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体细节三十题(上)

96
栀斑
2016.12.30 17:39* 字数 9620

1.鬓角「林秦」

平时的秦明喜欢用发胶将自己的刘海梳到后面去,显得成熟。只有在秦明出浴后,才能看见他没经过发胶摧残的头发披在额前,软软萌萌的样子。

林涛也喜欢选择在他出浴之后进行常规运动。

林涛撩开秦明过长的发丝,放到耳后。因为工作的繁忙,常常会留在局里或是解剖室分析案情,完全空不出时间来打理自己的发型,就连大宝的短发也在时间的催促下渐渐靠近肩膀,林涛和秦明也是一样。

“老秦,你的头发,貌似有点长了。”

林涛轻轻擦过秦明的鬓角,感觉从原先的刺手,到现在的又细又软,足以证明林涛所说的话。

“改天去剪…”

秦明咬着林涛的肩头,含糊不清地说。

“别,我喜欢。”

林涛用舌头拭去发丝上滴落的汗珠,秦明抖了一下,有点抗拒的意思。

“秦科长,看来我们今天晚上都睡不了觉了。”

“林队长,漫漫长夜,我们有很多时间。”

2.耳后「训裴」

谢训老是改不掉裴尚轩经常挂在嘴上提醒他的重庆口音,仅仅只是一个音节,裴尚轩都要纠正半天。

做爱的时候也一样。

“轩儿…”

情到深处之时,谢训下意识地喊了声自己给裴尚轩取的爱称。

“不许叫这个…你的口音又出来了!”

谢训亲了一口裴尚轩肉乎乎的脸,答应道:“好好好,我不叫。”

突然转换成普通话,裴尚轩还有点不习惯,但不可否认的是,谢训的普通话,貌似比方言还标准。

“尚轩,我跟人交流都是用方言的。”

“你的意思是说,我不是人咯?”

谢训笑了出来,俯下身对着裴尚轩的耳后吹了一口。

“当然不是了,你是我的心。”

毫无疑问的,裴尚轩的脸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红了起来。

3.耳垂「林秦」

“疼吗?要是疼就停下了。”

林涛做爱时总是这样,一切都以秦明的感受为准。

骑乘的姿势使得林涛进入的更深一些,说不疼,当然是骗你的。秦明吻上林涛,将细碎的呻吟埋藏于双唇之间。

“你快点吧。”

反正每次他都把自己弄哭。

林涛得到允许后,开始猛烈冲撞。

“秦明,我爱你。”

林涛含住秦明的耳垂,反复舔舐,惹得秦明整只耳朵红的滴血。

“……嗯。”

4.眉心「 林涛x裴尚轩」

说实话,林涛做梦也没能想到,自己身为一个人民警察,居然有了一种侵犯未成年人的想法。

裴尚轩还有几个月才到十八岁成年,他老是对林涛念叨自己的成人礼物,林涛每次都敷衍过去。有一回,林涛被他念的有些烦,再加上工作一直没有进展,对裴尚轩大吼道:“礼物我会给的,别再说了好吗?多大的人了!”

话音刚落,林涛就后悔了。当然,说出去的话,泼出去的水,哪还有收回来的道理。裴尚轩被林涛的吼声吓了一跳,呆愣在原地,眼眶无意识的湿润了,赌气似的回到自己的房间去了。

“尚轩,你别耍脾气了好不好?我不应该吼你,都快成年的人了,再耍小性子你的成年礼物就别想拿到了。”

林涛敲了十分钟的门,裴尚轩也只生了十分钟的气。“唰”的一声,房间门被打开,裴尚轩气鼓鼓的包子脸可爱极了,孩子果然还是孩子。

“我的成年礼物呢?”

“还想着礼物啊。”

听到这话,裴尚轩立马关上门,幸亏林涛反应快,抵住了缝隙。

“你的礼物就在你眼前。”

裴尚轩又拉开门,四处张望着,“哪儿呢?”

林涛指了指自己。

“我不要。”裴尚轩果断拒绝。

林涛委屈巴巴的,“为什么?”

