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知道你活得很没存在感,那也不能总挑软的捏

1.

昨晚看《我是歌手》,张杰一曲《你就不要想起我》甫一开口就唱出了心底里的辛酸:“我都寂寞多久了,还是没好,感觉全世界都在窃窃嘲笑,我能有多骄傲,不堪一击好不好……”

04年,张杰通过《我型我秀》的选秀舞台走进大众视线,十几年来斩获大奖无数,10年更是获“亚洲之星”的称号,17年补位参加《我是歌手》。这期间,11年与谢娜喜结连理,12年以自己的成名曲为名成立爱心基金会。

作为一个歌手,硕果累累,兢兢业业,“最佳男歌手”的称号当之无愧;

作为丈夫,夫妻恩爱,不折腾不作死,爱家爱老婆,单凭这点就能让多少没事靠玩弄市场规则、博大众眼球、炒作上位的“偶像”们羞愧赧颜;

作为公众人物,为社会,为责任,默默奉献,这又能让多少为了赶场子捞钱一天连跑三四个片场的“小鲜肉”黯然失色。

但是反观张杰这一路走来,每一步都走得那样不被包容,不被理解。

网上之前流行过一张动图:月夜之下,有一个少年,脖子上戴着个银项圈,手里拿着把铁叉,正准备刺向趴在身边的猹。只不过这张图,脸和衣服都被P成了张杰。

没错,又是鲁迅先生,这次大家玩坏了他笔下的那位“闰土少年”。

或许是网友听了谢娜的戏谑,调侃这对夫妻。这件事情却愈演愈烈,为了证明张杰足够土,大家不遗余力地翻出了他之前杀马特的造型和唱歌时真情流露的陶醉表情。纷纷攘攘的,都是为了证明是他们自黑,怪不得我们,大家也看到了,他确实是土!

后来,张杰跟谢娜结婚,为了帮衬自己的老公,张杰频繁登上芒果台,拼关系也好,混脸熟也罢,总之这件事情又成为了大众的焦点——张杰能出名甚至他跟谢娜结婚都是为了抱大腿求上位。

近期,张杰补位参加《歌手》,因出师不利,被狗仔拍到一个人在雨中偷偷抹眼泪。一曲《你就不要想起我》,让他控制不住自己,在舞台上就当即潸然泪下。

有人质疑他在作秀,也有人鄙夷他的矫情,当然也有人在质疑这是某种市场趋势在对张杰发难。

对张杰,我一直无感,一直处于一个不吹不黑的状态,从《流言有一千分贝》的“我只想简单一些,这样都有罪……它不管真爱有多美……似是而非,轰轰烈烈……我只想守着你的梦度过黑夜”开始,才慢慢喜欢上这个朴实、踏实、老实的大男孩。

之于议论其造型土的那些人,我猜测你们打娘胎里生下来的时候应该就是个金碧辉煌的“潘驴邓小闲”,不然您哪来的自信呢?

之于说他能红全靠谢娜的那些人,当真不是吃不到葡萄说葡萄酸?是不是只有给自己男人灌砒霜的女人才是真爱?这种自己人帮自己人的逻辑,从古到今就没什么毛病吧?

在娱乐圈里,风雨飘摇浪里打滚的这十几年,一直不曾松懈作为一个歌手应该尽到的责任和努力,他只想唱好自己喜欢的歌曲,为什么就这么难?

有人扒出他的微博小号,上面发的全是些唏嘘慨叹和放眼望去的孤单,远不如一些“放飞自我”的偶像那样,敢于满口傻逼洒脱飘逸地操回去。他是个有血有肉的人,他也喜欢能有人喜欢。

再反观张杰对待这一切的态度,始终未曾做过任何过激的回应甚至是应有的辩解。

居然这样还有人说他作为明星不应该在小号上这样负能量爆棚,应当出面道歉!

是不是在家里脱了衣服洗澡也要向公众道歉说自己不该裸体啊!这位大写的NC!

看到一条这样的评论,我忍不住动容:杰哥,这个明星咱不当了,咱不唱了还不行吗?……

张杰,你从没有做错什么,根本不需要向任何人道歉!

2.

微博上,我最喜欢两个大V,一个是和菜头,一个是大咕咕咕鸡。这两人有同一个毛病,就是无论是谁触到了他们的逆鳞,或者谁有着和他们话不投机的言论,他们都当即就脏话满天飞的骂回去,然后拉黑,再然后晒出这些骂他们的人的照片!

