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红,你不是有洁癖,也没有强迫症。

96
Loveausten
0.1 2018.12.12 16:50 字数 1276

青红是我的大学室友,虽然毕业之后一直没有联络过,但我怀念她。

她在上学的时候,表现出强烈的洁癖和强迫症,这导致我们关系一度很紧张。

紧张是因为她不知道要我们才好,我们也不知道怎么做才行。

甫一进入大学,心里想着总算是离开家,可以在自己的小环境的脏乱差的自由自在了,谁知遇上这么一个舍友。她的洁癖立刻表现在,有专门的洗袜子,洗内裤,洗脸,洗脚,洗衣服的盆,并且每一种不止一个,这使得我们的第一次见面,有点紧张。确切的说我们三个都有点心虚,于是很自觉的都去买了洗衣服的盆,够大,不用向别人借。

大学生活就这么开始了,我们也明白,有一个舍友很爱干净。她的书桌永远整整齐齐,东西也归置的有条有理,毛巾都挂的一丝不苟,上床踩得梯子都用统一颜色的布缠起来再用绳子捆住。她做这些的时候,我们都很安静,觉得她有自己的世界,我们呆在外面也很好。

收拾完下面的桌子,她开始收拾床铺,因为挂了帘子我们也不知道具体里面是什么样子,只知道铺了3层厚厚的褥子。

她每天定时10点半上床,上床前会关掉宿舍的大灯,细声的对我们说“能不能开下台灯?我要关大灯睡觉了。”

因为如此,10点半以后零食在宿舍绝迹,电话主要发生在楼道,走路轻手轻脚,上床稳稳当当,这一切的原因在于她神经衰弱,睡不太好。

刚开始我们都能容忍,并且尽量的安慰她,一旦出现声音首先想到的是向她小声说“对不起”,有时候她会隔着帘子对我们说“没事”,之后一直翻来覆去的睡不着。每当这种时候,晚睡的我们便觉得罪孽深重。

她可能真的是神经衰弱,但她也真的爱抬杠。

白天的时候,她精力很充沛,脸色红润,饭也吃的很好,并且很讲究荤素搭配。她愿意和同学们交往,富有同情心,经常能够听见她与同学交往、嬉笑的声音,往往一两句话就能呛死人,说过之后觉得不妥,又来一两个调剂性的笑话,来舒缓空气,此时的她很美,面若桃花。

她有一个不好的习惯,走路的时候脚抬不起来,蹭的地面,声音很响。这个脚步声无法规避她人的睡眠。还有她那么多的盆子,它们落地的方式,是呈弧线走的;轻轻这个词永远和鞋底、盆没有关联。

我们为这个说过她,她每次都说“sorry”,但每次都改不了。

于是,我们相信她有强迫症,强迫告知我们,她醒着,她在。

大一刚来的时候,有个学长暗恋她,我们都不知道;直到大三,她经常和那个学长一起勤工俭学,我们才有点相信传言的意思。我们也八卦的问过她,她哈哈大笑,说“他长得太丑。”

不知道真假,反正他们就这么来来回回的说不清楚,到底是不是男女朋友我们也说不明白。

后来不知道什么原因,不知道是我们忍无可忍还是她性格大变,我们就此分裂了,开始了独立的交友。我们之间住在一个宿舍里,成为了最熟悉的陌生人,她心里想什么我们不知道,我心里想什么,她们也不知道。

她渐渐的离我们越来越远,不仅仅是我们,还包括班里的同学。那个丑学长一直都在,一直持续不断的喜欢她,她也坚持着不喜欢丑学长。

她走路越来越快,鞋底的声音一直消减不了,盆换了一茬一茬,依然是抛物线的落地,我们也着急,但我们无能为力。

有一天上课路上,我和朋友聊起来,他们说“她应该没有洁癖,也没有强迫症,她就是害怕孤单,害怕自己一个人。”

随笔
Web note ad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