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笔六

1.单瑞洋

              “女神”老师

      升入初三,本以为,在这忙碌的又残酷的一年里,所有的老师都会变得很不一样。但第一次上数学课,我便认识了你-------“女神”老师。

    你长得很漂亮,脸小小的,眨巴眨巴的眼睛像是会说话似的。你很有气质,上课时总是轻声细语,让这个曾经哄闹的课堂变得和谐,变得和你一样静谧美好。

    你是一个孩子气的人,面对一个调皮的同学,你总是板着脸,佯装生气,问他一个问题,如果这个同学没有回答到,你便在面对黑板时“扑哧”一声笑了,然后得意地说道:“我想让你回答到就回答到,想让你回答不到就回答不到。”

    某一次,施宇同学刚进教室,就被你用长教尺轻轻打两下他的背,然后施宇一脸惊讶的呆立在讲台上,“为什么要打我?”你昂起头,问我们:“你们知道我为什么要打他吗?”我们都放肆笑着,回答:“因为他作业没有及时送。”你捂着嘴,转过身去,和我们一起笑,笑完还不忘贴心地拍去施宇背上的粉尘

    你,是洋溢着少女气息的芳芳。你同我们一样,也喜欢看匪我思存和八月长安的书。记得那次,你在讲双曲线时,提及这两个作家,我们几个便激动了好久,下课便围到你身旁,问这问那,你很自豪的告诉我们,她们的书你都有。然后故作神秘地把我们拉到一旁道:“中考结束后到我家,借你们你们书看哦。”你又笑了,笑得像三月里最和煦的春风,吹醒了沉睡的世界。

    也许是因为你,让我对数学里数与形的厌恶没有了,更多是对课堂的喜爱,向往,喜欢在数学课前乖乖坐在座位上,翘首盼着你像仙女一样翩然而至。

2.马建文

    爆米花老人

    小时候最盼望的,就是胡同里经常出现的卖爆米花的老人了。他总是极有规律的在每个月的月末出现。那是个60多岁左右的老人。身子瘦小,白发稀疏,满脸皱纹。一见他那熟悉的身影出现。我和小伙伴便拿上早就装好的一小袋米。带上那向大人要的几块钱就飞也似绕在了他的身边。他总是推着一辆老式的三轮车缓缓地走到了他卖爆米花的专属“地盘”。

      他爆米花时很投入,身子微微前倾,左手一前一后拉着风箱。右手摇着熏得乌黑的爆米圆锅。他的手像老树皮青筋突起,手心上满是老茧。黄昏时,晚风习习,空气中弥漫着爆米花的香气。火候差不多好啦,只听一声轰的巨响,爆米花出锅啦!那时我总是站在圆圆的,用手堵着耳朵,他不慌不忙的把爆米花倒进了一个事先准备好的袋子里。大家一哄而上,争的争,抢的抢,都想要吃到最大个儿的爆米花。然后你一把我一把的抢着往嘴里塞。爆米花又香又甜又脆,好吃极啦!

    一晃几年过去了,幼时的伙伴也都到了不同的地方,走的走,散的散 。当我意识到自己已经长大,童年时的记忆也淡化了,便很少再去买爆米花吃了。现在的孩子有着吃不完的零食,又有谁愿意再去买爆米花吃呢!爆米花老人也不知是因为年纪大了,腿脚不麻利了还是如今的生意太过于惨淡,他的身影再也没有出现在那条胡同里。想着想着,我对爆米花老人的思念也逐渐加深,倘若让我重新回到童年,我人就会为在他的身边看他爆米花时的情景。吃那不一样味道的爆米花。

3.钱裕琪

                  氢气实验

        早上,同学们的睡意被一个小道消息驱赶:今天会上演化学课上最震撼的节目——点燃氢气。我特别期待,好想成为实验的操作手。

        化学老师一进教室,同学们个个盯着她手中的木篮子。木篮子里装置一下子显得特别神奇起来。几个活跃的同学迫不及待地上台观看有关于点燃不纯的氢气的装置。铃声响起,同学们无奈地回到座位,但两只眼睛一刻也没离开过讲台上的装置,我的心里也痒痒的,默默地祈祷好运的到来。

      化学老师娴熟地示范着,不一会儿,她诡异地看着我们,说:“接下来……我请一个同学上来!”全班瞬间炸开了锅,几个同学将手高高举起,嘴上不停的反复:“选我,选我!”他们几乎都撞红了脸,准备争抢着难得的机会,我也是人群中的一个。哎!最后,沈嘉祺中奖了,因为他手举得最高。

        他望着调配好的装置,我情不自禁地跟着他的动作说着下一个步骤,轻声地提醒着注意点:“好,可以了,点火呀!”沈嘉祺像是听到了我的话一样,娴熟地将火柴轻轻一划,点燃了酒精灯。他拿出了一个木棒,放在火焰上方进行加热,很快木棒燃烧了起来,我们期待的眼神与他的眼神都定格在了纸杯上,教室里静得出奇。化学老师捂住了耳朵,等待着巨响。可是,期望有多大,失望就有多大,沈嘉祺抽出杯口的纸团,将燃烧着的木棒靠近,一切都风平浪静。结果,进行了第二次,第三次……都以失败告终。随着一声声哀叹,同学们一个个缩回了原先伸长的脖子,失望的眼神中甚至透露出一丝悲伤。化学老师见我们如此低落,并承诺实验一定会成功。

        第三节下课,我们是语文课,意外的,郑老师拿着装置又出现了,她携着窗外的阳光一起走进教室的时候,仿佛如同女神一般:“孩子们,这次一定成功!”不知谁说了一句煞风景的话:“一会儿就上课了,语文课!”给力的班主任语文老师,大方地说:“没事!”全场感激的欢呼声让整个教室热闹了起来。同学们都站了起来,向前走去,形成了一个半圆包围圈。语文老师站在前排,用手机录制着这一时刻,化学老师将燃烧着的木条靠近杯底的洞口。突然“嘣!”几个站在前面的同学尖叫了一下,杯子在空中飞舞,实验结束后,我们长舒了一口气,开心地回到座位。可是我的心中好像少了一些东西——为什么前面这么多次失败了呢?为什么这次成功了呢?难道仅仅是为了那最后的一声爆破声?

