足球经济学:阿森纳为啥老卖当家球星?

今天要聊的话题是,俱乐部之间经常有球员的转会,选什么样的球员对俱乐部实力的提升影响最大?

相信皇马、切尔西、曼城的球迷可能会觉得,老板阔气,最贵的就是最好的,他们永远对顶级球星有着非常强的渴望。像皇马当年“一年一巨星”的买人策略,切尔西、曼城背后都是俄罗斯或中东的石油寡头,这些老板每年花几亿英镑养一只球队也不指望能赚钱。所以,这几个球队就不在我们讨论的范围内。

我们今天讨论是一种相对正常的球队,它们在引援的时候,尤其是通过转会市场引进大牌球星,到底会不会对俱乐部的实力产生巨大的提升?

经济学家做了好几十年的数据分析,统计一下这些俱乐部转会前跟转会后的联赛积分、排名、胜率发现,球队通过引进球星跟球队战绩的提升并没有关联。说的白一点,转会看着很热闹,但是实际上对球队实力的提升并没有什么帮助。

经济学家通过分析数据发现,球员正常被俱乐部发掘、培养,然后给一个特别高的薪水,这是非常市场化的行为。这个市场是球员跟俱乐部之间的劳资市场,效率是非常高,也很公正透明,俱乐部开出的价格基本是市场价。

但是,转会市场是俱乐部和俱乐部之间做生意,就会出现需求跟供给不平衡的现象。市场规律在转会市场上变得扭曲,导致大部分俱乐部通过转会获得的结果并不理想,有时球队实力不仅没有明显提升,还会出现下降。

《足球经济学》的作者认真总结分析,发现大概有这么几个原因会造成转会市场效率特别低下:

1 新教练往往特别喜欢浪费钱

一支球队如果出现大规模的球员转会往往是因为球队更换主教练,因为新的主教练到任一般会卖掉自己认为不需要的球员、买入自己认为需要的球员。不过,这事非常不划算。

清洗不需要的球员,肯定是打折大甩卖,别的球队出价就不会高。买入新球员的时候,人家就吃定了新教练急于为球队注入新的血液,购买嫡系球员,所以对方要加就不会低。

2008年,托特纳姆热刺以750万英镑的价格将迪福卖到了朴次茅斯,过了几个月,又用1900万英镑把罗比·基恩卖到了利物浦。09年,球队换帅,新任主帅又把这俩人买回来了。虽然买回来的总费用基本和卖出时持平,但中间还牵扯到经济人的费用、税费,实际上是赔钱的。更重要的是机会成本,白白损失了两个主力球员一年,他们回来还要重新花时间磨合。

热刺一到关键时刻就总感觉差口气儿,原因可能就跟他们总做种不过大脑的事儿有关。

主教练都是优中选优,按理说都挺聪明的,为什么转会时也会“不过大脑”?

很简单,主教练总归只是给俱乐部打工的。所以,他们通常只考虑要哪个球员,不要哪个球员,只要符合自己的建队思路就可以。至于俱乐部方面的经济账,“跟我有毛线关系?”

2 让人看走眼的“新星”太多

很多大型的比赛,像世界杯、欧洲杯往往会涌现出一些新星,这些新星很容易成为转会市场上的香饽饽。

14年巴西世界杯,哥伦比亚的J罗六场比赛五个进球、两个助攻,拿了世界杯的金靴奖。很快,弗洛伦蒂诺以8000万欧元的转会费将J罗带到了伯纳乌。但是,J罗在皇马一直没有找到合适的位置,第一个赛季,上场时间在整个皇马队是倒数第二。8000万欧元买了个饮水机管理员,误己又误人。后来,J罗被租借给拜仁,总算是找回了状态。据说,拜仁决定启动J罗的优先买断条款。

为什么在大赛上非常出彩的新人,在转会市场上这么容易坑买他的球队?

