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梦境文学小说《图审者》的灵感来源和故事解读

《图审者》的写作概要

《图审者》又名《图灵者》,是作家李文谭以箫笛欧诺为笔名创作的梦境派系短篇小说,也是作者2019年新作,本书以简短的文字赞美和叙述了亲情、爱情、友情等宝贵的情感特征,精致的文字流露着对大自然的热爱,赞美人和人之间相互的信任、帮助的观念,剧情深度反映了正义与邪恶的较量,含蓄地表达“等待”亲人、朋友回归的本源感悟。

《图审者》是文学体系中新类的梦境文学派系作品,其中的剧情结构紧密,文字优雅不乏力量感,以过去、现在、未来为时间轴叙述三个故事,描述三个不同时间中的人物经历与变化,表现了人文主义中人与人关系纽带存在的不同属性。

汉字“图”本意是用绘画表现出来的形象,“审”字是详细的含义,书籍标题也反映了故事的视觉形态、深层次的主题表达,和即将呈现给读者的人生感悟。


《图审者》的阿图故事概叙和写作灵感以及故事解读

开篇的故事是阿图多年后回归故里,书写主人公与父母之间的关系特征和联结方式,很平淡的生活剧情,陪伴父母、与亲人走路、帮忙父母生意、和母亲看看山上的别墅,一个简单的生活故事,表达了阿图与父母深厚的情感,从生活中展现人刚正不阿的崇尚品操。

小说中,阿图回忆起过往的美好,似乎一切回归本源、安详平淡的一生的生活方式也很好,虽然缺乏了“超人”的精彩,却平静地与父母相处也很舒服。然而百川遇到了麻烦,需要阿图的帮助,阿图被父母送到精神病院,也遭遇了麻烦和挫折,这一段剧情作者并未用累赘的文字阐述,而是含蓄地表达百川可能遇到麻烦。阿图被送到精神病院也象征着亲情纽带的裂缝产生。在这般挫折中,阿图和初云的再对话,可见在情感的斗争中需要站准的立场:也许存在的意义正是不去考量对错值得。

这个平淡的故事可能初见时感觉不到震撼,描写阿图的故事时,作者的初稿用了许多笔墨,最终决定删除不必要的剧情,简单的文字即可映射生活的本源。阿图故事的灵感来源作者自身的真实经历,2018年作者返回家乡与父母相处,以此为灵感,创造了阿图,其经历大多是作者与父母的真实故事。

将亲情摆放在开篇,故而作者想要表达《图审者》的思想含义可见一斑,也由于亲情的裂痕,阿图与百川见面,表现了阿图的勇敢、执着,对情谊的坚守。作者并未醒目地表达百川的“坏蛋”一面,而是技巧性地用开篇文字表现阿图善良一面,后续反映了百川“美丽”的一面,作者用阿图的内心语言衬托出对百川的感谢之情,并用百川说出来的三个字“狗杂种”简要书写百川歇斯底里的性格。

从剧情中可见阿图是个善良的人,也是一个充满正能量的人,就算被送到精神病院,阿图有美好的理由去解释父母的爱。阿图与百川相处之后,变成了会战斗的人,初云的对白如果是理论,那么之后的阿图终于醒悟了正义的行为力量。那么,百川总是回避阿图的问题,百川是善良还是邪恶呢?

如果将阿图看做是个坏人,那么其父母对阿图的伤害也就变化成合理,百川与阿图对立,百川对阿图的伤害变成正义,而百川之前遇到了麻烦和危险,伤害百川的人是邪恶。初云为阿图加油打气,阿图才能够鼓起力量帮助百川,百川如果在文学中象征正义,邪恶又怎会帮助正义?同时,正义又怎么可能帮助邪恶?百川如果象征了正义,那么与阿图的父母是一样的象征元素,即对邪恶的伤害是合理的。

但是,故事中并未有阿图伤害百川和父母的情节,相反,阿图的善良始终如一。

从善良和邪恶的逻辑中可见,阿图帮助的百川异常矛盾,百川是可怜的,矛盾和邪恶、欺骗在百川身上展现,百川是披着正义的邪恶,他用谎言欺骗阿图的帮助,并试图压榨阿图的剩余价值。

