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生(下篇)

  那怪物看着医生的这等举动,沉默了许久,接着,三个脑袋异口同声的笑了起来。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难道现在魔族已经没有什么正经点的同类了吗!?怎么全都是你这种败类?”

  “因果报应?佛经?呵呵,那种限制凡人的东西你拿来干什么?你以为现在踏马B还是封建时代吗?哪有什么神佛?如果有的话为什么这世间还是如此充满苦难和混乱?那种虚幻的信仰不过是脆弱的人类在绝望下抓取的一丝心理安慰罢了!在名为现实的残酷之下一切都会像粉末一样灰飞烟灭。人类的信仰作用于此,难道身为魔物的你,也这么迂腐吗?”

  “看看这强大的身姿!你有着远远超越人类的起步点,有着人类梦寐以求的强大与力量,你如今没有珍惜却反而将这些冲入马桶。再想想那坚强无畏的意志,魔族被人类虐杀这么多年,濒临灭绝,都从来没有放弃过,一直至始至终的生存至今,苟且偷生也好,默默无闻也好,背负着一切屈辱、怨恨、无奈也好,这坚强的精神一直永存至今。但是你呢?你踏马的给我去信佛?你知道你的行为有多么可笑吗?要是先祖知道有你这样的魔物存在,他们得有多失望?”

  “魔族生你这等败类,简直就是耻辱中的耻辱,如今我在此灭了你,也好给先祖一个交代!”

  在它暴怒的长篇大论这一切的时候,那怪物突然发现,自己的三个脑袋,此时正保持着同样的神情、同样的口气、同样的心情、同样的想法,想到这,三个脑袋不禁同时狰狞一笑。

  “不得不说今天真的得感谢你,因为你让我的三个人格达成统一了!这样一来,我的力量便更上一层楼了!”

  说罢,怪物的左、右两个脑袋开始向中间挤去,三个脑袋在挤压下开始变形、融合,最终三个脑袋竟融为一体。合成的那个脑袋有六双血红色的眼睛,嘴巴裂开到整张脸的弧度。

  伴随着狂怒的吼声,怪物从张开的血盆大口中放射出一道粉红色的巨大冲击波。大地与空气的撕裂声响起,无数的碎石从地面溅起,又在半空中化为粉末。

  冲击波持续了足足十秒钟,随着怪物将嘴渐渐合上,冲击波也随之缩小化无。

  当怪物注意到的时候,呈现在眼前的景象,是一块漆黑的不明障碍物,那形状像是一滩滴溅在地上的污泥,圆圆的弧度又有点像一口大锅。

  “嗯?人呢?”

  怪物倾听着周围的空气声,小许时间后,没有出现任何动静。

  这时,它将注意力转移到对面的那堵不明障壁上。它纵身一跳,一个脚步便飞速跃到那障碍物的侧面,果然,那个医生一直在障碍物后面没有离开过。

  “你这家伙,莫非害怕了吗!?”说着,怪物一个拳头挥过去,拳头与空气摩擦产生的狂风呼啸声,忽然间停止在另一个拳头的表面。

  医生的拳头和怪物的拳头互相对峙着,怪物发现,无论它此时使用多大的力气,那个医生竟一步都无法动摇。

  倏地,医生的拳头化为无数根细细钢丝,怪物条件反射的将拳头收回,可是时机已晚,臂膀被钢丝死死的缠绕住,动摇不得。

  “这、这是什么能力?你这家伙究竟是什么来头?”那怪物拼命的想要将拳头挣脱,可是它越挣扎,皮肤和肌肉就越是受到钢丝撕裂般的痛楚。

  医生看着怪物的神情依旧冰冷,冰冷中又不失暴虐和贪婪。

  “真怀念啊......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我好像有一千年没有对峙过千手修罗了吧。”医生说。

  “虽然一千年前的那只千手修罗比你多出两只手的修为,人格却还没有统一。比起它的拳头,你的拳头更加强劲有力,而且.....”

  医生用另一只手轻轻抚摸着那怪物被缠住的手臂,瞪大的单瞳显得更加贪婪:“你的拳头跟它不一样......我可以感觉到,这里面蕴含着你的意志,一种不分裂、不涣散,坚定如一的清晰的意志。”

  “哼。”怪物得意一笑:“我可是专门精修力量的,我的拳头当然和其他千手修罗不一样!”

  “你们这些千手修罗一个个都跟开了挂一样强。”医生弯着腰背,仔细端详着那怪物的手臂,手指轻抚怪物的肌肤,有点让人肉麻的意味:“年纪轻轻就有如此力量,要是活久一点,修为高一点,真不知道会是怎样的一个状况。”

  “不过......”医生的左眼微微一弯,像月牙一样笑了起来。

  随着千万根钢丝倏地拧动,那坚硬又强壮的拳头像拧抹布一样被绞成一滩血泥!

  “啊!!!!!!!!!”怪物捂着残缺的臂膀,发出撕心裂肺的吼叫。

  “你面对的是从历史中走过来的魔物啊!”无数的钢丝再次融合为手,医生的眼神中多了几分狰狞。

  那种眼神.....没有错,是魔族本能的杀戮欲的表现,露出那样的眼神,意味着一个魔物此时已经能从杀戮中感受到高潮般的快感,没有人愿意在高潮了一半的时候停下,就犹如没有魔物愿意在杀戮了一半的时候停止杀戮一样。

  ‘快逃!’这是那怪物此时下意识的想法,这种魔族本能上的恐惧,意味着对方的力量在自己之上,而且这种恐惧的程度.....实力之间的悬殊已经不是一般的大了!

