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每一粒落子负责

围棋的智慧不是看你升入几段,而是让孩子学会做一个自律的人,很会规划的人,让他很小就会明白“我是一个会独立思考的人,我是一个能够把握自己的人”--江铸久

多年前的国家队的围棋九段高手江铸久应该是我的同年人,记得在当年的中日围棋对抗赛的后几届,表现突出,报纸上频频出现他轮廓分明的俊朗的脸,后来听说他与另一位著名九段女棋手,也参加了中日围棋擂台赛,并取得非凡成绩的芮乃伟结为伉俪。

我不会下围棋,在我当中学老师的时候,但身边不乏围棋爱好者,也经常看他们下棋。那时没有电脑和iPad,饭后或课后空余时间几个老师围在一起杀一盘,常常把围棋当象棋下,快起来十几分钟一盘,随意落子或悔棋是家常便饭,他们下棋时的人性弱点暴露无遗,也是茶余饭后的谈资和笑料。

可是学校初中年级的学生中出了两个少年围棋高手,让我们那所不起眼的中学名声大振,在安徽围棋界很有影响力。一个学生来自农村,非常聪慧而且刻苦,在夏天最热的时候,一个人整个暑假,在空荡荡的教室里的黑板上打棋谱,每天十几个小时,连续几十天,让我们这些路过看见的老师感叹不已,他的教练很爱才,把这个学生的吃住都放在他家里,经过几年的磨炼,成功地进入了国家少年队,不久就取得了职业四段,以后的情况就不了解了;另一个学生是学校老师的孩子,也是聪明过人,小学的时候围棋在当地就没有对手,自然进入了省少年集训队,但是太过活跃,静不下来专研棋谱,整天想着玩,上了高中就不行了,最后只考了一个大专,现在做律师。

一个人从小学围棋,从小就为每一粒落子负责,那是多么理智的一个人啊。

我从小似乎就是这样想的,也是这样做的。不敢负责的,就迟迟不敢落子。

是不是每件事都需要那么理智呢?不给情绪或者情感留一点点自私、自由的空间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