“已经是我的东西我为什么还要重新接受。”

林涛哑然失笑,一把抱住裴尚轩,在他的眉心浅浅一吻。

“怎么办,我作为人民警察,居然有了侵犯未成年人的思想。”

5.眼角「谢训x秦明」

“啊…嘶!明哥你轻点噻。”

秦明的腿上放着医药箱,白色的酒精棉球沾上了淡淡的血迹,因为酒精为水,血迹立刻晕染开来,如水墨画一般。

谢训的背部伤痕累累,是今天打架打的。

“以后不能打架,麻烦。”

“还有,在我这里,说普通话。”

谢训明白秦明说的“麻烦“”是什么意思,饱含歉意地点了点头。

“明哥,你为什么老是帮我处理伤口啊?咱们又不是亲人。”

谢训歪头,去看后面帮他上药的人,突然一阵刺痛让谢训惊叫出声。

“卧槽!轻点啊明哥!”

秦明听到喊声,回过神来,急忙把酒精棉球放下,将医药箱收起来,反复回想着刚刚谢训提出的问题。

我为什么一遍又一遍的帮谢训擦药?

为什么一定得是谢训我才会帮忙擦药?

为什么?

“明哥,既然擦完了药,我就先走了。”

谢训已经穿好了秦明给他的衬衫,他的衣服在打架过程中不幸损坏,秦明的衬衫对他而言,有些偏小,肌肉线条被迫展现出来,完美而又顺畅。

“等一下。”

秦明放好医药箱,叫住了谢训。

“我可以回答你的问题。”

谢训愣了一下,随即反应过来。

秦明缓缓地向他走来,谢训的年龄比秦明小很多,但个子却比秦明高一些,嘴唇正好抵在他的嘴唇之上。

“可能是因为,我喜欢你吧。”

秦明正视着谢训,谢训在听到告白后的脑袋瞬间当机,他鬼使神差地捧过秦明的脸进行接吻。唇齿之间的交战我们不得而知,秦明死死地搂住谢训的脖颈,宽厚的大手摁住谢训后脑勺,加深了这个吻。

“明哥,我也喜欢你啊…”

谢训轻吻秦明的眼角,嘴角止不住的上扬。

6.卧蚕「林秦」

“林涛,你的眼睛……”

秦明正视着对面人儿的五官,发现只有眼睛是最为突出的。

“我的眼睛怎么了吗?”林涛揉了揉,还举起手机看了一眼,“没什么事啊。”

秦明不语,仍然直直地盯着林涛的眼睛。林涛的眼睛生来就很好看,圆圆的,大大的,亮晶晶的,好像是有人抓了一把星星揉碎了放进去似的。

眼底下的卧蚕似绿叶,衬托着如红花般的杏眼。

“真好看。”

半晌,秦明冒出了一声赞美,把林涛反倒吓个不轻,“第一次从你口中听到对我的赞美真是受宠若惊。”

秦明哼了一声,把视线转向了手上夹着的书,林涛笑了一下,站起身来亲了一口秦明的脸颊。

“你的眼睛也好看,里面装满了我。”

7.鼻梁「林秦」

“林涛…林涛…”

秦明被操弄的只会唤林涛二字,他的整个身子都是通红通红的,如煮熟的虾一般。

“嗯?怎么了老秦?”

能让秦明如此崩坏的始作俑者依然气定神闲,与其交谈完全不带喘气。令人脸红心跳的水声回荡在秦明的耳边,本就敏感的身子此刻烫的吓人。

“再…再深一点…”

理智随着一系列的动作一点一点的消磨,秦明无意识的向林涛索取更多,他对性完全没有经验,只知道跟着自己的需求走,用大宝的话来形容:“老秦相当于十几岁的纯情小处男。”

“好,我恭敬不如从命了。”

林涛吻了一下秦明的鼻梁,又蹭了蹭,身下明明还没开始激烈动作,秦明却轻声低吼,释放出浓稠的液体。

林涛仿佛开启了新世界的大门。

8.唇「训裴」

谢训特别喜欢裴尚轩的嘴巴。

谢训自打认识裴尚轩以来,就没见过裴尚轩对他停过嘴,只要是自己有一点不对,他可以把古今中外的各种大道理不带重样地跟自己讲一遍。

就算已经大学毕业了,开始步入社会,裴尚轩也还是一样的话唠,放普通人身上早就烦了,可谢训偏偏就能接受。

因为他是裴尚轩啊。

“你知不知道吸烟有害健康啊!你明知故犯信不信我让林涛哥把你抓进去!”

裴尚轩一把把谢训手里夹着的香烟抽出来扔进了垃圾桶里,谢训呆愣愣地抬起头,看着叉着腰的裴尚轩,突然笑了出来。

“你笑什么!我是认真的!”