    窗外,阳光依旧灿烂,我心却疑团重重,相信下一堂化学课是我剥开疑团,收获阳光的舞台

4.张煜祯

          我的外公

    算起来,除了外公去世的那两天外,我已有一年多没有见过外公了。因为老家离这挺远的,要坐火车一天一夜才能到,所以我只有每个学期在寒假或暑假的时候才得以与家人回老家陪外公他们。

外公是个平易近人的人,而他在我眼中,是一位懂许多道理的长者,亦是一个童心未泯的老头。一个月左右的时间里,外公大概会打电话给我两次,而每次都会是那语重心长的语气及千篇一律的电话内容。而那内容不外乎就是与学习有关的事情,我还记得大概的内容是“要我好好学习天天向上,要听爸爸妈妈和老师的话,考个好成绩,然后考个好大学”和“不要动不动就发脾气,不要总生妈妈的气”等。虽然每次都是这些相同的话,听多了也让我感觉有些腻,不怎么能够听得进去,但渐渐地,我也能够明白了外公的期望。这些话,虽然很普通、浅显易懂,不是一些深奥的大道理,但对于我来说却是最好的话,最适用于现在的我。

外公虽已七十一岁了,但他仍有着孩子一般的模样,孩子般的童心。我与表妹们一起玩的时候,外公看到了也会来与我们一起谈天谈地,谈家里的牲畜,谈邻居的小燕子(人名),也谈家里的趣事。谈到高兴处,他也会展现出孩子般明媚的笑容,就像一朵灿烂的菊花绽放一样。而如果我们惹外公生气的时候,他亦会孩子气的皱起眉头,抿着嘴巴,然后说一声“不跟你们说了”,就一言不发的走了,那傲娇的身影似乎在等着我们追上去哄他高兴。

我的外公,他有一头软软的白发,脸上有些皱纹,长得不高,但是他永远是我心中最敬重的人,他在我心中的地位永远俨然不动。

5.郭铭宇

            邻居爷爷

      落日染红了天空,像一个人喝醉了酒的老人为大地添加了一层暖色。

        邻居爷爷常常会端着他那一直不离手的酒壶,在后院的摇椅上坐下了。呡上一口温酒微微眯着眼每喝一口便会发出"啧"的声音。似在赞叹酒的甘甜,又是在感叹人生的美好。

    后院几丛蔷薇正是开得旺盛,香味洒满了整个院子,时不时还引来胖乎乎的蜜蜂围着花儿翁翁的叫着,我和爷爷欣赏着这现实美好的画面爷爷。爷爷又呡了一口酒对我说:“你看看这个蔷薇,是爷爷50岁那年无意间种下的。开始他还是一棵小草,现如今都转的这样茂盛了。”我望了望蔷薇,再看了看爷爷,他喝醉酒后的脸色如同蔷薇一般,是呀,爷爷的脸就是一朵灿烂的蔷薇。 

        一重蔷薇一杯酒这便是隔壁爷爷平日的生活 。他的生活充满了希望是我感到敬畏。

6.邢菲儿

                    老官

    照旧去上素描课,还是那个地方,还是那个老官。

      一进门,便看见他,直接走到他身边,喊一声,“老官”,其实他并不老,还算是一个小年轻,但我总认为,官老师这一称呼让人与人变生疏啦!倒是“老官”让人有种亲切和熟络感。一开始喊他“老官”,他还笑着训斥我没大没小,许是习惯和熟络了,他也不再说什么,只是快速来到我身边,或者应一声。

  开始画吧,发现自己的笔没削,即使削了,看上去有些丑,于是跑到老官放笔的筐子里,开始挑笔,拿了两支后,对老官笑笑说:“喂老官,我拿你两支笔,不介意吧?”还没等他开口,我又蹦哒着回去啦,他深表无奈。

      画了一个小时吧,有些累啦,看见老官在画画,有些好奇,走过去一探究。“老官,你在干嘛?”“改画呢。”他一边拿着橡皮擦修改,一边回答我。我看了看,他那双骨节分明的大手拿着铅笔,在纸上细细的排着见线,他的手很白很长,让人有些不相信,这是一双男人的手。淡蓝的衬衫,让他看上去很斯文,总体来说,他还是长的挺帅的。再看他修改的画,夸张点说,少一点显淡多一点太浓,但这似乎也不夸张,他的手似乎有魔力,一幅普通的画,经过他的手,却变得栩栩如生。

    老官教学生很有耐心,跟小朋友讲着如何画,当看到我们有疑问的目光时,他便会走过来,问怎么了?他也是善解人意的,你累啦,他会让你休息一会儿,你身体不舒服,他会让你赶紧回家休息。他很负责,当你的家长还没来,他会陪你等着,他总是询问着,“今天谁来接你啊!”他还很幽默。时不时腹黑的跟他调侃,气氛总是如此好,让人放松。

      这就是老官,我那有耐心,很负责任,还很幽默的美男子老师。

7.顾俞颖

图片发自简书App

图片发自简书App


8.樊璐玮

      “活到老,学到老”,“要树立终身学习的观念”,从小到大,我们听说了许多关于学习的观点,但又有多少人能真正做到“活到老,学到老”呢?