  怪物双脚一蹬,迅速的顺着街道向远方奔去,那速度,每一蹬,都能跨越很大一段距离,每一蹬,都能蹬出超越汽车的速度。

  “别跑啊,小朋友,叔叔还没爽够呢。”医生用那不协调的男中音呵呵呵的笑着,双手一晃,从手心中生长出两挺黑亮亮的机枪。

  “突突突!”的声音响起,医生一手扛着一架机枪向怪物扫射起来,那怪物左跳右闪的躲避着,似乎因为受了伤身体不适,躲避的动作有所混乱,因此经常中弹。

  为了不暴露在射击轨道上,那怪物纵身一跃,跳到一栋楼房上。医生也顺着它的跳跃轨迹,一边扫射着一边转移枪口的方向。

  怪物不断的在不同的楼房上来回跳跃,医生也不断的转移自己的枪口方向,因为目标处于不断移动中,医生总是射不中目标,所能射中的只是一扇一扇破碎的窗户。

  怪物在不同的楼层中高速跳跃着,因为速度很快所以看不清身影,只能看见一道一道虚线。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那个怪物的速度竟渐渐缓慢下来。

  “呵呵......呵呵呵呵,麻药的效果差不多该扩散到全身了吧......不过魔物的生命力还真是顽强呢,一般人只要在下药的一瞬间就会昏迷不醒,没想到你坚持了这么久精力还能这么旺盛。”

  医生喃喃自语着,见那怪物原本肉眼难见的速度在眼中逐渐变得清晰,他开始捕捉怪物的身影。

  忽然,医生张开双臂,胸口中飞出一把不停旋转的镰刀,向怪物袭去。

  怪物移动的轨迹和镰刀运动的轨迹早已算好,当镰刀越来越接近怪物的时候,怪物因为惯性正顺着自己原本的轨迹移动......在镰刀接近怪物的身体的前一瞬间,怪物便已穿过了镰刀的运动轨迹......

  “咣!”的一声,镰刀插进怪物的一只手臂,将怪物卡在墙壁上,动弹不得。

  被卡住的,是那只早已被麻药瘫痪的手臂,因为没有知觉所以一直被怪物拖着跑,想不到却像一条尾巴一样成了他的累赘。

  “可恶.....既然这样的话......”怪物不顾受伤的手臂,双脚一蹬,在惯性的作用下手臂被镰刀撕扯成两半,但是已经没有知觉的他不顾一切的向医生狂奔而去:“我和你拼了!”

  “哦,看来孤注一抛了啊。”医生见对方不要命的向自己冲来,他将自己的身体展开成一个“大”字:“可以.....今天就让你体会一下,究竟是你的命硬,还是人类的科技硬!”

  医生的身体变得像粘稠的液体一样松软,体内伸出了无数大大小小的枪口、炮口,有携带型的枪炮,也有坦克或装甲车上组装的枪炮。

  “死吧!”

  话音刚落,无数的轰炸声响起,一阵一阵的闪光和烟雾从炮口中涌出,埋过了弹壳“哐当”的掉地声。

  火光爆裂,在医生不断的轰炸下,怪物前进的速度越来越慢,越来越慢......当医生停止攻击的时候,怪物已经千疮百孔的站在他的面前,大口的穿着粗气,看上去十分疲惫。

  “呼......呼......”怪物吃力的开口:“只有这点程度的伤......我才不会......”

  “当然不止这点程度。”医生说罢,一台造型别致的金属炮口从医生的脸中伸长出来,随着那个炮口中的光芒越来越亮,一道橙色的光线穿过了怪物的脑袋。

  脸上只剩下一个洞口的怪物,最终倒地不起。

  “呼,这生命力可真够顽强,在千手修罗中平民等级的都这么难缠,真不知道这样的玩意大量出没的时候世界会变成什么样。”

  正当医生自言自语之时,一个虚弱的声音引起了他的注意。

  他朝声源的方向找去,看见的是一个腹部被剖开的女子,正躺在地上虚弱无力的挣扎。

  “救...救...我......”

  看见这一幕,医生的那残虐的眼神突然浮现出一股忧伤。

  “美丽的花朵凋谢的时候,总是令人悲伤。”

  医生向女子一步一步的走去,伸出双手仿佛在贪婪的抓取什么,红红的眼睛仿佛泪花刚干不久。

  “生命的死亡,亦犹如花朵凋零,那昙花一现的美好过往成了脑海中的影像,虚幻缥缈,却又深深的印在心中.....永恒。”

  走到了女子面前,医生静悄悄的跪下,长长的头发垂落在女子的脸上,他将双手轻轻按放放在女子的双肩上,温柔的看着她。

  女子看见医生的眼神中蕴含着淡淡的悲伤,一时半会儿不知道该说什么好,只能虚弱的吐着气。

  医生用手指抬起女子的下巴,仔细端详着那个女人虚弱的面容。

  “美丽的生命啊,你总是那么令人惋惜......不过.....我是不会让你死的,我向你保证,我是不会让你死的......”

  医生的背后,不断的钻出许许多多的的机械手臂,它们有的取出了手术刀,有的取出了针线,有的取出了镊子,有的取出了药剂......“哐当”一声,一台手术台从体内被取了出来,还有那心电仪和麻醉机......

  女子昏迷前,看见的最后一个景象是,被手术灯照耀时的一片空白。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