“你气鼓鼓的样子真好看。”

谢训伸手捏了一把裴尚轩的脸,裴尚轩轻轻地拍下去,耳根子蹭蹭蹭地变红。

“还有啊,你赶紧整理一下房间,等会秦哥和林涛哥会来,你听到了没有…唔…”

谢训起身,拉着裴尚轩的手臂拽过来,歪头封住了裴尚轩那张喋喋不休的嘴。

谢训的吻技总是比裴尚轩好,也总是能让裴尚轩莫名有种……少女心?

“知道了知道了,等会就收拾,乖。”

谢训摸了摸裴尚轩微微炸起来的发丝,用像看孩子一样的眼神注视着他。

“啊…啊好。”

9.下颔「林秦」

今天在办公室,秦明跟往常一样的怼林涛,怼大宝。

在林涛被叫走之后,李大宝特别八卦地来问秦明:“你见过林涛没有胡子的样子吗?”

秦明捏着书页的指尖颤抖了一下,李大宝注意到了这个小细节,语气突然变得很奇怪:“你的反应……让我想到了某些不好的事情。”

“你想多了。”秦明合上书本,随手扔在了办公桌上。

“噫~你们是不是有什么不好的交易~”

秦明自动忽略句中和句尾的小波浪,嘴唇抿成一条线,食指和拇指叠起来从右往左划过去,做拉拉链状。

大宝的眼神令人深思。

事实上,他们确实有一些不好的…嗯…少儿不宜的…“交易”。

“宝宝,我们做个交易好不好。”

秦明从不知道什么时候会写完的结案报告中抬起头,一脸的“你今天又想整什么幺蛾子”。

“你之前不是说想看看刮掉胡子的样子吗,这样吧,你答应我一件事,我就给你看。”

秦明努力思索着自己是否有像林涛所说那样问过,一分钟后,思索无果。

“我完全不记得我有问过你这样的问题,所以这个交易不成立。”

秦明又埋进了结案报告里,林涛见计划败露,立马像只哈士奇一样的迎上去,“就算没有,你难道就不想看看吗?”

最后一个笔画书写完毕,秦明把钢笔收进盒子里,对着面前的林涛抿嘴笑了一下,起身去倒咖啡。

林涛不死心,跟了上去:“你真的不想看?”

“我没必要因为你的另一种面貌而感到好奇,这种事情想象一下就可以实现。”

秦明不喜咖啡加糖,这样会把咖啡原本的滋味掩盖住,影响口感。但也总是会被自己磨的咖啡苦到,所以他自创了一种搭配,咖啡+苹果。

“想象的哪有真实的好看。”林涛小声嘟囔。

“既然你这么说,那我得好好看看,真实的比我想象的,有多好看。”

其实秦明内心还是蛮想看的,人嘛,总会有点好奇心,更何况,引起秦明好奇心的人他叫林涛。

“你的意思是?答应了?”

“别让我说第二遍。”秦明将剩下的咖啡一饮而尽。

林涛笑了笑,抱住秦明,在他的颈窝里蹭来蹭去,“想看就直说嘛,我又不是不给看。”

“条件是什么。”

林涛向秦明的耳后吹了一口,温热的气息使得秦明的皮肤瞬间红了一大片。

“条件是…”

快速地说完自己想要的东西,林涛往后退了三步,果不其然,秦明把手里只啃了一口的苹果用力地扔向林涛,发红的皮肤蔓延了整个脖颈,连耳根子都红的滴血。

“既然是这个条件,那我就不需要知道实际情况了,反正我不管看不看,都不会影响到我的任何地方,就这样,睡觉。”

秦明尽量让自己的语调显得无情、平淡,但还是带上了些颤抖。林涛十分熟悉现在的秦明,不就是害羞了嘛。

他没有拆穿秦明,挂着笑脸跟着秦明走进了房间。

最后,这个交易有没有完成,我们就不得而知了。

回到现在,秦明细长的手指轻磨着林涛下巴上的胡渣,刺刺的,有些扎人。

“你是应该理一理了,有点扎。”

林涛却出乎意料地摇了摇头,拿下秦明放在他下巴上的手指,轻触嘴唇,迎上笑脸,说:

“不了,万一有一天你老到记不起我了,现在的样子可以让你回忆起来。”

10.某处的痣「训裴」

从背后抱住裴尚轩略瘦的身躯,探入毛衣揉了一把腰上的肉,惩罚似的咬了一口耳尖,道:“没好好吃饭是吧?怎么这么细?你又要减肥?”

