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对孩子的青春期危机,父母最好引进家庭的两个知识产品

2017年11月17日在濛濛细雨之中,陈老师来到上海某中学,目的是给300余位七年级家长讲如何应对青春期孩子的心理变化。

在家委会的热情招待下,陈老师来到一间教室,看到墙上贴着各种座右铭。再看到校报上一个女孩用幼稚的笔吻,写了妈妈给她炸鸡腿,不慎被烧到手,然后,她感动的抱着妈妈哭。另一个男孩写到爸爸每天晚上会在百忙之中抽出五分钟和他聊会天,看着爸爸那疲惫的脸,他很感动,感觉父爱重如山。还有一个男孩写到自己病了,在宿舍没去,老师亲切的利用下课时间来关心他,他感慨老师的付出。最后一个女孩,描写了她和她的新朋友之间的温情。然后,大堆的作业累计在桌上,陈老师看到一本打开的,里面是数学作业,各种抽象符号又代表着什么呢?

这就是青春期啊,一个情感和理性剧烈斗争的时期,就好像一颗小树刚开始分叉了,它不知道哪一个方向的自己是正确的,价值高的。相信情感吧,理性会说是幼稚。相信理性吧,情感又会让他身不由己。当然,陈老师知道,这个情感和理性分离又纠缠的问题,最后,每个人都只能拥有自己的解决方案,正如天下没有一模一样的两个树叶,人也如此,我们活着就是为了实现自己的独特性。

不一会,随着年级组长的带领和家委会代表的介绍,陈老师的《学习最新人格理论,全面改变青春期孩子的沟通质量》的心理讲座开始了。

首先是讲座的目标:

一个中心,两个基本模型。以发展孩子自主性为中心,坚持父母对孩子的教育,坚持父母对孩子的尊重。

自主性也就是自己成为自己的主人。为什么说要加强孩子自主性建设呢?因为,人一生要面对很多事情,作为父母你不可能一直陪着孩子,那么,就必须让他学会如何去独立。简单的拿喂食来比喻,小时候你给婴儿喂食,在大一些,他就要学会自己来给自己喂食了,否则,他会挨饿的。思想也是这样,你必须让孩子自己来思考了,否则,他会挨打的。

接着,陈老师引入一个案例,特别声明从保护隐私入手,张晓华是假名。

陈老师现场提问了两位家长,一位说,当然不能打了,我会和他耐心的讲道理,打骂肯定是不行的。陈老师很认同这种方法,万事开头难,耐心总是好的。不过,只有耐心恐怕也不行。

第二位家长说,我不同意刚才这位家长的。我一个朋友就遇到了这样的情况,耐心是需要的,但是,无助无奈的时刻也多了去了。我认为我们要求助专业人士。陈老师一听,很高兴。因为,懂得求助就是改革开放,这和陈老师的两个坚持中的第二个很契合。懂得求助是一个人内心开始强大的表现,恰恰很多父母在面对孩子的叛逆的时候,是在封闭系统中打转,浪费了时间,浪费了发展的机会。

叛逆,这是我们站在父母的角度来看孩子的,认为孩子不听话了。但是,从青少年自己的角度来看,就是体内的自主性在发展。我要成为我自己的主人,你要我成为你的仆人,比如,有些父母控制欲很强,要孩子来满足自己的愿望,把孩子当做了自己的工具。孩子当然要叛逆了。所以,叛逆也不是啥坏事,说明你的孩子是正常的。只是自主性也需要有边界,否则,你自主了,别人痛苦了。

大脑不成熟,也是有很多事实的。比如,青少年会有全能感,感觉自己不会因为冒险而受伤,事实是每年交通事故很多都是骑车的青少年。他们认为他们的性行为没事,但事实是,每年很多青少年会意外怀孕。而且青少年犯罪也都轻判,也是考虑到这个年龄段的人,他有着大脑上的发育不成熟,他很多时候还真的控制不了自己。所以,我们作为父母,需要面对一个令人吃惊的事实,就是孩子看起来还很幼稚,但是,他们的身体已经可以生孩子。

