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间货币

在未来,时间成为了货币。

王小利出生的那一天,他的20位亲戚长辈一人给了他一天的时间,加上父亲母亲给予的两年,王小利的生命周期达到了97岁6个月23天,这在他们村算得上是大户了。

襁褓中的岁月转眼就过去,王小利学会摸爬以后认识了第一个朋友,她叫莫青。莫青的妈妈经常带着她的孩子来王小利家,久而久之,王小利发现了一件事,他发现莫青脚丫子的味道,竟然和自己的一模一样!从那以后,每当莫青的妈妈把她抱回家,王小利就会大哭不止,直到奶头塞进他的嘴里。

后来有一天,莫青的妈妈接到了一个电话,像是中风一样,她忽然控制不住自己的身体,嚎啕的哭声让王小利想起前几天的雷雨。

莫青慢慢地爬过去,拉了拉她妈妈的裤脚,仰起肉乎乎的脑袋望着自己的母亲,妈妈把她拥入怀中,嘴里不停的念叨:“对不起,宝贝……”

王小利躲在自己妈妈的臂弯下有些害怕的看着莫青和她的母亲,几年后他才知道真相,原来那一天莫青的父亲遭遇了车祸,致命的创伤让她父亲的生命周期大打折扣,已经承担不起高额的医疗费用。莫青被她妈妈带去了医院,在时物天秤的一端放下了与药品等价的时间,其中也包括莫青的。

往后的时光里王小利偶尔会想起莫青,要是没有发生这件事,莫青是不是就不会辍学离家出走?

等到王小利再长大点学会说话以后,他就被教育要向二舅老爷学习,因为二舅姥爷已经活了110岁啦,而他的生命本应停止在70岁大寿那天,这样增值的人生,无疑是整个王家的楷模。

那是王小利这辈子见过的最壮观的一次寿宴,四五百号人排队等着针管插入自己的身体,而另一边的二舅姥爷则面色红润的坐在椅子上看着数字化的时间一点一点输入自己的躯体。

为了办好这场寿宴,二舅姥爷付了半年的时间,不过得到的红包却足够让他再多活四五年。

妈妈指着排队的长流,附在王小利耳边悄悄的说:“记着,多结交朋友。”

上学以后,王小利没有辜负妈妈的期待,他是班上人缘最好的一个,所以当他拒绝春游,班上的同学纷纷流露出难以置信的表情。

“妈,我为什么不能和他们一起去?”

“傻孩子……”妈妈帮王小利擦拭掉脸上的泪珠,“现在努力学习,以后时间多的是,你要相信妈妈,妈妈这么做是为你好。”

“是么?”王小利愿意相信妈妈,但是眼泪依然不受控制的流。

妈妈叹了一口气,带着王小利到了村里的卫生所,在缴纳三天的时间后,医生帮王小利打了一针增效交感神经剂。

从卫生所出来,王小利感觉到前所未有的快乐,先前的不愉快就像是一段完全错乱的记忆。

“是不是很开心?”

王小利非常高兴地点头。

“现在你获得了同样的快乐,却不用再浪费三天的时间,在这三天里你应该好好安排一下自己的学习计划。”

时间过得飞快,王小利恋爱了,他的对象是同样读高二的同班同学何依依,王小利不敢把这件事情告诉家里人,因为她知道妈妈肯定不会同意。

何依依其实长得挺好看,成绩也不错,唯一的缺点就是她的生命周期有点短,这也是让何依依觉得自卑的地方,你侬我侬时她总会忍不住的提起这件事。

王小利暗暗下定决心,等到成年后,他要把自己多余的时间匀出来给何依依。

可惜还没挨到王小利18岁生日的那天,他们的事情就暴露了,令王小利没想到的是,告密的人居然是何依依的父母。

“你过来。”

母亲的面无表情让王小利觉得自己是个外人。

“你长大了,再过几天你就满18岁,从此以后你可以自由支配自己的时间,但是也要开始对自己的生命负责,就让我们从这一件事开始吧。”

母亲用前所未有凝重的表情望着王小利:“如果你打算继续下去,我们不会反对,可今后你的一切开销请不要再来找我,你要用自己的时间支付,记住,是一切。如果你还希望得到家里的帮助,那我们的建议是停止和那个女孩交往。”

母亲的眼神耐人寻味,王小利的回答干脆利落。

“我喜欢她。”

王小利像只久居笼中的小鸟被释放出来,欢快地挥动着翅膀来到学校,他要和何依依分享喜悦。

“何依依转学了。”

这段戛然而止的恋情让王小利恍惚了一个多月才缓过劲来,期间有几次妈妈要带他去打针,但都被王小利拒绝了。

大学毕业以后,王小利成为了一名证券分析师,风云诡谲的股票市场成为了第二座医院,无数生命投入时间厮杀,在这里王小利见证过150年(法律规定的最大上限)大户的诞生,也遇见过倾尽余生搏命的人,见识得多了,王小利总结出一条规律,搏命往往薄命。

也许是为了不影响分析师们工作时的情绪,老板贴心地请了两名保安,所有进出公司的客户都必须先检查剩余时间,以防猝死。

除了可观的时间薪水外,公司还免费为每位员工提供一周两次的增效交感剂,起初王小利不当回事,但是当坐在他旁边的同事纵身从二十五楼一跃而下后,他开始觉得一周两次是不是有点不够?

