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生馆 第八章 巫支不悔与怀玉

96
宁采野花不采臣 48d31e61 a03c 4506 81a2 d224ac0a2d8b
2018.01.05 22:16* 字数 3569

目   录|巫支不悔与怀玉

上一章|长生馆(7)河伯与共工

扶风城北近郊有一小镇平安,镇上有间客栈名为长生馆。菜品新奇,食客云来。

客栈有条古怪的规矩:不敬鬼神。

掌柜的长生携经书18卷涉海而来,常与人言三两收尽世间妖。以美食为媒介熨暖天地人心,了却世间魑魅魍魉夙愿。

长生言:经书卷满之日,长生长生之时。


而这首剑诀的作者,便是这一对被虾兵蟹将吓的落荒而逃的阮氏兄弟的祖先——巫支四太子不悔。

或许别人不知道,但是长生却很明白这其中的厉害关系。

巫支祁也就是现任的淮水水神,原本只是一位普通的造天地工,因其先祖曾在水神共工撞倒不周山后,乘机发动灭世洪水兴风作浪而被大禹击败锁于淮井之前所留的不悔一脉。

而后因其先祖也就是巫支不悔治水有功,却甘愿被锁于那淮井当中已尽孝道。到了他这一代才特此有幸被天帝赐予,而喝了那长生不死之酒。并且被天帝封驻守淮水为神。

可惜的是这一代巫支祁成淮水水神之后,逐渐的被地派拉拢过去,学会了欺行霸市,欺江霸湖,加上他说话天花乱坠,表面恭敬,背后又时常为共工献上祭品,在共工的纵容下,如今已是占居了洪泽湖、淮水和长江一代。

数百年的独霸淮水流域,使得这一代的巫支祁忘了许多东西,先祖的被囚,父辈的小心谨慎,包括对天帝的尊重。

现已自封为淮水之君,甚至于还给他的十三个儿子都封为太子,因此也被那些大小城池与部族称为十三太保。

不仅如此,还广命那些小城与部落为其在龟山脚下建了宫殿,俗称龙宫。并分别在光山北,霍邱西和怀远东建了三座行殿。

明面上他只是让最喜欢的三个儿子各自镇守一方水域。

暗地却又竭力扩张势力,振起洪水,将淮水下流与长江下流合二为一。自桐柏山以南,直至云梦大泽,更通到湘水之源,到处都有他的党羽。

所以千里之内,木魅、水灵、山妖、石怪,莫不听他的命令,受他的节制。

却没有人知道,其实当代的巫支祁共生有一十四子。只因其最小的儿子巫支怀玉与多年前的先祖不悔一般,均不喜兴风作乱,还常劝他要做个好神,要与人为善,而被他所不喜。

甚至于就连小儿子后来被长子无忧击杀都未曾理会,而阮氏兄弟,便是巫支怀玉妻温楠龙女的遗腹子。只可惜,龙女落难时候被无忧所伤,产下阮氏兄弟之后不久,只来得及留下怀玉定亲时候的家传宝玉,便撒手人寰追随怀玉而去。

幸有那水上讨生活的渔民路过救起阮氏兄弟,并将其抚养成人。

而那大胡子的燕赤霞,便是这家渔民的长子。

是的渔民姓阮,只因那燕赤霞,生而抱剑故此自命可比那天上的飞燕而改姓成燕。老夫妻死后,燕赤霞本想带着两小弟去那遥远的九州去生活。

可惜十几年来第一次上岸的阮氏兄弟,才踏上地面,温楠河便洪水滔天,有一老龙王化人而倒出了无忧太子是如何杀害了他们的父亲怀玉太子,龙女又是如何逆转元气只为剩下他们。

虽说是只有生恩,没有养恩。

但是血浓于水的生情又如何能不报?