    那一次,路灯下的身影,深深印在了我心中。那天,我走出校门,一如既往,门口是熙熙攘攘的家长。有的低头看着手机,有的相互聊着天,有的则一面张望孩子,一面缩着脖子,搓着手取暖……而在路灯下的一个身影,在这喧闹中却如一颗黑夜中的明星特,特别却又自然。那是一位老人,路灯下,电瓶车上,他的头发已近花白,大概早已年过花甲。身上穿着一件皮夹克,不知是什么年代的款了。他捧着一本书页已微微泛黄的书。佝偻着背,透过那搭在鼻尖上的老花镜,我看见了他微微皱起的眉头下凝重的眼神,脸上的皱纹在灯光的阴影下愈加明显,不时的,他一只手扶着书,一只手伸到背后敲了敲背,也许是坐太久了,但视线却一直没离开过书。一切嘈杂,一切浮躁都在他周围被隔绝了,他在这其中显得特别却又自然……

    看着那已到了“六十而耳顺”的人却如一个“十有五而志于学”的孩子一样,不禁让人感受到了“活到老学到老”的真谛,那道身影就这样留在我心中,激励着我。

9.沈嘉祺

                奇人奇师

        咱们八班有一个奇人,也是位奇师,名曰一一王飞!

      王老师是今年刚接手教我们班历史的,刚开学时,由于不熟悉(虽说现在也不太熟悉)大家的姓名,王老师一上课就是:"小朋友们一一"然后引得同学们笑得前仰后合,他却眨巴着一双无辜的小眼睛:"怎么了?难道你们不是小朋友吗?""是,我们都是,哈哈⋯"同学们忍住笑回答道。由于他比较年轻,并且又比较"和蔼",所以人送外号"飞锅(哥)"。 

        说到上课,还真是验证了顾老师的一句话一一王老师讲课那叫一个蹬劲儿啊他那个大嗓门就如同爆竹一般。一次,同学们正忙着做笔记,他眉飞色舞地讲”了英国资产阶级革命的关键部分,突然:"啊!这是一场⋯"声音顿时提高了八度,犹如平地惊雷般炸响,吓得同学们差点从座位上跳起来,同学们还因此调侃说以后上王老师的课得带上救心丸,否则,嘿嘿!不言而喻了吧!不过,这样的课堂也使得同学们效率提高了不少!这也许是这次月考中,我们班历史成绩有所进步的一个原因吧!

          说到月考,便联想到两周前,飞锅每次上课就叹气:"唉!我现在每天都担心得睡不着觉。""为啥?我们不是考得蛮好的吗?"同学们一头雾水,"就是因此啊!你说说你们,干嘛不按照我给你们计划好的那样,先考第六名,再一步步来,你们一下考个第三,那进步空间就小了啊!下次要是退步了,那多没面子啊!唉!"飞锅又无奈地叹了口气,一副你们都不懂我的苦的模样教室里又是一阵欢笑。 

      下面附上一首小诗:天王盖地虎,飞锅一六五;瞧他有点虎,其实不落伍;说话有点粗,为人却不糊;课上摸肚肚,时间心中数;晚上催背书,学生直叫苦;心里打着鼓,嘴里一直读;历史小说书,背得真是苦;长相很英武,身体赛老虎;我跟你打赌,你会笑到哭⋯

10.季晓甜

              爱的魔杖
    读书期间,爸爸回家的时间较少,一直都是妈妈在陪着我。父爱在我心里很模糊,直到昨晚,我才发现他一直关注着我,关心着我,他的爱也成了我将获胜的魔杖。
      昨晚在吃饭的我收到了他的视频请求,点击打开,看到了许多未见的他,内心有点激动,从手机里望着,他好像更憔悴了一些,头上的黑发也掉落,露出了几根在日光灯下发亮的白丝,格外刺眼。蓦然间看到了他的双手,许是外面太冷的缘故吧,他的手被冻得通红,手上还有些斑点未清洗干净,一个个老茧突兀地出现在我的眼前,我看到了岁月的痕迹,看到艰辛的烙印,莫名喉头有些受哽的感觉。想要细看,说上几句,他却将摄像头转到了别处,“看是你最爱吃的,明天让你姐带回来。”语气中充满了得意和期待,还给我报了些零食的名称。脑海里净是爸爸在超市选零食的画面,他定然在超市揣摩着女儿的心思、喜好,拿起、端详、回忆、最后决定是买还是不买;说不定他还会跟着与我一般大的女孩后面选择她的选择......顿时感觉有一道暖流从我心中流过。耳畔又传来爸爸的叮咛声:“要听妈妈的话,用功学习......”我竟然一时语塞,一阵哽咽,不知说什么,只是在镜头中微微对他一笑:“嗯。”他也笑了,有些苍老的脸,嘴角的弧一直在我脑海中,不曾消散……
        今天姐姐把吃的带回来了,都是我喜爱吃的口味望着桌上的吃的,想起昨晚的父亲,想起他对我说的话,才知道父爱一直陪伴着我,引领我前进,也将成为我制胜的魔杖!