当然,大脑还在发育也提供了一个好处,就是过去成长中发生的缺失,现在可以弥补。孩子的内心再一次开放,就好像把人格比喻为一个建筑物一样,青春期这个建筑物对外开放了,内心结构中的一些缺失和创伤,会暴露出来,现在可以进行修复。等到青春期结束,内心开始封闭,这个建筑物关门了,那么,修复就很难了。

接下来,陈老师开始介绍第一个人格模型,冲突模型。

用弗洛伊德的“本我,自我,超我”的模型来说,就是张晓华的本我开始第二次大发育,第一次在三岁到六岁之间。攻击本能动不动就要锻炼一下,爱的本能也像触手一样,要从内心伸出去,尝试和同性,异性建立关系。

但是,青少年的自我还不成熟,无法去了解自己本我的变化,新的能量,新的感觉,层出不穷,激素分泌也在暴涨,于是,青少年的自我对本我就失去了驾驭。

而且,本来应该帮助自我去驾驭本我的超我,也出现了问题。很多少年的超我,也就是他们内化的父母,是很有问题的。比如,张晓华的父亲就是一位简单粗暴的父亲,他经常使用打骂,羞辱的方式来管理孩子。这一套对待三岁孩子可以,但是到了青春期,少男少女会反击,当然,我们说这是正常的反应。

至于,如何让父母可以改变孩子内心的结构冲突,陈老师做了一些案例上的分享,以及给出了自己的建议。

接下来,陈老师开始介绍另一个人格结构模型,来帮助在座的家长理解青春期孩子的更高级的情感需要。

首先,世界从1920年代弗洛伊德提出“本我,自我,超我”模型到现在已经快100年了。世界也经历了两次世界大战,中国也天翻地覆的变了又变,人性也因此而出现了变化。

简单说,人性出现的变化就是性本能和攻击本能都不再是禁忌。青少年可以随意在文化作品中看到,学到,甚至,有各种机会来体验到。当大家都熟悉了,也就没有什么好焦虑和恐惧了。于是,更高级的需要出现了,就是被尊重的需要,被认可,被承认的需要出现了。所以,现在青少年的咨询中,围绕着负罪和内疚的主题少了,但是围绕着愤怒,嫉妒,羞耻和抑郁的越来越多,这些都和被尊重的需要有没有满足有关。

保持稳定的自尊结构对于一个青少年来说,有着至关重要的作用。

于是,陈老师开始介绍第二个人格模型:自尊模型。

从图中的转化来看,

如果,在孩子童年,父母就帮助孩子发育出了一个健康的“自恋自体”的心理器官,那么,等到孩子到了青少年,它可以好像心脏不断搏出血液一样,把一种志向,一种豪迈,把一种精气神,源源不断的输送给青少年的精神中。

如果,在孩子童年,父母可以帮助孩子发育出一个健康的“理想化双亲影像”的心理器官,那么,等孩子到了青春期,它就可以好像大脑不断反思一样,把一种理想,一种智慧的解决方案,一种保护者不断给与安慰的感觉,源源不断的输送给青少年的精神中。

如果,在孩子童年,父母可以帮助孩子发育出一个健康的“友谊自体”的心理器官,那么,等孩子到了青春期,它就可以好像四肢一样,把一种有能力的感觉,源源不断的输送给青少年的精神中。

随后,陈老师向家长们介绍了如何发现自己孩子内心三大心理器官是不是发育健康的方法。也介绍了如何利用青春期孩子开放内心的机会,抓紧修复和促进第二次发育,来弥补过去的养育失败。

最后,陈老师根据第二个模型提出咨询方案。

最后,在家长们的热情鼓掌中,陈老师的讲座圆满结束。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