裴尚轩早就习惯了背后人的突然袭击,淡定自若地关掉煤气灶,把锅里的菜倒入盘子里,锅放回原处,再用手肘击了击身后人,让他把盘子端到外面桌上去。

“我也是个成年人,不是幼儿园小朋友,你不用跟在我屁股后面追着我喂饭。”

裴尚轩跟他哥秦明一样,明令禁止谢训在家里讲重庆话,重庆话说习惯了普通话莫名其妙不会讲了,逼的谢训没日没夜地在那儿练习普通话。

“我也是个成年人,大家都是成年人,你当然不需要我的啰嗦,回头我讲给秦明听,他的啰嗦你总听。”

谢训夹了一筷子的肉塞进裴尚轩的嘴里,搞得裴尚轩的嘴边油腻腻的,谢训用大拇指轻轻抹去,又悄悄地抽了张餐巾纸,擦在上面。

“……那就不必了,告诉他我就别想活了,到时候林涛哥都帮不了我。”

裴尚轩顿了顿,回想起上一次秦明听自己没好好吃饭,逼自己每天摄入肉类食物,不亚于自己逼谢训说普通话的场景,他就一阵恶寒,连忙拒绝了谢训。

秉着秦明传下来的“食不言寝不语”的道理,两人安安静静地吃完了晚餐。

今天的谢训有点奇怪,用餐时间过后他总是会向自己抱怨,总是要对自己说一大堆话才罢休,可现在,谢训还是跟在饭桌上那样,沉默无言。要不是裴尚轩知道不可能,他还以为谢训是在学秦明呢。

“我找黎璃有点事,就…先出去一趟,你在家里吧?那我不带钥匙了,有事打我电话啊。”

裴尚轩有意地加重了“黎璃”二字,希望谢训能有些正常反应,可谢训只是看了他几秒钟,点点头,应了一声哦,便转身走进了房间。

裴尚轩有点气愤,发泄似的用力关上了门。

“喂?黎璃,你在家吗,我去找你。”

裴尚轩拿着手机走在街上,因为下雨,人相对来讲是比较少的,裴尚轩没带伞,只能依靠街边店铺立出来的大伞遮蔽。

“啊…我在家…你来干嘛?”

手机对面的黎璃好像是刚睡醒的样子,说话迷迷糊糊的。

“我想跟你说件事,顺便借把伞。”

“什么事非得现在说…你找你哥去…”

裴尚轩急得直跺脚,“我哥那家伙,对于感情问题一窍不通,林涛哥喜欢了他那么久他都不知道,怎么可能解决我的问题!我不管,我就来你家,我都到你家楼下了,等会儿我就上去。”

原先还只是淅淅沥沥的小雨,一通电话的时间让它逐渐加大,跑到黎璃家门口的时候裴尚轩已经浑身湿透,洗完澡的黎璃被这样狼狈的裴尚轩吓了一跳,急忙把他拽进来。

“你怎么湿成这样啊?先去洗个澡吧,有事等会儿说,我去给你拿衣服。”

裴尚轩不敢坐下来,怕弄湿了黎璃家的沙发,还连打了几个喷嚏,要不是黎璃的友情帮助,他都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处理。

“我爸上次来,很多衣服留在这儿,你将就着穿,要还冷的话我把暖气调高一点。我煮了姜茶,你赶紧喝,不然回去怎么跟谢训交代。”

裴尚轩缩在被子里,只露出巴掌大的脸,手捧着杯子,抬头感激地看着面前的黎璃。

“你要跟我说什么事?如果是你两个的感情问题,我无能为力。”

“……那我来纯属白花力气?”

“……还真是感情问题啊?”