11.杨宸

              念亲思怀
    又是一年重阳日,归途漫断终聚时。
    少有时间回去探望孤身的奶奶,但往往探一次,泪一次。好容易借重阳节的由头回到相别已久的故乡,却又不禁头涔涔而泪潸潸了。
    车轮滚滚,拂起片片尘埃,熟悉的街景,泛黄衰竭的记忆,打开车窗,携几丝微微波动的空气,驶向记忆中的远方……
    小路上依旧坑洼泥泞,如回忆中一般曲折蜿蜒。路的转角,忽见熟悉而又陌生的侧影——她背微佝偻眼微低,几缕青丝耳旁垂落。眉微蹙起,手中浅执一份老旧的报纸,阳光下尽显慈祥与柔和。许久未见,她复又架上了那副老花眼镜,静静地读着手中的报纸,目光仔细地扫到每一个她认识的或是不认识的字,生怕错过什么她将错过的。这目光,正如她从前一直期盼我回家一样——可望而不可求。闻见她轻微的脚步声和“孙女”亲切的呼唤,她缓缓转头,抬头,而后从嘴角到双颊,从眼角到眉心都洋溢着温暖的笑——笑会传递,通过一种叫做“亲情”的媒介。然而这笑,到了我这边却转化为相反的泪,由眼角滑落——岁月会时过境迁,唯有她渴盼的目光和灿烂的笑容不变……
        那天我唯独记住这一笑一泪,虽然我知道那岁月不放过任何的人,但我还是要赞颂:人间最美夕阳红,世间最美老年花!

12.任杰

                      爱如核桃仁儿

        口里咀嚼着那独特核桃仁儿,心里溢出的是一种别样的味道,脑里回放的是一幕幕暖心的画面……

      看着满白板的背诵任务晴朗的脸又暗淡。翻开书,漠然地看着一行行了无生气的文字,提不起精神来。忽的,丁丁老师递过来一个塑料小袋。是核桃仁儿。我窥见了那只手。忍不住去看,肤色比较白的,却不平整。上面有些细纹。靠近了,越发明显,也许敌不过岁月罢。又看见那指甲,剪的好好的,那小指上是留着一个俏皮的指甲吗。中指的左侧隐约能看到一顽固的一小块茧子。那手,不是核桃般的褶皱,但是核桃般的让人觉得可爱。我边接过塑料小袋边……

      我回想着,那双的手批细心改作业的样子。那双手轻轻翻开我们的作业本,手执红笔,红笔紧紧的倚在那一块茧上。每次手微微向前扬,红笔在作业本上留下一个流畅的勾的痕迹。有时发现不太对劲的答案就用手在上面指着,逐字细看。发现错的离谱的,就毫不留情地打下一个叉,在旁边留下了评语。你看见优美语句时,那手有时还忍不住的会做些动作。好好体会词句间美妙。然后在旁边留下一个星星,手仍在一份份作业上移动,辨别,感悟……

        我看着那双手,曾几何时,你那双手拿着红笔在我们的作业上圈圈画画,那双手在黑板上写着飘逸的板书。那手不常撑在讲台上,却依旧为我们指点江山,那手有时会抱在胸前,俨然生气的模样,那手会在我们头上抚过,安抚我们或失落或骄傲的心,那手会搂着我们合影。那双手想让我们每个孩子都如和得到核桃一样滋养,像核桃仁一样集中着精华。

    我愣了,去依旧接过塑料袋盯着她的眼睛,平时不太敢正视的一双眼睛。眸子是热情洋溢,也是如水的温柔,轻抚着舒展着,平静着,我浮躁,张惶的心,牵动着我的笑容。我咧嘴,不好意思笑了。就那么接过,继而埋头背书,拿着一袋总觉得有些沉的核桃仁儿,我趁着没开始晚读,塞进一个核桃仁儿,轻轻咬动,没什么味道,继续咀嚼才有核桃独有的香醇的汁液,是初放的小花的感觉,自然,也让人很喜欢。核桃,如你让人有着小心动,小欣喜。你如核桃给我营养,让我无需紧张,你的爱,需慢慢体会才好。

      时间过得很快,该回宿舍,我边走边往嘴里塞着核桃仁儿,体会着爱和醇香的味道你的爱如核桃,需慢慢体会才好……你得爱会战胜岁月,亘古的味道……

13.郑永恒

                氢气爆炸                                                    同学们期盼已久的氢气爆炸实验到了。上课前,同学们围着老师带来的仪器,充满了好奇,忍不住用手去触摸。                                    铃声响起了,同学们坐在位置上,激动地等待着。终于到了,老师需要一位助手,底下同学们沈嘉祺最为积极,高高地举起手,冲向讲台。老师收集完氢气,沈嘉祺同学迅速点燃酒精灯,用火柴点燃氢气,第一次失败了,同学们依旧两眼紧盯着纸杯,没有懈怠。第二次,第三次⋯⋯都失败了,毫无反应。同学们渐渐失去耐心,在下面议论为什么会失败,会不会是氢气比较纯⋯⋯一堆又一堆的猜想。时间过得飞快,转瞬间下课了,但氢气爆炸仍未成功,老师保证今天一定成功。同学们再一次进入漫长的等待。 