剧情中百川遇到危险,阿图拯救百川的内容,恰恰反映了百川的善良,可能是百川的欺骗,也可能是百川的不得已,那么,矛盾的剧情和百川的善恶矛盾则影射百川身处的环境非常危险

百川从未帮助过阿图和俩人身处危险的环境两个元素,导致了剧情出现魔幻现实主义和荒诞文学的内容——阿图变成了中国传统文化中的哪咤。

在中国传统文化中,哪咤象征的是天神和正义,从神性角度来看,阿图充满了与邪恶斗争的力量,同时阿图只是个凡夫俗子,荒诞的表现手法告诉了读者阿图的无能为力,可是文学中可以表达正义是没有力量的吗?不可以,魔幻主义色彩中,哪咤有正义,也有力量。

阿图老了,改名换姓成为箫笛,他等待了数十年,等着一个年轻记者“川”的到来,并且为相聚耗费一生的时间筹备一百碗面条的筵席。

故事中,记者川因工作需求采访箫笛,两人见面,箫笛并不面对川的采访,希望川能住宿28天,俩人平淡的对话,简单地坐在一起看海,非常简单的生活方式。

需要补充的是书写阿图和百川的故事时候,作者28岁,如果一天是一年,可见作者想见百川的心中热度,和对与百川缅怀的情绪体现,当然,作者并未在阿图与百川的故事中表现阿图的年龄,故而读者并不会知道作者对百川的纪念情感。

川采访箫笛时,箫笛只是让川看看自己的绘画,川好奇图中的人物是自己的模样,箫笛走向游泳池,分解成擦拭游泳池的简单机器人。

书名中有“图”字,图有知道的含义,从剧情中可知,箫笛把川采访的回答绘画成图,他完成了自己的愿望,只愿意简单的存在。

记者的采访是工作需求,要挖掘采访者的精彩内容,而箫笛的绘画是回答,通过剧情中箫笛简单的生活理念,可以明确他的回答是留给人类最后的宝贵财富——美好的生活。

从阿图变化成箫笛的过程中,出现了荒谬内容——哪咤,前文已阐述了哪咤是正义和力量的象征——箫笛的无欲无求和简单生活方式表现了阿图并不是用神性力量利己的人。

这个故事很简单,很有趣,篇幅不长的文字深度表达了正义与邪恶的矛盾性质,最后,阿图可能已经有了自己存在的答案,故而才走向泳池,乐意于简单的本源。


《图审者》的印第安部落友好团结和复仇故事的概叙和剖析

第二个故事讲述了一千年前的印第安部落。作者用了极其精致的语言赞美了自然的美丽和描述部落的人友好、团结、充满了对未来的美好生活的希冀。

他们勤劳、热情,节日女人采摘用于夜晚篝火晚会的野果,老人制作羊奶等糕点,年轻的男人打理晚会的肉糜。节日的狂欢中,部落的人开启竞赛的各种体育项目,为了荣耀,为了部落的团结。部落领袖的孩子阿骨和阿伊是好兄弟、好伙伴,他们有着自己的向往,他们热爱自然,他们在平静的日子里成长,他们怀揣美好的未来。

节日的篝火盛宴,巫师一如既往地告诉大家蛇头咬着蛇尾的谜语和起源,并告诉大家谁能解答谜题就能拥有无上的力量。当晚,在遥远的地方有人解开了谜题,灾难来临,洪水席卷大地,部落分崩瓦解,阿骨和阿伊只能抱着部落中最后一个婴孩走向远方。婴孩拿雨达长大寻找父母,踏遍了千山万水,遇见更多的部落,才意识到长老说的地方是死者安乐的天堂。拿雨达来到庞贝古城,城内喜爱上一个姑娘,他们的爱情不被认可,城市要消灭他俩,拿雨达死前看见蛇头咬着蛇尾的图,知道了摧毁部落和父母的凶手是庞贝古城,一只巨大的眼睛出现在天空,变成一颗行星疯狂地砸向地面,摧毁城市。而拿雨达和自己所爱死后变成龙和凤凰,互相追逐。

文中继续了阿图与父母、朋友的联结纽带,并引申出父母与祖辈的情感纽带。精美的语言文字描绘出古代大自然的美好,和印第安部落友好团结共同奋斗的理念,他们分工明确,老有所依,阿骨和阿伊的友情简单美好,令人向往。

