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风)【连载】《堇萱枌榆》(38)

将门世家

【连载】《堇萱枌榆》总目录

(古风)【连载】《堇萱枌榆》(37)

武试比赛定在大校场,平时,这里是禁军操练和武状元选拔之地。今日为了选婿大会,特意搭建了一个平台,绕着平台建了一圈的坐台,以供文武百官一同观看。

按照比赛规则,今天分四项比赛,第一项,比骑射,满分10分。参赛者骑马绕校场一圈,至少做到三个马术动作,一个动作2分,然后在快速移动中弯弓射箭,须射中距离约50丈的靶心,未射中靶心倒扣3分,最后两名淘汰。

这对将门世家来说轻而易举,覃驰轻易地翻身上马,动作潇洒利落之余,还显得人也英明神武。萱榆为之心神一荡,脱口而出:“这覃驰确是长了一副好皮囊,若不是之前听到公主和兄长的告知,一般女子很难不对他动心。”

“你没事吧!”凝嫣怀疑自己听错了什么,愕然地睁大双眼,她居然盯着覃驰入了迷。“这覃驰金玉其外,败絮其中,你可别被他的外貌所骗。”

萱榆回过神来,不出意外地看到凝嫣的焦急,却是露出淡淡的笑意:“公主放心,萱榆虽有些惊叹他的容貌,也绝不会为此着迷。”

那日听到凝嫣所说,脑中已隐隐约约有个雏形,但今日见到他本人,却是大开眼界。既有武将的勇猛坚毅的大气,又隐隐带着儒雅的书香之息。论容貌家世,不输柏桁安邦;论文采,他通过了太傅的考验并位居榜首;论武术,柏桁也说过并无十足把握。

寻常人家的大家闺秀,怎么可能逃得出他的手掌心?

只可惜他的人品烂到骨子里,若他并非好色成性,而是风流不下流,想必这阳城之中,多少名门淑女挤破头都想嫁给他吧!

第一关比试毫无意外,覃驰轻易拔得头筹。淘汰了末尾二人,接着开始第二关,比才智。剩余八人抽签分为四组,两两对决下象棋,时间有限,一局定胜负,输者淘汰出局。

日照王朝是以武力开朝,旭尧登基后更是大力提高武将的待遇,尤其尊重军师。从军多年,旭尧明白战争靠的不止是兵力或武力,最重要的是谋略。能够不战而屈人之兵,才是上策。所以这一局最为残酷,一次淘汰四人。

“公主,看到这么多人为你这般全力以赴,就没有一点点感动吗?”看校场下四个棋局都杀红了脸,还有人冷汗直流,脸色苍白。

这高枝还没攀上呢!可要撑住呀!

凝嫣冷笑,表情尽是鄙夷,慢悠悠地坐下品了口茶,不紧不慢地说:“他们这么努力地表现不是为了我,而是皇兄。”

“何解?”

“这场比试难道不是内部的科举吗?即便娶不到我,也能在皇兄面前留下好印象。皇兄也说,在择婿大会表现优异者,亦可根据能力给予一官半职。”虽说为朝堂选拔英才也是大事,可偏偏是自己的终身大事,生为皇室,注定无法避免的使命。

萱榆感觉心头闷了一下,凝嫣眸中话里的鄙夷夹杂着无奈,似利箭直戳心脏。怪不得从开赛以来,公主对所有的参赛者均无好脸色。若说适才有一点点庆幸没有生在这里,如今已深深担忧。除非能够摆脱这个身份,否则迟早,亦会和凝嫣一样的下场。

不过才恍一下神,裁判就宣布了覃驰连胜两局,第一个晋级。

凝嫣不知何时站在自己身旁,居高临下地蔑视:“八个人里,唯有一两个泰然自若,智者何在?即使是连赢两局的覃驰,也比不上金承天的经天纬地之才。”

不到半个时辰覃驰连胜两局,不知是他真的太强,还是对手太弱。在凝嫣眼中,明显是后者。这个她没兴趣,反而凝嫣刚刚提到的人物……

“金承天是何人?还请公主赐教?”

