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你不是火,何必用情灼

    若你不是火,何必用情灼
             文/鹿一
魏伊人算是一个有趣的姑娘,通常我们夸长的好看的女生漂亮,性格讨喜的女生可爱。至于这个有趣就意味深长了。
      中考落榜径直奔向技校的那一天,魏伊人拖着大包的行李站在报名处,说实话她算不上漂亮聪明的女孩,一米六左右的个子大圆脸,站在人群里脸上带着点手足无措的神色。
     也就是在这个时候方圆朝她走了过去,带着点笑意接过她的行李:“你是刚来报道的么?你选哪个专业我可以陪你去的。”
       如果你认为这是要上演乐于助人德智体美劳全面发展的小广告了,那我只能告诉你抱歉。
      魏伊人有些羞涩地捏着衣角,看着前面瘦瘦高高的方圆提着她的行李往宿舍走,还没来得及说谢谢,方圆拿袖子抹了把额角的汗水特诚恳地对她说:“妹子你看这天这么热,你这行李也怪沉,你就给五十吧!”
       魏伊人略微有些蒙圈,重复了一遍:“给你五十?”
    方圆看了看魏伊人脸上踌躇地神情叹了口气对她说道:“算了算了,看在大家以后都是校友的份上你给我三十就行了!”
   魏伊人傻乎乎地从一大堆行李里面翻出一些皱巴巴地纸钞递给方圆,然后看着他拿了钱走了只留下一个潇洒的背影。
    直到开学很久魏伊人才知道,每当学校有新生报道时就会有一大波像方圆这样的男生充当临时导游赚点上网费,当然他们收费的对象也只会是像魏伊人这样其貌不扬大众脸的妹子。
    但是魏伊人却认定了自己和方圆有缘分,有时候她会想:“这么多人里,为什么偏偏方圆在她最需要帮助的时候出现。”虽然他拿了她的钱。
   无巧不成书,魏伊人分到的计算机专业那一届人数太少便和高一届的合成一个班,也就是魏伊人还和方圆是同班同学。
      技校大多管的松,合班之后每个人可以自己挑选位置,魏伊人磨磨蹭蹭地挑了一个靠窗的位置,正对着方圆的背影,她咬了咬手指头看着前面单薄的身影想:“他可真瘦啊!”
       时间久了,魏伊人便敢于上课不听讲不看黑板看方圆,通常情况下方圆要么在低头玩手机,要么趴在桌上睡觉,从来留给魏伊人的只是一个背影。
      这一天魏伊人正在咬着笔杆思索怎么写实训报告,方圆转过头敲了敲她的桌子:“嘿,同学你身上有没有零钱,十块二十都行!”
      魏伊人一时没有反应过来呆呆地看着他,方圆恍惚间觉得这个场景有点熟悉,但是他现在正等着借点钱交话费,没空去回忆面前这个傻姑娘到底是什么时候见过。
     魏伊人有些红了脸,小声地说:“我没带钱,要不你放学和我回宿舍取吧?”
    其实问女生借钱这种事,完全得需要脸皮厚的人才能完成,而刚好方圆是他们当中的翘楚,所以他脸不红心不跳地答应了魏伊人。
 
      等到放学时,方圆站在教室门外等着魏伊人,人群涌动着,方圆一眼就看到了那个傻姑娘,穿着白色T恤上面映着哆啦A梦,他突然就有点不想问她借钱了。
     魏伊人好不容易挤出教室时,才发现方圆已经走了,她有些沮丧,说不出是因为方圆没有等她还是懊恼自己没有把握住这个机会。
     到了这里魏伊人的心事是藏不住了,在流言散播速度堪比瘟疫的时代,半个学校的人都知道有一个傻姑娘喜欢计算机专业的渣男方圆。
     魏伊人不明白,她喜欢方圆关别人什么事,而且别人怎么知道的?
