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复仇吧

雪停了,雪花慢慢沉积到苍茫的大地上,妈妈白雪和雪灵儿的幻影也消失了,冷风又把他拉回现实。命运夺走了他对美好生活的希望,一切始作俑者是谁?是黄沙暴?对的,黄沙暴开启了他的苦难,但是谁更直接地夺走了他的幸福?

前几天,忍受着前肢的疼痛,不知走了多少时日,经历了多少磨难,他终于顺着湖边到达了湖的对岸,在一处山隘口,他重新找到雪灵儿的气味,顺着气味,他终于找到抓走雪灵儿的人类的居所。那是山谷里一个巨大的山洞。趁着夜色,黑风来到山洞前,他看见山洞里人类燃起的篝火还在燃烧着,他把鼻子紧贴地面,寻找着一丝丝雪灵儿的气味。慢慢地雪灵儿的气味越来越浓,这气味把他引向山洞旁的一个犄角旮旯处。黑风又紧张又兴奋,或许雪灵儿就躺在那里。他尽量匍匐着,慢慢爬过去。他不能有太大声响,万一惊动了人类,当他看到雪灵儿,他们也很难逃脱。可是,当黑风终于爬到那处犄角旮旯的时候,他却没有看到任何雪灵儿的身影,相反,他看到的是一片血迹,那浓烈的雪灵儿的气味就是从这摊血迹散发出来的。一瞬间,黑风感到天昏地转。内心的悲愤,让他双眼迸发出骇人的目光。一幅可怕的画面在他脑海里闪现,可恶的人类将雪灵儿抓住后,捆绑起来,然后带回了这里,就在这山洞旁的犄角旮旯里,人类露出了凶恶的表情,举起粗重的木棒,狠狠地向雪灵儿打去,雪灵儿发出悲愤恐惧的叫声,鲜血涌出,不久救离开了这个世界。人类接着定是用他们的篝火,让雪灵儿活活烤着吃掉了。

是人类最终夺走了黑风的幸福!黑风从来没有袭击过人类,当时黄沙暴带领群狼屠杀人类的时候,他和妈妈待在旁边,没有参与,当他看到黄沙暴的儿子沙里翻杀死那位勇敢的人类少年的时候,他的内心还涌现出深深的同情。可是,人类太残忍了,他的妈妈白雪还有叔叔崖天都死于人类的利箭,现在雪灵儿也死于人类之手。这是为什么?为什么善良总不得好报?他们都是善良的狼,宁愿忘记仇恨过那种平平淡淡的小日子。可是他们从未伤害过的人类却终结了他们的梦想。黑风知道自己现在是一只孤狼了,在这个世界上他了无牵挂了。但是有一种东西他必须要面对,那就是对这可怕的命运说“不”。他要去复仇,要人类付出代价,也要让那些杀死他的亲人的人类体验失去亲人的痛苦!

现在雪停了,黑风决定行动了。当他发现雪灵儿鲜血的那天晚上,黑风忍住复仇的冲动,离开了人类的山洞,在这个山顶找到了一处窄小的山洞住下了。这个山顶离人类居住的山洞有一段距离,不会被轻易发现。几天来,黑风一直偷偷地匍匐在人类山洞不远的灌木丛中进行观察。他发现这是一个不大的人类聚落。有一位白头发走路都不稳的老人,七八个半大的孩子,还有十个左右的成年女性,然而奇怪的是他只看见两位年轻力壮的成年男性,却没有发现其他的男性。黑风没有去考虑其他的男性去哪了,他只觉得这是复仇的一个很好的机会,缺少男性保护的人群是相对脆弱的。黑风思考着复仇的方法。他首先排除了袭击成年男性,他孤身一狼,面对身强体壮的人类男性,取胜的可能性不大,甚至在两位成年男性合作的情况下,他甚至可能会被杀死。袭击女人和那几个半大的孩子也不大现实,虽然他们很弱小,但是一旦被袭击就会呼叫,那两个男人就可能前来解救,他也很难全身而退。那位老人呢?虽然最为弱小,他更不想袭击,因为老人本来就快要离世了,即使轻松地一口咬杀,也不会让这个聚落的人体验到太大的痛苦。黑风一筹莫展,直到昨天中午的时候,他突然看见一位女人怀里抱着一个婴儿走出山洞,坐在洞口晒太阳,他才有了目标。对!就是偷走并杀掉这个婴儿。这是最为保险,也是最能给这个群体带来痛苦的方式。

