闲来无事 狗屁不通 笔力有限 多多指教

今天外面想必也是冬日暖阳 照得人心头都亮堂堂的 一天无课 我也像大多无志青年学生一般 窝在寝室床上糜烂 一边和张先生谈着向往的田园生活一边又恨自己眼里浮华太多 放不掉的东西太多 又谈到了信仰  于是乎 来了兴致写篇随笔

总说人没有信仰便是空有皮囊的躯壳一副          我想 问当今二十一世纪的人信仰是什么 想必大多数人的回答是以沉默 以茫然 而我也不能例外的成为这芸芸大众中的沉默者之一 我也曾想有个信仰 要不信教 佛教基督教 可是 又想 我这般自由散漫 是信不了教的 一不能坚持 二不能心静 三不能诚心

信教难免给人以封建的直观感受 而我又是应具备新思想的当代大学生 佛学博大精深 也乃中华之传统 着实有值得深究的一面 如“诸恶莫作 众善奉行 自净其意 是诸佛教” 能总摄所有教义 只要不盲目信从 也是可行的 所以二者思想又相矛盾

两汉之际 佛教由印度传入中国 许多佛教典籍陆续被翻译成汉语 佛经本以梵文写成 这些佛教语言逐渐与汉语相融摄 很多我们都琅琅在口却习焉不察 仅举其部分如下

禅客来问念佛理 我说此问从何起 念佛是我我是谁 佛我究竟何为体

求自在不自在 得自在自然自在 悟如来想如来 非如来如是如来

佛学确实很有意思 其妙意 到化为一捧尘土那日也是不能全之参透 只望能知其一二 修其自身根本足已

                                                                       2016.11

                                                               写于城院四栋公寓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