伯罗奔尼撒战争期间爆发于雅典的瘟疫

96
ianwest
2015.04.03 14:14* 字数 945

[48]据说,这种瘟疫起源于埃及上方(埃及以南地区)的埃塞俄比亚的一些地方,由那儿传布到埃及和利比亚,以及波斯国王的大部分领土内。瘟疫突然在雅典出现,首先得这种病的是比雷埃夫斯的居民。他们以为是伯罗奔尼撒人在蓄水池中施放了毒药,那时比雷埃夫斯还没有水井。随后这种病在上城也出现了。这时,死亡人数激增。

最可怕的是,当人们知道自己身染这种病时,即陷于绝望之中。他们马上就会丧失一切抵御疾病的力量,使自己成为瘟疫的牺牲品。另外,由于相互看护而染上瘟疫的人,像羊群一样地死去,这种情景是可怕的。因此而造成的死亡数量最多。一方面,如果他们害怕相互照料,病人便因无人照料而死亡;事实上,由于无人照料,许多人全家都死光了。另一方面,如果他们冒险去照看病人,其结果也是染疫身亡。对于那些自认为照看病人是一种高尚行为的人们,尤其是这样的。这样的人在荣誉的驱使下不顾自己的安危,到他们的朋友家里去,朋友的家人终于被垂死者的呻吟搞得筋疲力竭,他们已经屈从于瘟疫的力量,不再举行哀悼活动。

因为这个灾祸具有压倒一切的力量,致使人们不知道今后会怎么样,使人们对世间万事都漠不关心,不管它们是神圣之事还是世俗之事。所有此前所沿用的丧葬仪式,统统被放弃了。…不仅如此,在其他方面,由于瘟疫,也开始有了违法乱纪的情况。现在,他们明目张胆地冒险做一些事,这些行为在此前是不敢公开的,而且恰恰是他们不愿意做得。因为他们看到,命运变化是如此迅速,有些富人突然死亡,那些此前一无所有的人却继承了他们的财产。因此,他们决定迅速花掉他们的金钱,以追求享乐。他们觉得自己的生命和财富都如同过眼烟云。至于所谓荣誉,没有人愿意遵守它的规则,因为一个人能不能活到享受光荣的名号的时候是很成问题的。但是一般人都承认,既光荣又有用的东西就是那些现时的享乐,以及所有使人能够得到这种享乐的东西。对诸神的敬畏和人为的法律都不能约束他们了。就前一点而言,

他们断定敬神和不敬神是一样的,因为他们看到所有的人毫无差别地死去;就后一点而言,没有人能够预料他能活到因违法而被推上被告席的时候,

相反,他们都觉得,对于他们每个人都宣布了重要的判决,这项判决正悬在人们的头顶上,他们想在这个判决执行之前,再享受一点人生的乐趣,这也是合乎情理的。

徐松岩 译《伯罗奔尼撒战争史》pp104

抄书
Web note ad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