山谷中刮来一阵寒风,黑风慢慢地走向山下,顶着这寒风向人类的山洞走去。他的目光中充满了仇恨。他今天晚上一定要让人类付出夺走他亲人生命的代价!他先来到那处他几天来用于藏身观察的灌木丛里,向人类的山洞看去。已经半夜了,他发现守在洞口的那两个男人已经睡着了,山洞里的篝火也几乎快熄灭了。机不可失,黑风立刻匍匐着向山洞爬去,到了山洞边,他暂停了一下,仔细观察在山洞口守着的那两个男人,见他们都打起呼噜来,黑风便毫不犹豫,从他们中间穿进了山洞。山洞里人类围着快要熄灭的篝火睡得正香。黑风扫了一眼,就看见了他的目标,那个人类的婴儿被兽皮毯紧紧包裹着,正睡在他的妈妈旁边。黑风也毫不犹豫地轻轻爬过去,用嘴咬住兽皮毯,连着婴儿就叼出了洞口。在他出洞的时候,他看见那两个人类的男人还在打着呼噜睡着。黑风想,人类这个物种的警觉性太差了,比他们狼简直差太多。怪不得狼王黄沙暴每一次趁着夜色偷袭人类几乎都能成功。黑风走到山洞前的空地上,突然停了下来。他想这样他走了,人类岂不是不知道是狼偷走了婴儿,岂不是不能让这些人类知道是狼的复仇!于是,黑风先把婴儿放在了地上,然后他昂起头,向着天空发出震耳的嗥叫——嗷呜!嗷呜!嗷呜!

黑风一连叫了三声,只见洞口的两个男人猛地惊醒了。他们看见了空地上的黑风,哇哇大叫着。山洞的里面的女人和孩子也醒了,一个女人惊恐的哭叫声也响了起来。黑风叼起地上的婴儿,飞快地向灌木丛窜去,不一会就消失在茫茫夜色中。

星光撒向大地,冬日的寒风呜咽着穿过山谷,响彻在黑风的耳边。兽皮紧紧包裹着的婴儿并没有被这突来的事件吵醒,一声不响地悬在黑风的嘴下。黑风爬上山顶,很快他来到了自己暂时居住的窄小的山洞里。他放下婴儿,蹲在一边。那婴儿竟然还在酣睡着,丝毫不知道即将到来的毁灭。人类就是这样孱弱,需要那么长的时间才能长大。黑风看着这个婴儿,他并不想吃掉他,不知为什么黑风对人类这个物种并没有什么食欲,他只想杀掉他,让那些害死他最爱的人的人类体验一下失去至爱之人的痛苦。他是一只命运坎坷的狼,年纪小小的,爸爸就被其他狼杀害,哥哥姐姐也都惨死,本想着和妈妈,还有崖天叔叔和雪灵儿躲避群狼的欺辱,过简单平凡的小日子,可是没想到妈妈、崖天叔叔却被人类逼着跳下山崖,永远离开了他们,他和雪灵儿相依为命,本也想着找一处安静的地方生儿育女,可是山天却不让他们实现这最简单的要求,雪灵儿又被金雕叼走,最后惨死于人类之手。他现在是一只孤狼了,苍茫的大地,悠远的时光对他来说都没有什么意义,他不想去考虑未来,他只想复仇,杀死人类的这个婴儿!

黑风张开嘴,露出尖锐的牙齿,伸向婴儿的脖子。可是,不知为什么,黑飞却突然顿住了,他的脑海里闪现出爸爸被黄沙暴无情地咬断喉咙的画面,闪现出了沙里翻凶残地咬断人类勇敢的少年的喉咙的画面,他从心里讨厌残忍的行为。不!这不一样,黄沙暴和沙里翻是邪恶的,他黑风只为了复仇,是人类先害死了他的至爱,毁坏了他的希望,只有杀死这个婴儿,他才能让那些人类受到惩罚!黑风闭上了眼睛,他不想看到婴儿被咬断喉咙,流血的样子。他开始去慢慢咬合。就在这时,突然他感到下巴被什么东西触摸着,他睁开眼,这才发现是一双小手在触摸他的下巴,原来一路颠簸,捆紧人类婴儿的兽皮绳松弛了,兽皮松开,那个婴儿被寒风吹醒,竟然伸出了小手。这个婴儿才三四个月,一点也不知道害怕,他睁着眼睛好奇地看着黑风,摸着黑风毛茸茸的下巴,竟然嘿嘿地笑了起来。这笑勾起了黑风内心深处的记忆,他想起爸爸黑森在世的时候,每当看到爸爸回家,他都和哥哥姐姐迎向前去,用头摩擦着爸爸的下巴,开心地笑着,爸爸接着会吐出胃里美味的食物给他们吃。那是他最幸福的一段时光。而现在这个婴儿也向迎接自己的爸爸一样,抚摸着他的下巴。多么地单纯、多么地纯真,黑风停住了,他不想毁灭这个无辜的生命,他感觉自己和这个生命是那么相像,他不想去创造痛苦,毁灭这美好的希望。