    第三课下课,老师在阳光照耀下,金光闪闪,走了进来,边走边说:''这下一定成功!''同学们一窝蜂地拥上讲台,围得水泄不通。老师按住纸杯,等待着收集氢气,一旁的沈嘉qi早已做好准备随时准备点燃火柴,引爆氢气。很快氢气收集满了,老师说:我一放,你就点燃它,同学们紧盯着他手中的火柴,有的同学胆小捂住耳朵恨不得把小脑袋缩到衣服领子里面,指留俩只眼睛盯着纸杯,有的同学在后面看不见索性站在凳子上,手搭前面前面同学的肩上……“三,二,一”我心中默念着,沈佳琪娴熟的把火源接近杯子,毫不惧怕,火柴接近了,同学们屏住了呼吸,“砰”的一声,纸杯向上直线飞起来了,同学们欢呼着,跳跃着,击掌的各种声音应有尽有。

      氢气爆炸的实验让我们每一个同学们记忆深刻,一直回荡在脑海中。

14.吴思源

      一个陌生人   

      楼下旁边的马路总是停着一辆半黄半白的扫地车,这辆车的主人是一位身穿制服的阿姨,似乎这儿归她管,每天都能看到她。        这条路上来的人并不多,所以这位阿姨并不是太忙,有时候空闲了,还跟闲着的老人聊聊天,看看他们下棋,很是悠闲,别看她业余时间那么丰富,干起活儿来可是一丝不苟的,秋天树上的叶子凋零的,她便开着她那辆车子来来回回的扫起地来,每次路上都被她扫的干干净净,马路上一望去看不到那泛黄的叶子。干好了粗活,她又拿起扫把,一点一点地将灰尘,垃圾扫进去,你看她一手抓着扫把强大有力的手,沙沙地与地面摩擦的声音,是她一步接一步的扫地中。她的头发随风飘荡着,又像一条条丝线,点缀着她的风姿。她还很严厉。有人在路上扔下一团垃圾,她便快步走去,扫下垃圾,并一把拉下那个人,指点着他,在这条路上,有些人因她而改过自新不再乱丢垃圾。虽然她很成功,但有些时候反而碰了钉子,被人反过来鄙视或是骂一顿。但她遇到下一位这样的人时,会报有试一试的心态去劝导他。她还是以为热心的人。上次,有一个小男孩正准备骑车回家,忽然跌了下来,恰好她正在不远处,立马跑了过来。扶起他来,询问他的上去,并把他带到车上,用这辆车把这个男孩儿送回了他自己家里。她没有接受任何报酬,因为她仅是热心。她也没让他人作证,因为她总说:“我是个环卫工人,我不怕被讹。”                               

      这是一个陌生人,一个不相识的陌生人,但对于这个社会来说,他是一位环卫工人,一位好人。

15.瞿燕青

        激动人心的实验

      一节语文课结束了,化学老师却走进了教室,手里提着装有实验器材的木篮,脸上带着掩饰不住的笑容,她把试管拿出来放在试管架上,又拿出一个纸杯倒扣在讲台上,然后又让沈嘉祺过来帮她,说道:“ 我又做了几次,这次肯定能成功!”我们听了立马高兴的欢呼起来,因为上一节化学课做了几次都未能成功,大家兴许都有些失落,但现在想到就能亲眼见证了,我们的内心无比激动,大家早已冲了过去,把讲台围得水泄不通。正在检查作业的丁老师也好奇的转过头:“什么玩意啊?我也要看!”化学老师神秘地说道:“你等会儿看呗。”

        老师摇晃着手中的试管,将胶皮管通到纸杯中,见时间差不多了,便拿出火柴让沈嘉祺去点燃纸杯上方的小孔,丁老师也拿起手机开始拍摄,看着沈嘉祺划着火柴,我们的心也随之一紧,屏住呼吸,一眨不眨地盯着那纸杯。那火柴已经碰到了那小孔,却好像没什么动静,就在我们以为又失败了的时候,突然“砰”的一声,大家都被吓到了,往后大退一步,女生们被吓得惊叫起来,那纸杯眨眼间已被弹到天空,丁老师紧抱着手机,后怕地看着已飞向天花板的纸杯,而化学老师却一脸“幸灾乐祸”。

      惊吓过后是意犹未尽的刺激,我们还觉得不过瘾。这次实验既过了一把瘾,又学到了知识——氢气不纯遇火会爆炸,真是一举两得呀。

16.姚心舒

        她

    如雪的白发,瘦削的肩背,微佝偻的背脊,这便是是她----我的奶奶。

    打我记事起,她给我的印象就是很忙,在家里,她只是能找到事做,一刻都不停歇。她如陀螺般不停地转动着。

    记得儿时,无意间问她:“奶奶,你今天一天干什么了啊?”她说“做饭、洗衣服、拖地……”还没说完,我便感觉鼻子酸了,眼角好像有眼泪滑落的感觉。

    后来,我长大了些,发觉她的背脊愈发地弯了起来,我的心也随着她背脊的弯愈发抽痛了起来。

    这个周末,她来看我,带了一些平时我爱吃的菜。看到我时,她拎起饭盒说“这些都是你喜欢吃的,多吃点,想吃我再做。”我笑着点了点头,但心里像蓄满了水一般,泪水在眼眶里打转,望着她手上的褶皱,逐渐稀疏的白发,我把饭盒拿入厨房就躲进了书房。

    后来,我因为要写作业,没跟她再说一句话,直到她要走的时候,我才跟我说了句“再见”。她跟我说要努力学习。那一瞬间,我猛然发觉,我呆在家里的时间不过就四年了,真是耗不起了。十四年也在眨眼间过来了,何况四年?