于是兄弟二人便把那块家传宝玉赠与燕赤霞,希望他能从那已传遍整个大荒的歌谣中,领悟出当年巫支不悔先祖成道的不悔剑道。而他两人则是跟随着温楠老龙王身边练气。

巫支祁一脉乃是十万大山中最善于变化的水妖,其形若猿猴,金目雪牙,轻利倏忽而。而龙者,鳞虫之长。其形九似。

头似驼,角似鹿,眼似兔,耳似牛,项似蛇,腹似蜃,鳞似鲤,爪似鹰,掌似虎,是也。其背有八十一鳞,具九九阳数。

其声如戛铜盘。口旁有须髯,颔下有明珠,喉下有逆鳞。

头上有博山,又名尺木,龙无尺木不能升天。呵气成云,既能变水,又能变火。

能大能小,能升能隐;大则兴云吐雾,小则隐介藏形;升则飞腾于宇宙之间,隐则潜伏于波涛之内。方今春深,龙乘时变。雷雨晦冥,龙来哀号,声若牛吼。

因此,怀玉太子与温楠龙女,两相结合之后而产下的阮氏兄弟,又名辟邪、百解或是貔貅。

貔貅者,其身形如虎豹,其首尾似龙状,其色亦金亦玉,其肩长有一对羽翼却不可展,且头生一角并后仰。

只因其幼年才睁眼便为渔民所救,而自然的幻化成人。

实际在长生的眼中,阮氏兄弟,不准确而言是阮氏兄妹。他们的样子是龙头、猴面、马身、麟脚,形似狮子,毛色灰白,会飞。

却分有雄性和雌性两种,雄性名为“貔”,雌性名为“貅”。

貔貅一曰桃拔,一日符拔。似鹿尾长,独角者称为天禄,两角者称为辟邪。只有二者幻化出原型并且合二为一之后,才是辟邪才是真正的貔貅。

也就是说阮老大是貔兽天禄,而软小五却是貅兽辟邪。

自然的,不论是貔兽天禄还是貅兽辟邪。他们都是一样的凶猛威武,有的在天上奉天帝之命负责巡视工作,阻止妖魔鬼怪、瘟疫疾病扰乱天庭。

还有的在十万大山深处沉眠。

神兽生而神明不凡,人类虽有万物灵长之说,却须得苦修百年才有望登天,阮氏兄妹却只是终日在那温楠河上打打渔,至今便已走到那仙台尽头,孕育出两道神兽神轮。

太平桥对面的那群虾兵蟹将,不过是一群地煞境的小喽啰,又如何能吓退仙台圆满,神轮已结的半步真仙?

不过这个平安镇上最不缺的就是故事,便是自己又何妨不是呢?长生点点头,嘴唇微启,跟着默唱道。

“道道道道道道,道道道道道,道可道,非常道。”

他站在断桥上边唱边四处张望,见李老二被歌声吸引,脚踏着温楠河水,双目失神的望向自己。

一片菩提叶,自八苦破庙院中的老树上飘落。

一路飘飘洋洋的向着汇流入嘉措湖上踩着水花的李老二头上飘来。

菩提叶飞来,却滑落穿过李老二的身体。

长生环顾四周,见没有人。这才轻轻的迈步走下断桥,踏水向着李老二而去,脚下,自然的开出一朵一朵的莲花。

走到李老二身边,李老二脚下的水花似是被长生吓到,躲闪着要比长生矮下去一头。

长生无奈,只好蹲下身子才与李老二持平。

“舍弃了苦修百年才得来的半步真仙,就为了换来这么几根驰狼毫毛,值得吗?”

李老二下半身被水花带着陷入嘉措湖,呆呆的看着长生。跟着也机械般的重复起来他说的话。

“舍弃了苦修百年才得来的半步真仙,就为了换来这么几根驰狼毫毛,值得。”

长生踏着莲花袖手于前,闻言心神一颤,嘴上兀自的冷漠道。

“真是麻烦,反正我是来采莲藕的,又不是为了救你,就是顺手,顺带脚的事,等等跟我回去罢。”

李老二望天,又呆呆的看着长生没有说话。

长生一愣,伸手自袖中摸索出来一葫芦桃花酿。

“跟我回去吧,我请你喝酒。”