裴尚轩叹了口气,把事情原委像倒豆子一样的全都说了出来。

“只是一个反应,你干嘛这么大惊小怪。”

黎璃听后,觉得裴尚轩纯粹属于想太多的那种人。

“你又没谈过恋爱,你怎么知道我的感受…”

黎璃语塞。

“行行行我没谈过恋爱,那你找你哥这个没谈恋爱胜似谈恋爱的人去好好倾诉吧。”

“……我还是回家好了。”

热腾腾的姜茶逐渐变凉,裴尚轩一饮而尽,黎璃收拾好他湿透的衣物,裴尚轩双手接过,在玄关处顺走了一把他看着十分眼熟的黑色大伞。

那是谢训留在黎璃家的,要求黎璃只能给裴尚轩的伞。

“秦明,我这样轩儿会不会生气啊。”

谢训躲在房间里,外面巨大的关门声表示裴尚轩对谢训的不满。他立马拨了个电话给秦明,担心地询问道。

“我比你大,应该叫哥,我都是这样的态度对他的,愤怒的几率不是很大。”

对面的秦明敏锐地抓住了谢训对他的称呼和对裴尚轩的称呼的不同,感觉自己隔着屏幕都能感受到这俩小孩的送给自己的狗粮。

“…我现在知道为什么轩儿不让你解决他的情感问题了。”

这不废话吗!你的高冷态度对他来讲已经习惯了,当然不会生气咯!

屏幕对面的秦明一脸懵逼。

裴尚轩这家伙居然有感情问题?

下次看见他一定要好好说一说。

“我去准备了,再见秦明。”

“说了几遍了,要叫哥…”

话还没说完,谢训便挂掉了电话。

今天是裴尚轩的生日,谢训不知道裴尚轩记不记得,反正他为了今天,不知道准备了多久,为了不暴露,他还学秦明的高冷态度,真是苦了他了。

摆上蜡烛,端上蛋糕,准备好礼物,关上灯,静候裴尚轩的归来。

谢训琢磨了很久,他本来想给裴尚轩一个豪华盛大的生日派对,但是他从侧面打探过,裴尚轩并不喜欢,于是计划一被淘汰了。

计划二,制造一系列的惊喜,让裴尚轩永远处于意料之外。

但裴尚轩也不喜欢。

帮忙的林涛看不下去了,给他提议:“其实你简简单单的就可以了,礼物、蛋糕、鲜花、蜡烛,只要充满心意,你给他的就是最好的。”

话一出,谢训才恍然大悟,当然也免不了调侃一下:“涛哥,你是不是经常给秦明做这种事啊?”

林涛对于他的调侃,回赠一个白眼。

听到敲门声,谢训才回过神来,发觉裴尚轩好像说过他不带钥匙,谢训趿拉着拖鞋,开了门。

“我回来了。嗯?停电了吗,怎么不开灯。”

裴尚轩伸手碰到开关,硕大的客厅瞬间明亮起来,他抖了抖伞上的雨水,转身扔进了长筒里。

“谢训?”

裴尚轩叫了一声爱人的名字,没人答应,还想再叫一声时,却被突然揽进了一个熟悉的怀抱中。

“别叫了,我在。”

“你怎么不应我。”

谢训没有回答,他把裴尚轩的刘海撸了上去,在额头和鼻尖上的痣留下属于自己的标记。

“生日快乐,我的小、王、子。”

谢训把裴尚轩拉到餐桌前,点上蜡烛,“许愿吧,小王子。”

裴尚轩完全不记得,今天是自己的生日,直到现在,他才明白,今天谢训的反常。

他闭上眼,在心里默念了几秒钟,睁开,吹灭。

“你许了什么?”

被裴尚轩糊了一脸蛋糕的谢训把“罪魁祸首”抱住,把脸上的粘腻的奶油全都蹭到了他的脸上。

“不告诉你。”

裴尚轩抽出纸张来,帮自己和谢训擦掉本应该拿来吃掉的蛋糕,又用手指在嘴唇抹上奶油,给谢训一个又香又甜的吻。

他希望,他和谢训能和现在一样的幸福,美好。

11.喉结「于半珊x潘子文」

“我靠!我居然被一个新手秒杀了?”

于半珊抱着电脑盘腿坐在床上,屏幕里的游戏界面仿佛世外桃源,可于半珊并没有闲情雅致为这部游戏吟诗一首,因为他所操控的人物,被一个只有一级的新手结束了。

事情回到十分钟以前。

“愚公啊,我去找KO了,你在这儿好好玩啊。”

“我走了。”

“半珊,我也去约会啦。”

眼看着身边的几个兄弟渐渐都有了各自的家室,自己却还孤单一人,命运对自己如此不公,凭什么他们能够事业、美人双丰收呢?凭什么呢?

