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默离莫相弃(一)

96
紫鸢姑娘
2017.02.05 22:51* 字数 2240
图片来源于网络

钟离(字予之,生于安国都城邕yōng京,封离安公主,叶阳默之妻,是年二十六岁)

叶阳默(复姓叶阳,名默,字晞言,安国大将军,二十五岁卒)

钟濝qí(字澈寒,安国皇帝,是年三十二岁)

叶阳彧yù(钟离与叶阳默之子,是年八岁)

—01—

       其实,钟离(字予之)或许知道自己将不久于人世了。近些日子精神大不如前,困意渐深,时常望着一处出神,她说好像有人唤她,视力也渐渐模糊了。

       她轻抚着叶阳默(字晞言)已泛黄的画像思绪渐远:五年了,晞言,你还好吗?于你之言我做到了,彧儿现已八岁,能胜衣趋拜,福乐安康;而于我之诺你终究是失信了。一别两宽,无你怎安。时至今日我已释然,若我说我不恨了,你还能回来吗?

       高门殿,钟濝正坐于案前。

       “叶阳彧拜见陛下。”

       “彧儿不必多礼,这里没别人,快到舅舅这里来。”钟濝伸手邀叶阳彧上前。

       “彧儿,你娘近日可好?朕许久不见她回宫走动了,若不是今日召你入宫,也是好久不见你了啊。”钟濝忧心的问,对于这个他从小看着长大的妹妹他爱护的紧。

       “娘每天都养护爹留下的那些蠡实,今年花提前开了,可漂亮了呢。”叶阳彧又嘟起嘴补充道:“但近日娘时常一个人发呆,常常拿着爹的画像看,然后默默的流泪,彧儿都不敢在娘面前提爹,怕娘哭。”

       “彧儿乖,真懂事。”钟濝摸着叶阳彧的头说道,眼中满是疼惜。他不禁想起那年将军府的蠡实也提前开了,那时彧儿还不满四岁,而今已经五年了,时间可真快呀。晞言,你若看得到是否也会夸彧儿懂事呢。

—02—

       安国是很美的,邕京更是八水绕城,国泰民安,这繁华盛世不仅是钟濝继位以来治国有方,也有叶阳默(字晞言)的汗马功劳。而那年蠡实却开的格外的早。

       “予之,你今日要去桃花坞看赵谦吗?”叶阳默(字晞言)问道。

       “嗯,今天是他的忌日,我去看看他。”钟离(字予之)冷淡的应着。

       “我……”对不起,予之,你若知我的苦心,我的迫不得已是否不这么恨我,是否我们不至于此。叶阳默(字晞言)终究没说出心里这些话。

       “你好生照顾自己,记得喝药,我去几日便会回。”钟离(字予之)还是叮嘱道。对于面前这个男人,她爱至深,也恨至深,只是爱更多一点吧。

       叶阳默(字晞言)看着钟离(字予之)渐行渐远的马车心想,或许她不会原谅他吧。也罢,他伤害她已经够多了,这件事就当最后一件吧,以后,再也不会有了。予之,再见了。心痛至极一腔热血喷涌而出,他是再也撑不住了,他病的真的很重,只是在她面前他不能表露,钟离(字予之)对他的感情他自是知道的,断不能让她看到这最后的场景,他不能。

       府中下人见状都惊慌不已,顿时乱作一团。当叶阳默(字晞言)再次睁开眼时,房内已挤满了人,他环顾一圈,皇上钟濝及皇后,还有他的母亲张氏,儿子叶阳彧……还好,予之不在,这一刻竟然有一丝欣喜。

       “默儿,你怎么样了,怎么病的这么重,这可如何是好啊”张氏看着躺在床上的叶阳默(字晞言),老泪纵横。

       “娘,您别担心,默儿没事。”叶阳默(字晞言)强扯出一个微笑,有气无力的说着。

       “爹,你刚才流了好多血,娘也不在,彧儿怕。”不满四岁的叶阳彧拉着叶阳默(字晞言)的手带着哭腔说道。

       “彧儿乖,彧儿不怕,爹就是累了想躺会儿,等爹休息好了就又能陪彧儿放风筝了。”叶阳默(字晞言)依然笑着。

       “陛下,臣有事要单独说。”

       张氏拉着孙儿叶阳彧离开,退去旁人后,钟濝快速走到叶阳默(字晞言)床边坐下。“晞言,你好生养病,御医已经开药了,吃了很快就会好的。”

       叶阳默(字晞言)摇了摇头,“澈寒(钟濝,字澈寒),你我从小便相识,是一同长大的好兄弟,你骗不了我的,况且我自己的身体,自己清楚的很,我,时日无多了。”

       “说什么胡话,彧儿还那么小,予之还没回来,你不见她能走的安心?”钟濝厉声道。

        是呀,不见她最后一面岂能走的安心,可若见了她岂不是走的更不安心。叶阳默(字晞言)思至此,无奈苦笑。

       “澈寒,此生我欠予之太多,她虽贵为离安公主,备受恩宠,但她内心很孤单,很容易受伤。我知她恨我,也知她爱我,我不能让她亲眼看着我走,我怕她会崩溃。这辈子遇到我,不知算是她的幸还是不幸。若真有来世,还是别遇到我了,或许,她能过的更开心吧。”叶阳默(字晞言)如此说,心却生生的疼,天知道他多想生生世世都能和钟离(字予之)在一起。若他们之间少些误会和何必当初,是不是今生两个人爱的就不会这般苦。说着鲜血又从口中涌出。

       “晞言,你别想这么多了,你若真爱她,想补偿她,那就好好活着。她没有你怎么活。”钟濝赶紧帮叶阳默(字晞言)拭去嘴角的血,安慰他,心中却也百感交加。

       “澈寒,所以我想请你帮我。”说着便从枕头下取出一封信。“这是我给彧儿留的一封信,我不能再陪他一起成长了,不能再尽到一个父亲的责任了,你一定要想办法让予之把彧儿抚养长大,等彧儿八岁时再交给他们母子,一定要让予之好好活着。”叶阳默(字晞言)艰难的说着,眼神却很坚定。

       钟濝不禁眼眶湿润,自己最为信任的大将军,有着生死之交的好兄弟如今将要撒手而去,留下已经两鬓斑白的老母亲,尚且年幼怎能缺少父爱的稚子,还有自己割舍不下爱他至深的妻子,一个人独自走向自己最后的归途。顿时气堵着喉咙,生生的说不出一句话来。

       五年了,从那年后再没有人叫过澈寒这个名字了,突然觉得这两个字怎么都变得有些陌生。

       “舅舅,你在想什么,你怎么也在发呆呀,怎么也哭了呢?”叶阳彧看着钟濝疑惑的问道。

       思绪被拉回,他赶紧拭去泪水,从桌案上拿起一封信简,“彧儿,这封书信是你爹生前留给你的,你拿回去同你娘一起看吧,彧儿要乖,要听娘的话,知道吗?”

       “嗯,彧儿知道。”

—————————————————————

P S:叶阳默到底给她们母子俩留了怎样的一封信呢,下期再更哦。因为自己创作,时间不固定,希望大家能喜欢,你的支持对我很重要(^_^)。

囊萤照读
Web note ad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