     罗轻轻听到这句话时,忍不住白了魏伊人一眼,她实在不能够容忍自己的同桌可以蠢成这样。
     魏伊人每天上课只做一件事,那就是看方圆,眼神凝聚程度可以当做一把锥子来使用。这么堂而皇之的窥视一个男生半个多月,傻子都知道她喜欢方圆。
       至于传言,魏伊人虽然不出名,可是方圆却是这所学校的风云人物。
     学校 计算机专业一年在校学习一年外出实习,方圆倒好,在校连念计算机专业三年,有人说方圆不学无术留在学校里是为了撩妹,混日子。方圆居然很认真地赞同:“你说得不错。”
       事实上方圆也是这种人,凭借着一张略清秀的小白脸,以及花样百出的撩妹技巧,在情场上混得风生水起。
      “方圆真的是渣男,你别喜欢他。”罗轻轻很认真地对魏伊人说。因为她见过方圆打女人,而且是怀了她孩子的女人。
        那件事情一度闹的沸沸扬扬,不少人目击了全过程,此后方圆的渣男名号算是落定了。
      魏伊人听了同桌的话,心里有点闷闷的,她脑海里是方圆瘦削的背影,但是她想的不是方圆是不是渣男,而是方圆看起来还那么清瘦年少,怎么能够做爸爸呢?
     但是魏伊人没有说出来,她知道她一直都不讨人喜欢,做事蠢笨,如果这些话说出来恐怕罗轻轻就要把她当做神经病了。
     不管方圆是不是渣男,魏伊人依旧喜欢他,也依旧上课只做一件事看方圆。
     在这期间方圆和她仅有的两次联络,一次是方圆的饭卡丢了没有饭吃,还有一次是方圆要借钱。
      罗轻轻拉着魏伊人,当着同学的面骂方圆:“方圆,你要点脸成吗?”
     方圆不说话,眼神飘忽不定,转身要走的时候,魏伊人怯怯地喊他:“你还没吃饭吧?”
     此时罗轻轻的心情也只有恨铁不成钢来形容了,她就想不通魏伊人脑袋里装的是什么,浆糊?嗯,有可能。
      魏伊人坐在学校食堂里看着方圆吃着一碗麻辣粉,额头上冒起一层细密的汗珠,她想拿纸巾替他擦去,手伸到一半又不敢了。
       方圆停顿了片刻对魏伊人说:“这学校有一个渣男就够了,不需要再添一个蠢货,你懂我的意思吗?”
       魏伊人是真的不懂,眼神一片茫然,然后她想了想换了个别的话题:“你喜欢吃糖醋排骨么?”
    方圆头也不抬地回她:“喜欢,不花钱的我都喜欢。”
    魏伊人有些不知所措,她实在是不太懂得找话题,但又不想冷场。
     方圆从头至尾,毫不掩饰地表明了自己的渣男属性,他没饭吃会去找魏伊人,他没钱用也会去找魏伊人,他甚至不用低身下气,只需要站在魏伊人面前平淡地陈述他的意图,魏伊人就会想办法满足他,还唯恐自己做得不够好。
       罗轻轻最初还会说魏伊人几句,到了后来也就当做不知道,由她自己折腾。总之人是她魏伊人喜欢的,罪是她魏伊人自找的。
      那最后呢?
      哪有什么最后。
    魏伊人坐在靠窗边的位置搅动着手里的咖啡,神情淡然地看着我:“我给你讲个故事吧。”
   “从前马路边上的一棵树喜欢上了它对面的那棵树。”
     “还没有开始就已经结束了。”
    “那你有没有对此懊恼过?”我看着她的眼睛。
    她笑着回答我:“谁年少没有爱过一次,爱得不好就散了,这很公平。”
    末了她又补充了一句:“其实我只是觉得遗憾,我把最青涩而又愚蠢的一面全部给了我喜欢的那个人,而他却从一开始都清楚地知道了结局,冷眼旁观。”
     我点了点头没有说话。
    大概那一年魏伊人还是一只颇有勇气的飞蛾,甘愿为爱情献出生命,而方圆却已经是一盏通透的灯,他用自己的方式告诉飞蛾自己是一盏灯,而不是她要用毕生去追逐的火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生活不是排比句 诗也不只是排比句 我把生活写进诗 却不能让诗融入生活 因为生活不是排比句 诗的排比,排比 不进生活
    瞎掰少女阅读 112评论 0 1
  • 凡事不用想太多,想得太多会毁了你。你多学一样本事,就少说一句求人的话,拥有独立的人格,懂得照顾好自己,在事情处理妥...
    老猫咸鱼阅读 78评论 0 0
  • 张若昀和周冬雨一起拍麻雀的时候私下很喜欢互相开玩笑,周冬雨对张若昀说:大兄弟你胸真大啊,张若昀就嘲笑周冬雨平胸回她...
    八卦美眉阅读 171评论 0 0
  • 我与朋友住在城市的最西边,楼下是房东一家,再往下就是这个城市中间来回奔波的租客们。 顶楼是天台,也是一个小花园,花...
    普普Echo阅读 101评论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