这种行为本身,我不多作评价。个人风格,酸爽痛快。

可就算是这样,反而粉丝有增无减,更有甚者,被骂完拉黑之后想方设法再去留言,表示自己之前不对,还是忍不住想关注回来,求他们能网开一面……人性之贱,可见一斑!

林丹掐了女模特的屁股蛋,有人责难谢杏芳为什么宽容地那么怂;陈思诚玩3P,有人逼问佟丽娅为什么不离婚;文章夫妻精诚合作秀新片做宣传,有人声讨马伊琍为什么就这么轻易地原谅了这个渣男……

好一群三观极正,热爱和平的世界警察,好一帮不畏强权,据理力争的宇宙使者!

我也有一个微博小号,闲来无事,玩过一年,大概四千多粉,比我写半年文章换来的读者还要多。论撕逼我也是久经沙场,百炼成钢。但已经接近半年没在上面发表过任何言论,究其原因,一是没那个时间,二是长久来看,撕逼毕竟不能帮我养活我的家人,不能帮我还上我该承担的房贷。

在这想强调一个观点,中肯的评论和“无脑喷”,是两码事。

于是,从那天开始我改掉了自己的微博简介:无脑喷请滚远点,不用忠言逆耳,老子又没打算当皇帝!

当然,你可以选择笑而不言,也可以揭竿而起,拒绝别人总把你当软的捏。


3.

去年9月份的时候,我写过这样一篇文章《我所看见的“教养”,究竟长成什么样》,被微博某签约自媒体大V转发,结果反馈下来,差点被黑出翔,招致骂声一片。

说实话,作为一个热爱文字,名不见经传的写作小白来说,鼓励和肯定当然值得温暖,但批评和指责若中肯客观也可以成为自己进步的起点。怕就怕根本就没好好品读你的文字,感受你想传达的内容,还居高临下指手画脚的那些人。

一开始的时候,我很纠结,不断反复去品读自己写的东西,试图去找一找到底自己错在了哪里,且怕因为自己的这篇被定性“无脑”的文章会给转载我文章的大V带来什么不好的口碑,我专门跑去评论解释,然后给这大V私信道歉。

这件事情让我郁结了好久,也有铁粉发来留言以示心疼和安慰。后来,又一篇文章引发的思考让我瞬间豁然。

我写过一篇小黄文,名字叫《用一场炮火连天,祭一段似水流年》。

故事想表达的是对于当下年轻人生存夹缝里关于爱和性双重无能的感慨。我随手将这篇文章复制粘贴发了条长微博,故事可能确实触碰到了一些“古墓派”人士的敏感神经,评论说我是伤风败俗,道德败类,变着花样儿把我祖宗十八代的女性都问候了个遍。

就在我故技重施,拼命反思自己的时候这个评论我的人却删了评论给我发来了私信,我没搭理他。他晚上又私信过来问我“兄弟,按照你那篇文章写的套路真的能约到么?”我还是没理它,它又开始私信狂骂。好,等它骂累了,我就开始长篇大论,法华经、金刚经、大悲咒、摩西十诫啥的通通给他发一遍,大哥一看奇了怪了,这是要干啥,我说你口孽太重,老子帮你超度超度噻。然后,我就把他拉黑了。

不由的,我想起鲁迅先生说过的这么一段:

一见短袖子,立刻想到白胳膊,立刻想到全裸体,立刻想到生殖器,立刻想到性交, 立刻想到杂交,立刻想到私生子。中国人的想象惟在这一层能够如此跃进。

——《而已集.小杂感》

脱了裤子盖脸的行为举止,古来有之。先生所言,放诸四海八荒千秋万代,但凡有人性的黑暗和心智的混沌,都能啪啪打到脸。

既想享有君子圣贤或岸然清流的名衔,又想着享受下等情欲和爽翻天际的好事儿,这嘴脸,太贪心了点。

热爱任何一件美好的事情,都应该成为你无往不胜的铠甲和旌旗,若不是对某件事物爱到骨子里,又怎会允许骄傲的自己软弱卑微到尘土里?偏偏这种谦卑,却真能成为别人对你口诛笔伐、踩踏你入土的武器。

现实生活中,一旦被人关注太多,无论你说什么做什么,总会有人以一种哗众取宠的状态站出来指点江山,并谓之价值观多元。就是这种人的存在,让这世界变得茫然,就是这种人的存在,才有了阮玲玉的“人言可畏”和乔任梁的撒手人寰。

哪来的什么多元啊,我的小可怜儿,你连价值都没有,哪来的价值观,可不就是当真活得没有存在感!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