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子

96
饶晗
2018.01.18 09:05 字数 484

初见到顺子

她在舞台上

20岁的脸蛋 巧克力色的迷茫

她说自己是“台商”

说完了就笑 笑声在很多官员的茶杯里摇晃

摇晃的灯光

摇晃的音乐

摇晃的心情

摇晃的夜晚

摇晃的酒店

摇晃的床

顺子将很多书摆在桌上

她有个LV的包和一套紫色的晚装

她告诉你一些人尽皆知的人事和任命 再三说 不要到处讲

顺子拖完地洗完碗 衣服都没换就走在大街上

她觉得有些孤单有些无聊

于是就打个电话 看是否有人愿意搓麻将

或者 对着话筒 一首一首 唱不尽的希望和苍凉

顺子从领导那出来 淡淡对你说 我这人由命 我的事哪个都不去找

白天是顺子的夜晚 夜晚是顺子的白天

她等啊等 看呀看 她的孩子睡着了 她的男人不在身旁

顺子年轻时长得好看 传说也一桩接着一桩

她爱听自己的故事 听完了就骂 指着天发誓说不是那样

顺子想找个人陪她说话

喊来就来 喊去就去 那人必须宠物狗狗一样

那人突然说 我放不下想你的屠刀 我不要立地成佛了

顺子板着脸孔说 政治上成熟点好不好

顺子甩了门 发出很怪的声响

春天的雨 挂在屋檐上

一挂就是个把月 街上清静极了

顺子会拼命电话 和你说一些过往

她说啥事也没有 只是稍稍有点慌

顺子说话很隐晦

圆月弯刀 花港鱼房

玉液金波 纵马南疆

不知道的永远不会明白

张嫂说 美人就不该 生在这个小巷

顺子走啊走 走过了大排档

日记本
Web note ad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