    她离开时的微笑仿佛还在我的眼前,那温暖的微笑,是她。我想,这四年得好好珍惜。

17.袁圆

        十字路口的妈妈

      每到放学,马路便成了停车场,汽车、电瓶车交杂排布,难以找到妈妈接我的身影,我想,就让妈妈在十字路口等吧。

      晚风吹着,离开尚且喧闹的教学楼,整个校园却是安静的,家长们围在校门口,我从中穿过,有时无意瞥见几个家长都是翘首遥望校门,生怕错过自己的孩子。我更是加快了脚步。

    十字路口近了,远看对面的妈妈,正要迈步冲过去,红灯亮了,定格了我和妈妈的距离。她正拿着手机,为了不错过我提早到这,便是用这来消磨时间,有时还能看见她同几位家长说几句但都不认识。没有工作的妈妈有了更多的时间来照顾我,但学业的日益繁重她也是帮不上忙了。似是在想为什么我还没有出来,她抬头向四周张望了一下,正巧看到了对面的我,于是她放下手机,拿起挂在电瓶车上的外套。夜里风大,拿一件大外套是怕吹风着凉。

绿灯亮了,我背着稍有些重的书包小跑过去,想想就在快到那儿时喊:“妈妈,今天还有好多作业。”她虽感担忧却又无可奈何,只能说一句关心安慰的话:“最近真是太辛苦了。”之后就回家了。

妈妈在十字路口等待是我的意愿,但为了我,妈妈将她自己其他的生活给放弃了。

修改稿

        十字路口的妈妈

每到放学,马路便成了停车场,汽车、电瓶车交杂排布,难以找到妈妈接我的身影,我想,就让妈妈在路口等吧。

晚风吹着,离开尚且喧闹的教学楼,整个校园却是安静的,家长们围在校门口,我从中穿过,有时无意瞥见几个家长都是翘首遥望校门,生怕错过自己的孩子。我更是加快了脚步。

十字路口近了,远看对面的妈妈,正要迈步冲过去,红灯亮了,定格了我和她之间的距离。在这漫长的等待过程中,我仔细看着妈妈。她正拿着手机,手指在上面划着,眼睛却全然没有聚焦在那上面。有时还能看见她同几位家长说几句,都不认识,只是在附和着。那已骑了数年的电瓶车上,挂着一件外套,一阵风吹过,外套险些飘起来,妈妈也被这冷风吹的,裹紧了外套。

过了一会儿,似是在想为什么我还没有出来,拿起手机看看时间,又抬头向四周张望了一下,正巧看到了对面的我,于是她放下手机,拿起挂在电瓶车上的外套。之后就看着我,等我过去。

绿灯亮了,我背着稍有些重的书包小跑过去,迎面而来的是妈妈的一句话:“今天真是辛苦了。”

袁圆

18.陆海军

        门卫上的保安

      每每晚上疲劳困倦的从学校回到家,进小区时总是会看见传达室的灯亮着,那点微弱的灯光总是结于了我们漫漫征途上家的安全之感。

      深夜,保安坐在桌前目光盯着马路,保护着整个小区,他的目光炯炯有神,偶有汽车进入小区,他便会目光聚焦观察这辆是否有什么可疑的地方,他年岁大约四五十岁吧!穿着一套保安服,让原本壮硕的他显得更加有精神,远远看去威风凛凛,有时到车辆高峰期时,他就会站到马路边,此时外面昏黄的路灯映照着他的脸庞,威严的脸,毫不马虎,笔直的站姿,冷风吹过他也不哆嗦,他的影子被灯光拉的很长,静静的伴着他。

    通过灯光,我看到了他脸上深深的皱纹,线条很明显,粗粗眉毛成倒八字,鼻梁不高,嘴唇微闭,眼睛不时的左右转动,如同一只在黑夜中的猫头鹰。

  正是因为有这样负责的保安,我们的家才会这样安全温馨。

19.孙柠雁

        “话痨”师父

    “话痨”师父是我的琵琶老师,在我第一次被妈妈领去琴行时,见到他的第一眼,心中就生出一种拜师学艺之感。因此虽然平时叫他老师,但我觉得师父这个称呼更适合他,“话痨”师父的脾气就像古代隐世高人一样古怪,气度也有一种古风。

    “话唠”师父有一张略方的脸,脸上有岁月留下的细细的皱纹。但一双不太大的眼睛确是精神闪闪。他有些发福,略胖。笑起来时我常想起弥勒佛,但他在教琴时可就不像弥勒佛那么慈祥了。

    "手在一弦一弦,一弦在哪儿啊"指法又错了,弹挑弹,别又错了,因为我时常把音弹错忘记,“话痨”师父便把我列为重点看护对象,每每学完了一节课的内容,“话痨”师父就会恶狠狠地说:“给我在这儿练20遍曲子,基本功全部练完再回家”我于是常常弹到手要断了的感觉,有时恰好他心情好就会给我示范一遍完整的曲子,手指在品上,上下舞动,很轻盈,清脆的音符便从指尖流下,他的手上虽说有丝丝褶皱却并不影响美观。“话痨”师父眼睛微闭,似在假寐,眉毛微挑,身子随着音乐的轻重缓急而微微前后晃动,弹到小快板一段时,脚前掌拍地踩着节拍,他的眉目间浸满从容与享受,每个人都默契地不发出一点声响安静地聆听着,外面一切糟杂都与我们无关,“话痨”师父曾说的静心,净心我也确是感受到了。