寒风不时吹进洞里,婴儿的小脸被冻得红扑扑的,显然他有点冷了,打了一个大大的喷嚏。黑风躺了下来,用自己的脊背阻挡着吹进洞里的寒风,把婴儿搂在胸前,小家伙紧紧靠着黑风的胸膛,重新获得了温暖,竟然很快又睡着了。黑风也困了,他闭上了眼睛,慢慢地也睡去了。一个梦进入了他的精神世界,他梦见自己在原野上纵情地奔跑着,在他前面是一个奔跑的人类的少年朦胧的背影,他跟着那个少年,他感觉少年在引导着他走向一处光明的所在。

黑风在凌晨醒来,太阳还没有升起,外面是朦胧的一片。他看了一下那个人类的婴儿,还在美美地睡着。黑风知道自己必须尽快把婴儿送回去,如果天亮了,送回婴儿后,他就很可能被跟踪,难以脱身了。包裹婴儿的兽皮有些松弛,黑风小心翼翼地用牙口咬紧,轻轻地抬起婴儿,还好小家伙睡得香,没有醒。下山并不比上山轻松,再加上黑风要紧紧地咬住兽皮,送回婴儿的这段路程可是被叼回婴儿的路程艰难地多。可是黑风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甘愿忍受辛苦,小心翼翼地呵护着这个人类的婴儿,似乎这就是他的生命和希望。在太阳刚刚露出一角时,黑风来到了人类居住的山洞附近,他透过灌木观察了一下,发现山洞里围着篝火,坐着七八个半大的孩子,都愁容满面,其中有一个年龄较大的少年,不时站起身走出洞外向远处眺望,显然大人们一夜未睡都去寻找黑风和婴儿了,这些孩子被留在了山洞里,由这位年龄大些的少年看护。这些孩子显然对黑风没有太大的威胁,那个年龄大些的少年手里也没有武器。黑风在那位少年再次走出洞穴眺望时,径直地从灌木从中走了出来,当着少年的面把婴儿放在了山洞前的空地上,然后转身窜入灌木丛中。一切发生地太快,少年还没有反应过来,黑风就已经消失在他的视线里,给少年留下无尽的惊愕和困惑。

黑风送回了人类的婴儿,对这个婴儿来说,他经历了最为神奇的经历,被一只凶猛的野兽叼走,呵护,送回。可是对于黑风来说,他的复仇却没有实现。人类摧毁了他对理想生活的追求,而他却因为内心的善良,放弃了这最好的一次复仇的机会。黑风漫无目的地在山谷里游荡着,他不知道自己做的对还是错。虽然从历史上看,黑风的这一决定改变了狼族的历史,也改变了人类的历史,但是黑风却并不知晓。他的内心被两股力量扭曲着,一股是复仇的力量,一股是爱与同情。萧索的山谷当中再次飘下了雪花,黑风不知不觉走出了山谷,看到了那个巨大的湖泊,雪花飘在湖面上,一片白茫茫。黑风感觉这雪花一点都不凌冽,反而有一种温暖,抚慰着他的内心,他感到一种少有的平静和喜乐。这雪花像黑风妈妈的体温,是那么温暖柔情。黑风的妈妈是最为善良的狼,从不恃强凌弱,妈妈也是这样教导他,当黑风爸爸黑森被黄沙暴杀死,崖天叔叔想让黑风复仇时,妈妈却用行动告诉他,忘记仇恨,过自己想要的生活,那种平凡的小日子才是让他爸爸最为宽慰的方式。仇恨积累仇恨,何时能够平静人的内心,生命何其渺小,何必让仇恨占据自己有限的心灵。黑风在山谷口驻足,看着这飘飘洒洒的雪花,似乎又重新看见了妈妈。是的,这雪一定是妈妈白雪的灵魂化作的,告诉他他没有做错,善意与爱占据着他的心灵,而不是仇恨!