怎么也想不通的于半珊先生回到家中,愤愤不平地打开电脑,决定把自己单身二十多年的手速全都奉献给这部游戏当中。

“要死了要死了,我居然被一个新手打死了!”

这个时候上线的人数相对来讲是比较少的,于半珊对于自己打了不知道几回的怪物毫无兴趣,他控制着人物在大街上走来走去。

突然弹出来的聊天窗口把他吓了一跳,是自己收的徒弟。玩家到了一定等级除了拜师,也可以收徒,若是师徒共同作战,打出来的经验可以是一个人的三倍。

“你好歹也是我手把手教出来的,没想到你平常都是代练啊。”

“去你的吧,不信你自己去跟她挑战一下,到时候可别被秒杀!”

于半珊还想再回一条,打字打到一半发觉徒弟已经下线,只好连按删除键,让文字在聊天框里消失。

好吧,不知好歹的新手,本大神来好好教育你。

然后呢?

他被秒杀了。

“小新人,你真的不是大神开的小号吗?”

于半珊见这个新人的操控十分熟练,技能也把握的很好,心里就认为他应该是哪位大神开的小号。

“不是,我真的是新人…我玩的很多游戏操作都差不多,所以很容易就熟练了。”

对面打字的速度很快,于半珊刚发出去没多久,对方就回复过来。

“???黑人问号脸。”

这话说的好像他只玩过这个游戏一样。

“你是计算机系的?”

“我是警校的。”

于半珊一脸懵逼,发了一连串的问号过去。

“真的,但我现在不是警察,闲在家里打游戏,各种游戏都打完了,就剩这个了。”

对面怕于半珊不相信,还补充了一些。

“我这是傍上了大神啊?”

终于有个比肖奈还强的了!我一定要把他挖来!

“小旁友,我给你介绍工作咋样,你这手速,不来可惜了。”

“可以啊,你是哪儿的。”

于半珊发了自己的地址过去。

“我好像…就住你家对面?”

于半珊有点惊讶,看了眼小新手的ID,拿起钥匙手机立马去锤对面邻居家的门。

“来了,等会。”

从一阵“噼里啪啦”的声音中传出了屋主人的喊声。过了几分钟,门还是没开,于半珊又敲了一次,门终于开了。

“你是哪位?”

“你是‘潘子文’?”于半珊说出游戏ID。

“是我,你是?”潘子文还没反应过来。

“我是‘愚公移山’。”

“啊?哦!你是游戏那个?你等我一下。”

潘子文终于想了起来,他本来想请于半珊进到家里,但回头看了眼自己杂乱不堪的客厅,他决定放弃这个想法。

他抱着笔记本电脑来到了于半珊的家里。

“原来你是男生啊,我还以为是个漂亮的妹子。”于半珊瞥了一眼潘子文的脖子的喉结,喝了一口水,手握鼠标晃了一下,黑下来的屏幕立马变成了游戏界面。

“你怎么会这么认为。”潘子文把自己的电脑跟于半珊的电脑并排放在桌子上,随手顺了个苹果啃了一口,还挺好吃的。

“谁让你用女号。”

“你不知道有人妖号这一回事吗。”

“你实名认证都是性别女,我有什么办法不认为你是女的。”

“你看得见我的实名认证?”潘子文杀了一个满级怪。

“这游戏我们公司开发的,用户资料我随便查查就出来了。”于半珊带着潘子文杀敌。

“那你好棒哦。”潘子文把于半珊杀了。

“…臭小子,你杀我干嘛。”于半珊的电脑屏幕是灰色的。

“我只是想试试全服前十的你的实力,没想到不堪一击。”

“你信不信我改个程序让你攻击力下降至零并且永不可上升。”

“我不会再创个号啊。”

于半珊再次觉得自己老了,已经斗不过现在的年轻人了。

12.锁骨「林秦」

“别留痕迹…我不想穿高领衣服。”

林涛专注于秦明漂亮的锁骨,对秦明说的话充耳不闻。

“别,我就喜欢你染上我的痕迹。”

13.乳头「丁子辉x唐山海」

“丁少爷,您不可以乱来。”

永远都是这件蓝色西装,永远都是这种正经腔调,永远都是这种拒绝神情。丁子辉看腻了、听腻了,他想让唐山海换上新的衣服,新的语调和新的神情。

“都这时候了,唐队长的称呼还这么规矩,显得我好像如同那衣冠禽兽一般。”