    “话痨”这一词的由来,则是每当有他的朋友或师门中人来时,就会谈天说地把我们这群学生赶到琴房里练琴,我们时常会在一旁偷偷听着,看着,他时而大笑,时而抿茶,时而愤慨激昂,时而谈笑不语……每每谈到他从前的经历,我似乎可见他曾经的意气风发。

    与“话痨”师父相处时间虽不长,但他对我的影响还是很深,对音乐的态度,对物质的看法,对名利的淡泊,以及对生活的态度,都是我受用不尽的。

20.曹文

                              丁丁老师

      初三了,老师换了一个又一个,但记忆最深的是现在的丁老师,今日是周三,夜自习是由丁老师来看的,在晚读开始之前就率先一部分人先到了教室,待朱老师来报告了一下昨日的作业情况便走了,同学们便奋笔疾书起来.我也不例外,待下课我们又讨论一些有趣的话题,待我作业写完这才开始端详起丁老师……

        今天带着一架方框的深红色的眼镜,那染过带黄色的头发,表现了丁老师永保一颗青春的心,上身是一件高领的毛衣,绿白相间,配上讲台上草绿色的茶杯和电脑背面的蓝色是那么匀称,她坐在电脑前在备课,她打打字,动动鼠标,口里还默默有声,她似手遇上了什么问题,眼睛向边上转,眼睛似乎看向天花板,像是在思考什么,思考完了,再打打字,把手称着那说圆不圆说方不方的脸上,嘴在读着什么,又伸起手抓抓头发,放下又抓了抓,又打了一个哈欠,脸上的眉毛略皱着,好像碰上什么大问题,她将手拖着下巴,思想着,一会儿又放下去,似乎想到什么,眉毛向上一挑,便又开始打字,接着用手机拍下来,目不转睛地盯着电脑显示器,又开始打字,口中读这什么,似乎感觉不对,又摇摇头,又开始备课件,忽然,头向前倾斜,好似发现了什么。就像哥伦布发现的新大陆一样。看了一会儿,换个姿势又摇了摇头。

        她是如此认真以至于让我失了神,我默默抬头望着她直到下课铃的响起,我正收拾着包,一边注视着他。她仍在工作,待我收完。她吐出一口浊气,关上电脑,转转头,便走啦。

        走在回家的学校大路上。风瑟瑟的吹,一切都那么漆黑。仿佛伸手不见五指风很大像我的头发吹起睁眼都那么难,但心中有一个执念在督促我。连丁老师都如此,作为一个年轻人怎能放弃。回家路上,有风有雨,但我的脚步不会停下。

21.秦鑫妍

              黑夜·一人

      放学了,同学们从校园里飞奔出来,原本死气沉沉的车辆有了活力般,在短短几分钟內如潮水般撤走了。拥挤的马路变得宽敞,原地仅留下几辆车,她从教室内出来了,走出了校门,停留在她与爸爸约定的地方。但是,今天爸爸还没有到。

      教室内的灯一盏又一盏的熄灭了,周围渐渐安静下来,凉风绕着她的脖子打转,她哆嗦了一下,立即裹紧了外套,手伸进袋子里。终于,教室内的灯都熄灭了,空荡荡的路上没有一个人,她仍在原地等待,树叶沙沙的响,她的头发被风吹得有些凌乱,或许是因为冷,或许是因为焦急,她在原地不停地徘徊。“呼”一辆汽车疾驰过来,她本能一回头,望着那辆车在她的视野成为一个小黑点,最终消失。这条路上的车并不多,每次有车经过,她都要回头看一次,眼中满满的希望,最后都如泡沫般幻灭。她的手已经冷得有点僵硬了。望着越发黑得厉害的天,她准备自己走回家。“呼”又是一辆车,这次她没有回头,一直低头往前走,声音越来越近,直到一辆车停在离她不远处,她抬起头并不抱多大希望。当她看清楚的时候,眼泪不争气的从眼眶边溢出。       

22.张婧

                    课间时分

  下课时间,同学们有的坐在座位上各干各的事,有的三五成群的围在一起聊着天。“大家快过来,今天我一定要做成功这个实验......”只听郑老师的声音响起。接着她便捧着实验器材走进教室。大家恍然大悟,也不知是哪位同学带的头,教室里的同学都一窝蜂地涌上了讲台。以郑老师为圆心围绕在了她的身边。就连原本正在为同学讲题目的丁老师也被吸引了过去。默默地拿起了手机,准备记录下那一刻。又见郑老师一边整理着器材,一边:“快去,把那些还在走廊上的同学叫回来,这可不能错过。”外面的同学一听到要做实验,腿上像是装了飞轮一样,不一会儿就冲到了教室。

      等待的时间是漫长的,可是大家都不这么觉得。讲台下,一双又一双明亮的眼睛注视着台上的郑老师。那眼中闪动的光芒正透露着他们此刻内心的期待。讲台上那个小小的一次性纸杯,承载着全班同学的希望。终于,可以开始实验了!得知这个消息,大家都激动不已。看向讲台的目光更加热切。当火柴被划开,教室里瞬间安静了下来,原本有些窃窃私语的同学现在都在聚精会神的看着讲台。讲台里安静得只能听见火柴燃烧的声音。只见郑老师迅速拿起堵住纸杯的纸巾,然后又快速塞进火柴。“嘣......”猝不及防间,纸杯爆炸了。随之响起的是同学们的尖叫声和欢呼声。