黑风蹲坐了下来,用他的心来感受着这雪的温暖,感受着这生命的美好。突然,他听到了踏雪的声音,虽然轻柔,但是他听出来是同类的踏雪声,从三面靠近他,只有正前方没有。他睁开眼睛,环视一周,这才发现不妙。原来是三只大公狼正在偷偷地向他包抄过来,他看清为首的正是黄沙暴的儿子沙里翻,另外两只大公狼正是咬死自己哥哥姐姐的大公狼的其中两只。黑风不仅浑身冒冷汗,看得出来,这几只大公狼今天是要过来置他于死地的。其实他早该被咬死,但是碍于狼群敬重忠诚勇士的规则,受到崖天保护的他才侥幸活命。现在崖天叔叔已经不在了,这几只公狼一定是到湖边狩猎时,发现了他,决定咬死他,回去向首领黄沙暴邀功请赏。

黑风没有选择,他知道今天一定是你死我活的决斗。他起身,调整姿势,正对着这只大公狼。沙里翻和另外两头狼见黑风已经发现他们,就快速地向黑风扑了过来。黑风继承了狼王黑森魁伟的身材,又经历了生活艰难的磨练,如果单打独斗,他有信心打败他所面对的这几只大公狼中的任何一只,可是三只狼同时向他进攻,他真的没有取胜的信心。但是他知道自己必须面对,即使被咬死,他也绝不能屈服,因为他是狼王的后代。

沙里翻先扑了上来,黑风一侧身躲过了,趁着沙里翻被惯性拖着往前,来不及转身,黑风对着他的屁股就狠咬了一口,沙里翻发出一声痛苦的哀叫。另外两只大公狼从黑风左右两侧也一起扑了过来,速度很快,黑风一登前肢,竟然直起来身体,两只大公狼扑了个空,差点撞在一起,黑风顺势两只前肢向下一落,扑在两只大公狼的肩胛部,将他们推翻在地,黑风趁他们还没来的及起身,一口咬住其中一只大公狼的脖子,死命地咬着。这个时候,黑风感觉到自己的后腿被沙里翻咬住了,一阵剧痛,接着一侧肩胛也被另外一只大公狼死死咬住,钻心的疼痛也传过来。黑风知道自己被两只狼同时咬住意味着什么,他想松开口去咬咬住他肩胛的那只大公狼,但是他知道,一旦他松开口,另外一只狼就会起身,咬向他的脖子,到时候他一定会被这三只狼生生咬死。不行,他不能松开,至少要咬死这只被他扑倒的大公狼,不能就这样白白失去生命。黑风用尽力力气撕咬着那只大公狼的脖子,他吸到了对方腥臭的血,但是也感觉到了自己的腿和肩部的肌肉撕裂的疼痛。慢慢地对方停止了挣扎,可是他的意识也开始模糊,他知道自己也已经流血过多,快要不行了,他松开口,却没有力气去咬正在咬住他肩胛的那只大公狼,他摔倒在地,那两只狼继续狠命地撕咬他。黑风不在挣扎,他睁大眼,看着天空纷纷撒撒的雪花,似乎看到了妈妈白雪还有心爱的雪灵儿在雪花中闪现着,冲着自己微笑。他感觉到内心的温暖,感觉到一种平静感,肉体的疼痛似乎已经对他来说没有什么了。

就在这时,黑风突然听到一声哀嚎声,他大腿的疼痛减轻了一些,朦胧中他看见沙里翻的一只眼睛上插着一只人类的利箭。接着又一声哀嚎,旁边那只撕咬他肩胛的大公狼扑通倒在了地上,胸前也插进了一只箭。他还看见有个人影从旁边奔了过来,接着是沙里翻哀嚎着逃跑的模糊印象。

黑风昏了过去……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一 这是一万多年前的一个寒冷的冬季,地点是中国北方与蒙古草原相接的那片绵延千余公里的阴山山脉。 肆虐的暴风雪刚刚止...
    温克雷阅读 2,161评论 0 11
  • 沙里翻终于回到了狼群,他向着爸爸黄沙暴发出阵阵哀鸣,那双被人类的箭射瞎了的眼睛看起来格外恐怖。黄沙暴向着眼前的大湖...
    温克雷阅读 348评论 2 1
  • 篝火散发着阵阵温暖,一个黄皮肤、黑头发,瓜子脸的英俊少年凝视着跳跃的火苗。少年有着一双特别黑亮的眼睛,我们就姑且称...
    温克雷阅读 155评论 0 0
  • 黄沙暴杀死了狼王黑森,成了狼群的新一代狼王。他绝对不会那么轻易地饶过黑风和黑风妈妈白雪的。黄沙暴既是一个粗鲁的大公...
    温克雷阅读 413评论 0 3
  • NSDate *date = [NSDate date]; //获取当前0时区时间 NSDate *date = ...
    江湖人送外号D大爷阅读 122评论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