工作一年后,王小利买房了,房价一共二十年,王小利出了十年,他的父母承担另外十年,这是王小利生命周期的第一次减少。尽管结婚后,另一半的家庭会以一半的房价作为嫁妆,但先决条件是你必须先有房子,才可能有老婆。

很快,王小利就找到了结婚对象,她是妈妈的同事的朋友的姐姐的女儿,女孩的条件让王小利妈妈很满意,她是一名公关经理,收入不菲,更重要的是她的生命周期同样很长。

婚期很快定了下来,对于美丽的未婚妻,王小利与她相处得十分和谐,就算偶尔有不愉快,王小利也不会和她争吵,他会打上一针驱赶所有的不愉快。

离结婚还有一个半月的时候,莫青回来了。

见到莫青的时候,王小利很吃惊,自从初二之后,他就再也没见过莫青,可莫青居然一眼就认出了他。

“听说你要结婚了?恭喜呀。”

看着烟雾缭绕里的莫青,王小利暗暗叹了口气,是怎样的生活让一个二十七八岁的女人如此憔悴?

“这些年你过得还好吗?”

话说出口,王小利就后悔了,他明明看得出,为什么要明知故问。

“很好。”莫青的手缓缓垂下,夹在指间的烟叶徐徐燃尽释放出一缕迷蒙的烟雾,隔着烟雾,她用那双深棕色的眼睛盯着王小利,似乎看透了他的心思,“我过得很快乐。”

“那就好……”王小利略显尴尬地笑了笑,想岔开话题,却猛然瞥见莫青无名指上的钻戒。

“你结婚了?”

莫青点点头。

“怎么不带他一起来?”

莫青低头望着戒指,有那么一刻目光失焦,像是怀念又像是拒绝怀念。

“在去北极的船上,我们遇到了风暴……”莫青习惯性地要抽口烟,抬起手才发现烟已经烧尽,她把烟头摁进烟灰缸,在桌上找了杯水喝下。

“那场风暴来得很突然,我们甚至没来得及发出求救信号,就被卷入空中,我们像摇晃着的筒子里的两枚骰子一样在船舱内左突右撞,等着命运的揭晓。他一直没有松开手,我以为我们会一起死去……”

王小利不敢与莫青对视,他觉得自己犯了个错误,只好盯着手里的玻璃杯。

“一切都会过去的。”

“是啊。”莫青苍白的面颊现出一道笑容,“人生无常,即使我们能够准确预知生命周期,又有多少人能生而无悔呢?遇见他,爱上他,这已经是我这辈子最大的幸运了。”

短暂的沉默后,王小利叮嘱莫青:“下个月17号,你一定要来啊!”

“嗯,有时间的话,我一定会来参加你的婚礼。”

婚礼前的三天,王小利参加了莫青的葬礼,贴着莫青黑白照片的墓碑前,一个女人伏在地上哭泣。

“青青啊……娘要你那么多时间干嘛……你总说要我们过好自己的生活,可没有你,我们的生活有什么奔头啊……”

莫青母亲身边有一辆轮椅,轮椅上坐着的是她的父亲,他紧咬着牙关望着墓碑上的莫青,可终究还是没有坚持住,两行眼泪顺着脸颊流下。

王小利独自走到一棵树下,掏出随身带着的针,对着手臂猛扎了下去。

莫青走了,在本不应该离开的年纪,可生活还要继续,特别是对于即将迈入人生新阶段的王小利而言。

婚后,王小利的事业稳步上升,不到十年他就当上了部门主管,而他的妻子也凭借以前公司积累的人脉开设了一间工作室,他们每个月获得的时间薪水越来越高,但是他们的富余时间并没有因此增加多少,因为随着出生率的持续升高,物价飞涨,原来5分钟一份的早餐已经翻了一倍多,一想到将来还要供养两边的父母养老,王小利就不得不给自己来上一针。

王小利坐在飞往东京的飞机上,刚拿出笔记本电脑没有多久就接到了妻子的电话。

“把南京那套房子卖了!”

“可是……那边房价最近跌得厉害,当时我们可是80天一平买的呀!”

“要你卖就卖!”

王小利着急的呼喊吸引了周围乘客的目光,同时也引起了空乘的注意。

“先生您好,劳烦你到通讯区继续通话好吗?您打扰到其它人了。”

王小利瞥了一眼空乘,对着手机大喊:“照我说的办,要是我娘有个好歹,我跟你没完!”

飞机落地以后,王小利又心急如焚地登上返航的飞机,这几年来他们一直把时间用来作各种投资,身上顶多留着三四年的时间,他觉得用这些应付日常事务足够了,没想到她的母亲却飞来横祸,他现在只希望妻子能够及时赶上。

赶到妻子告知的病房时,已经是黄昏时分,站在门外,王小利听到自己儿子的哭声。

王小利推开门,看见哭得眼睛红肿的儿子和正在安抚他的妻子,以及一张覆着白床单的病床。

王小利一颤一颤地走到妻子身边,问她:“为什么?”

妻子摇了摇头:“妈不肯,她说要把时间就留给孙子……”

王小利给了妻子一个耳光。

看着母亲下葬,王小利忽然联想起莫青,这是两个截然相反的女人,她们唯一相同之处在于她们都做出选择并走完了一生,而他么?他早就已经选择了。


                                                            (投稿)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天凉起来了 虽然很可惜 你喜欢我穿的花裙子们 现在都穿不上了 但是很开心 我们终于要一起度过这个 我们尚未经过的季...
    南逢酒馆阅读 85评论 0 0
  • 对于标签化管理,自己一直在做。从刚开始加进自己的通讯录的那一刻开始,备注,标签也就开始了。但是还是不能够做到非常全...
    喻淑娟阅读 99评论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