丁子辉惩罚似的隔着衬衫揉捏着,唐山海引以为傲的定力在此刻瞬间土崩瓦解,二人厚重的呼吸声交织在一起,似两块分开的云锦又用针线将其缝在一起,怎么扯也扯不开。

“丁少爷,山海不过一个行动处队长,性别为男,您没有必要对我上下其手。”直白一点就是我是个男性,你要动动女人去,在我身上浪费时间做什么。

“可惜了,我就是钟爱于你,碰不得其他人。”丁子辉加重了手上的力气,即使是富家少爷,十指不沾阳春水,但食指关节和虎口处却覆盖着一层薄茧,同唐山海一样,不知是何作为。

“你…”

唐山海紧咬下唇,不让丝毫淫靡的呻吟声泄露出去,一片鲜红渐渐散开。

“唐队长怎么不说话了?是说不过我,还是怕一开口便是诱人的叫声传出屋外?”

原本唐山海以为丁家少爷受到高等教育,就应该是谦谦君子,此时却如街巷流氓一般,唐山海也算是看清了丁子辉埋藏在深处的第二面貌。

“你别废话,要做什么就快做。”

丁子辉注意到唐山海开始不用敬语,语气也变得不耐烦,身上的蓝色西装三件套被他脱到只剩一件半耷拉在肩膀的衬衫,下身有起来的趋势。他很满意自己所做的一切,他就是看不惯唐山海一副正人君子,散发着无限荷尔蒙的模样。

谁能想到,昔日儒雅绅士的唐队长,在丁子辉的“攻击”下,竟如此暴躁、无可奈何的样子呢。

“唐队长的命令,子辉不得不从。”

14.上臂内侧「林秦」

“老秦。”

林涛的手臂被秦明绑了起来,高举过头,黑色布条蒙蔽了双眼,他只能依稀辨出秦明完美的身体线条。

“嗯?”

秦明顺着林涛的肌肉线条一路吻下来,他的衣物一件一件的被秦明脱下。秦明学着林涛,歪头啃上林涛的喉结,在锁骨处留下几个浅浅的印记。

秦明难得的主动,可林涛却没有高兴的情绪。

这样的趋势很明显,是要反攻啊我擦!

“要不我来?”

林涛看不下去了,一是对秦明反攻的危机感,二是对秦明不熟练的技术感到无奈。

幸亏我不是个姑娘,不然我会被秦明这撩人技术给气死。

秦明第一次把林涛压在身下,在这之前,脑海里已经演过一遍,可到了实战,他脑子里一片空白。

林涛…先是怎么做的?是这样?还是这样?

秦明停下了动作,开始构思接下来的行为。

不经意的犹豫,让林涛有了逃脱的时间。如果他连一块布条都解不开的话,刑警队长这个职业恐怕是要被说走后门得来的了。

林涛起身,把思考的秦明反压身下,并用绑他的布条,将秦明的手臂绑在一起,白皙的手臂内测暴露在林涛眼前,林涛俯身,恶趣味地咬了一口,淡红色的牙印格外明显。

“秦明,你不可能操得了我。”

15.手腕「林秦」

令林涛印象最深的一次抓捕,是秦明那次。

他缓慢地从口袋里拿出手铐,林涛抓捕了成千上百次,从来没有觉得,小小的手铐有这么的沉重。

“不要反抗,我不想让大家难堪。”

他自己都不知道,是怎么说出这句话的,他偏头,有意不去接触秦明失望的眼神。

冰冷的铐子戴在手腕,仿佛一块大石,重重地砸在秦明心中那一堆希望之火。

即使秦明知道林涛会帮他,但他控制不住内心的失落、无限的气愤和对警局的判断感到无奈。

“你记恨我吗。”

从看守所出来之后,林涛和秦明并排坐在后座,他们自打上车以后就没有再说过一句话,林涛突然问了一句,打破了空气之间的尴尬气氛。

秦明没有反应过来,顿了几秒钟,才知道林涛讲的是哪件事。

“为什么?”

我为什么要记恨你?

“这是命令,你只有实行的选择,我没有理由记恨你。”

林涛阴郁的脸终于放晴了,他抓起秦明的手腕,轻吻一下。

“谢谢。”

“谢什么。”

“谢谢你的原谅,谢谢上天的安排,谢谢你在我身旁。”

日记本
Web note ad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