      上课铃也不知是什么时候响起的。实验过后,大家激动的心情久久无法平静。

23.严嘉玮

    每次看到“保安”二字,都能勾起我脑海中的某些回忆。

    记得那一次是去朋友家玩。在经过门卫室的时候,我往里面看了几眼。还没等我走远时,一个保安走了过来,矮矮的,黑黑的,像是在烈日下连续晒了几个月似的。他冲着我大喊:“不要进去!”我停下来,转过头,疑惑的看着他,他见我停了下来,又喊道:“不要发广告!”我有些发愣,顿时明白了什么,不禁暗问自己:我这么像发广告的吗?终于,他走到了我的面前,盯着我的包,说:“不要发广告了,清理起来又麻烦,还破坏环境,业主们看到了心里也不舒服。”抬起头,望向我的眼神近乎哀求。我无奈的看向他说:“我不是发广告的……”他还一脸坚定的说:“你们这行的都这样,我见到的多了去了。”见他盯着我手上的包,我便说:“你看,里面真没广告。”说着打开包给他看。当他看到包里什么都没有时,那黝黑的老脸不禁一阵通红,连忙说:“不好意思,真的不好意思,因为最近发广告的人太多,我们不得不加强防范。”再次说了几声“抱歉”后又回到了自己的工作岗位,重复着先前的工作。

    站在远处望向他那瘦小的身影,一股尊敬感油然而生。

24.朱熙宸

      母亲,抬头看了看天,眼睛微眯说,“今天天气不错,有太阳呢”。忽然想起什么似的,匆匆转向里屋,只听见“哐”的一声在屋内绕着。走进屋,发现母亲将两个盆中注入了大半盆的水。她弯下腰,两手扣住盆的两边,双手用力慢慢向上提起,有些摇晃地迈出左脚,把盆端到阳台上轻缓地放下,又半拖着拎来一个椅子。她坐下,把早已准备好的鞋一一抽出鞋带和鞋垫浸在小盆中。窗外,有光跳入,水盆中似盛了银闪,泛着粼粼的水波。母亲左手拿起一只鞋,右手握住一个刷子,将鞋子浸湿后均匀涂抹了一些清洁液,再将刷子略沾了一些水,洗刷起鞋子的侧面来,我站在母亲的左后方,向下看时,母亲的许多银发半遮掩在黑发之下,闪着几点银光,略显俏皮。很快,母亲的身边就摆放着几双洗干净的鞋子。但我却分明看到那双手上已浮现出了青紫的印迹,心,不由得一酸⋯⋯

25.施宇

              关于同桌

        犹记得第一次见他,一本正经的坐在凳子上,似乎对完全陌生的环境不以为然。但他不自然地抖动着的双腿,暴露了他内心的紧张。他的目光坚定地投向前方,有意地不与周围好奇的目光接触。这就是所谓的高冷吧,我想。那时,我和他还未成为同桌。

        "你的呢?怎么又拿我的修正带!"他轻轻拍掉我伸向他桌面的手,有些愠怒地说道。"没带。"我毫不知耻地回答道,目光再次盯住他那五彩斑斓的修正带。他扶着额头,闭上双眼,装作深沉地叹了口气,伸出手,讲将修正带地递给了我。也许是在和他成为同桌之后吧,我的丢三落四似乎更加严重了,他总是装作大人的样子,先语重心长地训我两句,再十分无奈地将东西给我。这样的日常,将他最初在我心中高冷的形象一点点摧毁了。

        不经意间,他成为我的同桌已经一年有余了。他无聊时口中哼着的小调,带着小尾巴的笔迹,谈起音乐时的滔滔不绝,以及一年四季都在发作的鼻炎……在我记忆中构筑了一个完整的他,占据了一个永不消逝的角落。

26.沈燕

                她   

      “父兮生我,母兮鞠我,拊我畜我,长我育我,顾我复我,出我腹我。欲报之徳。昊天罔极!”         

      这是诗经中的一段话,简洁,却仍道出世界之大,父母情深之理,写出父母为儿女付出之多,回报之难。而在她的身上,我真真切切感受到了那份父母对子女的细致的爱。       

      晚自习回家,路灯下的我独自走着,暗黄的灯光洒下,暖意袭来。加快了回程的步伐。打开家门,入眼明亮,不觉看向妈妈那扇房门,安静地换鞋,转弯走向餐桌,不出意外,上面早已摆好了我爱吃的食物了,口口入味,更是享受。       

      于她我知道,不论多晚总有一盏灯为我留着,不论何时总有一顿饭为我备着。         

      第二天一早,刚睁开朦胧的双眼伸了懒腰,便听见外头厨房传来了做饭声。时间不足,只得匆匆吃几口饭,茶几上尽数是为我准备好的零食,相视一笑,随手拿起装进书包。临出门前,妈妈已转移战场,在洗衣机旁洗衣,缕缕阳光透过窗帘渗进,洒在她身上,似将其镀上层金边似的,那一霎,光辉尽现。     

        出门,迎光而上,沐在暖阳中,我似真切地感受到那浓郁的母爱。“欲报之德。昊天罔极!”父母之爱,何可相报。母亲那份默默的深沉的爱。随着她那忙碌的身影,那份柔柔的爱,一直将留存在我的心底。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谁说一支霓裳,一曲后庭,就能断送一个王朝,葬送一个帝王。红颜祸水不过是胜利者贬低失败者的借口罢了! 前情回顾 【二...
    白曦颜阅读 165评论 0 4
  • 2017年的春节已是越来越近,相信有不少人已经无心工作,坐等放假回家过年;也有不少的单位已经放假;不少在外的游子们...
    郑力帅阅读 39评论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