一个主要原因是统计学上的规律——正态分布。比如,所有人的平均身高是一米七,一米六和一米八的人少一点,数量也差不多,一米五和一米九的人数可能更少,更矮或者更高的人就很罕见了。

在竞技体育里,人表现出来的能力也是一样。它不是一条直线,而是有波动的。波动的规律就是围绕着均衡的水平去上下波动。在国际大赛上突然出彩的新人,很可能就是超越了平均水平,但过了那个特殊阶段一定会出现状态回落。新球队花大价钱引入,肯定期望值特别高,发现球员状态回落必然会非常失望,形成一个双输的局面。

看到出彩的新人就去抢,相当于买股票的时候在价格最高点冲进去,过一阵价格回落了就被套住了。

3 高估某些国家的运动员

全世界球迷都知道巴西人技术好、天赋高,经常出球王。所以,一个巴西球员、一个墨西哥球员,即便水平相当,俱乐部眼也更愿意花大价钱砸到巴西球员身上,这也是一种刻板印象。

4 种族的偏见

很多英超豪门特别“颜控”,喜欢贝克汉姆、克林斯曼、c罗这一类人,觉得这些人有“球星像”。不管是球队的管理者、主教练,还是球迷,都有这个刻板印象。而一个非洲黑人运动员,大家就总感觉他踢不出什么大名堂。这里面有很多种族歧视的潜意识,这种潜意识最终可能让球队为实力没那么强的球员买单。

5 重新安置

一个球星转会后,通常会从一个城市到了另一个城市,甚至是跨国。而多数球员还都是毛头小伙子,在不同的国家、城市之间辗转,肯定会有压力。不是所有的转会球员都有资格得到俱乐部给安排的住处,很多球员需要自己租房子,有小孩的还要考虑孩子上学的问题。再加上文化氛围上的差别,很多球员到了一个陌生的城市心理上都会觉得特别的孤单,需要做心理上疗愈。所以,重新安置是个挺严重的问题。

但是,大部分俱乐部在这方面做得非常糟糕,包括很多特别知名的俱乐部。

比如1999年,皇马从阿森纳买入阿内尔卡。阿内尔卡是个非常内向的人,初到马德里的他压力非常大,特别需要重新安置的一些服务。但是皇马觉得,这些小事一个成年人肯定能搞定。

皇马不仅没有帮助阿内尔卡重新安置,甚至对他有些漠视。阿内尔卡第一天去俱乐部时,居然没人带着他在俱乐部里转转,也没有给他分配更衣室。这些细节让阿内尔卡特别不舒服。

一个偶然的机会,阿内尔卡在接受采访时吐槽,说在球队非常孤单,周围人跟他关系都不好,他甚至觉得自己在进第一个球的时候,队友们的眼神儿非常阴沉。皇马为此非常生气,宣布对他禁赛45天。

再比如德罗巴,04年以2400万英镑的价格从马赛转到了切尔西。初到伦敦的德罗巴还没有住处,于是希望俱乐部能提供帮助。结果,俱乐部只是给他了一个房产经纪人的电话,而房产经纪人一直向他推销一套1000万英镑的豪宅。这让德罗巴特别烦躁,所以刚到伦敦的那段时间,他一直住在酒店。每天训练结束,用自己刚刚学会的几句英语到处找房子。

类似的这种事发生太多了之后,导致新球员适应新球队时失败的概率挺高。

俱乐部觉得球员都是成年人,应该自食其力,是有道理。但是,得考虑成本收益比。如果给新转会来的球星租个房子,把乱七八糟的事搞定了,球员心情愉快了,训练状态肯定好,对球队的收益是非常大的。可惜很多俱乐部并不喜欢这么做,甚至有激进的俱乐部压根就不要对新城市适应能力比较差的球员。

像很多巴西球员,在英超似乎总是 “水土不服”。很重要一个原因就是巴西人适应不了英格兰的气候,另外,两个地方文化也天差地别。所以,有些英格兰的俱乐部就非常简单粗暴不要巴西人。他们更喜欢北欧国家的球员,因为这些球员来英格兰很容易适应。但是,如果真完全把巴西球员排除在外的话,这个机会成本还是挺高的,可能损失很潜在的好苗子。

本书的两位作者很隆重的表扬了AC米兰,他们发现AC米兰的后勤保障工作很好,事无巨细。比如,球员到达米兰,俱乐部会直接给新球员五辆不同品牌、车型、款式的车,让他从中挑选一辆最中意的。

怎么转会才能不亏本呢?