“他是金勇战将军的长子,天赋异禀,少年英才,十五岁随金将军出征,十八岁册封为将军。在册封的那天,金将军公开承认,金承天的才智、武力与成就,必将超越自己。三年前,月隐、星踪两国联军攻打我朝,都是他献计并一马当先,我朝才能力克两大劲敌,度过难关。从此两国俯首称臣,年年进贡……”

这简直就是小说和偶像剧男主的最高标配之一!

论功绩,萱榆光听就对此人很是欣赏,既然有这么完美的人选,何必开什么择婿大会呢?

“也是因为这场战争,他身先士卒却被俘,受尽折磨,还被挑断了手筋脚筋。幸好金将军按他的计划直捣黄龙,才救出奄奄一息的他。战争虽胜,父皇也非常痛心,下令整个太医院全力抢救。可惜虽救回性命,他一身的武功也废了。伤愈后能像平常人生活自理,却使不出力,极易劳累,一点点天气变化也会病痛缠身……”

脑补了一场天才少年遭受命运捉弄,就此陨落的苍凉。萱榆听得也很痛心,本是前途无量,大展拳脚的热血年纪,被迫提前过上了养生调和的生活,想必他亦身心俱伤。

“然后呢?”

“光是养伤也将近一年,伤好后他很快重回军营,改做军师,照样征战沙场,凯旋而归。父皇敬佩他的忠烈,封他为平定候。”

“皇上今日设局,也想寻找第二个金承天吧!”

“就连金承天的弟弟金承钧,不久前被封为麒麟将军,今夜也才十九岁。覃驰和他同龄,无任何功名军功在身,连金承钧都比不过,还敢比肩金承天?”

一个将军之子,十九岁都没半点功绩在身?这老爹是不是太不关心儿子的仕途了?

“可是看这覃驰的身手和才智也不算差,就算做不了将军,做个将士也可以吧!”萱榆决定回去好好了解一下这里的官阶制度,不然总显得自己很蠢。

“因为覃家目前就他一个独子,覃夫人是个厉害人物,非得让覃驰成亲生子后,才能让他上战场,还必须是正室所生。以他这宵小之辈,但凡有点家世清白的姑娘怎会愿意?”直到现在,凝嫣终于露出了第一个真心笑容。想到这么多年他不知欺负了多少个姑娘,待比赛结束后,她一定要好好整治他一顿。

“覃家和金家的关系如何?”同是将军之子,她才不信大家不会拿这二人比较。

“你觉得呢?”凝嫣反问,这问题简直是明知故问。“其实,覃将军也是金将军一手带出来的,曾经是金将军最得意的部下。待他升为将军后,两人逐渐因为政见不同,反而渐行渐远了。”

“如有战事岂不是……”

“这个倒不用担心,两位将军虽然政见不同,但他们都是爱惜将士之人,不会为私人恩怨二枉顾无辜性命。就像三年前的护国之战,覃将军是第一个赞同金承天的计策,两位将军放下成见,一致对外,各个军队士气大涨,势如破竹。”这是当年口耳相传的一段佳话,最精彩的是,当时兵分两路,金将军去救金承天,覃将军从后方杀敌开路,两人还比赛谁能最快完成任务。战争结束后,看到两个加起来超过百岁的将军像幼童般争执不休,又成就一段茶余饭后的佳话。

如此看来,覃、金两家所谓的政见不和,不过是个吵架的借口。对于这两位将军来说,只是他们的沟通方式而已。

萱榆今日还把这些当成八卦来听,殊不知不久的将来,她和金家上上下下,都有剪不断理还乱的纠葛。

“第二局比完,剩最后比武了。”

【连载】《堇萱枌榆》总目录


无戒365极限挑战营

此部连载为本人所原创,未经授权,请勿转载或改编等。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