,里面他说的清清楚楚那场大火是你放的!(放录音)

万媛:他胡说!琳琳是我最好的闺蜜,我怎么可能害她?

程雨:正因为她是你最好的闺蜜,你才会去害她,因为你嫉妒她;

你嫉妒她从小就人缘比你好,你嫉妒她工作能力比你强,你嫉妒她得到了浩庭的爱!

(坐的人都不解地看着程雨,万媛也惊讶地看着她。)

万媛:你不是程琳?

程雨:对,我不是程琳。

万媛:那你是谁?

程雨:浩庭,很抱歉,原谅我现在才跟你说实话,我不是程琳,我是程琳的双胞胎姐姐—程雨;

(看一眼董事长和风伯母)

伯父、伯母,我知道你们现在也一定很想问为什么,但希望你们能克制住自己内心的疑惑,耐心地把这场对话听完,等对话结束了,你们自然就会明白是怎么回事了。

(两位老人点点头。)

万媛:我说这两年怎么觉得你变了,原来你根本就不是她;

也是,我认识的程琳可没你那么有智慧,也没你那么思维缜密;

不过,我还真被你那张跟她一模一样的脸给骗了。

既然现在你们都知道了,那我也就不必藏着掖着了;

两年前的那场大火是我放的,你们仅凭这一段毫无真实性的录音,就算交给了警察,他们也不能拿我怎么样的。

浩庭:你为什么要这样对她?亏她还一直把你当做最好的朋友!

万媛:我为什么要这样对她?

哈哈,你竟然问我为什么要这样对她?

还不是因为你!

难道你一直不知道我对你的感情吗?我那么爱你,你为什么不爱我?

程琳究竟有什么好的?为什么你们都爱着她、护着她?

浩庭:我告诉你,琳琳比你好千倍万倍,你哪里都比不上她,而且像你这样的疯女人,我是永远都不会爱的!

万媛:对,我就是个疯女人,就是我这个疯女人放了一把火烧了你心上人的房间,

这是她欠我的情债,她必须还!

风伯母:万媛,没想到你如此心狠!

万媛:风伯母,你现在才知道我的为人是不是有些晚呢?

我看您也是老糊涂了,不中用了,我在您的身边这么久,您都不知道我的为人,

您不是一向说自己很会看人的吗?现在打脸了是不是很疼呢?

风伯母:好你个坏女人,你竟然敢说我老糊涂了,不中用了?

万媛:你觉得还有什么是我万媛不敢的呢?

再说了您本来就是老糊涂了,您知道我在背地里叫你什么吗?

你肯定猜都猜不到,老巫婆!

风伯母:你……你……你个死女人,气死我了,你迟早会遭到报应的!

万媛:我可从来不会怕什么报应。

(浩庭走上前去,正准备扇一巴掌给万媛,被董事长制止了。)

董事长:让她说下去。

万媛:(看着浩庭)怎么?你还想打我?

你说你是为了你母亲想打我呢?还是为了程琳呢?

浩庭:今天要不是董事长拦着,我早就扇你几把掌了。

万媛:所以说嘛,董事长就是董事长,到底跟别人不一样。

董事长:奉承的话就不必多说了,

说说你为什么要让王弗把设计稿卖给gks?

万媛:这还要从连希说起。

董事长:连希?

万媛:对,就是设计部您最看重的连希,你竟然没看出来他是一只披着羊皮的狼;

您现在也一定很难过吧,平日里您这么器重他,他竟然是一个这么烂的人,您不觉得心痛吗?

董事长:我又没有火眼金睛,况且人心险恶,偶尔几次看错了人也是很正常的。

万媛:好,不愧是董事长,对人心看的如此透彻。

风伯母:心狠手辣的坏女人,废话还是少说一些吧!

万媛:当年我们三个人一起进入‘一江春水’工作,我一眼就爱上了浩庭;

我本以为浩庭也会爱上我,没想到他却爱上了程琳,

本来我就对程琳充满了嫉妒,于是这种嫉妒就渐渐演变成了恨;

我想只要她不在或者毁容了,浩庭就不会再爱她了,于是我就放了把火;

但令我没想到的是这事竟然被连希知道了,

此后他就一直以此事来威胁我,他还强迫我做他的女朋友;

他要走了我所有的钱,他拿着我辛苦积攒起来的钱给他在外面包养的女人买这买那,任意挥霍;

在人前他强迫我装出和他很相爱的样子,人后却是你们想象不到的冷漠与折磨。

程雨:既然你不爱连希,那你为什么介意他和别的女人在一处呢?