长生记得,李老二没进十万大山前,最喜的就是自己长生馆中私酿的这葫芦桃花酿与那洗净,腌制好切片装盘,撒上茱萸的荒野夔牛肉片。

说起这道夔牛肉片,便离不开那远处的扶风城主了。

扶风城历代的城主,除了境界法术之外,还有一个共同的特点——那就是都极为的爱吃。

夔牛肉便是这一代城主最喜的一道小吃。

这里的夔牛自然不是指远处十万大山中大荒东的神兽夔牛。而是指荒野外体内蕴藏了一丝夔牛血脉的荒兽。

其状如牛,苍身而无角,一足,出入水则必有风雨,其光如日月,其声如雷,其名曰夔。

夔,神魅也,如龙一足。

而这道夔牛肉片便是选自于夔牛身上长有的唯一一条牛腿上的腱子肉。

做的时候也分外讲究,第一步须得去除浮皮,保持牛肉洁净,还不能用清水洗净须得急速的抖动赶紧。

之后再切去边角,片成掌心大小的大薄肉片。

再将片好的夔牛肉片,如铺砖码好,放在案板上铺平面理直。均匀地撒上炒干水份的盐,裹成圆筒形,晾至夔牛肉呈鲜红色。

晾晒好之后,才是第二步。

需得将晾干的夔牛肉片放在紫金翠竹搭建而成的烘炉内。平铺在极北之地冰蚕吐出的丝架上,用木炭火烘约十五分钟。至夔牛肉片干结。

然后再上笼蒸约三十分钟取出,撒上佐料,再上笼蒸约一小时半取出。

最繁琐的第三步才开始了。

炒锅烧热,下油至七成热,洒葱姜蒜末炸出香味、捞出,待油温降至三成热时,将锅移置小火灶上,放入牛肉片慢慢炸透,滗去约三分之一的油,烹入有穷氏运来的杜康酒拌匀,再加辣椒和花椒粉、甘蔗糖、味精、五香粉。

颠翻均匀,起锅晾凉再淋上现磨的芝麻油方成。

有穷氏运来的杜康酒,本身便是:有饭不尽,委之空桑,郁结成味,久蓄气芳,本出于代,不由奇方。

这样做成的夔牛肉片薄如丝,色红亮,味麻辣鲜脆,细嚼之,滋味无穷。

也难怪扶风城主吃过一口之后,甘愿从此化为长生馆的苦力,不远万里的去搜捕夔牛给长生已做成肉片。

李老二摇摇头,目光呆滞的望着远处的八苦寺。

“八苦寺的小沙弥,是不伤好鬼的。你放心吧。”

李老二还是不动。

“还要夔牛肉片——”

长生:······

真是疾风知劲草,撑死了还想要。我怎么没看出来,平日里老实巴交的李老二居然也是棺材里举筷子的货色——死都要吃。

“跟我回去了,都给你吃。”

“吃了,才跟你走——”

得,还真是个吃货。不过开馆子的,就很欣赏这种人。

长生掉头回长生馆取来一碟子切好,撒上茱萸与朝天椒的夔牛肉片。临走又特地洒了一层辣椒油与芝麻粒,红扑扑的甚是惹人。

出门又特意取来了一道纱布盖好,回来再去请温楠河上的吃货。

吃饱喝足之后,这次李老二乖乖的欲要起身跟着长生走。

那原本被李老二踩着的温楠河上的水花,须弥之间幻化为一个鱼尾人身,头发银白色,眼睛和鳞片都是流光溢彩的琉璃色,长相异常俊美,身上有淡淡的水香的男子。

这男子不是别人,正是前去向水神共工汇报水情的黄河水神——河伯。

长生馆
长生馆
10.5万字 · 2.2万阅读 · 188人关注
扶风城北近郊有一小镇平安,镇上有间客栈名为长生馆。 菜品新奇,食客云来。 客栈有条古怪的规矩:不敬鬼神。 掌柜的长生携经书18卷涉海而来,常与人言三两收尽世间妖。 以美食为媒介熨暖天地人心,了却世间魑魅魍魉夙愿。 长生言:经书卷满之日,长生长生之时。
Web note ad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