这个故事比较简单,没有阿图的故事有太多的深度反映,毕竟正义与邪恶的人性斗争永远是复杂的,而简单的毁灭与复仇是合理的人性表达,故事的简单性也衬托出朴素的人性思维。

在历史上庞贝古城因为是罪恶之城被摧毁,在各类正统宗教中有神灵摧毁罪恶之城的传说,在《权力的游戏》中龙母也有摧毁罪恶之城的文化内容,在这些文化内容中,表现的是摧毁罪恶的正当性。

文中,印第安部落是一个善良、团结、友爱,充满美好生活的地方,罪恶之城的崛起毁灭了善良的部落。拿雨达与爱人的爱情不可被接受的桥段进一步表现了罪恶的不可更改性质,所以,罪恶之城的灭亡是合情合理的。

拿雨达与阿图都是个凡夫俗子,拿雨达不可能有力量摧毁罪恶之城,故而文末也出现了荒诞文学的表达——巨大的眼睛变成行星摧毁庞贝古城。

《图审者》有“审”这个字符,有审判的含义,可以从字里行间中看到法制和民主的重要性,在文学原则和人性的原则上,不应出现对邪恶的无能为力,故事末尾的大反转也正是表现了善良与正义的最终胜利的必然性。


《图审者》的蓝、蜂鸟爱情故事概叙和剖析

第三个故事则发生在未来,以火星已经被人类开发,适宜居住的未来背景,创作的科幻爱情题材。作者浓墨重彩描绘出宇宙的绚烂,和人类科技进步的美好生活和便捷交际,也阐述到社交便捷后的未来人更多的追求和自身存在的思想。

蓝出生在火星,前往地球入学,途中看见了璀璨的宇宙和美丽的地球,大学校园结识女生蜂鸟,蜂鸟思想前卫,希冀着在地球有一番事业,同时蜂鸟很矛盾,她逃避着自己的过去和未知的前途,她害怕于现实的残酷打击,故而也有着与蓝前往火星平静度过一生的想法。

面对这样的女生,蓝没有放弃与她的相爱,相反,蓝非常珍惜蜂鸟,愉快地开始一段美妙的爱情旅程。

这个故事很简单,文字描述非常精彩,让人眼前一亮,本故事是在向《星际动物园》致敬,表达了对自然的美好向往,赞美淳朴的爱情。

社交便捷后,人与人关系纽带的认知已经变化,更偏好于科技上的“无距离”社交,随之而来的是人际纽带的模糊化,和向家庭亲人纽带的侧重变化。

在这样的人际“淡漠化”背景前提下,爱情的存在成为了新家庭组建的思想偏好,也是情侣相互热爱、精神依赖的重点基础,表现了对爱情的忠诚和责任的强化。

从蜂鸟和蓝的简要对话中,蜂鸟是需要被人帮助的女孩子,她不知道如何面对未来,她逃避着现实。蜂鸟对蓝有了好感,俩人相爱,蓝没有给予蜂鸟虚无缥缈的承诺,更多的是简单的生活,简单的现实美好,简单地拉着蜂鸟的手奔跑在大街,体现了蓝对蜂鸟的付出的爱情责任,改变蜂鸟的悲观主义情感的必然性,这是蓝对蜂鸟的爱情忠诚,也是故事表达的人与人情感纽带的进化性质。


《图审者》三个故事的表达含义

从《图审者》三个故事中,都是以人与人的关系纽带作为表达途径展开故事,以最终的家庭组建为核心进行结尾,表达了人和人互相存在的美好关系,即互爱、互助的基本情感基础。

从古代拿雨达的悲剧,到现在阿图的斗争,到未来蓝与蜂鸟的爱情美好,剧情的不断深入,不断发展,体现了人类历史的美好一面,也赞颂了爱情的永恒。

三个故事展现了人类文明发展中的人际纽带的进化,善良与丑恶的对比来赞颂正义消灭邪恶的人性绝对和对人存在的简单生活方式。


梦境文学《图审者》的时间、剧情结构

梦境文学是目前文学的新类别,就《图审者》所表现出的视觉感可能与电影《云图》类似,但两者的创作结构和文字思维表达是迥然不同的。

梦境文学的单一长篇故事中会根据作者想要表达的思想内容会出现以某种文学元素为联结的时间结构,阅读时会出现剧情的倒叙、正叙、插叙的感知,会有“时间错乱”感,这种“时间错乱”的表达结构一般是带有魔幻主义色彩的长篇作品或者科幻类型的文学作品,如短篇小说《巨人湖》,以同一个故事框架进行的时间错乱桥段,从而描绘出故事人物的心理变化、矛盾起因、剧情发展、人性反转等文学表达。

