缘深缘浅,我们江湖不忘

齐氏三姐妹

      七月未央,指尖流沙,“甪直”那一场文友盛会余温还未散。我收到了齐齐寄来的书——《追梦路上,让灵魂发光》,墨香飘动,脑海里切换着相见的画面,齐齐的仙姿玉貌深入我心。

      忍不住欢呼雀跃起来,哇,你造(知道)吗?我终于傍上了“大咖”!

                            01

    “大咖”齐齐,笔名齐帆齐,多平台人气作者。清瘦柔弱的样子,不华丽却自带亲和力。初见时简单的长裤配T恤,不施粉黛、毫无距离感。眉梢淡然的从容里,有一种介于都市与乡村之间的质朴。非常上镜,尤其是微微低头,凝眸沉思的样子,好比徐志摩笔下的女子:最是那一低头的温柔,像一朵水莲花不胜凉风的娇羞。她的很多课程海报也选取这样的照片。看来不是我一人发现她这个角度的美。

      或许是冥冥中的安排吧,她和与君成悦因错过了车次而改签,使得我们有机会从苏州北站会合,一路同行至”甪直”。有了近距离攀谈的机会。一种“老乡见老乡,把酒话桑麻”的亲切感。

    更巧的是,甪直古镇游览,坐乌篷船参观两岸时,我们又同坐一船。“百年修得同船渡”,我们前世是该有过多少次的回眸?同车又同船,若有机会再见,一定争取“同床”,期待“共枕眠”。

      那日在蒋老师新书发布会场,受欢迎的程度我一一见证。她发光的灵魂已经将我照亮。有幸成为她众多文友中的一员,生命里美好的遇见应该值得珍藏。相信文字路上,你会走得更好。

优质文友圈

                        02

      最初,我对她们的文友线下互动,互赞的文章满天飞。几许傲慢,几许偏见,几许不解,几许不屑,不就写点小文吗,至于那样“文人相捧”,反复造势呼喊,让人审美疲劳。     

    也不抨击,也不追随,一直一种隔岸观火的中立态度。 但一路观察下来,看到一些人,写作之树硕果累累。人生有了量与质的飞跃,成就了更好的自己,过上了想要的生活。敬佩之心陡增,对那个群体 或者说“文友圈”多了份靠近的期望。

      齐齐的学员圈里有富豪,有科班出身,有行业精英、有部门领导......但大部份还是草根,或者曾经草根。而这样不同阶层,不同行业,不同年龄段的人能因为文字而围成一个“同心圆”,有文字的力量,她也是中间最好的桥梁。

      正如一位文友所说:你想让人拉你,你得伸出手啊。世界日新月异。“酒香不怕巷子深”的营销时代早已过去。你不主动 “ 走出去”,谁认识你?谁会将你“请进来”?

      草根躲在家里也无法逆袭,所以收起“莫愁前路无知己,天下谁人不识君”的清高吧。

      见面的念头一直萦绕在心头,直到梦圆“甪直”古镇。

      古镇归来,我便有了凯撒大帝般的感想:我去了,我见了,我被征服了。


齐齐的书,让你认识更多优秀的人

                        03

      事实上,我并非齐齐的学员。早就知道,她的写作网络课很出色,学员遍布全国各地,年龄涵盖老少中青。她帮助了很多学员实现写作出书梦。只是,一来我事务繁琐,没有过多的时间。二来自知只凭借年少时对文字的一丢丢敏感 ,多年来文笔疏于精进。短期内想通过某位老师的课程,就想得到飞速进步,太过于困难。也便作罢。

      后来我还是加入了她和与君成悦合办的“齐悦梦想社群”。“写作”终还是我的心之所向。我想与“同频”的人一起追梦。

      我以低到尘埃的姿态,仰望每一个优秀的人。

      其中一位便是齐齐,她的成长,诠释了又一版本草根逆袭的故事。一路走来,是花儿绽放的过程,也是蝴蝶破茧而出的过程。她和她的两位妹妹,都是经历风雨的铿锵玫瑰。

      她的作品,多以写人物见长,而她所写的人物,大多成了她的朋友。提起她,都是欣赏加感谢。

      我与齐齐是老乡,一同来自安徽的南大门——安庆。地域经济落后。“贫穷”的帽子至今都没有摘下。我们成长的那个年代,贫穷加重男轻女的思想根深蒂固,大多女孩都没有多少读书机会的。

        同样“乡情”下长大的,她笔下童年的苦我也曾经历。同样有过走亲戚没有橡样的衣和鞋、同样陪母亲交过公粮。也差点和她一样学了裁缝。

      正如吕方唱的那样:“红尘中有太多茫然痴心的追逐, 你的苦我也有感触”。

      盛誉面前她不傲不嚣,谦卑自牧,依然内心清澈,淳朴真实,“哪有那么优秀、只不过接触自媒体比较早”她经常自谦说。面对各种赞扬或诋毁她始终宠辱不惊。网络神坛之下,过的也是寻常烟火。

                         

铿锵玫瑰

                        04

      俏也不争春的齐氏三姐妹如今能够“浮出水面”,笑靥如花的形象示人。而成长岁月中又有多少不为人知咬牙坚持的艰辛。

      起点高的人最后不一定能站在巅峰,起点低的人不一定一直落于人后。我由衷敬佩她们仨,同时也会深深的祝福。

      齐齐在文章里曾写过:“我在十几岁时也曾暗暗想以后要站在高高的台上,光芒万丈地对很多人发言讲话,那一定很风光很拽”。并说当时想法幼稚。哪里幼稚了呢?有梦想谁都了不起。如今,你不是实现了吗?

      同在蓝天下,共饮一江水。你有你的生活,我有我的世界,但有些人遇见了,便会长在心里惦念。

      不刻意追捧,不违心崇拜,

      不亲不疏,不浓不淡,不疾不徐。

      如此足矣。

      昨日可忆,未来可期,文字之乐不改。

      遇见你,甚欢!

      字短情长,缘深缘浅,我们江湖不忘!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