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扶弟魔”是怎样炼成的

2017年春节期间,上海遭遇了一股寒流的袭击,凄风冷雨绵绵不绝。三十二岁的许娣媛孤独地躺在某妇产科医院的病房里,以泪洗面。她刚刚遭遇了一场车祸,失去了三个月大的胎儿,而在此前不久,丈夫林竞因她长期、无度地资助娘家弟弟,已正式向她提出离婚,带着两岁的女儿回无锡父母家过年去了。她给老家的父母和弟弟打电话,请他们过来照顾一下自己,并帮她付清医药费——因被过度索取,她自己的工资账户上已所剩无几——却遭无情拒绝,痛苦、愤怒、悔恨与绝望轮番吞噬着她的心……

一、

2014年春天,许娣媛通过相亲的方式认识了林竞。林竞出身于江苏无锡一个小康之家,是独子,而许娣媛老家在西安农村,家境贫寒,还有一个小她六岁的弟弟。他们是同龄人,也都是大学毕业后留在上海打拼,很有共同语言。第一次见面,林竞问许娣媛:“你爸妈是大S小S的崇拜者吗?不然你的名字里怎么会有‘娣’和‘媛’两个字呢?”许娣媛被逗乐了,说连她自己都不知道大S小S是何许人也,父母当初给她取的名字其实是“许弟缘”,因为他们太想要一个儿子,后来连怀两个女胎,全部打掉了,最后好不容易才有了她弟弟,被全家视若珍宝。

林竞从事建筑工程销售工作,收入不菲,个性阳光,唯一的缺点就是个头矮了点。许娣媛是一家国有银行的部门主管,无论是长相还是学历都优于林竞。林竞对许娣媛一见倾心,许娣媛一开始则主要是看中了林竞优越的经济条件,不过相处日久,也被他的善良体贴所打动,遂与他坠入爱河。她悄悄收起了所有的高跟鞋,为的是与男友站在一起时显得更般配,她的温柔细心使林竞对她更添爱意,下决心好好呵护她一生。

林竞虽然知道女友工作这些年的积蓄基本上都贴补了家里——主要是她弟弟,却也没太放在心上,还觉得这恰恰反映了她重视家庭的美德。“我弟读书不上心,高考落榜后打了好几份工,不是嫌累就是嫌挣得少,都干不长久。现在他在西安帮别人卖电脑,每个月除去房租也能挣个两三千块,但每次回家还是跟我爸妈要钱,买衣服买手机,不是名牌还不要。他们哪有钱啊,没办法,少不得让我帮他。”许娣媛说,每次母亲给她打电话哭诉这个家的种种难处,她就知道:又该寄钱了。林竞看着许娣媛一身朴素的打扮:“他们难道不知道你一个人在上海工作生活也很不容易吗?”“我从小就知道姐姐就该帮弟弟,爸妈老了,拒绝他们我开不了口,再说那个家也只能靠我支援了。”林竞想了想说道:“你弟弟今年二十三岁了,总会越来越懂事的,再工作、锻炼几年,他自己就不好意思伸手向家里要钱了,你们也不要太惯他了。”许娣媛点了点头。

两人恋爱期间,林竞常带许娣媛去影院咖啡厅等休闲场所,许娣媛嗔怪他太不知道节俭:“去公园不就行了吗?这钱留着干什么不好。”林竞开玩笑地说:“不如把这些开销折成现金给你存着算了。”不过,他心里还是喜欢女友这种单纯质朴的个性,不像有些女孩整天灯红酒绿的,就等着男友买单。林竞给她买了一条贵重的金镶钻项链作为定情信物,她戴了一次就收起来了,说自己不习惯穿金戴银,还叫林竞省着点花钱,在上海成家开销是非常大的。林竞让她放心,他父母颇有投资眼光,几年前已在上海为他购置了一套120平左右的婚房,装修、家具和酒席这些费用他自己出钱来搞定,样样都不用她操心。

说到婚事,许娣媛吞吞吐吐地说,按他们老家的规矩,结婚前他家还得给她家三十万元彩礼。林竞吃惊不小,没想到要这么多钱。她解释说,他们当地农村初中毕业出来打工的女孩结婚彩礼都要十万,她一直读到硕士,三十万不算多。林竞这才明白,为什么许娣媛这么漂亮能干,却硬把自己拖到快三十岁了还没嫁人,原来她结婚娘家不仅帮不上什么忙,还要白拿这么一笔巨款,一般人真是消受不起。虽然不情愿,但为了未来的幸福生活,林竞决定向父亲开一次口,当然,这三十万是要有借有还的。

新婚前夜,许娣媛说:“父母培养了我这个研究生,付出实在太多了,他们在我心目中的位置是最重要的,我对你没有别的要求,只希望你能够做一个孝顺女婿。”林竞笑了:“那是必须的,我们一定要创造条件让他们度过幸福的晚年。”