万媛:这个问题问得好,我根本就不在意他和谁在一起,但他的威胁却无处不在;

只要一点点没有顺到他的意,他的威胁就来了;

我真是受够了,但我又不能把他怎么样,

于是我就想到了把参赛的设计稿卖给gks,然后再嫁祸给他,这样他说的话就没人相信了。

但我没想到的是,连希在外面包养的那个女人竟然是王弗,

别看王弗平时单纯天真的样子,其实就是个无情无义的东西!

她拿着我的设计稿在gks换了一大笔钱后就悄无声息的去了国外,

而我却在作品评选的当天因为抄袭gks被设计界永不录用。

浩庭:如果王弗真如你所说的那样无情无义,那她后来为什么又要主动承认是她陷害了你呢?

万媛:因为连希告诉她,我再也不能在设计界立足了,她觉得心虚,

本来她也因为她和连希的情人关系觉得有愧于我;

而且,她想反正她人已经在国外了,你们也不能把她怎样,于是她就写了这封她陷害我的邮件给你;

但外界的人都不相信这凭空冒出来的邮件,于是我的设计之路就这样彻底结束了。

你们知道我有多不甘心吗?我恨连希也恨王弗,但我更恨的是你妹妹—程琳!

程雨:这一切都是你的嫉妒心太重,这是你自作自受!

浩庭:你连琳琳都下得了手,应该不会这么轻易就放过王弗和连希吧?

万媛:我当然不会放过她,当我决定去国外找她算账的时候,刚好你也在暗中派人找她,这样我就不得不放弃那个计划,

但令我没想到的是,她竟然没有出国,而是在连希的老家;

正当我要去找她的时候,一件戏剧性的事情发生了,我的母亲跑来告诉我,王弗竟然是我同父异母的妹妹。

她请求我原谅王弗,因为她年轻时对不起王弗的母亲。

你们知道那时的我有多么痛苦吗?

心仪的人爱而不得;被自己朝夕相处的姐妹背叛,导致梦想破灭;

太可笑的是,最后竟然告诉我那个背叛我的人竟是我的亲妹妹!

这真是天底下最可悲的笑话!

浩庭:所以你答应了你母亲的请求,从此不再去找王弗,而王弗也不再与你有任何瓜葛?

万媛:(平静)是的,本来我以为我已经身败名裂了,连希就可以放过我,没想到他却变本加厉了。

为了不让他继续纠缠我,唯一的办法就是让他永远消失,

于是我打听了他出差的行程,叫人在他的车上做文章,但被叫的人误记了车牌号,竟然在风伯母的车上做了手脚。

风伯母:原来是你这个阴毒的女人害我出的车祸,我早该想到不可能是琳琳的,是我错怪了琳琳。

万媛:没错,但我也不是有意要害您的,至于您说错怪了程琳,那是因为您根本就不信任她,如果你信任她您就不会错怪她了,您说是吗?

(瞥一眼程雨)

刚才要不是你说你不是程琳,我还真以为她有那么幸运,被医生鉴定为很难恢复的烧伤面庞竟然能在短短的两个月里恢复的如此之好,真是一大奇迹呀;

如今看来她也没那么幸运,要不然怎么会叫你来冒充她呢。

程雨:万媛,你真是太让人心寒了!

连自己多年的闺蜜都害,你简直不是人!

万媛:你就骂吧,你想骂什么就骂什么,我一点都不在意。

你知道这两年我每天在你面前演戏有多累吗?

明明恨死你了,却还要装作很关心你的样子,我每天看到你一副装清纯善良的样子就讨厌至极!

你的脸跟她的简直一般无二,怪不得能瞒过所有的人,

现在看来她也不是在任何时候都能如我所想象的那般得天怜爱呀;

不过,知道她过的不好,我也就放心了,

从现在开始我再也不用在你们面前演戏了,我也不用再每天提着心吊着胆地生活了。

程雨:万媛,你真不是人!

琳琳真心实意的待你,你却因为嫉妒毁了她的一生!

她还那么年轻,就已经不能像其他同龄的女孩一样牵着男朋友的手在大街上漫步;

她本来有一张天生丽质的脸,却被她曾经最信任的闺蜜所伤害;

她每天只能偷偷地躲在房间里思念她的爱人,她爱他,却不能去见他;

你知道现在的她有多痛苦吗?

