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笔2018.02.27

“升,你还认我不认了?”

“你是?我…不认了”

“我是燕的爸来”

“昂~你是熬糖稀的那家来”

“升你多大了”

“我不知道,我属羊了”

  ……

晚上我到家,爷爷来家里告诉我今天去看我那位傻外公了,他倒了两路公交车走了4,5里路才到养老院。

我仿佛能看到养老院门里门外,两位老人在交谈,夕阳将他们的影子放的很长,那一定是他们的走过的路还有逝去的芳华。

回到家我爷爷查了查年历,

升今年78

爷爷今年81

谁能想,不知不觉已是黄昏。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