图片发自简书App

二、

婚后,林竞和许娣媛度过了一段“二人世界”的甜蜜时光。许娣媛怀孕后,林竞照顾她无微不至,对她娘家的要求也基本是有求必应,除了按月寄一千元生活费,看病或者其他什么大一点的开销还另外给。至于那三十万彩礼,许家二老要全部留给儿子,林竞的想法是:随他们吧,他这个女婿把该做的做好就行了。

然而,2015年元旦前夕,林竞在打扫卫生的时候,偶然发现了一张数额高达五万元的汇款单,是许娣媛汇给老家的。原来,她弟弟最近要结婚,女方说要先买房再结婚,她爸于是总打电话催她,让她尽力帮助弟弟,并且还要瞒着林竞,也就是最后他们要出两份钱,一份林竞知道的,一份是许娣媛偷偷寄的。林竞头一次发火了:“你结婚前往家里没完没了打钱我不管,可如今你也有自己的小家了,也该有个底线了!你用自己的钱补贴你弟,然后家里的开销都是用我的钱,那说到底,还不是你弟弟在揩我的油?可我的钱也不是大风刮来的呀,别忘了,我们还欠我爸妈三十万呢,等孩子出生以后,压力会更大!”许娣媛哭了:“我就这么一个弟弟呀,你别说这么难听行吗?就算咱借给他行吗?”林竞见状心软了,毕竟她父母给她压力也不小,她又身怀有孕,只得气呼呼一走了之。

林竞咽不下这口气,也知道妻子顺从她父母顺从惯了,就背着她给岳父打了一个电话,表示他知道这件事情了,看对方怎么说。许父刚开始有点尴尬,说这钱算是借的,然后就批评林竞不讲亲情:“都是一家人,怎么还分那么清楚,有什么困难大家一起想办法嘛。你们做哥哥姐姐的是怎么带的头?”说完就挂了电话。这顿“道德大棒”打得林竞毫无还手之力,可他怎么也想不通:为什么你女儿嫁给我的时候,分文不给,一轮到你儿子,我们就要无偿帮助呢?这次说是借,可就小舅子那攒钱水平,什么时候能还?预计借出去又是“亲情贡献”了。

第二年,伴随着女儿呱呱落地,他们平静的生活宣告结束。虽然林竞的母亲愿意提前退休来帮他们带孩子,但许娣媛坚持说亲妈照顾比婆婆照顾更好,而且老人从来没在大城市里生活过,很想来看看,林竞不愿让刚刚分娩的妻子受委屈,便痛快答应了。许母一进女儿女婿的家门,乐得嘴都合不拢,这里生活水平跟农村那个家比起来,真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她来了没几天,就叫女儿把工资卡放在她那里保管,方便她买菜购物,许娣媛乖乖照办了,她从不敢违拗母亲。小时候父母只疼弟弟,她却得从早到晚地干活,看父母脸色,害怕他们会不让她继续上学甚至不要她了。现在她早已长大成人,虽然完全不需要依赖父母了,内心却仍然渴望得到他们的认可与爱。毕竟,一个人对母亲的依恋,不是那么轻易就能割舍的。从此,许娣媛工资卡里的钱再一分一角也到不了小两口的手里了。

许母数次向林竞诉说老家条件太差,希望他们能帮助改善一下。“那三十万彩礼全给媛媛她弟弟买房了,你们后来寄的钱拿来装修和买家具了。”可林竞记得,他们春节探亲的时候已经给过五千元过节费了。他不想接话,抬头却撞上了妻子期待的眼神。在这眼神的压力下,同时也念在岳母帮他们带孩子的份上——虽然他并不需要她帮这个忙,林竞还是拿出一万五千块钱,让岳母回去以后把该买的家电都买齐。可是,这笔钱最后仍落进了许娣媛弟弟的腰包,当然这是林竞后来才知道的。长此以往,这样的婚姻真的能幸福吗?他第一次产生了怀疑。

几个月后,许母把儿子也叫来了上海,说是也打算在上海发展,先借住在姐姐家里找工作。小舅子一住下来就没有走的意思,工作没找落,没事就关起书房门打游戏。家里多了个大小伙,一下变得逼仄拥挤,很不方便,林竞委婉地提出能不能让小舅子出去租房子住,许母一听就拉下脸来:“看你们混得好才来投奔你们,住在外面像什么话!”林竞没办法,只得千方百计托人给他找了一份包食宿的工作,总算请走了这尊神。就是这样,许娣媛还偷偷给了弟弟好几次钱,用的是她单位发的奖金,对此林竞假装不知道,只求过几天太平日子。

谁知有一天林竞下班回家,发现许娣媛的弟媳妇又是在他不知情的情况下住了进来,许娣媛向他解释:因为弟媳妇怀孕了,丈夫和婆婆都在上海,所以打算来这里把孩子生下来,这样对孩子有好处。林竞的忍耐已到极限,不由大怒:“谁允许她住进来的?”许母忙说:“这不是看书房空着呢吗?她生完了做好月子就走,吃用都花媛媛的钱,不麻烦你!”“孩子生下来,也要媛媛出钱帮他们养,是吗?你们吸女儿的血还要到什么时候?!”许娣媛颤声道:“这是我们家的事,我做姐姐的愿意帮弟弟!都是一家人,我能看着爹妈操心上火吗?再说以后我们要有事,他们也会帮我们的呀。”林竞大吼:“帮我们?说得好听!我今年炒股赔了钱,你问问他们,肯借给我钱让我翻本吗?你要愚孝是你自己的事,可这是我的房子,我没有义务配合你!”

