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版《365夜》的回忆

     




      《365夜》这本书在记忆里特别珍贵,是母亲鼓励我写好作文而买的。

      那个版本远没有今天的版本有插图,封面设计那么可爱,为了便于阅读还分春夏秋冬四本。我还能想起当年读过的许多故事,时间隔得太久太久,距今已37年。那老版故事书很厚,像块砖头。我成天在书包里揣着,下课了掏出来读。比起现实世界,故事世界更有意思。我的同桌经常探头来看,我不喜欢他不刷牙而呼吸有股臭味道,他还老不剪指甲,指甲里藏着黑泥,手又老是油腻腻,我非常不愿意他的“爪子”翻脏我珍贵的故事书。不幸发生了,有一天,我上操回来,《365夜》失踪了。所有同学都摇头没看见,包括同桌。

      我大哭。书丟了,书里的365个故事我还没有都记住。这以后,放学路上,我的拿手好戏《365夜》故事连播也要中断了……我哭个不停。班主任王老师上课看见我还在哭,下课后叫我出去问为什么哭?“我的《365夜》故事书放在书包里,做操回来就丟了。”“都有谁知道你有这本书?”她和善地问。我把知道书的同学名字说了一遍。王老师点点头,让我回教室。

      第二天,我去做课间操。回来后,王老师叫我出去,在一个无人的角落,她从布口袋里掏出来一本厚厚的《365夜》,递给我:“找到了,你继续看吧。丟书找书的事别到处说。”最后一句话很奇怪,三年级的我,想不明白,抬头望着她。王老师性格柔和但不乏严格,她小个子,高脑门,双眼皮大眼睛,脸瘦而颧骨微微凸起;一头直发别在耳后,皮肤微黄,看起来快50岁了。她脸上的表情始终那么平静,我没办法发现秘密。

      我激动地小声谢谢王老师,回到座位上,拿出书来高兴地翻来翻去,想看看损坏了没有。我那个同桌不像以前那么爱凑近了,整个身体朝外拧着,左胳膊支着脸,眼神看着别处。“喂!我丢的故事书找回来了。”我忍不住兴奋地多一句嘴。“王老师都说了,不让你说丟书的事情!!”他突然扭过脸说,眼神显得那么慌张。

      咦,轮到我惊奇,刚才王老师找我的时候,附近没有同学啊,他怎么知道王老师说的话?我小时候真笨,居然很长时间也没明白,倒对朴素而好脾气的王老师产生了特别崇拜:“她简直就像福尔摩斯!全校一千多名学生,她怎么知道谁拿走我的书?”

      至今这一幕都深深地记的。长大后,我一想起就乐。帮助我找回《365夜》的王老师,现在应该已经80多岁了,失去联系已经许多年。当年丟书又找回书的事件,让我特别温暖。王老师爱护孩子的自尊心,不想扩散消息,让同学笑话我同桌“偷”书,她肯定和我同桌约法三章,下不为例了。王老师对我很重要。她带我三、四年级,从来不打骂学生。她想要让我们守纪律,就表情严肃,静静地扫我们一眼,全班就安静了。她的教育方法和二年级的侯老师对比鲜明。她的“破案”,符合儿童教育心理学。

        我是全班唯一拥有《365夜》故事书的人,书失而复得后,又继续在放学路上眉飞色舞地讲我读到的那些故事了。奇怪的是,和我一个路队的三个小朋友,听我独自哇啦哇啦从来没烦,还听得来劲,经常走到了教室门口,我还没讲完故事的话,就来个“下回分解”。于是一篇长故事被我讲好几天。我幼稚的故事连播直到小学毕业。

      不知道如今版本的《365夜》和当年的差别有多大?那本老书后来去了哪里?本来克制买书已很久,遇见这套33折新版《365夜》,实在、实在忍不住,还是买下来,重温那回不去的童年。

      如今,母亲给我买书走过的那条街已面目全非。小时候我的精神圣殿“新华书店”已变成杂货店。门还是那扇老门,门脸还是老样子,“新华书店”四个大字还在,已灰溜溜地缩在别家店的广告牌子后。我仰望童年的精神圣殿,不胜感慨。当时母亲带我去新华书店买《365夜》时,她只有42岁。昨天是她去世2周年祭日。她不知道的是,当年她给了我一个多么丰厚的故事宝藏。如今我多么地感谢她。

2021.4.26

禁止转载,如需转载请通过简信或评论联系作者。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