也会有多个故事按照剧情发展需要进行的时空交错,从而表达前后故事的思想结晶,一般用于简单故事的短篇文学,《图审者》正是这种时空交错的文学结构。

《图审者》每一个故事的发展均按照故事的时间顺序发展,并通过所需要的表达进行三个故事:过去、现在、未来,时空上的交融呈现。

其结构为家庭的亲情纽带逐渐推演至矛盾的高潮,并在剧情推进的过程中按照常见的文学形态塑造小高潮,并通过梦境文学的结构方式及时将正确的思想文学进行段落、章回衔接,让读者及时从上一个故事高潮中感知到美好,并再一次地通过其他故事的情节发展使整个框架得以衔接。

《图审者》也可单篇发展故事,即文学的常见形态,阿图的故事完毕后,开始下一个故事,也是梦境文学的常见表达方式和结构,如梦境文学《樱花飘落的时令》,以单个故事成文,与常见的文学形态类似,如《生化×Z世界》、《佛主的眼泪》都是梦境文学的单一故事成文,其中使用的文字塑造的剧情结构与常规文学不同,都是属于梦境文学中“读者感知故事的精彩,同时对读者“意识”最小影响来进行的文学表达方式,主要为与常规文学写作手法的不同。

但《图审者》本身想要表达的美好元素却不能适用这一手法,必须要考虑到读者最基本的美好阅读,包括心绪的些微差异性,即梦境文学在任何故事剧情的表达上,都要考虑文学不可以对读者进行任何的负面心理影响,也不可以对阅读者的生活方式发生差异性改变,而是让读者从阅读中得到慰藉和回归文学的本源上。这一点是非常苦难的,几乎所有文学的剧情矛盾都或多或少带有负面桥段,常规文学以人性的正义善良为基础对负面剧情进行表达,而梦境文学是以常规文学为基础进行的更深度的剧情表达,在写作手法上对负面情绪和负面剧情表达时,更多考虑人性的光辉形象和阻止负面情绪对读者的意识形态干涉。

《图审者》的梦境文学结构以亲情的纽带联结,阿图与亲人、阿骨和族人亲人、拿雨达和爱人为情感属性开篇联结;阿骨故事发展到高潮后,用阿图的高潮剧情减弱阿骨高潮剧情的文学结构影响;当减弱到一定程度,开始蓝上学旅途的新故事,并同样以情感属性为联结开篇;连接阿图的故事进行发展,并衔接母亲为救阿骨放弃浮木的剧情;以“美好”元素为剧情结构的纽带开始阿图的美满记忆、拿雨达和爱人的相爱经历并推动剧情发展;以“爱情”元素衔接拿雨达爱情故事,开始发展蓝与蜂鸟的爱情故事;最后,前面的所有剧情以“正义”、“思想”、“人生理念”、“责任”、“互助”、“爱情”等美好元素为基本点合理安排故事尾声的结构。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你是我眼睛里的海 微风吹不皱你欲滴的情怀 你是一池捞不起的月光 旧曲弹不破霓裳依然亭亭亭玉立 谁在春梦的边缘守望小...
    b26cae816904阅读 799评论 0 1
  • 进入天台山景区,路边有巨大的广告牌,上书浙东唐诗之路起点。不知究竟何意,度娘上搜索才知道,原来是指晋唐以来文人墨客...
    凡心一墨阅读 1,777评论 28 79
  • 现代人的病,身体来的病痛往往要比心理的病痛来容易治疗多。而身体的病痛也许是因为心理的病痛而产生的。 所以我们也不要...
    恒势健康课堂阅读 65评论 0 0
  • 每一种表情都有一则内容可读,每一道菜肴都有一番故事可诉。 2013年3月的某一天,我是兴奋而幸福的,虽然历经10多...
    帅帅的厨男子阅读 140评论 1 1
  • 然后,然后他对我眨了一下眼睛从我的角度看是右眼,对他来说是左眼那是我们第一次见面的第二或者第三个小时我竟然开始不敢...
    book君阅读 26评论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