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同

刚下完大课,明溪抱着一摞画纸往寝室走着。有人拍肩膀,扭过头来,是自动化的苏丹。

明溪,明天的讨论你去嘛?

去啊,我只是去听听。

不发言吗?

不,我思维不清晰,是有问题的,明溪傻笑着,你也知道,我是文科生,太连贯的东西不适合我,我总是不能和他们想在同一条轨道上。我尽力了,可我的思维太跳跃,有时候我感觉自己是不正常的。

不正常?苏丹很是惊讶。

是的,苏,我尽力想和他们的想法保持一致,试着和他们站在同一角度思考问题,可是,我还是跳跃的厉害。听了他们的意见我也觉得对,可我总是不能那么去想。苏,你说我会不会有病?

当然不会的,明溪,你是很特立独行的女生,你身上有别的女生不具备的东西,我说不出来,但是很特别。

是傻吗?苏,明溪笑了起来,声音很清脆。

两人的背影渐渐变小,青春总是一闪而过。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