讲这个问题,必须讲一位特别擅长转会的大师级人物,诺丁汉森林队的传奇教头——布莱恩•克劳夫,他在转会市场干了太多的四两拨千斤的事。

1976年,布莱恩•克劳夫用2000英镑的价格从一个低级联赛的俱乐部挖来加里·比瑞特斯,四年后以125万英镑卖给了曼联。要知道,曼联后来买坎通纳也不过花了100万英镑。更神奇的是,两年后,曼联又把人卖回诺丁汉森林队,价格是买他时候的四分之一。

1990年,布莱恩•克劳夫花了47000英镑从爱尔兰买来罗伊·基恩,三年之后以375万英镑的价格又卖给了曼联。这个价格打破了当时英国足球俱乐部之间的转会市场的最高纪录。

最传奇的是,1970年,布莱恩•克劳夫当时是德比郡队主教练,他为了得到普林斯顿队的阿奇·格米尔,亲自开车跑到球员家里邀请他。被拒绝后,克劳夫并没有离开,而是直接睡在车上等。结果,阿奇·格米尔的妻子实在看不下去了,邀请克劳夫进屋一起吃早餐。结果,一顿早餐的功夫,克劳夫说服了格米尔。

最终,阿奇·格米尔以六万英镑的价格加盟诺丁汉森林,并带领球队两获联赛冠军。后来,克劳夫去了诺丁汉森林,又以两万英镑的价格将格米尔买入。格米尔带领着诺丁汉森林队也拿了一座联赛的冠军。

诺丁汉森林队不像英超豪门一样球星林立,布莱恩•克劳夫擅长的就是用低薪高能的球员。后来他离开了诺丁汉森林,球队就一蹶不振了。

后人研究发现,布莱恩•克劳夫有三个选人规则:

1、卖球员和买球员都要积极、果断

球员的价值跟股票是一样,一定要低买高卖。

布莱恩•克劳夫特别注意观察球员的状态,如果发现球员出现了衰败的迹象便尽快把卖掉,尤其是在潜在的买家发现之前。他有一句名言:“如果你发现一个球员不能继续进步了,这就到了该卖他的时候了。”

很多球迷都不喜欢这种教练,太势利了。但克劳夫并不虚伪,他在签球员的时候就会直接表示:“一旦有机会交易到更好的球员,我会毫不犹豫地将你推入转会市场。因为我是球队的教练,称职的标志就是永远要做对球队有利的事儿。”

2、尽量不要老球员

这个策略跟利物浦和阿森纳有点像。利物浦曾经有很长一段时间都在干这事儿,球员马上30岁或者刚过30岁的时候就要卖掉。阿森纳更是如此,一年卖一个队长。

阿森纳的主教练温格,他本身就是经济学教授,所以经常用经济学家思维来评估球员。他擅长用数据说话,尽管很多人对他的做法不满,但在数据面前也是哑口无言的。

在阿森纳,温格能容忍后卫踢到35岁左右,因为后卫跑动的距离没那么多,但中前场球员就不会,因为这些位置都需要大量的跑动或者爆发力。所以,温格卖人的时间点是对阿森纳利益最大化的事情。枪手球迷总认为球队的阵容太屌丝。但对球队来说,这是长期保持一定实力的非常好的办法。

3、尽量低价购买问题的球员

所谓的问题球员就是那些让很多俱乐部都头痛的刺头,好酒的、好色的、吸毒的、赌博的……,克劳夫会仔细观察这些人,因为他觉得很多人其实条件不错,只是误入歧途了,所以价值跌到了低点,这正是抄底买入的好机会。

买入这类球员后,克劳夫还是会去解决这些人身上的问题。克劳夫本身就是一酒鬼,特别容易跟问题球员打成一片。这些天赋不错的球员后来踢的都特别棒。克劳夫就靠这些身价特别低的问题球员组成了诺丁汉森林队,拿到了联赛的冠军。

书中还讲了里昂队挑人的方法。这支法甲球队从默默无闻到崛起非常快,靠的就是选人,他们会优先选择20-22岁的球员,认为这是买入一个球员的最好时机。

很多球队愿意在球员岁数更小的时候买进,价格相对更低。梅西就是个例子,但这事儿成功率其实挺低的。很多十几岁的孩子看着很有天赋,但最能成为职业球员的寥寥无几。而买20-22岁的球员就不一样,这个年龄段的球员相对更成熟,未来的可塑性也基本得到了验证。

另外,里昂还尽量不买中锋,因为中锋在转会市场上最容易被高估,而最被低估的位置是守门员。守门员的价值在于状态下跌的速度非常慢,但是中锋衰老的速度特别快,所以最不划算的就是买中锋。

看看前面讲的这些所谓的经验、策略,背后的逻辑就是用非常理性的经济学的思维算成本收益比,通过科学的计算帮助球队资源最优化。

(搜索路径:先保存至相册,在微信扫码,关注)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