万媛:我何尝不痛苦呢,既然事情已经无法挽回,我和她也算两清了,

既然已经两清,那我和她就两不相欠了。

不论你是程琳还是她的姐姐,我知道浩庭爱的始终都是同一个人,同一张脸。

我这一生都在为爱而活,我用尽全力都没获得想要的爱情,之前没有,以后更不会有了。

程雨:那都是你的嫉妒心造成的,你要是不嫉妒琳琳,就不会发生这种悲伤的事!

你要是不嫉妒琳琳,你也许早就遇到了一份相知相守的爱情;

万媛:从我对琳琳的嫉妒之心刚刚发芽开始,我就知道我这辈子终将得不到幸福,我也早已想好了我的结局;

我要解脱了,解脱了就不会这么痛苦了。

程雨:万媛,你想干什么?

万媛:做我该做的。

(看一眼程雨,看一眼浩庭后,快速地向旁边的桌角撞去,血流不止。)

董事长:浩庭,先叫救护车,再报警!

浩庭:好!


第八幕

地点:公园的藤椅上

人物:浩庭、程雨

浩庭:你能带我去找琳琳吗?我想见见她。

程雨:对不起,我答应过她不带你去见她。

浩庭:她为什么不肯见我?

程雨:她不想让你看到她现在的样子。

她叫你不要去找她,她说只要你知道在某个你看不见的地方有个女孩在日日为你祈福就好。

浩庭:她真的是这样说的吗?

程雨:是的,所以希望你不要再去打扰她。

我要走了。

浩庭:你要去哪里?

程雨:还没确定,先向你告个别。

浩庭:能不能不要走?

程雨:不能。

浩庭:难道这两年来你对我一点感觉都没有吗?

你……真的一点都不爱我吗?

程雨:是,我承认我爱你,但我不能和你在一起。

浩庭:是因为琳琳吗?

程雨:对,我不想让我的后半生活在愧疚里,所以请你忘了我吧!(转身离去)

浩庭:(拉住她的手)不要走好吗?我已经失去了琳琳,我不想再失去你!

程雨:请你放开我,好吗?

我们注定没结局。

浩庭:你带我去见琳琳,我会跟她说清楚的,好吗?

程雨:你要怎么跟她说?

你难道跟她说你爱上了跟她长着同一张脸的她的亲姐姐吗?

浩庭:我……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对她说,

我……我也不想伤害她,可是我更不想失去你。

程雨:浩庭,跟你相处的这两年是我最开心的日子,我会把它珍藏在记忆里,希望你也能把它珍藏在记忆里;

本来你就不属于我,我也不属于你,我们何不回到过去的那种状态里去呢?

你不认识我,我也不认识你,就像两年前一样。

浩庭:可是我做不到。

程雨:有些爱情注定没结局,因为缘分不够深。

我走了,请你把我忘了吧。(转身离去)

(偌大的公园里,浩庭孤零零地坐在那条牵满绿藤的长椅上。)

结束语:

命里有时终须有,命里无时莫强求;做人切记不要存嫉妒之心,嫉妒过后,终将害人害己。


简书对话创作大赛

图片发自简书App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一、 你是谁 陌生人,抑或是最亲近的熟人?或许世界上最遥远的距离是我们在不同的时空相互喜欢。 山水如画,...
    梩闲阅读 53评论 1 0
  • 曾经很相信一个关于爱情的浪漫说法,说的是每个人生来是一个半圆,只能缓慢的挪动,但总有一天会遇见那个能和你组成整圆的...
    zhouhw阅读 66评论 0 0
  • 前几天,和闺蜜煲电话粥,闺蜜假期在一家公司实习,给我讲了她的实习心得,话语间充满了各种不开心,对自己很是不...
    黎冰之韵阅读 47评论 0 2
  • 我以为爱一个人很简单,只要互相喜欢就好,你爱我,我也刚好爱你,最简单的爱情不过如此。不掺杂金钱,没有利益纠纷,两个...
    森蓝220阅读 93评论 0 1
  • 【对低层次问题(食物、住房、繁衍)的关注往往会妨碍人们适当履行那些较高层次(文明)的职能。】 一般人的我们的创造力...
    露珠拾遗阅读 16评论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