三、

当晚,林竞没有住家里,而是在一家宾馆开了三天房。他对许娣媛说,从今往后他只想在这个家里看见妻子和孩子,其余的人必须在三天内离开。另外,鉴于妻子疯狂补贴娘家的不理智行为,他必须掌握这个家的财政大权,她家人再要什么钱,必须通过他,否则他俩好聚好散。为了避免使年幼的女儿受到家庭不良气氛的影响,他第二天就将孩子带到了无锡爷爷奶奶家中。

在父亲的追问下,林竞再也无法隐瞒他所面临的窘境。听完儿子的讲述,林父长叹一声:“媛媛也是个可怜的孩子啊,她父母重男轻女,从没真正疼爱过她,她只能不断付出,以此博得父母的一点关注和重视。这个魔咒,只能靠她自己去打破。你好自为之吧,莫冲动,凡事要为女儿着想!”

到了第三天,林竞给许娣媛打电话,问她们商量得怎么样了。“妈妈和弟妹可以不住这里,但我弟弟以后想留在上海,他现在那份工作没什么前途,我想以咱们的房子为抵押向银行贷款,让他开个店做生意,我工作的那家银行就可以办理,贷个五六百万是不成问题的。”许娣媛的声音很平静,似乎这是个再合理不过的要求。林竞怎么也没想到会是这个答复,事到如今她们竟然还敢打他房子的主意,还理直气壮地找他谈判来了。他意识到,跟一个超级强大的“扶弟魔”是无法理性对话的,“我们离婚吧。”他也非常平静地说。“你说什么?”许娣媛的情绪终于控制不住了:“跟你商量一下都不行了?你还要把我也赶走,休想!”

许母二人回老家去了,这个家庭总算恢复了暂时的平静,但夫妻感情大不如前,两人常常几天都不说一句话。通过彻查家庭的财务开支,林竞这才知道,他给许娣媛买的那条金镶钻项链,去年就被她送给弟弟折成了现金,那笔钱也早就花光了。许母临走前一天才把工资卡交出来,林竞一查,卡里只剩下几百元钱了。

经历了这些事情,许娣媛憔悴了许多。一天,她接到母亲的电话,本以为又是跟她要钱,不想母亲竟是给她出主意来了。“这能行吗?”听了母亲的“妙计”,许娣媛心里七上八下的。“傻孩子,怎么不行?我就不信他林竞不想再要个儿子。”于是,在许母的授意下,许娣媛略施小计,“意外”怀了二胎。林竞得知妻子又怀孕了,欣喜若狂,捧着妻子的脸亲了又亲,隔在两人之间的情感裂缝一下子弥合了大半。

好不容易与丈夫重拾往日恩爱,许娣媛真不想再回到过去那种日子。可母亲不干了:“我们把你养这么大,你不该报答吗?你在城里吃香的喝辣的,就不管家里人的死活了?”许娣媛无法,只得硬着头皮跟林竞说,只要给她弟弟一笔做生意的本金,就生下这个孩子,不然她就……仿佛是一盆冰冷的雪水兜头淋下,林竞彻底寒心了:“这个孩子,还是打掉吧。我们不可能在一起生活了。”他铁青着脸,摔门而去。许娣媛连日精神恍惚,有一天下班时不慎被一辆疾驰而过的货车撞倒了,于是出现了本文开头那一幕。

这个身心遭受重创的女子,这个为原生家庭盲目牺牲的女儿,在人生最艰难的时刻,依然没能得到父母、兄弟的关怀。母亲一再强调家里没钱,“实在不行,你就先找同事借点吧,反正你很快就能还上的。”“那,你和爸爸过来看看我总行吧?”这场车祸不仅导致她流产,还造成她全身多处骨折。“哎呀这大过年的,家里这么多事,我们怎么走得开呢?”

“我为这个家,为弟弟付出了那么多,现在我都这样了,你们就不能分一点爱给我吗?”许娣媛拿着电话,像个孩子一样地哭得喘不过气来。母亲后面又说了些什么,她不想再听下去了。突然间,她透过自欺欺人的迷雾,清楚地看到,哪怕她付出再多,父母也是不可能对她多一点爱的,这是她的宿命。只有放弃不切实际的幻想,才能摆脱这种宿命对她的无休止的伤害与压榨。她感到血肉撕裂般的极度痛苦,然而与此同时,也产生了一种脱胎换骨的新生之感。

不知何时,病房的门打开了,林竞牵着女儿的手走了进来。“妈妈!”她一头扑进母亲的怀抱,许娣媛紧紧抱着多日不见的爱女,恍如隔世,痛哭失声……

图片发自简书App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